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5章 猎人攻略二十五天

“你们先吃点东西吧,吃完早点休息。”马库斯很是豪迈将猪腿递到了南希和齐木手上。

南希低头看着那油腻腻的猪腿,她吞咽口唾沫,冲马库斯说:“马库斯先生,你误会了,我和……”

话音未落,就见眼前的马库斯伸了个懒腰,紧接着打着哈欠钻入到了一旁的帐篷里,哈罗德跟在马库斯身后,最后凯特瞥他们一眼,也转身进入了帐篷。

山洞中烛火摇曳,二人的身影被烛光拉的纤长,南希看了看帐篷,最后扭头与齐木大眼瞪着小眼,虽然她生活在开放民主的21世纪,但怎么也没开放到会和一个刚见面不超过一天的睡在一起。

察觉到南希内心所想,齐木踱步到凯特先前所在的大石前,他缓缓坐下,后背靠在了石头上,紧接着齐木说[你去睡吧。]

南希眨眨眼,心中突然涌出一种名为愧疚的情感,本来是她把人家召唤过来的,现在还让人家睡在石头上,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南希舔了舔唇,就在她要开口说话时,一件衣服从帐篷里丢出来,准确无比的落在了齐木肩上。

“穿上吧,大半夜别着凉了。”

齐木看着那件黑色的衬衫和半腿裤,静默。

衣服显然没洗,布料褶皱,还带着奇怪的潮湿味道,身有洁癖的齐木虽然难以忍受,但还是勉强的穿在了身上。南希面对那凉了的猪腿没什么食欲,便直接起身钻到了帐篷里面。帐篷虽然小,但睡俩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将搁放在角落的几个包挡在中间当做三八线,然后起身向齐木走来,她拉起他,开始齐木有些抗拒,最终跟着南希走了进去。

“你睡左边,我睡右边。”

望着里面狭小的帐篷,齐木眉头微微皱了皱。

看他满脸不安,南希拍了拍胸脯,坚定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齐木:“……”

弹幕:“……”

“大晚上就别打情骂俏了好吗?”突然从隔壁帐篷传来了马库斯的声音。

南希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声,揉着微红的耳朵钻入帐篷,她冲齐木勾勾手,低低道:“快点进来吧。”

齐木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进入帐篷躺在了南希身边。帐篷里只有一张被子,南希把它留给了齐木,见他躺好后,她翻了个身拉灭了一边的灯,狭小的帐篷瞬间陷入了黑暗。

一片寂静中,齐木只听到方圆百里的野兽嚎叫,还有隔壁那俩个男人的呼噜声,南希入睡快,呼吸也较为平稳安静,齐木微微侧头,隔着中间的包,他看到南希安稳的睡颜。

齐木小心翼翼坐起来,手指一动,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已移动到南希身上,睡梦中的南希似是察觉到什么,她翻了个身,被子顺着身体滑落。齐木手指又是往上一勾,将垂下来的被子给她盖好。

山林中的夜色寒冷,齐木利用自身超能力将帐篷内的温度升高后,身子小心翼翼钻了出去,重新坐到了那块石头下。

完全睡不着。

齐木瞪着眼睛,一脸木然。

他拿起一边的木柴往篝火里添着,篝火袅袅升起,照亮半个山洞。

刚才齐木用超能力看了一下,这片树林起码存在着有十几种已被灭绝的生物,还有一些他压根叫不住名字的珍草,总之这是一个完全陌生且危险的世界,简单来说就是,像海堂那种中二废材在这个世界存活不了二十四小时。

齐木叹了口气,一想到还有21个小时才能回去,他就忧愁起来。

就在此时,齐木察觉到有人坐在了他的身边,齐木余光一瞥,瞥到南希披着外衣垂眸看他。

“你睡不着?”

齐木点头。

“饿了?”晚上他好像什么也没有吃。

齐木摇头。

可下一秒,他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声,响彻整个山洞。

齐木:“……”

这就很尴尬了。

南希挠了挠头,走向石桌前拿起了放在上面的猪腿,她递给齐木:“喏。”

“……”

谁会大晚上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不怕消化不良吗?

南希坐在齐木对面,她拿着猪腿对着篝火烤着,“晚上吃这些是有些不好,不过总比饿的肚子强。”说完,她咬了一口,可立马,南希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了?]

“……臭了。”

不可能坏了吧?还是说这个猪肉本来就是这个味道,南希勉强咽下嘴里那口后,将剩下的猪腿放在了原来的位置。

“那个……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要赶路呢。”南希冲齐木挥了挥手,重新回到了帐篷。

见她走后,齐木眸光微微沉了沉,紧接着他身形一闪,山洞里重新恢复寂静安然。几分钟后,齐木重新回到了山洞里,且换了身衣服,手上还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

他将买来的食物分别放在马库斯,哈罗德和凯特的帐篷里,接着把俩个袋子小心翼翼放在南希边儿上,此时南希睡的熟,丝毫没察觉到齐木的小动作。

竟然这么快睡着了,算了,袋子里的东西就当早餐好了。

现在正是半夜,观看直播的小伙伴大部分都睡了,只有小部分还留守在屏幕前,毕竟大事件都是在夜里发生的,于是他们一抬头,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齐神,你再对废希做什么!】

【23333,不会是去买东西去了吧?】

【看袋子明显是装的衣服啊,齐神你像是我的护舒宝,好暖好贴心。///】

【护舒宝是什么狗屁的比喻啊,废希你快起来,齐神送你礼物了。】

察觉到弹幕意图的齐木只是将食指比在唇前,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紧接着,南希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又通过南希传达到看直播的每一个观众耳朵里。

他说。

[晚安。]

南希迷迷糊糊眯眯眼,嘴里嘟囔句,“晚安,齐神。”

齐木神色柔了柔,早说他叫齐木了。

*

晨光乍破之际,熟睡中的南希被一阵吵闹声吵醒。

“啊咧,天上掉馅饼了?!”

马库斯看着床头的面包和牛奶,像是见鬼一样不可置信。

“哪来的?”哈罗德也有些惊愕,他将吸管插.入牛奶,小心翼翼吸了口,清甜的奶香瞬间在唇齿见绽放开来,哈罗德眼睛量了量:“我去!真是牛奶啊!”

三人一直混迹在荒郊野外,要不就是深山老林,已经很长时间没吃过一顿正常的早餐了,如今品尝到牛奶和面包,心中不由涌出难言的激动之情。

马库斯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走出帐篷,凯特早已起来,正坐在外面收拾着行李,见他们出来,凯特掀了掀眼皮,动作利落的背起了背包。

“现在就出发吗?”

“嗯,下午会有暴风雪,我们要在暴风雪来前离开。”

这座岛屿像是被地球排斥在外一样,气温和季节与外界完全不同,前一秒是艳阳天,可也许一会儿就会降落暴雪。

凯特将眸光落在了南希所在的帐篷上,“还没起?”

话音刚落,南希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登山服,脚上套着同色的运动鞋,南希揉了揉头,环视圈:“这是你们给我的吗?”

马库斯和哈罗德连连摇头,将视线放在了凯特身上。

凯特余光向外一瞥,只见山洞外正坐着齐木。这么一来,南希明了了,她勾勾唇,在心里轻轻说了声谢谢。

[顺便而已。]

顺便而已?

这是又傲娇了吧。

“收拾好就启程吧。”说着,凯特将齐木留下的面包丢给了南希,“这个拿着路上吃。”

南希愣了下,“可是我已经有了……”

然而凯特像是没听过一样,拿起边儿上的长刀像外走去。南希抿抿唇,将面包放在包里后,跟着走了出去。

虽是清晨,可岛上的温度足足高达零上三十七度,南希不耐热,走了一段就有些受不了。凯特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恶劣的气候,面对高温依旧从容。

“累的话就歇一会儿?”马库斯停下脚步,很是关切的和南希说道。

南希摇摇头,“我没事儿。”

也是奇怪,要是以前的话,南希恐怕早就昏厥过去了,可现在她也只是感觉热,并没有太过疲惫的情绪。难不成这是在揍敌客家的训练成果?身为揍敌客家的女仆,南希自是要干些体力活的,更别提裘德小姐总给自己堆积工作,久而久之南希也被锻炼出来了。

谢谢你了,裘德小姐。

此时此刻,南希很真诚的感谢着裘德。

南希背着包裹走在凯特后面,在后面跟着齐木。

南希仰头看了眼骄阳,那灼热的光线刺的眼晕,可突然之间,周身的气温猛然凉了下去,让南希真个人都清爽万分,南希惊愕,不由扭头看向齐木。

齐木面色无常,轻声说[快走吧。]

南希回神,匆忙跟在了齐木身后。

“谢谢你啊,齐木。”

[嗯?]

“我们本来就不认识,你也没必要这样帮助我。”

[我并没有帮助你。]

“虽然衣服的颜色有些奇怪。”南希冲齐木露出一个浅浅地笑,“可我还是蛮喜欢的。”

齐木脚步一顿,看着南希的眼神有些朦胧。

半晌,他轻轻一笑跟在了南希身后。

虽然来到这里不是自己的本意,虽然错过了最爱的咖啡补丁,虽然一夜没睡,可是……既然来到这里也算是缘分,在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就好好保护她吧,尽管他真的很怕麻烦。

也不知道齐木喜欢什么。

如果可以去到镇子里,她一定要买些东西送给齐木。

【齐神喜欢咖啡布丁!】

【废希,齐神只喜欢咖啡布丁。】

【对对对,到时候你出去就送齐神咖啡布丁好了,齐神一定很开心[害羞]】

【(╯‵□′)╯︵┻━┻惊喜个屁啊,我怀疑我们现在的对话都被齐神听见了。】

【Σ(°△°|||)︴,齐……齐神你听见了吗?跪求你别听见,不然愚蠢的废希怎么送你惊喜。】

齐木……

当然是听见了。

不过就算听见也要假装没听见,谁让他想要咖啡布丁呢,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咖啡布丁。

“好奇怪啊。”马库斯的声音打破了路途的沉寂,“这条路潜伏着很多恐鳄龙来着,怎么都不出现了?”

哈罗德应和着:“是啊,怎么一个野兽都没看见。”

在这远古动物所统治的新罗岛中,这种现象简直不科学。

“我知道原因。”

南希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眼神都落了过来,就连凯特都投来了好奇的眼神。

于是在众人的视线中,南希一脸严肃说:“因为我幸运s。”

“……”

齐木叹气,抱歉,并不是你幸运s,而是他早在清早就把这条路上的危险驱除了。

齐木表示自己心好累。

因为路途太过顺利,导致他们提前几个小时抵达了沙滩,远远地,南希就看到停落在海滩上的小船只。此时天色开始发生变化,头顶的烈日灼阳逐渐被层层乌云遮盖,大地徐徐蒙上灰纱,原本平静的海面上已掀起风浪,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有一场暴雪而来。

哈罗德低头看着自己的探测器,“还有一个小时,暴风雪就来了。”

“上船吧。”

几人接连上船,马库斯将锚收起来,缓缓离开了新罗岛。

“说起来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这个……不太好说。”

马库斯也没多问。

“那你是哪个国家的人?”

“巴托奇亚共和国。”

一方的凯特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皱眉道:“想回巴托奇亚必须先去安利亚港口,那里有巴托奇亚的直通船。”

马库斯冲南希笑笑:“我们要去巴巴萨国,刚好能路过安利亚,到时候我们把你们在那里放下。不过路程三天,这段日子就委屈你和我们这三个糙汉一起了。一会儿暴风雪会来,你们先进船舱吧。”

南希点点头,和齐木一起进了船舱。

这艘船小,舱内自然也不大,周边只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由于长久没人打理,上面已经布了层厚厚的灰尘。就在南希打量船舱的时候,船身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南希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向旁边摔去,眼看跌倒,一双手突然向她揽来,将南希紧紧搂在了怀里。

[你没事吧。]

耳边是海浪的咆哮和风的怒吼,他轻柔的声音听不太真切。齐木看着纤细,可胸膛却很宽厚结实,感受着从齐木身上传来的气息,南希脸上突然一红。

“谢谢……”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道谢了,南希红着耳垂,不动神色的推开齐木,然而刚推开,船只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齐木看着东倒西歪的南希,再次叹气,他伸手抱住南希,身体徐徐悬空。

半空中的南希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转而将惊愕的视线落在齐木身上:“你……你还会飞?”

[嗯。]齐木点头,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我无所不能。]

厉害了我的齐木。

南希承认有些佩服这个不起眼的高中男生了。

海浪在夜里八点停止,经历过大海摧残的几人早已疲惫不堪,一进来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南希看了他们几眼,起身出了船舱。

天边银河倒泻,海面平静,齐木趴在船栏上,浅浅地海风吹拂着他粉色的柔软发丝,齐木绿色的镜片下遥望着天边月色,察觉到有人过来,齐木微微侧头,看了南希一眼后,齐木收回了视线。

[还有两个小时。]

什么?

南希先是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齐木话里的意思,她是昨天十点多召唤的齐木,现在算算也快24小时了。这样说的话,齐木要离开了……

她还没有请齐木吃咖啡布丁呢……

南希长眸颤了颤,最后扭头冲进船舱摇醒了马库斯。

“前面没有岛屿吗?”

“啊?”马库斯抬了抬眼皮,“圣萨海域磁场不稳,气候紊乱,所以很少有人烟存在的岛屿,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南希有些失落的垂下双眸,她还想请齐木吃咖啡布丁呢。

站在外面的齐木手指攥了攥,神色意味不明。

不过想想,也不是非要咖啡布丁不可。

南希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翻看着里面有什么食材,除了各种罐头,南希只翻到一些梅子和山楂,望着那些乌梅,南希心中有了主意。

“小南希,你要给我们做吃的吗?不过船上没有菜哦。”

南希没有回应,她将乌梅和山楂放入凉水中浸泡着,紧接着烧开一锅水,随后放入乌梅和山楂,还往里面加了歇冰糖。马库斯没见过i有人这样做菜,不由饶有兴趣的看着南希。

南希除了甜点外也只会做酸梅汤了,虽然没有咖啡布丁,但酸梅汤四舍五入一下还是和咖啡布丁没什么差别嘛,南希想的很甜,熬制酸梅汤要些时间,南希全程盯着表看。

九点四十,酸梅汤熬制完成。

南希将酸梅汤分成四份,分别递到凯特三人手上后,端着最后一碗走到了甲板上。

海风一吹,瞬间将酸梅汤的清甜香味吹入到齐木鼻尖,他扭头看向南希,指了指南希手上的碗[这是什么?]

“谢礼。”南希将酸梅汤递了过去,“他们说你喜欢吃咖啡布丁,可是这里没有咖啡布丁,抱歉啊,齐木。”

总算叫对他的名字了。

齐木心中涌出一种莫名的欣慰感。

[咖啡布丁回家也可以吃到。]齐木伸手就要接过南希递过来的碗,可在看到自己那透明的指尖时,齐木讪讪的将手缩了回去。

他镜片下的双眸看着南希精致的脸颊,[看样子我要回去了。]

24小时已到,齐木的身体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透明。

南希握着碗的手不由收紧,她直接舀起一小勺送到了齐木嘴边,齐木先是一愣,随后弯腰含住了勺子。

身体已快离开这个世界,自然不会有嗅觉和味觉。

他喉结滚动,清透的眼神落在南希身上,接着,他张了张嘴,声音一如既往的干净温柔,“很好喝。”他说,“你的谢礼我收下了。”

[再见。]

海风吹过,少年原本站着的地方已成空。

南希手上的勺子啪嗒声落在地上,她眼眶突然有些酸涩,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南希说:“再见,齐木。”

24小时,齐木让南希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她将发丝别在脑后,深吸一口气转身进了船舱。

“南希酱,你这个叫什么啊,很好喝呢。”厨房里那一锅酸梅汤早就被三人瓜分干净了。南希心里有些空,她呆呆的舀起一勺子放在嘴里,由于食材不全,酸梅汤的味道也只是如此。

【废希,勺子刚被齐神咬了。】

【完了,你们间接接吻了。幸好齐神走了,不然……】

【口……口.交?Σ(°△°|||)︴。】

【握草!我正沉浸在齐神里面的伤感中,结果[屏蔽]是个什么鬼!】

【哈哈哈哈,神他妈[屏蔽]啊,话说为什么我发这个词就是屏蔽。】

【因为她用句号隔开了!一看就是老司机。】

南希原本也在伤感,可一看弹幕,她的那些伤感全部随风而逝。南希默默放下手中的酸梅汤,又默默的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哎?你那个小男友还在外面吗?快点让他进来吧,不然晚上很冷的。”

南希摇摇头,“他已经走了。”

“走了?”马库斯惊愕,“走哪儿了?跳海了?!”

南希张嘴刚要回答,便觉得后方传来一阵巨大的冲击波,爆炸声响彻耳边,南希只看到火光冲天,紧接着身体重重撞在了墙壁上,那一刻,南希感觉五脏六腑都碎裂了。

这破晓的轮船无法承受这样的重击,当下变得四分五裂,散落海面。

天与地开始旋转,渗透进来的海水没入口鼻,视线恍惚间,南希逐渐下沉到冰冷的海底。

【up主生命正在流失……】

【网络系统中断……】

【感知器发生错误……】

【滴!直播关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