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65章 防盗章

都说人生像一出舞台剧,台上的我们卖命表演却不知道命运如何。艾米丽原本对这种心灵鸡汤一样的文艺段子最是不屑,可是此时看着一墙之隔的审讯室,再看看坐在哥谭警察对面的琳达,她深深觉得命运无常四个字也许真的有他的道理。

“艾米丽?”史塔克本不赞成艾米丽和他们一起来警局,但实在架不住小姑娘抓着他和夏洛克的衣服一副不带她就谁都别走的架势,最后只能妥协。“琳达·怀特是在弃车中途被哥谭警方抓获,现在证据确凿,只等她认罪……”琳达·怀特与罗伯特·布莱克被绑架的案子有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我知道。我只是……”从审讯一开始就站在外面围观了整个过程的艾米丽自然看到了哥谭警方出示的证据。监控录像,指纹,琳达登录哥谭暗网所用的计算机设备已经用来和其他两个绑匪联系的手机——另外两个绑匪在距离琳达被抓捕的地点附近一公里的一处废弃汽车厂被找到。一个人死于被外力猛击头部,初步怀疑是另一个绑匪作为,而另一名绑匪也没能幸免,被人从背后割断了动脉,被发现时满地鲜血,也死了。

“你到现在还要包庇她?”曾经在贝克街和艾米丽就琳达·怀特的异常进行过讨论的夏洛克在观察审讯室人犯的间隙,抽空看了一眼身边的艾米丽。

“不。”哥谭警方出示的证据已经经由大侦探夏洛克证实,艾米丽不怀疑证据的真实性。但是她现在非常不解,琳达为什么会和这样的案子扯上关系。“琳达她……有没有可能是被控制了?”琳达是异人族,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另一个异人族控制了琳达?或者琳达被一个类似汉尼拔·莱克特那样的心理学家洗脑或者催眠了?

“天真。”夏洛克不留情面。

“艾米丽,如果你不想听不如先在外面等。”比起大侦探的一针见血,钢铁侠要温和许多。“等事情问清楚了我再告诉你结果,好吗?”他说着就要招呼一边的哥谭警员把艾米丽带出去。

“不,史塔克先生,我想留下。”几乎是靠着撒泼打滚才赖进审讯室的艾米丽哪里肯出去。“我没事。只是我毕竟和她认识那么久,事情又和我有直接关系,我想听下去。”跟在老板身边那么久,艾米丽清楚什么样的话才能打动钢铁侠,“无论事实如何,我想我有知道的权利。”逃避是这个世界上最懦弱的选择之一。艾米丽或许不够坚强勇敢,但她从来不怕面对真相。无论是当初认清莫里亚蒂的真面目还是后来开始怀疑琳达,她都从来没有逃避过。

“让她留下吧。”一直没有出声的布鲁斯·韦恩这时候开口。“有些事知道了也好。”蝙蝠侠对艾米丽当初急迫地拜托他救人的事情记忆犹新。如果助理小姐真的信错了人,现在知道也是好事。

“夏洛克,你要进去吗?”哥谭警方的审讯似乎已经陷入僵局。艾米丽目光复杂地盯着里面的琳达,觉得对方的一举一动都有些陌生。

“当然。”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大侦探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该我出马了。”

静静看着夏洛克绕过一扇门走进审讯室,艾米丽隔着双面镜想起当初她被当作嫌疑人扣在苏格兰场的事。最初开始怀疑琳达有异常就是因为大侦探夏洛克的提醒,那么现在对方是否真的能帮她解开这个疑惑?“韦恩先生,你们查到琳达最近两个月的行踪了吗?”失踪近两个月的琳达到底是怎么出现在哥谭市的?

“还没有。”身为地头蛇的蝙蝠侠比艾米丽更加紧张这个问题。“唯一查到的就是她三天前在‘鸟笼’的一家酒吧里出现过。已经死掉的两个绑匪就是在那里和她结识的。”还有一个推测谁都没当着艾米丽的面说出来——两个绑匪的死,初步怀疑,应该是琳达·怀特的手笔。

“琳达·怀特。”大侦探夏洛克已经走进审讯室坐了下来。被抢了椅子的一位面相凶悍的警探敢怒不敢言地站起来缩在大侦探身后,样子滑稽。

“我们先来说说……”夏洛克拿过桌子上的文件夹本想出其不意,却没想到对面的琳达更快开口。

“福尔摩斯先生。”从进了审讯室后一直惜字如金的琳达第一次主动说话。“真是久仰大名,没想到您居然真的为了哥谭的案子从伦敦离开。”

审讯室内外都是一静。

“她怎么会知道夏洛克?”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确实有名,但却仅限于特定的某个圈子。即使有华生医生在博客上连载探案实录,但对大多数人而言,“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也只是个名字而已——他距离普通人的生活实在太远了。“我以为夏洛克还没那么出名。”最起码,一直只关心时尚杂志的琳达不该对大侦探那么熟悉——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琳达真的和发生的凶杀案有关,那么她知道夏洛克也就很正常了。

“福尔摩斯先生其实是很有声望的。”身为“某个圈子”的一员,布鲁斯·韦恩轻声给艾米丽解释。“尤其在欧洲。”毕竟大侦探的大本营在英国。

“你知道我?”审讯室里出传来夏洛克的声音。“我们见过吗?”艾米丽发誓她看到了大侦探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屑。

“没有。”身穿丝质衬衫和轻薄牛仔裤的琳达看起来和这个还有些凉意的季节有些不搭配。“不过我听说过你。他对你……评价很高。”

夏洛克身边的哥谭警探有些兴奋,但包括蝙蝠侠和钢铁侠在内的三个人却都表情冷漠。艾米丽看着琳达在审讯室里唱独角戏,内心有些焦躁。

“行了,我们先谈谈第一个问题吧。”观察够了的夏洛克得出了对面的女人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的结论后,也就没有什么耐心陪对方演下去了。“去年九月发生在纽约的那起邪教杀人案,当时你和你的室友都被绑架,后来被FBI的人救出。说说吧,你在那起案子里起了什么作用。”夏洛克既没问伦敦的失踪案也没问哥谭的绑架案,他把突破口放在了琳达·怀特最先引起他怀疑的时间点上。

坐在夏洛克对面的琳达不说话了。

“同理,去年九月,在莱茵河餐厅发生的那起挟持人质事件里,你和你的室友原本都在餐厅里,结果就在案件发生的前几分钟,你引走了当时在场的美国队长,给恐怖分子创造了机会,让他们得以顺利实施计划,最后导致神盾局的人犯逃脱。说说看,你在那件案子里又扮演了什么角色?”正是因为那起案件,莫里亚蒂不仅从美国全身而退,后来更是与神盾局做起了交易,导致夏洛克和麦克罗夫特抓捕对方的计划流产。

“说说看吧。”夏洛克示意琳达接着说。

“我……”或许是没想到大侦探居然查出了这么多,刚刚还一脸镇定的琳达·怀特此时明显开始慌乱不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两次的事件我也是受害者,不信你去问我的室友。我当时也被抓了,而且后来餐厅的事情发生之后神盾局及时赶到,救出了人质的!”

“代词。”夏洛克面目冷峻。“你知道当人觉得羞愧,撒谎的时候就会下意识使用代词以避免直接说出对方的名字吗?”整了整袖口,“你在撒谎,你清楚地知道前两起案件的事情经过并且有意陷你的朋友于危险之中。”大侦探做了个总结。

艾米丽站在审讯室外面已经不知道她这个时候该有什么表情好了。

她怀疑过琳达,甚至因为怀疑而把琳达曾经杀人的秘密说给过夏洛克听,希望对方能够给她一个答案。现在看来,大侦探只怕当时就已经认定了事实真相,只是顾及了她的心情,所以才没有说出来。

“艾米丽……”史塔克不知道被朋友背叛的小姑娘到底能不能接受这个血淋淋的事实。

“我没事。”这话真的不是撒谎。如果当日在贝克街就知道了真相,没准儿艾米丽确实接受不了一直以来的好朋友居然会害自己的事实。但是经过近两个月来时间的沉淀,她发现当真的听到真相的一刹那,她心里或许有些难过,但却唯独没有愤怒,没有那种被亲近的人背叛的愤怒。

“好了,那我们现在说说这次的事件吧。”审讯室里的哥谭警察局局长高登接过了夏洛克的话。他不是不关心琳达·怀特曾经还做过什么,只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问出这次绑架案的经过,查清琳达·怀特背后是否还有主使,查清楚嫌疑犯与哥谭大学女学生的失踪案是否有关。那些失踪的女孩子现在在哪,是不是还活着?“说说看,你在哥谭停留了多久?是怎么找到另外两个帮手的?你们绑架受害人罗伯特·莱克特的目的是什么?”只要能查到琳达·怀特和其同伙的藏身之处,就有可能找到线索。

“我是在酒吧认识的那两个人。”也许是被之前夏洛克的咄咄逼人吓住了,琳达开始配合。“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就是给了他们钱,他们就同意干活儿了。”琳达轻描淡写得好像她只是雇人抬了次家具一样。“后面的事我要见艾米丽,见了她我才说。”明明之前一直避免谈到艾米丽,现在琳达却突然要求见她。

高登局长当然不会同意。“你没有权利要求见任何人。现在你绑架杀人证据确凿,坦白点把事情都交代了才是对你最有力的,我们会酌情考虑帮你向法官求情。”对嫌疑犯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行事准则全世界警察都通用。

“我要见她”,琳达非常坚持。“我一定要见她,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之前哥谭失踪的那几个女孩儿现在在哪吗?”为了达成目,琳达拿出了杀手锏。

“你知道失踪的女孩儿现在在哪?”善于观察的夏洛克代替高登发问。

“不,但我知道是谁抓走了她们。”夏洛克示意高登,嫌犯没有撒谎。

“李小姐。”身为哥谭警局的领头人,高登倾向于不满足嫌犯的要求,但失踪的三名女孩子现在生死未卜,如果能早一点查到线索,没准就可以救下她们的性命。“关于这件事您可以自行决定。”矛盾的高登把选择权交给艾米丽自己。

“艾米丽。”原本史塔克反对自家助理卷进这些事情里。但到了现在,他已经不会再强拦着艾米丽了。小姑娘也许没他想象得那么脆弱。“这件事你可以自己决定。”反正他就在外面看着。

“我想见见她。”两年的交情,艾米丽也想知道琳达为什么要那么做。

刚刚在外面看还不觉得,哥谭警察局的审讯室比起神盾局和苏格兰场要阴暗得多,艾米丽跟着夏洛克走进大门的一瞬间就能明显感觉到区别。如果说苏格兰场的审讯室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来源是负责审讯的警察,那么哥谭的审讯室则从进入的一瞬间就让人觉得难受。

难道是为了配合哥谭警局那个阴暗的建筑风格?

艾米丽坐在警员搬来的椅子上,心里嘀咕。

“艾米丽。”因为有普通市民在场,哥谭警察们特意把嫌犯牢牢固定在椅子上,以免发生意外。“好长时间没见了,你好像没什么变化。”琳达的声音和艾米丽记忆里的一样,只是说出口的话却不同了。“我很对不起……”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真的很对不起你……”

“琳达,你要见我,总有原因吧。”毕竟是曾经的好朋友,艾米丽心里不是不难过的。“今天的事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干嘛绑架罗伯特?”琳达与幕后黑手有关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她究竟在这起案件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我……”似乎琳达心里很挣扎。“我很抱歉,艾米丽,我真的很抱歉。”嘴里重复着这一句话,琳达足足念了好几遍。

“行了,这里没有人对你的忏悔有兴趣。”大侦探对琳达拙劣的表演没有兴趣。“说说吧,今天的事是谁安排你做的,目的是什么?哥谭失踪的那几个女孩子还活着吗?被关在哪?”审讯室内的几位警探也非常关切地盯着琳达。

看着面前一直在道歉的琳达,艾米丽觉得有点荒唐。“琳达,你把我叫进来不是为了看你道歉的吧?死掉的那两个绑匪……是不是你杀的?”她选择从琳达最容易回答的问题开始问。

“是。”似乎对于杀人的事实很羞愧,琳达的声音很低。

“那……莉莲·格兰杰呢?”罗伯特被绑架的起因是莉莲·格兰杰的死,艾米丽不能不怀疑女作家的死亡也和琳达有关联。

“是……也是我……”琳达不否则。

“怀特小姐,您是承认莉莲·格兰杰是您杀害的吗?”哥谭警方在女作家死去的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现在骤然听到嫌犯自己认罪,都很吃惊。

“是的。”琳达抬起头紧紧盯着艾米丽。“我不是……我不想的……可是我没办法。艾米丽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没办法……”

“琳达,你绑架罗伯特之后用来和我联系的那个网上帐号和那句话,是谁教给你的?”艾米丽不相信琳达有能力完成那么大的案子。最可能的推测,琳达只是案件中的某一环,她背后一定有人。

“艾米丽,你帮帮我吧。”琳达的手被手铐牢牢烤在背后,但她还是努力挣扎着向艾米丽的方向倾斜身体。“你帮帮我,我就只有这一个弟弟,你帮帮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我不能不听他的……”说到最后,琳达已经哭了起来。

“什么弟弟?”艾米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弄得一头雾水。“你不是独生女吗?哪里来的弟弟?”探案片秒变苦情戏,艾米丽有点方。“那个他又是谁?”琳达是异人族,谁能威胁得了她?

事实证明,艾米丽低估了故事狗血的程度。

把琳达哭诉的大意总结一下,简单讲述就是——琳达是异人族。为了保护她不受外界的伤害,琳达的父母在她一出生就把她送给了一对普通人夫妻收养,也就是琳达的养父母,怀特夫妇。但后来,琳达的亲生父母又生了一个孩子,也就是琳达的弟弟。多年后,琳达的亲生父母相继过世,这个弟弟也就成了孤儿。三年前,琳达费尽艰辛找到了弟弟,原本以为是姐弟团聚的大团圆结局,结果没想到却突生变故。

当年杀掉琳达前一个经纪人的人不是琳达,而是她的弟弟。最糟糕的是,这个消息还被人知道了——当时去看心理医生的琳达不小心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汉尼拔·莱克特。于是后来,从监狱里逃出来的食人魔找到了琳达,威胁她为他做事。

“艾米丽,我真的没有办法才帮他做事。不然我弟弟他……”琳达哭得伤心,艾米丽却听得心惊。“你是说……你是为了保护你弟弟所以才听从汉尼拔·莱克特的安排?”

一时间,审讯室里只有琳达的哭泣声。

“艾米丽,出来。”钢铁侠把审讯的门打开要求艾米丽和他走。先不论这个琳达·怀特说得是真是假,她现在这样哭诉打得什么主意?难道是想让自己的助理替她照顾弟弟吗?别做梦了。

“接下来的事交给哥谭警察,我们回去。”史塔克担心小姑娘会一时心软把这种麻烦的差事答应下来。

艾米丽坐在椅子里没动。“史塔克先生,我再和她说句话。”艾米丽设想过琳达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也设想过琳达有可能是有什么特殊身份,但她万万没想到琳达居然会说出一个这么狗血的借口。

“你在撒谎。”琳达的故事编得逻辑通顺,合情合理,哭诉也情真意切,看似真情流露。最起码审讯室里的三位警探包括局长高登似乎都相信了这个故事,但艾米丽知道,对方在撒谎。

“我相信你有个弟弟,也相信那个杀了你前一位经纪人的人是你弟弟,我也相信你在看诊的时候不小心透露过这个消息。”看着面前哭得凄惨的琳达,艾米丽忍不住想起她们最初见面时的场景。“可我不相信你的故事。琳达,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想说实话吗?”汉尼拔·莱克特是幕后黑手?亏她编得出来。

“艾米丽……”琳达的哭声停下,她似乎被艾米丽冷漠的反应吓着了。“我没有撒谎……我真的没有……”

“哈哈哈……”一直站在艾米丽身后的大侦探忍不住笑出来。“哦,琳达小姐,你在来之前就没有让那位幕后的先生给你培训一下吗?你的演技实在是太差了。嗯,难怪只能当个模特。”比起艾米丽是从事情的逻辑以及对琳达的了解中看出不妥,善于观察的大侦探可是从最开始就看出琳达在撒谎。“你根本就没见过那位汉尼拔·莱克特,我说得对吗?”

“福尔摩斯先生,这是……”高登局长完全搞不清状况。

“琳达,你的故事骗不了人的,说实话吧。”事情走到这一步,艾米丽知道她和琳达的友情也走到尽头了。“先把你知道的关于失踪女孩子的情况告诉警察。也许他们会看在你提供线索的份上帮你要到一个好一点的交易。”既然琳达到这个时候依然不死心,艾米丽觉得她和对方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出人意料,夏洛克也和艾米丽一起出了审讯室。

“你为什么认为她在撒谎?”大侦探挡在艾米丽面前。

“那你又为什么认为她在撒谎?”艾米丽现在没心情和大侦探玩猜谜游戏。“现在的问题不是她是不是在撒谎,而是她为什么要撒谎。把罪名按在汉尼拔·莱克特身上,会有什么好处呢?这个谎言根本骗不过你,她背后的人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琳达牵连进的案件里除了汉尼拔·莱克特之外,只有一个人最有可疑。既有能力策划这样的大事件,又有可能这样做。

金·莫里亚蒂。

可是动机是什么呢?

“夏洛克,你这次来哥谭之前,伦敦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艾米丽穿上自己的外套打算和钢铁侠一起离开。既然琳达已经被抓住,相信凭借蝙蝠侠和大侦探在,找到失踪的女孩子只是时间问题。不过……“最近伦敦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莫里亚蒂不可能无缘无故做这种事。

“伦敦……”还不等夏洛克说话,哥谭警局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洛克!谁让你离开伦敦的?!”

一段时间没见的“大英政府”麦克罗夫特居然出现在哥谭警局里。手握那柄黑色长雨伞,麦克罗夫特的表情说不出的冷峻。“和我回去。”这几个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福尔摩斯先生……”艾米丽愣愣地看着“大英政府”一改往日的稳重端庄,疾步走过来之后一把拉住夏洛克的胳膊就往外扯,“飞机在楼顶,和我走。”

艾米丽和钢铁侠以及蝙蝠侠排排站在哥谭警局二楼的大厅里,目送福尔摩斯两兄弟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收到的消息。”史塔克把手机揣起来,俯下身在艾米丽耳边悄声说,“那位莫里亚蒂教授……”

“啊?!”艾米丽总算明

作者有话要说:  白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了。

某间不起眼的小公寓,一只手机被狠狠摔在地上。(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谢.绝.转.载.)

一会儿捉虫~~话说大家考试都结束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