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1208网

艾米丽没有任何阻碍地被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还有华生医生带进了案发现场。

#给苏格兰场差评!你们这是怎么保护案发现场的?一个无关人员也让进!#

艾米丽满心吐槽,僵着身体紧紧跟在华生身后。

地铁站的两个出入口全被封闭,四周拉起了警戒线,伦敦繁忙的大街上被警方围住的地铁站与四周的车来车往形成了鲜明对比。

艾米丽紧张得用右手紧紧抓着另一只手上自家偶像给的手表,低着头努力放空脑袋。

“到目前为止除了血迹和那张画之外我们一无所获。”雷斯垂德探长的声音传来,“现在地铁已经被我们封闭,这段路线已经停止运营。到今天晚高峰的时候就算再找不到线索我们也得收拾现场,开放地铁站。”地铁是伦敦人民出行的必要交通工具,今天又是工作日。目前,苏格兰场封闭地铁部分路段的行为也顶了很大压力,如果今天晚高峰的时候再不让地铁恢复运行,只怕苏格兰场的探长先生就没办法向上级交代了。

“是你们一无所获。”大侦探夏洛克压根不理会雷斯垂德为难的表情,他自顾自走下楼梯,向下走去。

第十大街的地铁站与伦敦其他地铁站没有什么不同。白色的地砖,明亮的灯光,只是在靠近检票出入口的地方,一大滩暗红色的血迹格外刺目。

“哇哦,那……这些恐怕要超过3000CC了”,做过战地军医的华生在看到血迹的一瞬间就立刻紧张起来,“无论这些血迹是谁的,这个人如果没有送医救治的话只怕也凶多吉少了。”

怕血的艾米丽在下到地铁站里面之后就一直紧紧盯着她黑色过膝高跟皮靴的鞋尖,不敢抬头,眼睛也不敢乱瞟,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

夏洛克没理会艾米丽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径直走过去勘察现场,“哦,真不赖,这里已经不能比被一群大象路过之后情况更糟了。”他习惯性讽刺了一下苏格兰场的办事风格。

“行了,夏洛克,这里是地铁站,我们已经接到报警就立刻封锁现场了!”雷斯垂德因为现场被破坏的事被夏洛克讽刺过无数次,但这次他真的觉得自己有点冤枉,“当时发现血迹的地铁工作人员被吓坏了,这现场我们到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最先发现血迹的两位地铁工作人员惊慌失措之下摔倒,其中一位还把东西掉在了那摊血迹里。

“对你们而言确实尽力了。”夏洛克可不理会雷斯垂德的辩驳,他拿出放大镜和其他小工具,趴在地上检查起来。

因为血迹太多,地铁站里温度又高,艾米丽敏感地感觉到空气里都似乎飘着血腥气。

“华生医生,我出去等你们吧。”艾米丽是真的很怕血。她每次见到鲜血都双腿发软。即使是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出小口子都会吓得不敢动的艾米丽呆在弥漫着血腥气的地铁站里觉得浑身难受。

“要不然你稍微上去一点,和那几位警官在一起吧”,华生此时已经明白艾米丽八成是怕血,“你在那里等我们别一个人走,夏洛克一会儿就结束了。”作为医生,他见过许多晕血的病人。艾米丽的表现也不让他奇怪。

“嗯……”已经脸色发白的艾米丽转身几步走到缓步台上,挨着一位警官站着。

“哦,让我们看看怪胎今天又带了什么人来”,一位身穿白大褂的警员突然出现,“哈,一个小姑娘。”来人站到艾米丽面前,“嘿,小丫头,怪胎会尾随你回家吗?”

艾米丽正把口袋里的巧克力球往嘴里塞,突然出现的白大褂把她吓了一跳,她被噎住了,“啊……咳咳……”圆滚滚的巧克力球是昨天史塔克特意让人给她放在床头柜里的。味道很好。可是小颗的圆球卡在喉咙里的感觉就不怎么样了。

“嗯……咳咳……”在华生医生的帮助下,艾米丽好不容易把差点噎死自己的巧克力球吐了出来,“……嗓子疼。”圆滚滚的巧克力卡得艾米丽嗓子难受极了。

“来,让我看看”,很有职业精神的华生顺便帮艾米丽检查了一下,“嗯,没事……放心吧。这几天别吃太刺激的东西就行。”

把巧克力球用纸巾包好放进口袋,艾米丽才抽出空打量还得她噎住的元凶。

来人穿着一件苏格兰场的白大褂,深色裤子和衣服。中分的头发,看起来年龄不超过35岁。衣服上的胸牌写着“法医安德森。”

“安德森……法医?”艾米丽觉得对方害得自己差点噎死却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态度非常讨人厌,“您是不是该向我道个歉?”

安德森不是坏人,但他讨厌一切与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有关的人和事。

“哦?为什么?”

靠,你居然问我为什么?!

艾米丽被对方的态度惹火了,“法医先生……”

“安德森,这里。”旁边有人直接打断了艾米丽。

穿着一身一次性塑料外套的多诺万走过来把一个袋子递给安德森,“头说这些要拿回去化验。”

眼看着安德森拿了东西就要走,艾米丽哪里能不知道女警员压根就是故意无视自己为法医解围?

“您二位关系可真好。”艾米丽气不过嘟囔了一句。

华生一向知道苏格兰场警员和夏洛克之间紧张的关系,此时毕竟艾米丽没事,一贯老好人的他也就没出声。

不过艾米丽和华生以为事情过去了,对方可不会。

“你说什么?”因为曾经被夏洛克当众揭穿两人关系的安德森对于别人,尤其是从和怪胎讨厌鬼夏洛克同行的人嘴里听到有人议论他与多诺万的关系都会立刻炸毛。

看着面前不仅不道歉此时居然还一副兴师问罪架势的法医安德森,艾米丽可不打算忍了,“我说,您与这位多诺万警官关系很好,怎么?我说错了什么?”作为看过《神探夏洛克》全三季的人,艾米丽可是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清二楚,“难道你们两位关系不好?呀,都是同事,你们这是何苦呢?你们不好好相处雷斯垂德探长也会难办的吧?”

安德森被噎了一下。

此时他既不能说自己与多诺万关系好,也不能否认说两个人关系不好。

一旁有位知道内情的警员没忍住,笑出了声,“噗……”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的安德森和多诺万把火气撒到了故意使坏的艾米丽身上。

“哦,安德森,这小姑娘可是美国那位钢铁侠托尼·史塔克的私人助理。”卷头发的多诺万比艾米丽高很多,她状似随意地瞟了艾米丽一眼,“知道吗?怪胎那天可是在苏格兰场就说,她喜欢她老板。”

打蛇打七寸,多诺万直接掀了艾米丽最怕人知道的老底。

“哦?托尼·史塔克?不说他和《封面》杂志每一期的女模特都睡过吗?”法医安德森语调夸张。

这边的动静闹得连勘察现场的大侦探夏洛克和探长雷斯垂德都注意到了。

“嘿!你们几个没事做是吗?安德森,检查结果什么时候出来,你给我回去盯着!多诺万,让你拿个东西怎么那么慢!”雷斯垂德能够做到苏格兰场探长的位子不是没道理的。他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娘艾米丽究竟为什么会和夏洛克一起出现,但就凭着对方可以和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搭上关系他就不会眼瞧着对方被自己的下属欺负,“你们几个给我去干活!”

艾米丽此时却不允许安德森和多诺万离开。

如果是以往,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艾米丽也许也不会回击。一则身处异国他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二来到底不过是嘴上功夫,她一个普通人和警察对上终究不好。可事情牵扯到了钢铁侠,艾米丽就绝不能忍气吞声。

“well”,艾米丽绕过把她挡在身后的华生医生,直接走到了多诺万和安德森面前,“多诺万警官和安德森法医真是默契,这连生气都是一起来的。”

“艾米丽……”华生怕艾米丽吃亏,有点担心。

“如果苏格兰场上下都像您二位一样那么默契,只怕……”艾米丽故意咬重“默契”这个词,意有所指地暗示。

相比于大侦探夏洛克,艾米丽挂人的本事可就嫩得多了。至少对于安德森和多诺万来讲,他们斗不过夏洛克却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艾米丽,“哈,小丫头,你今年多大?你老板今年快50岁了吧?”

诶诶诶?偶像我都没注意你居然这么老了?!啊呸,不老不老不老!偶像永远18岁!

艾米丽一边内心小剧场照常演出,一边掏出昨晚刚得到的眼镜戴上。

“哦,安德森先生,您太太昨晚没在家?”钢铁侠出品的黑科技就是给力。艾米丽才刚刚戴上眼镜,法医安德森先生的个人**就几乎都摊开在眼前了,“那款‘午夜之心’香水可不便宜,您是打算买来送给太太的吗?”安德森的信用卡消费记录上明确写着他前一天买了那款新出的女士香水,“那款香水味道真的很不错,是不是?多诺万警官。”艾米丽刚刚可是在女警员身上闻到了那款香水特有的味道。

那香水当然是安德森买给多诺万的。做贼心虚,法医先生想立刻撇清关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德森你可真是个糟糕的说谎者。如果全英国的罪犯都像你一样那苏格兰场可就真的不用担心他们的破案率了。”大侦探夏洛克走到艾米丽身边,“那款香水伦敦前一天才刚刚开始发售,销售专柜距离多诺万的居所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前一天伦敦大学学院和东伦敦大学都发生了凶杀案今早凌晨又发生了这件疑似案件,苏格兰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休息过一直带班。你是想说多诺万在昨晚商场下班之后去买了香水还是想说她今天早上在商场还没上班的时候就进去买了香水?”

艾米丽的话或许有人怀疑,可是大侦探夏洛克的说辞却不会有人不信。

“顺便说一句,下次你们俩想在一起过夜的时候记得把除臭剂和香水分开,在一个男人身上闻到女士香水的味道真的很不好。”夏洛克神补刀。

艾米丽凭借着自家偶像的黑科技装备才勉强能和两位警员争一争,没想到大侦探出马仅仅一句话就彻底翻盘了。

“好了,走吧。”夏洛克爆完料就转身向外走。

“嘿!夏洛克,你发现了什么?”雷斯垂德赶忙跟在后面追。

艾米丽觉得大侦探帮她挽回了面子也就不再理安德森和多诺万。她巴不得赶紧离开满是血气的地铁站。

“啊。”不经意地回头,艾米丽一眼看见了她之前一直极力避免的鲜血。

夏洛克站在艾米丽上面两阶台阶上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的艾米丽。

“艾米丽?”华生也伸手,“你怎么了?”

艾米丽怕见血,她见到血总是头晕眼花腿发软,可是现在却顾不上了。

“那个……”血迹所在的位置是地铁出入检票口前。因为使用时间较长,检票机器有些老旧,上面难免有些人为不注意造成的痕迹。艾米丽透过眼镜,看到其中一个检票机器上被人贴了一只小小的圣诞老人的贴纸。

“嗯?”因为相隔的距离太远,顺着艾米丽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雷斯垂德他们什么也没看见。

夏洛克首先反应,他疾步重新走到检票口前,蹲下身查看。

“贴纸被贴在这里的时候不超过一个半月。按照高度和位置计算,应该是被一个身高不超过1米1的人贴上去的。现在是一月下旬,贴纸应该是圣诞节前后出现,地铁工作人员没有及时清理。”夏洛克最开始勘察现场的时候也看到了那枚贴纸。可是一来这种小孩子玩的贴纸很常见,二来依照磨损程度来看这枚贴纸出现的时间也不短了,与案发时间很难扯上关系所以大侦探也就没在意。

“那枚贴纸……”艾米丽站在地上暗红色的血迹旁边。即使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这滩血迹依然没有完全干透。血液特有的腥气让艾米丽觉得恶心想吐,“我……我见过那个贴纸。”

“这种贴纸圣诞节前卖得满大街都是,几乎家家户户的小孩都有。”雷斯垂德不太明白一个小孩子玩的贴纸有什么好看的。小孩子随手把东西乱贴也不稀奇。

“不,这种贴纸是只是在英国很常见。纽约卖的贴纸图案和这个不一样。当时我觉得这个图案更好看特意从网上邮购的。”艾米丽蹲下身摘掉眼镜仔细观察,“我圣诞节的时候买了图案更大的贴在……”

“你把它贴在哪?”华生看着艾米丽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变得更苍白忍不住追问。

“我把它贴在……”圣诞节前夕,艾米丽买了许多装饰物贴在公寓玻璃上。当时贴纸多了几张贴不下,艾米丽就把贴纸给了楼下人家一个10岁的小女孩儿让她拿着玩,“我给了邻居家的小女孩儿,后来小姑娘和我说,她在坐地铁的时候……把贴纸贴在地铁玻璃上。”

经过一番查找,苏格兰场最后在一辆还在运行的车辆顶部,找到了把被放干血液的尸体。

“上帝呀……”雷斯垂德在尸体被发现的一瞬间说不上是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

因为艾米丽提供的线索,大侦探夏洛克重新勘察现场后得出结论,尸体一定就被放在昨天半夜从该地铁站行经过的某一辆列车上。雷斯垂德根据大侦探的推论致电上司,经过一番据理力争过后立下军令状——如果车辆上没有尸体就自动辞职——终于得到苏格兰场高层的同意,关停了伦敦城区内的地铁,派出苏格兰场所有警员寻找尸体。

终于,在当天下午三点四十五分,隐藏在其中一辆车顶的尸体才被搜尸犬发现。

死者是位男性。34岁,律师,三天前家人报案称其出门上班之后一直未归,直到现在被人发现。

此时已经是晚上五点,艾米丽跟着大侦探夏洛克回到了苏格兰场。

从早上起就只吃了一块面包和几个巧克力球的艾米丽饿得眼冒金星,连被连环杀手盯上的害怕都顾不上,一心只想吃东西。

不过可惜的是,在场的人除了她之外,所有人的心思都在案子上。

“找到贴贴纸的小男孩了,没有疑点。”伦敦市内运行的地铁上居然出现了尸体。苏格兰场所有人员几乎倾巢而出,几个小时就找到了当初贴贴纸的小男孩。

“你们什么时候能学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没用的事情上。”夏洛克早就知道贴纸的事查不到线索,因此对不听指挥的苏格兰场一点也不客气。

“艾米丽小姐,关于这起凶杀案我们恐怕需要你的配合。”多诺万见缝插针,“请您跟我到审讯室去。”很难说此刻多诺万的行为究竟是秉公行事还是想报之前的仇。

“审讯室?我还真不知道苏格兰场有审讯受害人的习惯。”饿着肚子的艾米丽脾气可不好。

“行了吧,多诺万。不要再刷新我对你智商认知的下限了。”夏洛克毫不客气。

“好了多诺万!”雷斯垂德对不分场合添麻烦的下属也没什么耐心。

“艾米丽,你怎么知道那个贴纸会和你的贴纸有关?”华生虽然围观了所有经过可依旧一头雾水,“这个贴纸和车上的尸体到底是怎么联系起来的?之前你和夏洛克不是说杀人犯杀人后遗留的线索都会和‘drop’这个词有关吗?这个案子里哪里出现了?”

“哦,华生,你看到了全过程为什么就不能动动脑子?”夏洛克站在透明玻璃板前面仔细检查证物没回头,“你解释给他们。”大侦探一只手指向了刚从一位年轻男警员那里骗来了零食正躲在一边偷吃的艾米丽。

“我?咳咳……”吃得太急又突然被人叫出来,艾米丽差一点又噎住。

喝了一口华生医生递过来的水,艾米丽才算把嘴里的薯片全咽下去,“我不知道那个贴纸和我的贴纸有没有关系。”放下一次性杯子,艾米丽擦了擦粘在嘴边的薯片蘸料,“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太奇怪了。”看看四周站着的苏格兰场警员们没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艾米丽只能继续解释。

“之前学校里发生的命案我是第一目击者者,按照福尔摩斯先生的推论来讲我还是幸存者。而这起地铁里的案子和之前我学校里的案子只之间又有关联。想想看,第一起案子我是目击者和幸存者,第二起案件被发现大量血迹的地方刚好贴有我恰巧买过而又在纽约并不常见的圣诞节贴纸。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过多的巧合就是阴谋,所以我当时才会怀疑那个贴纸和出现血迹的地方有某种联系。”只是如果这样算来,艾米丽知道,她恐怕早在圣诞节之前就已经被那群连环杀手盯上了。

“我买的贴纸大都贴在家里和我工作的地方了。我不相信那群杀人犯会在伦敦杀人然后把线索留在纽约。而我唯一知道可以和地铁站联系起来的线索就是当时我邻居家的小女孩儿把贴纸贴在了纽约的地铁里。现在福尔摩斯先生也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之前夏洛克说杀人案会和那本书《水滴》有关”,雷斯垂德可是从昨天开始连夜恶补那本爱情小说,“这个死掉的律师并不符合小说里男主角的设定啊?”之前东伦敦大学死掉的男学生巴德·弗里曼可是因为符合小说对男主角的描写才丢掉性命的。

“不,小说里出现过一个配角,出场不到一章。一个律师有意追求女主人公但是被很快拒绝。”拥有照相机一样记忆力的大侦探开口,“这次的凶杀案目的不在甄选男主角,而在考验你是否是一个合格的女主角。”夏洛克转向艾米丽。

“血迹就是线索‘drop’,用来提示关键性证据贴纸的所在。”艾米丽长长叹了口气,“我怎么就那么倒……”

“明白了?”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站在艾米丽面前一脸高深莫测。

“他们……他们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我住在哪”,艾米丽紧张得不自觉把手指放在嘴里咬,“甚至知道我和你在一起……”

宝宝们,作者君换了浏览器终于上来了,好艰辛~~~新浏览器能进晋江,可是卡┭┮﹏┭┮

谢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霸王票~么么哒

谢谢

啊啊啊啊啊阿冰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7 19:29:55

玄小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7 20:14:04

寒贝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7 21:14:14

我是一只咸鱼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7 21:40:47

毋灵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8 03:15:21

毋灵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12-08 03:17:02

三千繁华乱扔了1个地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