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章 chapter10

艾米丽愣了足有五秒钟才回过神来。

“九……头蛇?”艾米丽硬着头皮说假话,“我不确定我清楚您在说什么,探员先生。”

“您当然清楚”,黑西装语气温和,拿过了一个平板电脑点了一下。

“……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九头蛇吗……”

居然录音!

艾米丽此刻真是有些欲哭无泪。

让你嘴欠!让你多话!让你作死!

实在找不到托词,艾米丽一时愣住了。

“李小姐?”神盾局的探员脸上带笑,语气温和,可说出口的话却让艾米丽害怕,“您要知道,九头蛇是神盾局的最高机密,如果关于这件事情您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呀,神盾局可不是什么慈善机构。

艾米丽突然想起《雷神》里,神盾局一出场就拿走了几位博士数年的研究成果,连个理由都不给,只傲慢地甩下一张支票的场面。

如果没办法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解释,艾米丽相信等着自己的一定不是支票。

可怎么解释?

艾米丽不自觉地低头,伸手摸了摸头发,“我……其实……”

“嗯……探员先生,您刚刚说您叫什么来着?我刚才走神了没听清楚。”如果给这个转换话题的方式打分,从一分到十分,艾米丽相信,自己能得负十分。

“菲尔,菲尔·寇森。”所幸,这位神盾局的探员先生十分配合。

“嗯……是这样的,寇森探员,我……”艾米丽鼓起勇气刚想抬头,却一下子愣住。

神盾局的菲尔·寇森?

这个人是菲尔·寇森?!

纽约大战已经过去了,按照常理来说《复仇者联盟1》的剧情就结束了,菲尔·寇森不是已经假死去演电视剧《神盾局特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小姐是想起了什么吗?”黑西装,哦不,是寇森笑着看着坐在对面的艾米丽,“看样子您似乎听过我的名字?”

即使菲尔·寇森一直面带微笑,艾米丽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一个训练有素的神盾局特工面前撒谎,太难了。

“我……”艾米丽现在的恐惧程度甚至超过了在餐厅被劫持的时候。

“还有一件事,李小姐。”寇森探员放下手里的平板电脑,“您似乎对于神盾局也很熟悉?”

坏了。

艾米丽心里一凉。

不同于cia好歹还有两个高级官员会在新闻里露面,神盾局压根就从来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换句话说,对于艾米丽这种小老百姓来讲,神盾局压根就不存在。

可是从被劫持开始,艾米丽就一点也没表现出疑惑神盾局到底是什么的样子。

作死做大了。

艾米丽此刻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直接带进审讯室。

#提问,作死做大了怎么才能圆回来,急,在线等#

“您想好说辞了吗?李小姐。”

“我小时候有一个邻居”,艾米丽试图点亮自己的嘴炮技能,“我记得我当时……五、六岁?记不清楚了。”想用谎言骗过神盾局的人根本不可能,艾米丽相信一句话——这世上最好的谎言,就是有选择地告诉别人真相,“是一对七十几岁的老夫妻,两个人都是大学教授,专业我记不得了,只知道是和天体物理有关。”

寇森摆出一副洗耳恭听地架势。

“我小时候起就和别的孩子玩不到一块,他们家的院子里有一架非常漂亮的秋千,老夫妻两个人都很和气,附近的孩子都喜欢去他们家里荡秋千吃饼干”,艾米丽努力回忆那对老人的样貌,“我也喜欢他们家的秋千和饼干,可是我力气小,抢不过其他人,于是我就对那对老夫妇说,我可以在他们过世后帮忙照顾他们的狗”,艾米丽想起自己当年那堪称熊孩子典范的行为,“他们俩身体不好,可是当时他们的金毛才4岁,我想着,他们肯定活不过那条金毛”,艾米丽说到这里,声音有些哽咽,“他们答应了,从那之后,他们的秋千和小饼干就都归我了。”

寇森示意艾米丽说下去。

“我每天都去他们家里玩,有一次有几个他们之前的学生登门,我凑巧听到他们说史密斯夫妇两个人的身体是突然之间垮掉的。”

“李小姐,您好像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听了之后好奇,就跑去问”,艾米丽没理会寇森,“他们被我缠得不行,就告诉我,他们几十年间一直在研究一个课题,就在马上可以得到结果的时候,他们的研究数据和所有资料都被人夺走了”,艾米丽还记得当时老夫妇说起这件事时的眼神,“从那之后,两个人的身体就一直不怎么好,于是辞了大学的工作,打算安心静养。”

“您是想说,是那对史密斯夫妇告诉了您有关神盾局的事情?”寇森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不是,他们从来没说过是谁拿走了他们的研究成果”,艾米丽否认,“他们在从那之后就不许我再问和那件事有关的问题。我也就没再问过。”

寇森看着艾米丽,“然后呢?”

“两年之后他们过世了,遗嘱上说把狗狗和一部分书籍留给我,他们的儿子从法国回来继承房产,决定把那栋房子和里面的东西都卖掉,在房子被卖掉之前,他让我进去,说喜欢什么东西可以拿走。”

寇森没再说话,房间里只能听到艾米丽的声音。

“我拿走了一直摆在客厅里他们夫妻两人和狗狗的那张合影,可后来我在那张画框里找到了一张支票。”

艾米丽还记得当时才六、七岁的自己见到那张支票时候的惊讶,“很大一笔钱,足足有三百万美金。”

“我把支票拿回去给他们的儿子,可是他说,就留给我做个纪念吧。”

“难道那张支票上签得是神盾局的名字?”

“不是,”艾米丽直视寇森,“是一个私人智库的签名,可我后来在网上查到,那家私人智库规模并不大,而且我打电话给史密夫妇两个人之前的大学,所有人都说没听说过他们夫妇与那个私人智库有过合作。”

“我后来仔细研究了那张支票,支票开出的时间与史密斯夫妇搬到我家附近的时间很接近。”

“你当时多大?”寇森打断艾米丽问了一句。

“9岁。”

“你可以继续了。”

“之后我在网上查到那家智库的地址,我按照地址找过去,发现那栋大楼里压根就从来没有过什么私人智库。”

“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公司给史密斯夫妇开了一张巨额支票,时间恰好是两个人研究资料被夺走前后,而且那张支票从来没被兑现过,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一个不知名的人或者组织在把两人的研究资料夺走后给了一张支票做补偿。”

“你九岁的时候想到了这些?”寇森此刻好像真的有点好奇了。

“事情到那里就断了,我找不到那个私人智库,也查不到银行记录,当时狗狗还生病了,我也就把那件事放下了,”艾米丽没理会寇森,“直到去年,学校里有一位非常有名的物理系的教授突然宣布要出国交流,之后就再没消息,我的一个同学很喜欢那个教授,于是我们多方打听,我在另一个教授那里听说,事情是和一个叫什么‘神盾局’的政府部门有关,那个教授还警告我千万不可以说出去。”

“寇森探员您猜,那个资助教授出国交流的公司,地址在哪里?”

“在哪?”

“就在那个给史密斯夫妇开巨额支票的私人智库的‘楼下’。”

“寇森探员,我可能年轻,但我不傻,外星人可以从天而降,有一个从没在民众面前露面的神秘政府部门,我不觉得惊讶。”

“我很惊讶,李小姐”,寇森此时真的很惊讶,如果这个女孩儿说得都是真的,她完全够资格加入神盾局,“那我们再来说说九头蛇,你从哪里知道那个名字?”

呵呵,

这部分还没编好。

#求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人瞬间失忆,高价求#

“这重要吗?”艾米丽反问寇森,“我能从一张支票查到神盾局的存在,一个名字而已,我就算无意中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既不会开枪也不会杀人,也不会出去乱说,我知不知道,对你们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恐怕这很重要,李小姐,你还是说说吧。”寇森不理会艾米丽。

“咚咚”突然传来了两声敲门声。

“hi,这里交给我把,寇森探员。”一个明艳美丽的女人走进来。

艾米丽看着菲尔·寇森走出了房间,那个红头发的漂亮女人坐在了自己对面。

“hi,艾米丽,我能叫你艾米丽吗?我给你拿了果汁和蛋糕,要吃一点吗?”

“谢谢,我不饿”,艾米丽可不敢吃东西,天知道里面加了什么,“你……你是……复仇者联盟里的黑寡妇?”艾米丽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越看越觉得像网上流传的黑寡妇的照片。

“是的,你可以叫我卡罗琳。”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笑得亲切。

“你一定不叫卡罗琳”,艾米丽打量着眼前的女英雄,“我一会儿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照张相?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你和鹰眼的签名都好少呀,我要是能拿到你的签名合照别人一定会羡慕死我的。”

“好呀”,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在艾米丽揭穿自己用假名的时候没有一点反应,依然笑得亲切,“可是你觉得我应该在签名的时候写什么呢?”

“是哦……签名的时候要是写绰号确实挺奇怪的”,艾米丽认真想了想,“要不然,就不写你的名字了,你就写‘送给艾米丽’就好了。”艾米丽对于这个复仇者联盟里唯一的血肉之躯的女英雄是崇敬的。

“签名哪有不写自己名字的,”娜塔莎·罗曼诺夫把桌子上的蛋糕和果汁向艾米丽的方向推了推,“你知道我该写什么名字的,对吧。”

不对劲。

艾米丽本能察觉到对面的女英雄发问的方式有问题。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黑寡妇就是黑寡妇,只是进来不到一分钟,居然就不知不觉间让艾米丽卸下防备,走进了圈套里。

“嗯哼,这是你在这间房间里说的第一句谎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