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4章 零八号更新

刀子想嘲讽苏袖衣,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该说苏袖衣是太自信好呢还是不自量力好呢?《神》可是西酒的巅峰之作之一,里面不止是情感难以把握,最主要的是这首歌音域跨度极广,一般的人都无法唱出来。wWw。しwχS520。coM苏袖衣居然敢唱这一首歌。

苏袖衣也不管其它,酝酿一下,缓缓的吸一口气,唱了出来。

开始只是哼唱,低低的,像是天边传来的缥缈的仙乐,随后,那低低的仙乐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让人觉得看见了一群高高在上的穿着广袖长袍的神邸,他们腾云驾雾而来。

曲调一变,人间处处硝烟,战士鲜血满盔甲,百姓苦苦挣扎。有黄沙弥漫,有大浪滔天,有奸佞当权,有妖妃祸国……众神只是注视着,他们看着人们做着无谓的挣扎,人们的祷告他们听到了,人们的哭诉他们也知道了,却不施出援手,像是一座座没有生气的雕像,没有人的感情。

刀子怔怔的,不同的,明明是同一首歌,苏袖衣唱出的感觉和西酒唱出的感觉完全不同。如果说西酒全程是冷静到淡漠的围观者,像歌曲中的神,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感。那么苏袖衣就是那苦苦挣扎的人类,他们求神拜神,祈求神能给他们一点指示,却没有回应,唱词中流露出的是浓浓的讽刺。

西酒也震惊了,没想到苏袖衣能唱出和他完全不同的感觉。

“我认可你唱的歌!”刀子神情有些复杂,“能唱到这个地步,你学过吧!”

苏袖衣喜欢刀子这样的人,即使刀子质疑了她,但是刀子直来直往,不虚伪,不会为自己的错误而辩解,这样苏袖衣觉得刀子很可爱,她笑道:“我学过戏曲,虽然戏曲和唱歌有差别,但是共同点也不少。”

刀子也不因为刚刚对苏袖衣的质问而感到尴尬,在她看来,怀疑别人唱歌不行是正常的,别人唱得好打脸了,也是正常的。

“我承诺的我会兑现诺言,现在我们先录歌吧。”刀子道,想着这首新歌录制出来后的反响,刀子就有些激动。

录制很顺利,很成功。顺利到所有人都有点恍惚。

“我们已经录完歌了吧?”西酒问道,他到现在都还有种如在梦里的感觉,居然这么轻松就录完了。以前哪次不是翻来覆去的唱,有时候十几天二十几天没在状态都是正常的。当然,这也是西酒对自己歌曲要求严格的原因。

“别高兴得太早,还有mv录制呢!”老三适时的泼了一盆冷水,“mv里你可是男主,不要忘了,你以前拍支mv废了多大的劲,差点没有拍出来。”

苏袖衣有些疑惑:“为什么不找其他人演男主?现在很多歌手的mv都是另找的人啊!”

老三有些头疼道:“你以为我没有建议过,主要是这个智障觉得他比娱乐圈小鲜肉长得好看,打死也要当男主!”

苏袖衣觉得西酒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碎成渣渣了。不知道一直把西酒当成不食人间烟火,专心创作的艺术人才的粉丝们知道西酒的真实面貌后会不会幻灭。

录制完毕后,苏袖衣只用准备拍摄mv了,毕竟接下来的歌曲后期修整就是刀子老三和一些工作人员的工作了。

mv剧本是早就写好了的,和《八尾猫妖》这部电影有联系,但是又是相互独立存在的,剧情还是有不少不同的地方。

电影主要讲述的是八尾猫妖所遇到的人和事,偏向于人性的揭露。而mv则是让八尾猫妖谈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西酒扮演的是一个不喜欢出门的宅男,朋友们看不下去了,给他报了一个旅游团。旅游的地方是新开发的一座山,山上景色优美,正逢春天,桃花樱花开遍。

男主一不小心与旅游团走失了,误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就像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一般,村民们自给自足,过着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

村民们热情好客,见到男主纷纷邀他回家,男主在这里过得很不错,平时就给村民们讲讲外面世界的事,每天都去不同的人家吃饭住宿,颇有乐不思蜀的感觉。

后来男主怕朋友担心,想离开这个村庄了,不知为何,总会绕回来。

然后他在村子里邂逅了一个女子,眉眼有几分妩媚,带着古典的味道,她站在一棵巨大的桃花树下,纷纷扬扬的花瓣落在她的身上,墨色的长发上也沾上了淡粉热的花瓣。女子发现了他,对他粲然一笑。

等他回过神来时,女子已经不在原地。

男主开始向村民们打听女子,原本热情友善的村民们瞬间变了脸色,只让男主不要再提起这事。

男主却一直忘不了那一抹笑容,每天都偷偷去那棵桃花树下,只为看女子一眼。男主从一开始远远的观看,到后来的坐到女子身边,听女子唱着戏曲,他无可自拔的爱上了女子。

但是某一天,男主的行踪被村民们发现了,为了男主的生命着想,村民们决定把真相告诉男主。

原来这里的村民本来是百年前的名门望族,那时正逢战乱,为了不被祸害,族长决定隐居深山。

可是隐居哪里有那么容易,先不说搬迁路上变故多多,能不能顺利抵达隐居地点都是个问题,更何况在那个年代,只要是山头,上面就会有土匪,怎么可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族长为了族人寻求保命的方法,终于在族谱上看到了一个传说。

传说只是一个穷猎户的先祖救了一只被囚禁的八尾猫妖,为做报答,猫妖决定帮先祖实现两个愿望。先祖第一个愿望是成为村里最有钱的人,猫妖于是满足了他。先祖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一个愿望后就没有什么所想要的了。

于是猫妖给了先祖一根猫毛,只要烧掉这根毛,不管是谁,它都会满足烧掉猫毛的人一个愿望。

族长死马当活马医,烧掉了粘在族谱上的猫毛,果真出现了一只猫妖。

族长许愿道:“我想让我的族人们可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隐居。”

猫妖满足了他。将他和族人们送到了一个山头。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族长看见猫妖如此神异,又知道猫妖在长出第九条尾巴时,会无条件满足第一个见到的人的愿望,便伙同族人把猫妖镇压在了一棵桃花树下。

猫妖怨愤,利用仅存的力量诅咒族长和族人,生生世世不能走出这个村庄。后来猫妖又利用她的美色勾引村里人,然后杀死,渐渐的,桃花树便成了村里的禁地。

知道了这些的男主怎么能让猫妖继续被困在桃花树下?当天晚上他就偷偷拿着斧头去救猫妖。

在把桃花树砍得摇摇欲坠时,村民们找来了,对男主的行为很愤怒,在他们看来,把猫妖放出来,他们一村子的人都在劫难逃,于是棍棒挥向了男主。

猫妖还是被放出来了,因为男主的奋不顾身,临死前把桃花树推倒了。多年的囚禁让猫妖法力大减,她的身后只剩下了一条尾巴,她抱着血迹斑斑的男主放声大哭:“佛祖让我度世人,可谁来度我!”

最后一幕是男主从病床上坐起,他捂着心口,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空荡荡的。一只雪白的猫儿轻盈的跳上男主病房的窗台,歪着头静静地看着男主,眼底一片懵懂。

剧情有些狗血,但是管用啊,不少人就喜欢这种你为我牺牲,我为你牺牲的戏码,让人眼泪哗啦,还能够留下深刻的映像。

到了拍摄那一天,苏袖衣早早的就到了片场,看见片场的设备时,苏袖衣整个人都震惊了。一开始她还在想夏季哪里来的盛开桃花树,现在她知道了。

一棵巨大的桃花树伸展着枝丫,一簇簇桃花挨挨挤挤,显得分外热闹,如果不是走近了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这棵桃花树是假的。

拍mv的导演以拍摄手法细腻,拍摄出来的片子梦幻而出名,见到苏袖衣有些惊艳,他拍摄过那么多mv,还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人,人都是喜欢美好事物的,导演也不例外,声音都放轻了几分:“你快去化妆。”

换好衣服进入化妆间,苏袖衣发现西酒早已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任由化妆师涂涂抹抹了。

“苏小姐,请到这边坐。”

苏袖衣依言坐在椅子上,接下来的事全都交给化妆师了。

导演在外面吼道:“女主的妆容要妖媚一点!像猫一样。”

对于化妆师来说什么妆容都不在话下,她应声答是,然后任劳任怨的为苏袖衣化妆。

忙活了许久后,苏袖衣久久没有等到化妆师的下一步动作,苏袖衣缓缓睁眼,然后看见一个化妆室的人都在看着她的脸。

“有什么不对吗?”苏袖衣问道。

西酒摇摇头,难得认真道:“很好看!”好看得他们都看呆了,没想到苏袖衣如此适合上浓妆。mv拍摄打强光,最吃妆不过,所以化妆师会给演员们画上浓妆,不至于拍摄出来容貌不立体。

反而是化妆师想了很久,皱眉道:“不知道哪里不对,看着有些怪怪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