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3章 零七号更新

西酒听了一遍两人的录音,喃喃道:“居然这么好听。@乐@文@小说wwW.lWXs520.Com”

老三也一脸惊讶,他知道两人的声音很契合,唱出来的歌自然也不差,没想到的是只是试唱录音,就能如此之好。虽然因为人员没有到齐,只有他们三人在摆弄设备,有些瑕疵,歌的质量一点都没有降低。他现在开始期待成品了。

“明天我们正式录歌!我去把人叫来!”西酒道,“哈哈哈,叫他们说我这首歌一年都完不成!明天等他们来了,我要看他们的脸肿不肿!”

西酒的录歌团队自从进入乐坛就一直跟着他的,所以关系都不错,听到西酒让他们来,二话不说,纷纷表示等着打脸。

苏袖衣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正式录歌了,但这是西酒的自由。

“今天回去不要喝酒,也不要吃辛辣的东西,更不要熬夜,保持好状态。”老三对苏袖衣叮嘱道。苏袖衣知道唱歌就必须保护好嗓子,自然不会不识好歹。

“还有你!”老三看向西酒的眼神狰狞,“别以为嗓子好就可以随便折腾了!酒一点都不能沾!还有晚上不要打游戏!”

西酒反抗道:“我喝的是自己酿的葡萄甜酒,只喝一小杯的!不喝我睡不着!而且游戏是我除了音乐的唯一爱好了!你不能剥夺我的爱好!”

老三太阳穴又一次突突的涨疼:虽然早就知道西酒是智障,但他还是想说,妈的智障!一个贪吃蛇玩的那么起劲!

他直接给了西酒一拳头,然后夺走了西酒的老式按键手机。没错,西酒玩的就是老式按键手机上的贪吃蛇,据西酒说,这样玩起来才有手感,然后对触屏手机上的贪吃蛇不屑一顾。

苏袖衣表情很淡定,西酒的形象早就崩了一次又一次了,习以为常就好,虽然苏袖衣也没能理解自己怎么能在短短两天就习以为常了。

与两人道别离开小屋后,苏袖衣的手机响了,看见显示屏上的远宇李总,苏袖衣接了起来:“喂,你好。”

苏袖衣对李敖溢很有好感,明明只是几面之缘,只是准备签约的关系,李敖溢就可以做这么多。特别是上次被黑事件,李敖溢为了不让网民随意喷她,居然说出了他是她的粉丝这样的话。

一个大总裁,前途无量,整个圈子都知道不怎么关注明星艺人的大总裁会是她一个才进入娱乐圈的小艺人的粉丝?这样说果然还是为了帮助她,所以苏袖衣很感激李敖溢。

李敖溢听到苏袖衣声音那一刻,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沉默几秒后,压低嗓子道:“你好,苏小姐。”李敖溢曾被人夸过,说他压低嗓音说话时会给人一种很磁性的感觉,就像是低音炮一样,声控听了肯定会因此而爱上他。李敖溢虽然觉得苏袖衣不可能爱上他,但是他还是像一个开屏的孔雀一般,想把最好的自己展现在苏袖衣面前。

苏袖衣却不知道李敖溢所想,问道:“李总的声音有点不对,是生病了吗?”

李敖溢再次沉默了一会儿,睁着眼睛说瞎话道:“嗯,这两天是有点感冒。”

“这两天天气变化有点大,李总还是多多注意身体。”苏袖衣关切道,李敖溢含糊的答应着。

“李总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苏袖衣问道。

李敖溢道:“主要还是为了签约的事,这事苏小姐可有考虑清楚?本来前几天去剧组找了苏小姐,姜昆导演却说你的戏份已经杀青了。”

苏袖衣想起当初说的考虑好就给回复的事,有些愧疚,事情一件接一件,演戏时又很累,每天都是沾床就睡,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同时苏袖衣又有些疑惑,李总作为一个总裁,直接找一个手下来和她签约便是了,怎么会亲自来过问?

心里千般想法,苏袖衣还是道:“签约的事我已经和家人说过了,他们都同意这件事,就等看合同了。”

苏袖衣又想到李敖溢是以后的老板,透露她现在做的事也没什么,又道:“姜昆导演把我介绍给西酒合唱电影的主题曲了,最近在和西酒一起唱歌。”

李敖溢听到西酒这个男性的名字,本能的开始警惕起来,但他没有立场过问什么,只能道:“合同已经拟好了,你的什么时候能约个时间来看看合约?如果没问题就签约吧。最近有太多公司盯上你了,如果不早点定下来,我害怕你就被其它公司挖走了。”

苏袖衣只以为李敖溢在说笑,却不知这是李敖溢真实的想法。

两人约好了见面时间,便挂了电话。

李敖溢第一时间就开始在网上搜索西酒的资料。看着网页上一大篇的信息,李敖溢逐字逐句的看,一个字都不愿意遗漏。

长相,还是他更帅气一些,西酒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不怎么吸引女性。但是万一苏袖衣喜欢的是西酒那种类型怎么办?前世的苏袖衣从来都没有说过她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人……

才华,西酒音乐才华是圈内圈外的人士都公认了的,即使是讨厌他的人也不能否认西酒才华出众。李敖溢想了想,他好像才华全部点在了赚钱上,唱歌要走调,绘画没灵气,就连欣赏苏袖衣唱得戏,保准一半都没有听到就睡着了。最主要的是苏袖衣不缺钱!他的钱对苏袖衣没有一点吸引力!

进行总结,苏袖衣很有可能被西酒拐走!李敖溢强行把自己暗戳戳的心思压在心底,自言自语道:“我只是不想让喜欢的明星被人拐了,粉丝不都是对喜欢的明星有强烈的占有欲吗?”

自我安慰后,李敖溢决定暗中观察苏袖衣和西酒,坚决不让两人产生友情之上的感情。李敖溢也不想想,苏袖衣现在年仅十六岁,十七岁生日还要几个月才到,西酒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黄毛丫头,即使这个黄毛丫头长得很漂亮。

苏袖衣对李敖溢的决定一无所知,她将李敖溢的联系方式交给了苏瑜,合同的事让苏瑜看着办。

苏瑜在涉及正事的时候还是很有能耐的,所以苏袖衣才敢将签约的事放心的交给苏瑜。这时的李敖溢还在做签约时和苏袖衣见面,顺便吃个饭,再偷拍几张照片的美梦呢,还不知道和他见面的是老丈人!

第二天,苏袖衣到达西酒的小屋时,发现小屋里坐了五六号人,都是西酒请来的为他们录歌的人。

“这不是苏袖衣吗?”其中一个辫着深紫色脏辫,穿着黑色紧身露脐背心和热裤的女人站了起来,有些不悦的皱着眉。

对着西酒质问道:“你说的唱女声部分的人就是她?”

西酒乖乖的点头。

“我早就给你说过了,这种演戏的明星我是不会给她们录歌的!性子矫情,不懂尊重,修音都要修个好一段时间!这次怎么都不会给他们录歌了!”

老三看着有些尴尬的苏袖衣,打起了圆场,对苏袖衣解释道:“刀子不是想针对你,主要是前一段时间我们给一个女星录音,累死累活的录出来的歌,收效不怎么样,当然,主要原因是女星唱得太难听,连我们都救不回来。后来女星还在微博上哭诉说我们不尽心……”

苏袖衣对此表示理解,但不原谅。那个女星是那个女星,她是她,虽然都是明星演员,但是也不能一竿子打死呀。她才是无辜的人啊!

西酒也解释道:“袖衣唱歌很好听的,和那些女星不一样!”

刀子冷哼一声:“你别哄骗我!演戏的有几个唱得好的?她们又没专业系统的学过唱歌,就算是那个被捧说演戏中唱歌最好的那个小花旦,也不过是ktv水准罢了!你说她唱歌好听,打死我都不相信。”

苏袖衣笑道:“如果我唱得好怎么办?”

刀子想了想道:“我们来赌一下,如果你唱得好,我不止免费宣传你的歌,还宣布我是你的头号粉丝!如果你唱的歌,我不认可,你就不要和西酒合唱了,免得丢人现眼,还毁坏我们的名誉。”

刀子作为一个微博粉丝几十万的自由歌手和录音后期,帮苏袖衣宣传,对苏袖衣来说是很有利的。苏袖衣不担心刀子会刻意不认可她的歌,看刀子的样子是一个说一是一的人,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一旁看着呢。

当下,苏袖衣就答应了。

西酒拍拍刀子的肩:“你就准备当袖衣的头号粉丝吧。”

刀子看着面露同情的西酒,又看着憋笑的老三,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但是她还是自我安慰道,没事的,苏袖衣才十六岁,还是演戏的,怎么可能唱出她认可的歌!

西酒道:“你唱什么?不如唱我们的新歌《八尾猫妖》吧?”

苏袖衣摇头:“我还是清唱一首《神》吧,和你合唱的话,这位可能会觉得我是靠你才唱成那样的。”

《神》也是西酒的一首歌曲,讲的的一群情感淡漠的神,眼睁睁看着天下苍生互相伤害,却不曾阻止,颇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很多粉丝听过西酒的这首歌,都表示感觉奇妙,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