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2章 入v二合一

由于苏袖衣成绩太好,又是知名人物,有不少营养品学习机广告商家找上门来。就爱上乐文小说网 WwW。LWXS520。COM用苏袖衣打广告比什么省状元市状元好多了,自带粉丝群众不说,长得又好看,即使只在广告里说两句话,就能带来一大批顾客。比起收益,现在的支出不算什么,所以在面对苏袖衣时,价钱一个开的比一个高。

对此,苏袖衣是拒绝的,首先是她不缺钱,其次是营养品出问题的太多了,学习机有用但是真正的用处不大,最主要的是苏袖衣不曾用过,让她去代言不是在误人子弟吗?

将近半个月后,苏袖衣成绩带来的风波终于平息。原本苏袖衣这个带来负面影响的名字变成了积极向上的代名词。

国人现状就是如此,只要你成绩好,上课睡觉就变成了晚上学习太晚,出门打游戏就是放松放松。只要成绩好,不管什么事,他们都能找出开脱的理由。这是一种比较偏激的想法,但是不得不说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卡!这场拍得很好!”姜昆笑眯眯道,“恭喜你,最后一场戏也圆满成功。只要再补拍几个镜头就可以休息了。”

闻言,苏袖衣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天都是加班加点的拍戏,累得每天都倒床就睡,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受的苦,与前世练唱戏基本功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姜昆道:“你唱戏唱得好,声音也好听,要不要去试试唱歌?”

“唱歌?”苏袖衣有了兴致。

“是这样的,我们电影的主题曲是用的网络创作型歌手西酒的一首新歌,是男女对唱的掺杂了戏曲元素的歌。这首歌只作了词曲,还没有出专辑。他们本来是想让西酒自己粉饰两角,男女歌词部分都自己来唱,只是西玖的声音太过清亮,唱不出女声部分的感觉,现在正在找能唱戏曲的人。”姜昆详细解释着。

西酒的歌找不到唱女声的人,不光是西酒他们着急,姜昆也着急。他本来是和西酒捆绑炒作的,准备在发布专辑的同时上映电影,两边人都能获益。奈何西酒那边的进度卡住了,如果不快点找到合适的人,可能会影响到电影的上映。这让姜昆急病乱投医的找到了苏袖衣。

西酒原名不叫西酒,这是他网络上用的名字,他是一个网络创作型歌手,因为声音很清亮很干净,创作的词曲都很有特色,会融合一些不同的元素,被不少人喜欢。他的成名曲《佛》就融入了藏区喇嘛唱经的元素,很多人听后都觉得灵魂得到了洗涤。

苏袖衣知道西酒是因为丁兰菡,一次偶然的机会丁兰菡听到了西酒的声音,对西酒很是推崇,他感叹道:“这样一个好苗子,如果让我在他小时候遇见他,肯定会收他为徒。不过没走戏曲这一条道路也好,现在戏曲没落了,没几个人听,年轻人都耐不住寂寞……”

苏袖衣直到现在都还记得丁兰菡说起这话的落寞,眼底似乎有水花闪现。

因为丁兰菡的大力推荐,苏袖衣也听过不少西酒的歌,不得不说西酒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歌曲很有自己的特色,苏袖衣听了之后一直没有忘记。

所以苏袖衣在面对姜昆导演的请求时,她点头答应去试试。姜昆也就这样一说,实际上并不抱太大希望,在他看来戏曲就是戏曲,歌曲就是歌曲,两者有共通之处,差别还是很大的。

西酒又一次否定了一个人以后,开始怀疑自己做的这首歌是不是太难了?能唱普通歌曲部分的唱不出戏曲,能唱戏曲的,普通歌曲部分又乱来。

“要不要求不要那么严?戏曲部分和普通歌曲部分分开来,让两个人来唱?”有人建议道。西酒拉耸着眼睛,一副颓废宅男模样,道:“在等等吧,再看几个人,实在不行就两个人唱吧。”

“姜昆介绍了一个人过来,叫什么苏袖衣的。那个苏袖衣不是演员吗?怎么来唱歌了?”这些人见过不少明星想多方面发展,唱歌走调不说,还不努力,一首歌全靠后期调整,一个人唱歌,忙坏一群人。

“唱而优则演,演而优则唱不是娱乐圈定律吗?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让一个演员来唱我们西酒的歌,也真是醉了,她以为唱歌真那么简单,长得好看就能唱了?”老三吐槽道,但是出于人是合作对象介绍来的,只是嘟囔了几声。

“担心什么?唱的好就留下,唱得不好就滚蛋!”西酒懒洋洋的说道,直接躺在铺满稿子的地上。

“西酒!注意点形象好不好?!”老三咆哮。西酒挥了挥手:“又没有外人,要形象做什么。”

老三踢了西酒一脚:“等会儿还有人来试音,看到你这样子不会幻灭?”

西酒翻了个身:“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幻灭就幻灭吧。而且现在我才是主导者,看不惯的直接滚!”

老三翻了个白眼:“等以后,有你后悔的。”西酒嘟囔一声,没有再理人。却不知道后悔这个情绪来得如此之快。

苏袖衣按照姜昆给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小屋,小屋被设计得很漂亮,它的整体是白色的,应该是用的隔音材料。屋外蔷薇环绕,还有不少的盆栽。盆栽里不是什么名贵的花朵,而是用土豆红薯培育出来的绿油油的叶子,看起来很有生机。

苏袖衣按了一下门铃,然后在一边站着,微笑着等待。门一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带着眼镜,睡眼惺忪,穿着拖鞋,衣衫凌乱发型蓬松的男子,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看见苏袖衣后,男子“砰”的一声关了门。苏袖衣的微笑凝滞,这是怎么回事?

“西酒,你怎么了?”有人问道。

西酒吼道:“我一见钟情了!爱神降临了!”

“什么?一见钟情?”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看到了我的女神!她就站在那,我却感觉她在发光!这不是一见钟情还能是什么?快快快!把屋子收拾一下,老三!快帮我把那件衣服给我,还有鞋子!”

老三一脸冷漠:“呵呵,所以你就把你的女神关在门外了?”

西酒挠挠头发:“不然怎么办!我现在这个形象见女神不太好。”

“早说你要后悔了吧!我去开门,你先去把衣服换了,顺便泡两杯茶过来。”老三说道,把地上的稿子踢到沙发底下,然后在脏乱不堪的地板上铺上一层驼色的毯子。小屋里一下变得干净又整洁。看这熟练程度,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

老三打开门,被刺眼的阳光闪了一下,然后才看清面前的人。穿着白色棉麻长裙,裙摆被微风吹拂,漾出好看的波浪,长发柔顺的披在背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天使降临一般。

老三心道:妈的智障!西酒该不会是看到这一幕觉得一见钟情了吧!什么感觉在发光,明明只是太阳光照射的问题!果然不能相信那个二货。

“你好,请问你是?”老三问道。

苏袖衣维持着微笑:“我是苏袖衣,姜昆导演应该提起过我。”

老三身体一僵,西酒现在把苏袖衣当做女神,该不会因为这个关系把苏袖衣留下来唱女声吧?想着西酒的不靠谱尿性,很有可能。

老三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道“姜昆导演说起过你,听说你会唱戏?以前唱过歌吗?”

苏袖衣笑道:“唱戏的话,不是我夸,现在娱乐圈三十岁以前的人唱戏没人能比得上我。至于唱歌……只能说是业余。”

老三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苏袖衣还是比较讲道理的,不像他以前遇到的人。那些人不管会不会,都先把牛皮吹满,什么唱歌被哪个歌唱家夸过啊,什么你觉得我唱得不好是你不懂欣赏啊……在进行了大量修音后,还有脸说自己多努力。

“请你稍等一下,西酒马上过来。”老三道。

不一会儿,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人端着三杯茶水走了过来。苏袖衣细细看后,才发现这人正是刚刚开门的那个人。不得不说他收拾了一番好看不少,看上去也小了不少。他头发被向后梳,抹了点发蜡,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起来像是想装成熟的大男孩。

在苏袖衣看西酒的时候,西酒也在看苏袖衣。越看,他的表情越严肃。

将茶水放下,西酒坐在老三身边,低声道:“老三,我觉得我失恋了。”

老三皱眉,道:“你刚刚不是说对她一见钟情吗?话都还没说一句呢?怎么就失恋了?”

西酒哭丧着脸道:“我突然发现,看着她没有了那种发光的感觉了,她像是从神变成了凡人。”

老三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妈的智障!那光晕是太阳光反射!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和这样一个除了唱歌写歌什么用都没有的智障成为朋友。

“别闹了!说正事!”老三说道。

西酒有些怏怏的,但是还是强忍失恋的痛苦,道:“你好,我是西酒。”

相互介绍后,西酒又道:“既然这样,你唱一首歌来听听吧!”失恋的西酒正经了不少。

苏袖衣思索了一下道:“那就唱《身骑白马》吧。”《身骑白马》是苏袖衣最喜欢的歌之一,不同于其它的歌曲,这首歌将台湾歌仔戏与现代歌曲融合,唱起来十分动听,让苏袖衣接受良好。

西酒面上淡淡,有一股子没长成人的小屁孩硬装忧郁的感觉。实际上他还在忧伤他逝去的初恋:“这里有录音棚,你要用吗?”

苏袖衣转过去看了一眼似乎有些复杂的录音设备,微笑着拒绝了。那些东西怎么用?完全不懂好吗?家里虽然有唱戏的人,但是基本上都是直接登台,哪里会用录音棚?

不得不说,苏袖衣选的歌很不错,和西酒的歌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西酒选人时听的这类歌曲也不少,所以他也不多说什么,只道:“唱吧。”

苏袖衣唱戏出家,音准和换气自然是很好的,她吸了一口气,开唱:“我爱谁,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唱戏的人一般音域都很宽,所以高声部分苏袖衣唱起来一点都不吃力。

原本西酒和老三是不在意的,都想着走个过场,做个表面功夫,就让苏袖衣回去等消息就行了。没想到苏袖衣一开口就让他们惊艳了。

在苏袖衣唱到戏曲部分时,西酒更是激动到站了起来,太好听了!那高亢的音调,就像是能与灵魂产生了共鸣一般,听得他的心都在颤抖。

薛平贵只身骑着白马,换下战袍,穿着素衣,放下西凉不管,只因为他一心想着王宝钏……苏袖衣唱曲里满满的都是期待与喜悦。

西酒也曾喜欢过《身骑白马》这首歌的,喜欢里面描述的薛平贵与王宝钏的爱情故事,喜欢那曲调。后来一次偶然,他知道两人的爱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他们之间还穿插了一个代战公主,王宝钏坚守了十八年的寒窖,最终换来的是薛平贵娶了西凉公主的结局,最终王宝钏在成为薛平贵正妻短短十八天后去世。

从此,西酒只要听到这首歌就会想起这个故事,原本对这首歌的喜欢也淡去了。

但是,听苏袖衣这么一唱,西酒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刚听这首歌的时候,心里充满了对那种义无反顾的爱情的向往。他完全遗忘了原本的故事,沉浸在苏袖衣的歌声里。

等苏袖衣唱完后,西酒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西酒很久没有听歌听得这么入迷了。他喜欢歌,所以才写歌唱歌。从一开始的被人骂,被人喷,到后来的网络歌手第一人,再到进军乐坛成为乐坛的前辈,每天唱歌写歌,蓦然回首,西酒发现,他好像很久没听过别的歌手唱的歌了。

于是西酒去找了很多曾经喜欢的歌手的新歌。他越听越不对劲,可能是他变得更强了,每个人的歌,他都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

这个歌手的歌一听就是修音过度的,这个歌手写的歌词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是东拉西扯堆砌起来的词藻,还有这个简直是无病呻吟,那首曲子的旋律和曾经有一首歌的旋律没什么变化……

西酒发现自己没有歌可以听了,少有的几首能入耳的都听腻了。

今天居然还能听到如此动听的歌,西酒觉得自己必须让苏袖衣和他合作!

老三也没想到苏袖衣能唱得这么好听,不是说唱戏好的不一定唱歌好吗?这怎么解释?

于是苏袖衣眼睁睁看着刚刚还一脸忧郁的西酒激动道:“就是你了!快过来看看这首歌!你来试唱一下!”说着,他趴在地上,从沙发底下刨出一大堆纸,然后从这一堆纸找出一张皱巴巴的写满了字的纸,递给苏袖衣。

西酒期待道:“没有找到填了词的那一份,现在只有曲子,你按照五线谱哼一下试试?”

苏袖衣接过纸,然后可疑的沉默了。

“怎么了?是我标的音符太潦草了吗?”西酒挠挠头发,刚刚梳的整整齐齐,打了发蜡的头发又变得一团糟,“要不我再重新写一份?”

苏袖衣摇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认识上面画的是什么。”当初学唱戏都是唱戏师傅言传身教,哪里会用乐谱?上学的时候倒是学过哆来咪,但是音符和哆来咪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无怪苏袖衣一脸茫然了。

西酒愣了愣,问道:“你会用录音棚吗?你知道唱歌需要什么设备吗?”

见苏袖衣无一例外的摇头,西酒发现自己的专辑出版简直是任重而道远,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教会苏袖衣这首歌。

老三道:“既然唱歌的人找到了,我们也该把mv给弄起来了,不过mv女主角好像还没有找?”

苏袖衣默默地不说话,难怪姜昆这么着急,原来西酒和他的助理完全不靠谱,都这个时候了,什么人都没有定下来。

西酒说道:“女主角的事我想过了,一开始想的是让楚娇娇来,毕竟这首歌就是写八尾猫妖的,她来刚刚好。不过忽然想起以前好像和她合作过,似乎闹得有些不愉快。现在既然有苏袖衣在,就一事不烦二主了吧!”

老三转头看向苏袖衣,长得漂亮,还会演戏,似乎演mv女主刚刚好!

解决了两大难题的西酒和老三两人开始商量该怎么制作这次的专辑,讨论了大半天后,都讨论到专辑上市发布多少了,西酒忽然回头问道:“说起来还没有问袖衣你的意见呢!”

苏袖衣微笑道:“你们高兴就好。”相处了不过短短时间,苏袖衣就已经知道西酒有多不靠谱了,还好有老三在撑着。不过老三也好不了哪里去,只要他和西酒在一起,智商就会直线下滑。这与正常人被智障拉低智商,然后智障会用丰富的经验打败正常人是一样的。

留给西酒和苏袖衣他们的时间不多,所以第二天他们就开始准备录音。

西酒很是自豪的指着他的录音设备,道:“不是我吹,我这里的设备比很多大型公司的设备都要好!很多歌手都要来我这里借设备。这个仪器是最近才换的,你是第二个用它的人。”

然后他看着苏袖衣茫然的脸,想到苏袖衣对这些一无所知,沉默了瞬间:“我还是先教你认五线谱吧。”

西酒只教苏袖衣这首歌的五线谱,所以很快苏袖衣就能上口了。

苏袖衣试着开口唱道:“……一尾换苍生,一尾换亲情,一尾换贪婪,唯我谁救赎?”

西酒惊讶的发现苏袖衣唱歌很稳,一般的歌手,即使是他自己唱开头的时候都有可能出现起调过高或过低的错误,就算没有这个错误,开头两句也会因为没有进入状态显得有些生涩。苏袖衣则不同,她唱第一句就沉溺了进去,状态极佳。

西酒和着苏袖衣的声音跟着唱了起来,一个清亮如秋天长空,一个婉转如出谷黄鹂,唱和在一起,就像是产生了化学反应一般,唱出了另一种味道。如果说十分为总分,苏袖衣唱的分数可以得七分,西酒的分数能得八分,两个人合起来唱,可以得十一分。西酒自己听这声音都觉得心都酥了,心里只有纯粹的愉悦感,这是西酒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的了。

西酒唱歌早就进入了瓶颈期,很久都没有进步了,没想到和苏袖衣的合唱让他感觉到了他前进的方向。

唱罢,西酒还沉迷在刚刚的感觉里。

“来!我们先用录音棚唱一遍试试!”西酒激动得不能自已,拉着苏袖衣就去录音棚。

这边苏袖衣和西酒合作愉快,李敖溢就感觉很不好了。

他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忙,没有去剧组探望苏袖衣,好在苏袖衣会每天都发微博,李敖溢这才能坐得住,没有半路扔掉手上的工作去找苏袖衣。终于忙完了,李敖溢立马就去剧组找苏袖衣,却扑了个空。

李敖溢表面上没什么动静,实际上内心一脸懵逼,这才过多久时间,苏袖衣就已经杀青了!现在苏袖衣已经不在剧组了,李敖溢也没有看其余人表演的欲。望了。

李敖溢决定还是继续刷苏袖衣的微博,每天放小号出来舔屏。谁知在这之后,苏袖衣的微博就没有更新了。

一天没有看见袖衣的消息,想她!两天没有看见袖衣的消息,还是想她!到了第三天,李敖溢坐不住了,他决定给苏袖衣打个电话,当然,是用签约的名义打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