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8. 袖衣生病

苏袖衣听苏瑜说过远宇娱乐公司,作为最近十年崛起的公司,这个公司的潜力很大。他们公司里虽然还没有能撑得起场面的影帝影后,当红小花鲜肉是不少的。

远宇公司的风评在娱乐圈也是很不错的,至少直到现在都没有被爆出什么卖艺人的事。艺人不管闹出了什么事,公司也都会第一时间保住艺人,事后再来查是不是艺人的错。不是艺人的错,不管咖位大小,他们都会帮忙把事情解决了,如果是艺人不对,该道歉道歉,该送监狱送监狱。

苏袖衣接过名片,名片是黑底白字的,四个边角勾画着白色的纹路,中间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号码,看起来很舒适,正如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一样。

她却不知,这个名片是李敖溢请专人设计的。前世李敖溢的名片是恶俗的金底银纹,中间大大咧咧的写着李铁蛋三个大字,背面填满了他的功绩。今生李敖溢读书之后,才发现这些人很看不惯这种暴发户式的名片,只得忍痛割爱,换成了现在的名片。

“谢谢,我会好好考虑的。”苏袖衣微微勾唇。李敖溢动了动嘴,最终道:“你该去拍戏了。”

苏袖衣低头看时间,雪白的脖子毫不设防的出现在李敖溢的眼底。李敖溢动了动喉结,觉得嗓子有些干涩。苏袖衣发现她的休息时间马上就要结束,感激的对着李敖溢说了声谢谢,笑靥如花,让李敖溢有些失神。一无所知的苏袖衣继续去拍戏了。

李敖溢注视着苏袖衣窈窕的背影,心里微微颤动,真美。金源的想法是对的,李敖溢对苏袖衣却实是有好感的,也许还有几分喜欢。所谓的签约,所谓的摇钱树不过是他的托辞罢了。前世他日日听着苏袖衣的戏曲,像痴、汉一样收集关于苏袖衣的资料,天天看着这样漂亮,性格还好的女人,怎么可能不被吸引?

只是李敖溢不敢表现出来,即使如今的他在别人的眼中很优秀,即使苏袖衣在看见他第一眼感官不错,他也只敢远远的看着苏袖衣,像是看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莲花。

真耀眼,李敖溢想道。前世在戏曲界就是最耀眼最吸引眼球的,今生换了一个职业,也能够做得这么好。

而他,前世赚了很多钱,却不被人瞧得起,那些人只要提起他,就会面带嘲讽的笑容:“那个暴发户啊?”

今生他比前世更加成功,别人给他的名头也变成了青年才俊,也实现了前世的赚上流社会人士的钱的愿望。只有李敖溢自己知道,他的内心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个没有品味的李铁蛋。他分不清几万和几十的衣服的差别,听不懂那些高雅的交响乐,觉得牛排吃起来麻烦又不好吃,哪里有红烧牛肉吃起来那么爽快?

正因为如此,李敖溢不敢接近苏袖衣,表面上的他有自信能够让苏袖衣喜欢上他,然后呢?他要一直这样伪装下去吗?要永远都不让苏袖衣看到他的真实吗?

而且李敖溢只要一想到前世的那些女人,她们表面不说,实际上看他如同看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这让李敖溢有了深深的阴影。今生面对前仆后继的女人,李敖溢总会想,如果她们看见了真实的他,还会表现得如此深爱他吗?

金源为他介绍了不少人,他也去见了,有的眼底是对金钱的贪婪,还有些被他的外表所迷惑,只要看见他做了不符合她们心目中形象的举动,就会一脸惊诧。

李敖溢看着她们就觉得腻歪,见了一次面后就再也不联系,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女朋友。

李敖溢不愿意和女人接近,奈何剧组里有不少人瞧上了他,长相俊美还有钱,看起来风度翩翩,这样的男人哪里去找?

只在那站了一会儿,女三号黄诗意就一脸天真烂漫的走了过去,站在李敖溢面前,微微歪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分外甜蜜:“您是李总裁吧?我是公司旗下的艺人黄诗意。”

“你好。”李敖溢微笑着回答,但是如果有熟人在场的话,一定能看出他的心不在焉。

黄诗意双手交握,放在胸前,话语间全是崇拜,一派小女儿家的娇憨,一般人根本抵挡不住:“听说李总裁最近获得了十佳青年,真厉害。”

李敖溢应付了几句,便不再搭理。

黄诗意想继续说话,她可打听好了的,面前这个李总还没有过女朋友,这种雏儿最好勾搭了。就算不能勾搭,在李敖溢身边多待一会儿,表现得甜蜜一些,拍两张似是而非的照片,炒炒绯闻涨涨热度也是好的。

“李总裁怎么想起来剧组里了?像您这样的,应该很忙吧!”黄诗意笑容越发可爱。

黄诗意想得倒好,奈何李敖溢不配合,他只是礼貌的道:“为了工作而已。黄小姐,导演在叫你过去。”

黄诗意咬咬牙:“谢谢提醒。”然后在走过李敖溢面前时,踉跄了一下,有些摇摇欲坠,看着就要向李敖溢倒过去:“哎呀!”。李敖溢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装作被突发状况吓了一跳的模样,后退一步,黄诗意摔倒在了地上。

“黄小姐还请小心。”李敖溢依旧如此风度翩翩。

黄诗意出了一个大丑,也没脸继续在这里转悠了,拍开她助理来搀扶她的手,自己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

已经拍完一场的楚娇娇完整的看完了这出戏,她双手抱在胸前嘲,两脚程圆规状,在黄诗意经过她面前时,嘲讽道:“人家一个总裁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他会看得上你?况且你也不看看你多少岁了,马上就要三十了吧?比总裁年龄还大,还装嫩卖萌。”

黄诗意瞪了楚娇娇一眼:“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至少我不像你,只要看见一个男人就扒上去。”

楚娇娇也不生气,笑得分外妖娆:“我随便扒一个男人,他们也愿意我扒,总不像某人,撒娇耍嗲,十七般武艺都用上了,别人看不上。”

黄诗意知道自己说不过楚娇娇,气哼哼的不再说话。

这戏一拍就拍到了下午五点。姜昆心情很愉悦,他本来都做好花大量的时间在苏袖衣身上的准备,没想到苏袖衣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料,一点就通,错过一次的地方只要对她解释了就不会再犯,把秀秀这个人物诠释得很好。

于是姜昆决定早点休息:“今天拍戏很顺利,那么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可以休息了!”众人欢呼。

一群欢乐的人群里,只有两个人面色难看,很是显眼。黄诗意不说了,刚刚才被打脸,就算这么早休息也不能够让她心情好一点。另一个就是陆家生了,他原本想用苏袖衣演技差来推动舆论,把苏袖衣赶出剧组的,没想到苏袖衣进步能如此之快,虽然还比不上李美琪的演技,但其它地方比李美琪强上太多了,这样想让苏袖衣离开剧组更难了。

陆家生冷冷的看着苏袖衣,更加下定了要把苏袖衣赶出剧组的决心。陆家生有时候都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针对苏袖衣,如果一开始只是为了脸面的话,现在的他像是入了魔障一般,只要看见苏袖衣在剧组里,就会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苏袖衣没有想到今天能够这么早就休息,她都已经做好了拍戏拍到晚上的准备了。

不过这样也好,苏袖衣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好没发烧。苏袖衣的体质从小就是易生病体质,即使天天锻炼着,也没有怎么改善。不过病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往往睡一觉就能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在水里泡了那么一会儿,就已经有了感冒的症状了,晕晕乎乎的,头昏脑涨。

苏袖衣带上包,正要离开,却被人叫住了。

苏袖衣看向李敖溢,忍住不适,笑道:“李总还没有离开吗?”

李敖溢点点头:“我看了苏小姐的表演,发现苏小姐演技进步很大,很有潜力。所以想尽快把苏小姐签到我们公司旗下,不然被别的公司抢先签走了,我会很苦恼的。”而且别的公司那么混乱,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怎么想都还是放到自己手底下看着比较安心。

苏袖衣微微一笑,其实她和父母早就已经倾向于李敖溢的公司,只要开的签约条件不太差,她都会签约。

“即使现在我想签约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我未满十八岁,签约也不是我能做主的。”苏袖衣道。

李敖溢自然是知道的,他这样说只是找一个留下来的借口罢了。

苏袖衣觉得自己越来越难受,脑袋像是在嗡嗡作响,脸色也渐渐苍白起来。恍恍惚惚的想着,好像感冒加重了呢!

李敖溢看着神情恍惚的苏袖衣,问道:“你没事吧?”然后他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脑袋,用十年塑造起来的形象毁于一旦。一旁的秘书周远航有些惊讶,他是从三年前就跟在李敖溢身边的,在他眼中,李敖溢根本就不像是个才二十多岁的人,永远那么风度翩翩,永远都那么从容不迫,即使面对各种危机,也不曾慌乱一分。今天居然为了一个女孩做出这么不符合他形象的举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