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6. 正式开机

不管网络上吵得如何热火朝天,陆家生在背后做了什么小动作,苏袖衣还是顺利进组了。

开机那天是需要拜神的。一是为了祈福,讨一个好兆头。二则是为了宣传。

姜昆导演为了宣传这部影片也是拼了,文艺片的票房一向不怎么高,特别是

最近有几个片子和这部电影撞时间了,为了票房,姜昆导演只能在这些地方下功夫了。

“服装师!都动作快点,先让演员们把衣服换上,那边的场务,动作麻利点,磨磨蹭蹭的,时间快赶不上了!”姜昆吼道,这个拜神他准备了很久,不管是祭品还是影片人物的衣服发饰,都用的是最好的,就是为了让人看了一眼就能记住。

为了不让影片泯然众人,姜昆还请了知名化妆师梁琦。这个化妆师不像其他化妆师,有些影片里的化妆师,给女主女配的化妆容都大同小异,在审美学来越一致的今天,女星各个都是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锥子脸,再加上相似的妆容,让人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梁琦则是化妆界的一股清流,在别人都在化最流行的妆容时,她依旧不变初心,化出的妆容把每个人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因为这一点,很多导演都喜欢用她。

梁琦化妆追求精益求精,所以速度并不快,好在她只用为几个戏份多的女演员化妆。

剧组里有很多人都对疑似空降的苏袖衣很不满,但是他们不是傻子,表面上都做出一副亲热的模样,还过得去,没有出现什么刁难的状况。当然,也有今天开机,在这的人都知道姜昆导演对这部电影的重视,没人敢触姜昆导演的霉头的原因。而且剧组的人还没有探明苏袖衣的背景,什么背景都不知道就敢随意刁难别人的人,不是智障就是强横到可以无视别人背景的人。

苏袖衣饰演的秀秀在电影里分量不少,所以很快就轮到了她。

梁琦有些不适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即使需要她化妆的人很少,也耐不住她化妆太专注,有些疲累了。女星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皮肤问题,为了让她们在摄像师的镜头下显得肤白如雪,皮肤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瑕疵,梁琦下了不少功夫。

最后一个了,梁琦心想,有些懈怠了。然后对坐在面前的人道:“把头抬起来一点。”

苏袖衣听话的扬起头,梁琦细细打量着苏袖衣,越打量,梁琦的眼睛越亮。面前这个女孩很漂亮,梁琦在娱乐圈看了很多美人,苏袖衣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最让她惊喜的是苏袖衣的肌肤,白皙细腻,没有半点瑕疵,好比上好的美玉。

多好的素材啊!有些化妆师以把丑的人变美为荣,梁琦则不一样,在她看来,把丑人变美很简单,把美人变得更美就很有难度了。她喜欢挑战高难度。

“我会让你变成最美的秀秀。”梁琦喃喃道。她毫不犹豫的将拿出了她私人珍藏的化妆品。她专注的在苏袖衣脸上涂涂抹抹,苏袖衣原本就很美,她只需要把苏袖衣的特点凸显出来就行了。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苏袖衣听到这话,缓缓的睁开眼。

不管是谁,看见现在的苏袖衣都会发出感慨,这就是秀秀,一头青丝被编成长辫,额前的满天星刘海若有若无。黑白分明的眼睛显得有些纯真,又因为常年唱戏,眉梢带着妩媚,杂糅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她穿着浅绿绣蒲公英罗衣,古绿纯色罗裙。正如戏中的秀秀,明明是一个半入风尘的戏子,却带着几分书卷气,像一个读书多年的女学生,只看容貌,没人会知道她一字不识。

梁琦痴迷的看着苏袖衣,感慨道:“你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还不等人对苏袖衣发出感叹,就被吼着准备拜神进行开机仪式了。

一张大桌子上放着丰盛的祭品,上好的美酒,甘甜的水果……还有一只烤得油亮发红的小乳猪,冒着腾腾热气。

周围早就围上了一群摩拳擦掌的记者,等苏袖衣一行人祭拜完以后,全都冲了上来。

“楚娇娇你为什么要选择姜昆导演,放弃名气更高的徐露导演的电影?”

“楚娇娇你是否插足了蜜桃夫妻?”

“听说楚娇娇你是得罪了徐露导演才没有出演她的电影,是这样吗?”

……

楚娇娇是这部影片的主角——八尾猫妖。因为形象妖娆性感,又接了几部饰演娇纵却不恶毒女配的角色,圈了不少粉丝,被粉丝们称为小妖精。

在这里,就她的名气最大,娱乐记者们自然全都将镜头指向了她。

陆家生趁人不注意,对其中一个记者递了一个眼色,那个记者心领神会的将话筒移到了苏袖衣面前:“请问苏袖衣小姐,最近网上盛传你靠潜规则夺得角色,能解释一下吗?”

记者的问话很礼貌,但再礼貌也不能掩饰话语里深深的恶意。全场瞬间安静下来,等待苏袖衣的回答。

苏袖衣微微一笑,道:“不管我现在如何回答,都是一家之言,都没有可信度。你们可以等看到我的表演以后再下定论。”

记者还想说些什么,楚娇娇道:“她的演技我没看过,但是看这模样,看这一身装扮,想来没有人能比她更合适了吧?那些说潜规则的,你们先找一个长相能比得上她的吧!”

姜昆又接着道:“你们怀疑苏袖衣是潜规则上位,是在质疑我的职业道德吗?!”

问话的记者讪讪的笑笑,然后不再说话。

一场风波还没有掀起,就被三人轻描淡写的压了下去。

苏袖衣很诧异楚娇娇居然帮她说话,她们在此之前并不认识,而且楚娇娇进入娱乐圈之前是一个上学逃课,打架抽烟早恋的小混混,进入娱乐圈以后,也没有收敛,耍大牌脾气差,还经常爆出各种打记者的丑闻,即使这样,楚娇娇的人气不跌反涨,不少处于中二叛逆期的少年少女都很喜欢她。

“谢谢你。”苏袖衣感激道。

楚娇娇看了她一眼,冷哼道:“我只是不想让这个开机仪式被这些不长眼的东西毁了。”

开机第一场都会选择一场简单的戏,只要不是完全不能看的地步,都会让它一条过来讨一个好兆头。

“苏袖衣,你来开第一场!”姜昆道。这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了的,刚刚的风波他们是压下去了,但是并不能让人心服口服。要让这些人闭嘴,就要苏袖衣拿出实力来。

苏袖衣看了一下需要她演的地方,很简单的一幕,不需要什么演技,也不需要说台词,只要把秀秀的□□拿出来就够了。

这一幕要表演的是秀秀在知道自己弟弟消息后,纠结不已,依靠着亭子栏杆,唱戏喂鱼的模样。

苏袖衣准备了一下,坐到亭子里,倚着栏杆,她吸了一口气,对姜昆点点头道:“导演,我准备好了。”

姜昆调整了一下机位,给场记做了一个手势,场记心领神会:“三、二、一……action!”

苏袖衣神情一变,变得有些凄婉起来。她倚着朱红色的栏杆,双眼没有聚焦,虚虚的看着远方。徐徐的微风吹着她的耳发,飘动着,就像是秀秀那颗飘动的,不能平静下来的心。

秀秀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小时候她所在的村子闹了饥荒,父母为了让她和她的弟弟活下去,将仅剩的食物给了她们姐弟两,弥留之际,父母让她照顾好弟弟。

奈何天不遂人愿,弟弟被人带走了,据说是带去给别人当儿子了。只剩下秀秀一个人流浪。再后来,秀秀被戏班子的班主收留,被捧成了名角儿。

前不久,她得到了弟弟的消息,可惜,是一个噩耗,弟弟要死了,是肺痨,没得治。

秀秀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阴影。她不知道该是好了,秀秀想去看看弟弟,但是最终放弃了。秀秀自嘲的笑了笑,弟弟快要死了,她一个地位低下的戏子去了,只会给弟弟徒增烦恼罢了。

秀秀将手中的鱼饵一点点的漫不经心的撒下,引得池中锦鲤争抢,挤来挤去,一派欢喜模样。

但秀秀却没有关注这些,只是看着,思绪不知飞往了何方。

她微微启唇,唱起了她最熟悉的《游园惊梦》,明明是一曲贵族小姐游园赏玩的戏,偏偏被唱得分外悲戚。

拖长的调子像是在讲述一个生离死别的故事。

一滴泪从秀秀的眼角滑落。本来就娇小的身体散发着疲惫的气息,好像下一秒就会垮掉一般。她将头靠在手上,眼睛静静地闭上,眉头微微蹙起,让人想要为她抚平。她一遍一遍的唱着,唱到声音都有些嘶哑……

“卡!这条过了!”姜昆满意道。这一幕很简单,但是有时候简单的东西才更考验人,原本姜昆是不怎么抱希望的,没想到苏袖衣给了他一个大惊喜,演技上有些不足的地方,比如不够悲伤的地方,都被苏袖衣唱的戏曲给填补了。

这一整段给人了一种,秀秀表面上不怎么悲伤,实际上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的感觉。没听到她的戏曲吗?那浓浓的悲都快溢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