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 开始拍摄

苏瑜很快就自我救场,对着镜头微笑道:“最近袖衣喜欢看一些家庭剧,这些话恐怕是从电视剧里学来的吧。”随行导演哭笑不得,这么蹩脚的借口,一听就知道是随便扯来的。

不过导演也知道明星在电视面前需要保持美好的形象,做了一个手势,表示会在后期把这一段毁形象的地方删掉。

苏瑜松了一口气,又见苏袖衣在行李箱里装了好几件衣服,这些衣服都不是苏瑜和丁韵买的,一点也不新潮,反而因为是棉布做的,显得有些朴素,上面绣着几朵红梅。苏瑜摸了摸质感,比起现在的衣服的布料,差远了。

“袖衣不是有爸爸妈妈给你买的公主裙吗?怎么不带?”苏瑜表示,女儿不按常理出牌,这让他很心累。

苏袖衣认真道:“这是外公给我做的衣服,我很喜欢。外公还给我做了鞋子呢,绣花的,特别好看。”

本来想嫌弃这衣服的苏瑜瞬间转变态度:“袖衣真棒,很有眼光哦!”今天他敢说难看,明天老丈人就能让他滚出这个家,在家里没地位的男人,说多了都是泪。而且他怎么不知道老丈人还有这手艺?早知道就厚着脸皮让老丈人给他做一套衣服了。

若是丁兰菡知道了苏瑜的想法,分分钟开启嘲讽模式:你小子拐走了我闺女,还想让我给你做衣服!想得美,要不是看在袖衣的份上,这两年一点好脸色都不会给你!

终于,苏袖衣将自己需要的东西收拾好了。苏瑜也松了一口气,袖衣不愧是他亲生的,不过是收拾几样东西,就黑了他一次又一次。好在导演说过毁形象的地方会剪掉,不然他会怀疑人生——为什么要自作孽来真人秀。

“我们是要到哪里去?”苏瑜问道。

导演神秘的笑笑:“这个不能告诉你,不然就没有惊喜了。不过那里山清水秀,人也很热情,还有一个鲜花谷,现在正是鲜花盛开的日子。”

苏瑜听到此,也不追问了,鲜花谷,大概是一个旅游胜地吧。毕竟他们都是明星,还带着几岁的孩子,再坑也坑不到哪里去。只能说现在国内外还没有这类型的真人秀,苏瑜也太年轻,既然是节目,哪有不坑的呢?!

苏瑜与苏袖衣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然后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下了车,苏袖衣惊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不为其他,而是这里真的太美了!潺潺的溪流,漂亮的鹅卵石,不远处还有一个巨大的正在开花的树,苏袖衣不知道树的名字,只觉得一团团艳红的花很漂亮,就像是整颗树如同凤凰涅槃一般燃烧,显得分外热烈。

苏瑜看见环境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节目组还是有良心的:“就是这里了吗?只有我们吗?其它人还没有来?”

导演怜悯的道:“这里离目的地还有六百米的样子。其它家庭在别的路上,你们需要自己走到凤凰村和他们汇合。”

苏瑜眼前一亮,自信道:“六百米算什么!当年我随随便便都可以跑几公里!那个凤凰村在哪个方向?”

导演向上一指,苏瑜茫然的抬头,上面什么都没有啊!四面环顾,忽然远远的看见山上有几户人家,然后他灵光一闪:“你的意思是山上?不是说只有六百多米吗?”

导演道:“海拔六百多米。”

苏袖衣一脸茫然,扯着苏瑜的衣角:“爸爸,海拔是什么呀?”

作为一个高中没毕业就出来赚钱的,十年都没有碰过除剧本和演员艺术之外的书的苏瑜沉默许久:“海拔……就是海拔。”然后连忙示意导演将这一段给剪掉。

导演对此表示无奈,这才拍摄了多久,需要剪掉的地方多得都让人快记不住了。不过导演也能理解,苏瑜来真人秀就是为了显示他的优秀的地方来圈粉。

苏瑜抬头看着远处的人家,有些心塞,果然是他太天真,不懂节目组的套路,居然真的以为节目组会那么甜只让他走六百米。认命道:“袖衣,我们走吧!”

对于袖衣来说,上山的路格外难。山路不陡,而且还有青石板做的阶梯。但是由于下过雨的关系,路有些滑,上面还生了一些碧绿的青苔。而且阶梯与阶梯之间不小的高度让袖衣这个小短腿受尽了苦头。

苏瑜第一次看见袖衣迈着小短腿,一步一停,额头上渗满汗珠的样子觉得分外可爱,毕竟平时的袖衣冷静又文静,基本上不会做剧烈运动,至少苏瑜是没有看见过袖衣双脸绯红,额头有汗的模样的。

在觉得可爱之后,苏瑜又开始心疼了,千宠万宠的娇娇女儿为了自己受这么大的罪,愧疚道:“袖衣,累不累,爸爸抱你走好不好?”

袖衣看看许久没锻炼的父亲,认真道:“还是不要了,爸爸自己爬山都吃力,更不要说抱我了!袖衣还有力气,爸爸不要担心。”

苏瑜听了这话,又欣慰又心塞。欣慰女儿懂事,心塞……苏瑜将目光投向导演。导演很上道的说:“放心,我会把这段剪了的。”

苏瑜和苏袖衣千辛万苦终于到了目的地——凤凰村。那是一个很古老的村庄,岁月在村子里没留下什么痕迹,让人以为穿越到了百年前。

苏瑜对此很满意,风景不错,村子也很古朴,看起来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地方。他有些感激这个真人秀,能让他与袖衣一起旅游,能让袖衣有着不一样的回忆。

然后苏瑜和苏袖衣看见了其它参加真人秀的爸爸和孩子。

来真人秀的人加上苏瑜一共五个爸爸。经过介绍,都知道对方的行业和名字。也许是节目组考虑着娱乐圈的演员容易互相压制的缘故,请来的人虽然都是娱乐圈里的,却都是不同的行业的,没有什么利益纠纷的人。

张蒙是电影界的宠儿,虽然长得很平凡,但演技很好,戏路也比较广。出演过许多知名电影,屡次获得最佳男演员提名,可惜最后都功败垂成。他带来的孩子名叫张天骐,小名其其,五岁。是一个混血儿,大眼睛长睫毛,白白净净,是一般人看了就喜欢的模样。

另一个混血孩子叫孙蕾蕾,今年六岁,五官深邃,是让人一眼难忘的类型。穿着蓬蓬纱裙,像是一个甜美的小公主。她的爸爸是一个少儿节目主持人,叫孙涛,长着一张娃娃脸,对孩子也很耐心。

最丑的老爸就是韩大导演韩康了,不修边幅的及肩长发,上面穿着暗红色体恤,下面是一条青蛙绿的裤子,还穿了一双明黄色运动鞋。几人看了他这一身都觉得辣眼睛,他们都怀疑韩康拍出来的能洗涤心灵,用色美到极致的电影根本是找了枪手。

不同的是,他的儿子韩高穿着很潮,可谓是走在时尚的最前端,而且长得也不错,浓眉大眼,才六岁有一股子酷劲。被问到韩高的小名时,韩康摸着头,笑道:“我儿子出生那天,正好看到新闻说有一只熊猫仔出生了,所以给他取了个小名叫滚滚。”

最后一个父亲是相声界的人,没人知道他的真名,只知道他姓于,艺名叫于溏鲜。不是特别出名,却也上过两次春晚,被粉丝们称为相声界的颜值担当。如果不是这次真人秀,还没人知道他已经结婚生子了。

他的儿子于乐,小名乐乐,才满五岁没几天。五官尽挑好的长,一点都不逊色其他几个孩子,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个小太阳,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

在苏瑜和苏袖衣观察别人的时候,其他人也在打量他们。

苏瑜是一个过气了的十八线电视剧明星,长得是这一群人里面最出挑的,也是最年轻的。他们心思一转,过气了又怎么样,苏瑜身后还有一个舞蹈家老婆,一个戏曲大师老丈人呢!这样想着,几个爸爸的眼神更热络了一些。

看到苏袖衣的时候,他们是诧异的是苏瑜丁韵也不缺钱,居然让孩子穿一身棉布衣裳,颜色还灰扑扑的,一点都不鲜艳,若不是上面绣着几朵红梅,看起来就像是小道士穿的衣服。但是不管衣服如何,他们都不能否认袖衣长得好。不是那两个混血孩子那样惊艳,而是一种很耐看的感觉,长得秀秀气气的,有一种古典的韵味在。特别是配着那灰扑扑的衣裳,有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让人难以忘怀。

很快几个老爸都转过头去,见鬼的难以忘怀,不过一个孩子,他们居然想了那么多。

等相互认识后,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长袍,像是一个书生:“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任务发布者兼导游兼村长,我的名字叫梁杰,在真人秀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

“现在老爸和孩子们都已经相互认识了,不过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们没有住处”梁杰顿了顿,看着爸爸和孩子们有些慌乱的神情,又接着说,“不过节目组怎么可能让你们露宿街头呢?所以我们向村民们借了五间房子。”

“现在有一个比赛,那就是老爸和孩子们在村子里找果实,半小时后回来比谁的果子大,然后果子最大的人先挑房子,果子最小的就只有选剩下的房子了。现在比赛开始!”梁杰刚说完,各个爸爸立马冲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