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5章 -35

35

“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都不会反抗。”

寒绍钧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干等着要君骏的回答。他依旧整个人黏糊在君骏身上,脸上流露出恰到好处的魅惑。他甚至还上手在君骏身上拨弄了几下,似乎想要引起君骏的性|趣。

这可真是一个美妙的邀请,饶是君骏这样的人在听到这种类似臣服的话语,也微微动了几分心思。尤其是寒绍钧那火热的身体一直粘着他,手法纯熟的在挑逗他。

君骏很认真的在思考,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呢?君骏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里的两人,虽然寒绍钧一直宛如树袋熊似的缠在他身上,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仅仅这些动作也能够让人想象到寒绍钧此时的表情应该是有多么的魅惑。也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君骏的眼神,寒绍钧原本埋首在他肩膀上的脸转了个方向对着镜子,然后露出了一抹极具诱惑的笑容。

君骏愣了一下,说实话,他一直以来扮演的都是主动撩人的角色,像这样被人撩……而且还是被一个男人撩,应该是第一次吧?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应该可以用来尝试一下。

更何况像这样送上门的……他真没理由拒绝。

不过——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显然是第二场演技对决。

按照常规思路,之前那一场对决寒绍钧输了,他定然是不可能服输,必然回来找回场子。所以这次他的对手是一个魅惑的发|情男了?那么他该以何种人设进行战斗?短短的几秒钟,君骏便已经想好了应对方式了。“把你的小弟弟缩回去。”君骏冷淡的说道:“十分钟后还要拍戏,请不要耽误了进度。”

对君骏来说,□□什么的不过是简单的动作演技,没有任何技术性可言,连台词都简单的让人觉得无聊,不在他的演技比拼考虑范围内。与之相反,做一个面对诱惑可以保持镇定的人,这才算的上是一个很不错的体验呢。毕竟现在的寒绍钧看起来特别会诱惑人,这样子他就应该按照常规套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对方,然后看心情再入套。毕竟现在的剧本都是这样的,一上来就爱的要死要活的戏不太靠谱,也没有看点,更没有市场。

再说了,这样特殊属性的角色可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就算有幸遇到了,也不一定想寒绍钧这样敬业或者演技出众。毕竟刚才有那么瞬间,君骏也真的以为对方是在邀请他来一发乐一乐reads();我的相公是男配。

君骏开始对寒绍钧刮目相看了,虽然说这其中似乎掺杂着各种违和感,但是君骏此时真心觉得寒绍钧是个敬业的好演员,如他最初对他的印象。君骏这算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主动想要跟他对戏的人了,而且还是如此富有挑战性的演技对决。

寒绍钧并不知道此时君骏已经对他的行为产生了严重的误解,并且更新了他的形象。他仅仅察觉出来了君骏其实对他的提议心动了,既然对方心动么,那么他就应该乘胜追击。于是他故意压低的声音暧昧的说道:“你不帮我,我的弟弟可下不去呢~要不你来帮我揉揉~?”

君骏保持角色三观正直的表示:“我拒绝。”

寒绍钧并不介意,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抱着君骏发硬的感觉也听不错的。两人肌肤相贴、体温相交,就有种很荡漾的感觉。至少并不着急纾解,而且他低头看了看君骏微红的耳根,觉得心情特别的好。寒绍钧他现在对君骏真的是喜欢的很,他甜甜的笑着,诱惑般的说道:“如果现在没时间的话,要不要邀请我今晚到你家呢?我会做好一切准备的哦。”

君骏扬眉:“准备?”

“是的呢。”寒绍钧熟练的回答道:“无论是你需要什么样的特殊服务,我都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相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还没等君骏说些什么,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君骏愣了愣,他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黎先生,有点愣神。黎先生似乎并没有发现洗手间里的暗潮汹涌,他双眼看到君骏的时候登时就一亮,然后迫不及待的说道:“君、君小……君小……”黎先生的呼喊非常的纠结,他似乎喊不出君骏的名字,一直卡在“君小”这两字上,无法往下。

当他注意到君骏旁边站着的寒绍钧的时候,他就更叫不出君骏的名字,甚至因为过度努力呼喊君骏的名字而不小心要到了舌头。最后,他大着舌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君骏,宛如抽泣般的哽咽:“君、呜呜……君……”

君骏:“……”

黎先生最后始终没有憋出君骏的名字,他转而泪眼汪汪的看着寒绍钧,用花式哭腔嘤嘤道:“我、我憋不住了……”他只是看着寒绍钧,就用案含满眼泪的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寒绍钧。

寒绍钧虽然对男人有这么点意思,看是看着面前这位这样的作态,他顿时觉得那点因为君骏而起的性|趣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寒绍钧:“……”

——略恶心,让人反胃。

因为外人的介入,寒绍钧恢复了一贯以来对外人的态度,他淡淡的扫了像个巨婴一样哭丧着脸的黎先生一眼,然后他特地低头在君骏耳边轻轻的说了声:“晚上有空欢迎你随意来找我哦。”

然后他冷淡的看了黎先生一眼,转身就走。寒绍钧的态度恢复的非常神速,就好像之前那个脸颊绯红,双眼迷蒙的人不是他一样。他似乎能非常自如的控制脸红的状态,只见前一秒他还满脸绯红艳若桃李,可是转眼间他就变回原来冷若冰霜的样子了。

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不过让君骏来评价,他还是觉得就脸红这一点,还是方影帝略胜一筹。毕竟方影帝的脸红速度真的无人可敌。

等寒绍钧出门之后,洗手间内的空气仿佛静止了三分钟reads();苍穹之淮(师徒)。君骏是纯粹在遗憾学不到方影帝的那一门神技,而黎先生就不知道是为何而发呆了。

三分钟之后,黎先生那挂在眼眶中要掉不掉的泪包咻的一声回到了眼睛里。他猛地蹦起来跑到门口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他就连忙把早准备好的“维修中”的牌子挂在了洗手间门口,然后砰的一声将门锁好。君骏面无表情的看着黎先生这一连串麻溜的动作,一时间不知道作何感想才好。

黎先生红着脸颊看着君骏,但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先到洗手池里用手捧一把大清水冲了冲脸,确定脸已经干净了,他这才保持距离的站在君骏面前,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看着自己的脚趾。

这位黎先生看起来似乎是个非常不爱出门的人,他此时正穿着一身宽大的衣服,头发也乱糟糟的,脚上踩着一双土黄色的凉拖。他这一身打扮真的是糟糕透了,就算是都市剧里最滑稽的角色也没有他糟糕。

君骏看了这可怜兮兮的邻居一眼,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他记得隔壁邻居黎先生是一个宅绝对的男,而且还是见光就死的那一种,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宅在家里的那一种。

黎宁尧飞快的抬眼偷看了君骏一眼,然后他又低下了头,双手揪着宽大的衣摆喏喏道:“想你想的不知不觉就来了。”黎宁尧回答完之后,被自己这大胆的发言震惊了。他原本不是像这样说的,可是一看到君骏他就没脑子了。

黎宁尧心有不安的等了好久,却也没听到君骏的回答。最后他鼓起勇气抬头,却看到君骏一脸沉默的看着他。黎宁尧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君骏肯定是生气了——也是,君骏不生气才奇怪。毕竟他之前一直误会对方是女孩子,还对他说了那么多害羞的话,之后还错把自己的日记当成了认错书给了君骏……完蛋了,君骏现在一定以为自己是个变态。

君骏看着黎宁尧这娇羞的样子,忽而脱口而出:“你真厉害。”

黎宁尧正万念俱灰的时候,忽而就听到了君骏的夸奖。他不敢相信的抬起头——君骏居然夸他了!?这难道是反讽!?

君骏确实是在夸奖黎宁尧厉害,而且不是反讽。因为他觉得黎宁尧所表现出来的喜欢一个人的娇羞感……特别特别的真实。而且这演技非常的完美,让人看不出丝毫的做作,真的就像是喜欢上他了一样。

不对……

君迟钝的反应过来了,黎先生好像是真的喜欢他?这么说其实也不怎么准确,因为黎宁尧喜欢的是作为“女孩子”的他。

——很可惜。

君骏是真的觉得可惜,可惜黎宁尧的这些表现并不是演技,否则他就可以去请教了。不过就算不是演技也没关系,毕竟一切演技来源于生活,他依旧可以观察然后学习。君骏想了想,决定暂时将黎宁尧从黑名单上拉回来,放在学习对象名单上。

黎宁尧单纯的因为君骏的夸奖就高兴起来了,他并不知道君骏在刚才那一瞬间误以为这是他的演技。不过他就算被夸奖了也没有就此骄傲自满,而是依旧忐忑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询问:“你……不生气了?”

“我为什么要生气?”

黎宁尧抿了抿嘴,说道:“因为我……”

黎宁尧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君骏,你在里面吗?快出来,该上场了reads();胖纸的消瘦罗曼史!”虽然隔着一扇门声音听着有些不真切,但是君骏依旧辨认出来了,此刻在外面叫门的是陈陨。

对君骏来说,天大地大自然是演戏最大。于是君骏对着黎宁尧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出去了。陈陨烦躁得几乎要挠墙了,然后他听到洗手间的门锁转动了一下,立马激动的看过去——果然是君骏。陈陨顿时就露出了一副谢天谢地的表情,说道:“祖宗啊我可终于找到你了。”

君骏不懂陈陨的惊喜,问:“有什么事情吗?”他家的经纪人是真的很喜欢大惊小怪呢。

陈陨一脸黑线,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在拯救苍生。”

君骏:“……”

陈陨也不逗君骏了,他一边拖着君骏赶往剧组,一边高兴的说道:“不过我这么着急找到你还真是有事——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

“之前你拍的那部戏,就是《青涩盛夏》那一部戏,你和方影帝第一次合作的那一部戏。”陈陨说道:“之前不是说你的戏份几乎被剪辑剪成了表情包了吗?今天我得到消息,据说并不是那样……”

君骏看着露出得意表情的陈陨,理解到了这位是想要自己去求他告诉他。于是君骏故意拧起眉头,露出生气的表情,冷冷的说道:“所以你之前给我传假消息了?”

陈陨一抖,下意识的求饶:“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

“因为方影帝是一个特别正直善良而又爱惜后辈的好影帝,而且他特别的爱财才。因此当他知道他看重的你——这个无人可以比拟的未来之星的戏份被人恶意删减了,他顿时就感到非常的忧伤,感叹世间的不公,常常仰泪长叹。导演对此感同身受,于是浪子回头的把你的戏份加回来了。”

君骏:“……”

君骏面无表情的说道:“麻烦你去掉那里面夸大的废话,重新解释一遍。”

“方影帝帮你把场子找回来了。”被君骏吓得陈陨用最简洁的需要解释完了,然后他注意到君骏露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陈陨对此表示非常的不理解,他问:“你这表情是怎么一回事?”

“觉得可惜。”

“可惜什么?”

“我的第二套计划泡汤了。”君骏叹了一口气,果然做事情就不能拖延,这不,他的心机白莲花有没有发挥的空间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陈陨从来不会忘记君骏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虽然他可能智商不够跟不上君骏的思维速度,但是这一次他清楚的理解到了君骏这话的大概意思。然后,他真心实意的对着君骏说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的计划……”

“正好我也不打算告诉你。”

“……”

陈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明智的转移了话题:“你刚才和谁在里面?”

“一个认识的人。”

陈陨一脸崩溃的看着君骏,说道:“别告诉我你刚才是个寒绍钧在里面……”虽然说这种私事不会经纪人管,但是陈陨还是觉得好崩溃——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特别的崩溃reads();一品夫人:农家医女。再说了,虽然一直没有人报道过,但是据说寒绍钧的背景可不怎么干净,与余歌那种比起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可不想自家艺人到时候被人套麻袋砍掉一只手沉江了……

“不是。”

陈陨顿时松了一口气,然而他这一口气还没松完,他就听到君骏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确实是和寒绍钧在洗手间里的。”

陈陨沉默了良久,然后他颤巍巍的问道:“……这之前?”

“在黎宁尧之前。”

陈陨目瞪口呆的低吼:“你特么还玩3p!?”这简直就是在做大死啊!

君骏也不去澄清,而是简单的纠正道:“这叫双|飞,不是3p。”

“……”

等到君骏上场的时候,陈陨再一次如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那样蹲守在角落了。他生无可恋的嘤嘤着,为什么别人家的艺人就像天使,他家这位性格却要糟糕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是个严重的问题儿童?究竟是怎么样的家庭才培养出君骏这样的奇葩啊?

陈陨为此曾经特地去调查过君骏的身世背景,原本他以为他会看到一个娱乐圈或者戏骨之家,结果调查出来发现君骏不过是一个普通小康家庭的孩子,没有影帝影后的爸妈,生活非常的平静。唯一与常人不一样的,大概就是他家有一个领养的孩子,那男孩比君骏小,是君骏初中的时候被君家收养的。陈陨曾经伤感的以为这背后又是一出让人说不清楚的家庭伦理剧,然而他调查又调查,发现……君骏的家庭真的就是这么普通,没有小三,没有私生子,也没有某某隐藏的背景。

可是就这样普通的家庭,为什么就养出了君骏这样的怪胎呢?要说是家庭教育失败的结果,但是君骏的弟弟他也接触过,明明就是一个特别萌特别正常的一个小孩子。

陈陨蹲在角落里看着剧组中心,被摄像机包围着的君骏,此刻的君骏还没开始进入角色,还只是君骏,但他整个人看起来却依然有着让人移不开眼的魅力。明明他只是一脸的平静,但是他却依旧那么的与众不同。

难道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陈陨很自恋的脑洞了一下,假设有这么一天他和君骏交往了,那么这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从此就是他的了……然后他被自己想象中的画面美得忍不住捂住了脸害羞起来了。不过他也就脑洞了一下下,很快他就清醒过来了。他抬头看着在此时在场上飚起了演技的君骏——君骏无论演什么样的角色,都是那样的风华绝代,他的光彩真是无人可比。明明是和别人一样在微笑,但君骏的微笑却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让人有着说不出的喜欢。陈陨的语文学的特别的不好,就目前来说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君骏,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形容了。

君骏,是完美的。

就在陈陨感慨着的时候,他忽而感觉到有人站在了他身边。陈陨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模样有些颓唐的青年。君骏的房子是陈陨帮忙找的,因此他对他的邻居也是有所了解的。所以陈陨看了眼,就认出了这位是君骏的邻居,似乎是叫黎宁尧?是一个小说大神。

黎宁尧的模样看着是真的挺俊秀的,也就比君骏差一点点reads();重生之医心圣手。只是因为装扮特别的不修边幅,因此有种邋遢的感觉。尤其是他脸上眼眶下浓重的黑眼圈,给人一种没精打采的感觉。不过此刻他却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人群中的君骏,他双眼紧紧的盯着君骏,似乎不可能放过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要收进眼底,而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毅,语无伦次的坚定。

这模样……

这神情……

陈陨愣了愣,他觉得自己有可能认错人了,因为这样子的黎宁尧和调查中显示的不一样。资料中明明说了,黎宁尧是这个怕生的宅男,因为怕生所以宅,因为宅所以越来越怕生,因而分析是一个胆小怕事、畏畏缩缩的人。

根本不应该是现在这样……

就在陈陨产生怀疑的下一秒,他就看到黎宁尧脸上那种深情而坚毅的表情不见了,脸上挂着一抹傻兮兮的笑容,整个人透出浓重的傻气。

陈陨:“……”

——他刚才肯定是眼花了,居然觉得那个宅男没准是什么大人物……这分明就是这个傻白甜呀。

尤其是当陈陨看到黎宁尧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毛巾傻兮兮的递到中途休息要补妆的君骏手上的时候,君骏身边的化妆师对着他各种横眉竖眼,他却依旧一脸满足的快乐的表情粘着君骏的时候,陈陨再次肯定自己刚才是眼花产生幻觉了。

他就说嘛!

陈陨对自己的眼光那是有百分百的自信的,因此他感断言黎宁尧那最多就是这个小说大神,要是他还真有什么不得了的身份是什么大人物,他就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吞了!

他的眼光怎么可能错呢!

君骏注意到了自家经纪人一直用一种特别诡异的眼神盯着这里,虽然并不是针对他的,但是却也让他觉得无法忽视。于是,他趁着空几分钟休息时间走过去,人文关怀了一下:“需要我为你介绍自家眼科医院吗?绝对专业过硬,价格公道。”

陈陨囧了:“你有必要特地过来嘲讽我一句吗?”

“其实我是在安慰你。”君骏淡淡的说道:“毕竟一个斗鸡眼的经纪人,可能无法帮我接到好的剧本。”

陈陨:“……你简直就是恶魔!说到底你其实关心的就是你自己。”

“谢谢夸奖?”

“……我没有在夸你……”

两人相互斗嘴了一阵子——其实是陈陨单方面被君骏完虐,然后他和君骏说道:“对了,如果你这么想要演戏机会,不过我给你接一些综艺节目吧?最近都是综艺热潮,上这些节目曝光率高,粉丝就容易注意到你,然后就有更多的机会。”

君骏对这些专业性的操作方式不怎么了解,于是他点头说道:“只要能拿到剧本,你想要怎么操作都可以。”

“那我就帮你留意了哦。”

“嗯。”

休息了一阵子,君骏再度返回剧组。这一次的戏份似乎做了调整,上场前导演告诉君骏,要先拍男主角亲热的戏份reads();“重生”之掌控。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君骏淡淡的看了看那边一脸淡定似乎事不关己样的寒绍钧。

他想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导演看着面前这位俊美的青年,然后他意思意思的问道:“这样安排可以吗?还是说你需要替身?”

君骏眼中笑意渐深:“我不介意,不过要看寒哥介不介意。”

“已经和寒视帝沟通过了,他说没问题。”导演这么说着,同时感慨着寒绍钧真不愧是一个相当敬业的演员。之前这一幕亲热的戏被余歌挑剔的删掉了,甚至在他的暴怒之下是连整个文档一起毁掉了。但怎么说这男主间的第一次才是整部剧的高|潮,少了这一点,电影就缺少了灵魂。而寒视帝正是清楚这一点,才会提出要将这一幕加回来,完善整个电影。

这真是好演员啊。

此时,这位被导演反复夸赞的好演员寒绍钧走到了君骏身边,他用他那一层不变的一号表情看着君骏,说道:“我不介意你等一下假戏真做。”

君骏扬眉,反问:“真的?”

寒绍钧眼中闪过一丝计谋,不过这点暗光转瞬即逝。他用着在外人看来没有半点异样的表情看着君骏,说道:“你想3p我也不介意哦。”

“当真?”

“当真。”寒绍钧微微一笑,“或者还说我,非常期待呢。”

“哦。”

“你这样子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相信呢。”

君骏终于正眼看着寒绍钧了,他注意到寒绍钧即便在说这些“情话”的时候,也注意着维持一副平淡的表情,仿佛那个正热情的邀请人□□的人并不是他。君骏同时想起来之前在洗手间的时候,原本热情洋溢的寒绍钧在黎宁尧进来之后,就瞬间恢复了正常……君骏眨了眨眼,瞬间理清楚了那一点违和感。他勾了勾唇,回以微笑:“你的面具带着累吗?”

“嗯?”寒绍钧似乎没反应过来君骏说的是什么。

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君骏主动上前碰住了寒绍钧的脸。看着手中这一张俊逸非凡的脸,看着对方即便狼狈也努力的维持脸上的高冷与镇定的表情,君骏邪恶的笑了笑,说道:“这样完美的面具你带着相必相当累吧。”

进入角色的寒绍钧冷然的怒斥道:“用不着你管!”

许北虽是一个富家公子,但是他却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二代,他轻而易举的就锁住了南冶的所有动作。他眼中染上了点点的情|欲,宛如情人般的在南冶耳边喃呢:“让我来帮你打碎你身体的枷锁,毁掉那一直束缚着你的东西——我将推开你的世界的大门,你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说完了原定的台词,然后君骏顺势凑到寒绍钧的耳边,他一边感受着寒绍钧紧绷的身体,一边如恶魔般的蛊惑道:“你活的很累吧?总要惦记着自己的形象,所以就连舒解*也只能找被催眠的人偷偷欢愉……”

“你需要一次彻底的疯狂。”

“不如就趁这次机会,在所有摄像机面前——在大家的面前彻底的绽放你的身体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