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4

姚玉楼走到场边,擦了擦汗。

直攻非常的耗费体力。他到现在,胸口还剧烈的起伏着。

贺一络他们四个已经走下了观众席,走到了他的身边。

“9分,”宋蝶伸出了大拇指,“棒棒哒!”

“……”姚玉楼没有说话。他现在心情并不是很好。

一张臭脸,情有可原。宋蝶就没跟他计较,反而还安慰了两声:“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后面还有两场。”

姚玉楼就算心情不好不想讲话,对朋友们的好意也不能不领情。

他把毛巾盖到脸上,闷闷的嗯了一声。

“走吧。”宋蝶也不再多说什么,抬手招呼大家。

待会还要上晚自习呢。

她和陈梦两人走在最前面。

熊久在中间,原本打算去姚玉楼身边,但看到他身旁站了个贺一络,想着两个人之间大概有话要说,就很识相的往前追了两步,赶上了宋蝶他们。

贺一络觉得,姚玉楼心里不爽,大概不是因为输了比赛,而是输给了姚林平。

姚玉楼擦了擦汗,喝了口水。不管是心情还是身体,都稍许平复了一些。

他偏头看了眼贺一络,知道她大概是想要跟他说什么。

贺一络也抬头看他,朝他笑了一笑:“你应该有听过田忌赛马的故事吧?”

聪明的人一听就明白。

姚玉楼皱起眉:“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拿我的优势去赢他的劣势?”

“不是啊。”贺一络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要说,这个世界上,有上等马,也有下等马。”

“……”姚玉楼看着她,继续举一反三,“所以你是想说,下等马永远也赢不了上等马?”

听了他的话,贺一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人太敏感,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没,”她笑道,“我想要表达的其实就是第一个意思,你一下子就猜出来,让我有点不爽,所以逗逗你。”

“……”姚玉楼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贺一络不以为意,笑着继续说道:“姚林平看着就擅长直攻,你干嘛不防守,放他风筝,然后找机会下手得分?”

姚玉楼道:“直攻我也未必输他。”

“所以你看,”贺一络一摊手,“你这不就跟着他的节奏走了么。”

“……”姚玉楼没有说话。

刚才在对打的时候他其实也想到了reads();秦相。被姚林平带了一波节奏,今天恐怕赢不了。

第三局开始之前他有想过要不要改变战术。但心中那股子傲气还是让他一路强攻到了底。

仅仅两分只差,要按贺一络的说法做,说不定能赢的。

“到底是骄傲重要,”贺一络摇了摇头,轻声问道,“还是输赢重要呢?”

“……”这个问题,姚玉楼仍旧保持了沉默。

贺一络也没再说什么。没有非要追问个结论出来的必要。

相信他的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案。

今天这样的情况,很显然,赢了比赛,才会有骄傲。

在另一条路上,乔彧他们三个也就刚才的比赛说了几句。

“下次也用用脑子吧。”王常酒懒洋洋的对姚林平说道,“今天多危险啊,姚玉楼那小子可没比你差多少。”

“反正……”姚林平大大咧咧的往前走,“赢了不是。”

王常酒一噎。也是,就算以后比试,姚林平有可能输给姚玉楼,但今天他起码是赢了。十分已经到了手里。

他没说话,姚林平偏还挑衅:“阿酒你往日里很用脑子,也没见你赢我多少嘛。”

王常酒脾气可算不上太好,他呼了一口气,掰的手指骨节咯咯作响:“今天我会给你留条全尸的。”

姚林平撒丫子跑:“阿彧,管管你弟弟!”

比赛是不怕他,但私下肉搏,也得防着他用昏招。

王常酒二话不说追了上去。

乔彧不说话,看着他们俩的背影笑。

晚自习时,排行榜再次更新。

跟之前预测的差不多,前三名乔彧,楼重重,王常酒。贺一络名次往下掉了不少,不过也没有被甩到角落里去。

中午的国画比赛,前十名作品也公布到了官方微博上。

题目是山水。

微博底下,讨论的很是热闹。

“一眼过去,好像都差不多嘛。”

“画的都差不多,能看出什么差别啊。”

“唉,楼上的,没文化就别来丢人现眼了。”

荣华学生多才多艺,从小接触书画的孩子不在少数。

无知是有人无知,有更多人还是能说出个道道的。

“我觉得乔彧应该胜在了细节吧。瞧瞧山川之间的吊桥,寒江中的小舟。别致中透着生机。”

“第二名罗非的画好像更大气一些reads();娶一赠一。”

“男孩子的画,还是要有些气势才好,这把我站罗非。”

“屁咧,气势有什么用,格局才更重要好吧?”

“罗非这幅画,只有一个主峰,太平淡了。”

“嗯,罗非这幅画看上去太锋利,没有乔彧的画看上去舒服。”

“输给乔彧,罗非一点也不亏好吧?看看乔彧这幅画,构图精巧,笔法细腻。溪出深虚,水若有声。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应该是第一。”

“总之一句话,乔彧真牛。这画别说荣华,走出去,相同年龄层的也不见得有人能赢他。”

贺一络晚上睡觉之前翻了翻微博,看了看大家的画作,也瞄了几眼留言。

她觉得有几个人说的挺对的。

乔彧的这幅画,画的的确是好。立意见高远,基本功扎实。她虽然也学过画画,但自认赢不过他。

不由的再一次感叹,这回运气真挺好的。报了三项都没有跟乔彧有重叠。

星期四。特长赛第四天。

中午是钢琴比赛,不公开。

傍晚是围棋第一轮,公开。

午餐时间,宋蝶自告奋勇去给贺一络打饭。一句解释没有人跑的没了烟。

“她干嘛?”贺一络有点不明白状况。

“说要保护好你的手。”陈梦回答。

贺一络笑起来:“到现在才保护是不是晚了点?”

陈梦耸了耸肩。

何熏从她们身边走过,撞着贺一络的肩膀,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贺一络无语的看着她。

等她们走远,陈梦小声在贺一络耳边点评了一句:“真是没气质!”

的确没什么气质。

比较有气质的谢容笙跟楼重重两个人走进了食堂,注意力也放在了贺一络的身上。

射击十分到手,大家都不敢再小看她。

“不知道钢琴实力怎样。”楼重重说。

“做好自己吧。”谢容笙回答。

想要赢比赛,应该指望的是自己足够强,而不是指望对手有多弱。

在宋蝶的殷勤照顾之下,贺一络结束了午餐。

并没有做什么准备,直接朝钢琴比赛的演奏厅走去。

“等你好消息reads();[未来]帝国最强向导。”陈梦说道。

因为比赛不公开。所以只能回宿舍去等结果。

两个人坐在书房里,对着书本,却半点也投入不进去。

宋蝶没一会就刷新一下微博。

那声音令陈梦有些不耐烦:“哪有那么快就出成绩啊。”

宋蝶叹了一口气,丧气的把手机扣在桌面上:“急死个人。”

陈梦把书一合,站起身来:“出去看电视吧。”

反正看书也看不进去,干脆找点别的事转移一下注意力。

在小型演奏厅内。舞台中央摆放着一架三角钢琴。

观众席第一排坐着五位评委。第二三排空着。第四排开始坐着参加比赛的学生。

一个一个按照顺序上台演奏,每个人一首曲子,曲目同样抽签决定。

贺一络今天抽到的号码牌是12,中间偏后,在她后头,还有6个人。

感觉上,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号码越前头越好吧。一个一个的看下去,越到后面,压力越大也不一定。

何熏运气挺好的,她抽到了3号。

此刻正是她坐在舞台上演奏。

她抽到的曲子是《月光》。

乐声响起,贺一络感到一阵尴尬。

一想到她那副没气质的样子,总是难以跟温柔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所以她越是陶醉,贺一络就越是觉得好笑出戏。

她弹完了下场,还朝贺一络飞了个挑衅的眼神。

“……”贺一络只好继续无语。

虽然之前大家都说,钢琴这一场的第一名应该在谢容笙跟何熏之间。可是听下来,贺一络真的没法把何熏当成对手。

其实上一世她在高中里有听过何熏演奏。那个时候,觉得还是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现在的感觉有那么大的差别。

就好像,记忆中有个零食特别的好吃。可是时隔几年,你再回头去吃。会觉得,也不过如此而已。

配方还是那个配方,美好的却只是回忆。

也许是因为人渐渐长大了,接触的东西更多了,眼界拓宽,品味跟追求渐渐的提升了。

也许是因为她现在更了解她了。

贺一络觉得,心胸过于狭窄的人,于艺术一途,始终是难以取得登峰造极的造诣的。

面露挑衅,显然何熏认为自己这一把弹的很不错。

可惜贺一络欣赏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