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7章 清圣宗

作者有话要说:  说起来,江南的盐商,山西的晋商,安徽的徽商,还有京中的王府勋贵们,哪个家里不是奢侈成性,攀比成风,谁家又不是都养着无数混吃等死的子弟。与其如此,让这些人把爱好转移到赌马上来罢,说不定还能培养出几个好骑手,实在不行,银子送到自己手上以做他用,也算是为他们积攒功德了!

康熙可不知道苏景心里在想什么,他想的,是事情定下,与西南乃至蒙古那边让谁去打交道。至于弘昊,马场划下来后他可以给,但之前与那些土司蒙古人的接触谈判,康熙不愿意让自己最看重的孙子过早参与。

对这个麻烦,苏景推荐了三个人,五爷,九爷,还有十爷!而且苏景推荐的理由非常充分。

“汗玛法,五叔由太后抚养长大,蒙古诸部入京时,便与五叔有旧,且无数性情沉稳,办事尽心竭力,由五叔总领此事,孙儿以为十分合宜。而九叔,与五叔一母同胞,又长于算学,让九叔与蒙古人还有西南人谈判,方能使我大清得力最大。至于十叔……”苏景笑了笑,“十叔颇有武勇,母族乃承恩公府,又有札萨克多罗郡王做泰山,漠南蒙古一带,是需要十叔出力的。”

“你啊……”康熙拉下脸道:“前面说的不错,后头就是鬼话连篇,甚么长于算学,那是只会挣银子。老十么,不是武勇,那是憨傻,他要不是贵妃所出……”康熙哼了一声,没再说了。

但苏景却听出来康熙是很高兴自己举荐叔叔,尤其是与雍亲王府和自己都走的不算近的叔叔们,他笑道:“既然汗玛法答应,那就请汗玛法下旨罢。”

康熙瞪了苏景一眼,想说朕甚么时候答应了。看着苏景一脸的你知我知,话到嘴边也没好意思说,亲自拟旨意让梁九功派人出去宣了。

等到九爷他们得到消息,跟被雷劈了一样。

在家里跟拉磨的驴一样转了几个圈,九爷还是决定往五爷的家里走一趟,在门口被急匆匆过来的十爷堵住了。

“九哥,你上哪儿去。”大冬天,十爷还出了一身的汗,本就不大的脸上鼻子眉毛挤到一块,简直伤眼!

九爷退开他,嫌弃道:“把脸擦擦再跟我说话。”

十爷很自然的扯了袖子在脸上一抹。

九爷跳脚道:“你用谁袖子擦脸呢!”

“你这不是看见了?”十爷翻了个白眼,半点没把九爷放在眼里,不耐道:“九哥,这都甚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跟我计较这个,你就不着急弄明白万岁怎么突然给咱们派了差事。”

九爷当然想,但他要是肯在亲弟弟面前露怯,他就不是九爷了!

所以十爷只得了一句骂。

“边儿去,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万岁好容易想起你,你就安心办差就是了。”

十爷撇嘴,“得了罢,你不是才要出门找五哥商量去。”显得你多能稳住似的。

“……”

九爷差点被气死,你都知道还非得说出来啊!

“行了行了,跟我一块儿去找五哥,待会儿还得入宫求见万岁呢。”九爷没法子驳,只好一抬手,做出副你真是烦的样子。十爷倒也不客气,跟在他九哥后头上了马车,赶到五爷府上。

五爷以前也曾有过雄心壮志,但自从随父亲征受伤后,颓唐过后康熙反而加倍重用他,他便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地位。

爱新觉罗·胤祺,是天子表明孝心的棋子,也是爱新觉罗愿意继续与蒙古科尔沁修好的证明,所以他九岁不会说汉话,不会认汉字无人管,战场上受伤万岁也不会大发雷霆,反而如释重负。

打从想明白,五爷也就死了心,没见兄弟里他的福晋出身都最低么?不过养在太后膝下,他也早早就进了亲王。五爷原本一直打算就这么不过不失的过日子,谁知从天而降一道圣旨让他办差,他真是有点懵了。就是九爷和十爷过来的时候,他都还有点没回过神。

所以两人问最靠谱的五哥打听消息的时候,答案当然是——没有答案。

这可就奇怪了!

三人心里开始七上八下,不明白这差事到底是好还是坏。好在很快宜妃着人出宫,告诉他们。

“娘娘打听过了,是端贝勒在万岁面前举荐的几位爷。”

三人一愣,五爷道:“这消息,可是从梁公公那儿传出来的?”

报信的太监道:“是梁公公新收的徒弟崔霖崔公公透的口风。”

崔霖说的,跟梁九功说的也差不离了。这些御前服侍的人,口风一个比一个紧,不管你塞多少银子,要是没梁九功开口,他们都不会朝你透露一个字。而梁九功要松口,必然也有人示下。

将报信太监打发回去,九爷摸着下巴道:“万岁这是要咱们记那小子的情啊!”

见到这个亲弟弟五爷就觉得头痛!五爷从小养在太后膝下,性情温厚平和,和要强的宜妃颇不一样。所以当初五爷受伤后很快能明白过来,而宜妃,兴许是背负着郭络罗一族希望的缘故,明知膝下两个儿子皆无希望问鼎皇位,还是愿意让九爷跟在八爷身后,想要赌一赌。对此,五爷之前便一直反对,只是九爷乐意,宜妃又不吭声,五爷只得背地里忧心罢了。而最近宜妃和九爷好不容易都转变态度,五爷实在是放下心头一块大石。

但九爷这会儿又露出一副长辈要向晚辈道谢的不甘愿模样,五爷烦躁道:“弘昊举荐了你,你不该谢他?”

九爷一噎,扭扭捏捏道:“这,老四那张脸可不好看啊。”说句大实话,他对着侄子还能放下身段,毕竟弘昊那小子讲究啊,什么时候都是客客气气的。可老四,见着谁都是一副要债脸。多见几回,真是饭都要少吃几碗,就这个当初那乌喇那拉氏还争宠呢,他真是想不明白。

五爷气得想打人!

不好看,你一个贝子,嫌人家实权亲王的脸不好看,到时候你想看都看不着了。

念着九爷已经是成亲生子的人,又有十爷在边上杵着,五爷不好狠说他,只道:“娘娘打听的消息不会有错,咱们入宫面圣后,就去一趟雍亲王府,总要谢一谢。”

倒不必说要投效,三个皇阿哥明目张胆靠过去,老四也不敢要,说不定还要招忌讳,但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般生疏了。

九爷十爷也认同五爷这个说法,两人出门的时候手底下跟的人都是带了衣裳的,就在五爷府里净面洗漱换过后,一起入宫面圣。

十四爷得知这消息,在书房里转了几圈,终究没忍住跑去后宫见了德妃。

“额娘,您看前头的哥哥们个个都有差事了,就我一个人整日憋在府里,儿子也大了,家里有儿有女的,不能总这么空耗着啊。”

德妃听完这番诉苦的话,没吭声儿。她抬眸仔细打量幼子,见十四爷眼神回避,心下叹气,道:“你要差事,该到万岁那儿求去,找额娘又有甚么法子。”

她以一个包衣的身份屹立后宫,多年受宠,凭的就是小心谨慎。哪怕是最疼爱的小儿子,她也不会破例的。相反,正因为疼爱幼子,她才更需要保证自己的地位,不能犯一点错。

万岁,最讨厌后宫人干政!

十四爷入宫前就猜到德妃会这么说,心里倒不失望,贴过去小声道:“额娘,儿子想要差事,也是想府里多点进项。内务府那些人,您是知道的。以前他们还肯看在郭罗玛法的面子上给儿子府里一点优待,这会儿弘昊把的紧,那是甚么都没了。儿子再不想想办法,您孙子快连件好衣裳都穿不上了。”

“瞎说!”德妃瞪了一眼十四爷,骂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个月,就是底下那些小答应的份例都是发足了的,内务府的人矜矜业业,正是因为有弘昊管的好。你一个皇阿哥,又有额娘在,内务府还敢亏着你?”

“是呀。”十四爷看德妃帮着弘昊说话,呵呵冷笑道:“儿子也奇怪,怎的弘昊管了内务府,儿子府里得的反倒不如以前了。”

德妃闻言不说话了。

为何如此,当然是因为内务府半点不差按照皇子阿哥的份例供给,不会少一点,也不会多一点。而以前,胤祯的府上,有乌雅家在,有自己在,是会有额外优待的。这些优待,往往就是从那些不得宠之人那儿扣下来的。

要严格按照份例走,没有谁能说自己过得宽裕。可内务府如此行事,你还挑不出个错儿。

德妃压住心里那一丝不虞,不动声色道:“你府上要是用度吃紧,明儿叫你福晋递牌子进来,额娘手里还有些。”

您就不能这会儿给我!

十四爷腹诽了一句,不肯死心,“额娘,要不您还是跟四哥说说,也给我弄个差事罢。连弘昊都能给五哥他们求一份差事呢,四哥可是亲王,再说四哥现管着户部,随便找个犄角旮旯都能把儿子安置了。”

“你四哥那儿,你就不用惦记了。”德妃很坚定的拒绝了十四爷。

“罗斯尔德家族的人呢?”普兰迪斯觉得很意外。

“老罗斯尔德先生和妻子昨晚在这里守了一夜,医生建议家人不要太密集出现给她造成压力,两个小时前他们才离开。”霍奇停了一下,眼底少见的流露出担忧,“她从醒来后情绪就没有太大的起伏,没有哭过,也没有畏惧和恐慌的表现,她只是追问自己朋友的情况。”

“这可不太好。”瑞德代替大家发出一声感叹。

“你还需要呆在这儿吗霍奇?”洁诺不得不询问一声,案子还没结束呢。

“老罗斯尔德先生拜托我在这里呆两天。”霍奇看着洁诺,“等罗斯尔德小姐情绪稳定一些,我会想办法说服他们让罗斯尔德小姐接受询问。”

“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摩根忽然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霍奇看着他。

摩根摊了摊手,不肯再说了。

罗西却在此时开了口,“霍奇,你觉得那些人还有上法庭接受审判的机会吗。”

霍奇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病房的方向,玻璃窗里,一个女孩在重重保护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病床上的女孩忽然动了一下,等候在一边的女仆立即上前询问她。

“小姐,您需要什么?”

艾比睁开了眼睛,她在病房里搜寻了一圈,确定自己现在身处的是医院,紧接着她试图找寻一个身影,没看到人让她心里有些慌乱,“霍奇探员呢?”

“他在外面,他的同事们过来了。”女仆急忙来到走廊,“霍奇探员,小姐醒了,她在找您。”

霍奇立即放下双手走向病房。

“罗斯尔德小姐。”

“霍奇探员。”艾比定定的望着他,她要确定眼前这个人是真实的,“您可以坐到我身边吗?”

霍奇依言来到了她身边坐下。

艾比目光一点点扫过他的脸庞,突然露出一丝微笑,“我现在才确定,您是真实的。”

“罗斯尔德小姐,您已经安全了。”霍奇再一次给她做出保证。

“我知道。”艾比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至少误解了一半。然而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她现在更关心其它的问题,“你们找到阿什丽了吗?”

霍奇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他褐色的眼珠里透出一些怜悯,温和的看着艾比。

这样的表现已经不需要语言了。艾比觉得心口在一下下的抽缩,她痛苦的捂住胸口,似乎麻药的效果已经过去了,每吸一口气都让她觉得像在接受凌迟,“她离开了对吗?”她深吸了一口气,“她的孩子呢?”

“罗斯尔德小姐。”霍奇在床边坐下,握住了女孩儿的右手手腕,“所有人都在搜捕凶手,我向你保证,我们会把你朋友的孩子安全带回来,也会让那些凶手付出代价。”

艾比望着男人的眼睛,男人的目光总是深邃而幽静,像夜晚的海一样,她从里面看到了缄默的力量。她知道这是一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我相信你。”

探员们在窗外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

一个小时候,霍奇再度从病房里走出来。

“医生给她注射了镇静剂,只有这样她才能休息。”或许连霍奇自己都没察觉他对艾比的关注已经超过了平时探员们与被害人的界限,但这并不过分逾越。鉴于艾比的身份以及那让任何人见到都无法保持的美貌和现在的情况,探员们没有任何一个提出这点。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我们得审问一下凶手。”

这些凶犯并不是顽固派,与其说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想要进行什么天选,不如说他们说为了满足内心那些变态的**。

五个小时后,最后一名凶手被抓获,他也是抱走阿什丽孩子的人,但他在逃亡路上发现孩子右手臂比左手短了一截,于是他将孩子丢到了一个悬崖下,警方找到了孩子,但孩子早已死去多时。

得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很难受,洁诺走到霍奇面前,“我去医院告诉罗斯尔德小姐吧。”

霍奇垂着头,过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我来吧。”

一个小时后,FBI总部涌进来数十名保镖,一辆加长房车停在了楼下。

“霍奇,罗斯尔德小姐来了。”

霍奇瞳孔缩了一下,离开审讯室,他刚走到电梯门口,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艾比。

“罗斯尔德小姐。”

艾比脸上平静极了,她抬起头静静的望着霍奇,“我想见见他。”

“罗斯尔德小姐。”霍奇看着她,脸上写满不赞同。

“求求你了。”艾比拉住了男人的手,“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对着这双满是哀求的眼睛,即使冷硬如霍奇,也不得不妥协了。

“我会陪你进去。”

“谢谢你,霍奇探员。”艾比任凭霍奇接替女仆推动着轮椅。

“霍奇不应该答应的。”站在不远处的普兰迪斯看到这情景意外极了。

“噢,天啊,艾米丽,你看看她,你能拒绝这样一个女孩子的哀求吗?”加西亚双手合十支在下巴上。

普兰迪斯依旧不敢相信,“可那是霍奇啊。”

洁诺冲她露出一个笑容,“霍奇也是人啊,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当然在这时候这还只是一个玩笑。

“哇哦,瞧瞧这是谁,我最完美的猎物。”双手被手铐牢牢缩在桌子上的男人看到坐在轮椅上进来的艾比,两眼瞬间变亮。

“坐下。”霍奇把艾比推到男人对面。

艾比没有因为男人的挑衅而动怒,她冷冷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你觉得这是一场游戏吗?”

听到艾比说话,男人的神情变得更加癫狂,他迷恋的看着艾比,“嘿宝贝儿,你在为那些残次品生气吗?噢,你可真是善良,你要知道,她们都有缺陷,只有你,只有你是完美的。瞧瞧你的鼻子,你的眼睛,你的一切,还有你的声音……你是上帝完美的作品。”他努力的想把双手伸出来抚摸艾比的脸庞,“我可真是后悔,我不应该为了等待你的蜕变耽误了时间,否则的话现在我将拥有一个完美的孩子,即使我进了监狱。”他视线下移,落到了艾比的肚子上,目光骤然变得凶狠,“那个该死的贱人弄断了你的腿,她阻碍了我的计划,还生下一个残缺的怪物。还好她已经死了。”

恶心的言辞,恶心的眼神,恶心的动作,恶心的神情,一切一切都让人作呕。艾比咬紧了唇,她转动轮椅靠近男人,伸出手狠狠揪住了男人的衣领,她的动作那么快,霍奇甚至来不及阻止她。

“你以为这么说就能吓倒我吗,不,我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早些杀了你,我没有时时刻刻在身上带一把枪。”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冰冷,“谁是怪物,你是在说你自己,你以为你是什么?上帝选出来的的使者?不,你只是个怪物,上帝用爱创造了人,但他用剩下的厌恶和鄙夷随意糅合了你们这些怪物。你知道吗,你们这些混蛋不是什么神的使者,你们只是被遗弃的垃圾。你们做着低等人才会做的工作,每天开着破旧的卡车,听着上司的呼唤去大街小巷为人们安装光纤,你们被人呼来喝去,你们只配活在那些阴沟角落里!”

“我不是,我是神,我要创造最完美的血脉,我是完美的,你也是完美的,我们的结合可以改变世界!”男人被艾比的话刺激的疯狂了,因为艾比说中了他生存的现实。他拼命挣扎,试图去掐住艾比的脖子。

“罗斯尔德。”霍奇急忙上前拽住男人的胳膊把他往后拖。

艾比却依旧用野兽一样的目光看着男人,她甚至没有偏偏头,“你知道自己是垃圾,是怪物,你不敢挑战强者,所以你阴暗的向女人下手。你不仅是怪物,你还是一个懦弱的怪物!你只会欺负襁褓里的婴儿!”随着她话音落下,她右手忽然狠狠一挥,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等到大家再看的时候,才发现男人右半边脸从眉骨到嘴角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艾比手上则紧紧的捏着一块玻璃碎片。

“你是凭什么产生了那些可笑的幻想,这张脸吗?那么我现在就帮你好好的清醒清醒,记住这道伤疤,它会时时刻刻提醒你是怎样一个不完美的人,怎样一个让人厌恶的怪物。我会每天每夜向上帝祈祷,祈求他让你们这些怪物永远坠入地狱!”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毁了我的脸,你毁了我的脸!”男人疯狂的嘶吼着,他英俊的脸庞是他的一切。

艾比却没有理会他,她转动轮椅来到门边,听到他愤恨的话她停下动作,转过身看着男人,森冷的道:“是吗,那就记住我吧,我是艾比·罗斯尔德,一个保证你时时刻刻生不如死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