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十四章

医馆内堂,医馆的老大夫用手又按了下顾衡的脚踝,“丫头,现在还是很疼?”

顾衡忍不住吸了口气,点点头,想了想又摇摇头添了句,“好像没有刚刚疼,只是肿的比刚刚厉害。@樂@文@小@说|”

老大夫点点头,伸手递个瓷瓶过来,“呐,每日用此药酒擦拭三次,等消肿了就无大碍了。”

顾衡接下来道谢,起身站起来。

老大夫看顾衡一瘸一拐的走,扯着嗓子冲外面喊,“小伙子你可以进来了。”

顾衡赶紧制止,“大夫您不用喊他,我自己能走。”

话音刚落,宋明为就掀起门帘进来。

顾衡瞥了他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向医馆外面走。

宋明为跟在她后面出了门,跨了几步牵了马。

顾衡看他牵着马走近,赶忙冷着脸警告,“你再敢把我往马上拽,我踢你啊!”

牵马的人牵嘴,“你还得先找地儿坐下来才能抬脚。”见顾衡脸色不善,正色问道,“不骑马,你要怎么回去!”

“去街口找辆马车来!”顾衡挪到医馆门口的长条凳边坐下。

宋明为叹气,“我没带银子。”

顾衡从腰间拿出荷包解开,刚想取银子出来,荷包被一把夺过,她皱眉抬头。

“散碎银子拿着易掉,”宋明为把荷包揣进怀里,翻身上马,“你坐这等着。”

顾衡把目光从宋明为策马离开的背影上收回来,伸手轻按肿起来的右脚,不禁烦恼起来,这下得瘸着做糕点了,她苦笑一声,顾玉珠拿到的下签,还是给她带来了心理干扰,该有的冷静荡然无存,她好像不知不觉把自己多活的二十来年都丢了。

顾衡正怔忡着,宋明为又骑马回来,顾衡听见马蹄声传来抬头看,却没见着有马车跟过来。

宋明为翻身下马,几步跨过来,迎着顾衡疑惑的目光解释,“马车了一会就过来。”说完在长凳的另一侧坐下。

宋明为这一坐,长凳这头的顾衡忽然随板凳翘起来,顾衡吓一跳,忙伸手扶墙。

宋明快速伸手按住板凳中间把长凳稳住,然后低头轻笑一声,抬眼看看坐在板凳那边眼睛和脚都肿着的人,知道这丫头是被刚才的失火给吓着了,骑马的时候他能感觉的到身前的人明显有些发抖,本来就瘦弱的肩膀看着更是可怜。

“这几日你别到处乱跑了,扭伤虽不重到底连着筋,动作大了容易扯到,好的更慢,”宋明为望望她,又说道,“你就安分一点,省得让顾姨担心。”

顾衡闻言愣了愣,心说她哪里不安分过了?

“宋二哥,我既是坐马车回去,你也不用陪我一起回去了,你忙你的去吧。”

宋明为闻言皱眉,眯眼看向顾衡,“我哪里惹着你了,你要这般避着我?”

顾衡怔住,“我是怕耽误了宋二哥。”

宋明为冷着脸开口,“我从镖局跑到这里,要耽误早耽误了,还在乎这一会吗!”

顾衡被噎了下有些来火,失火的后怕逐渐退去,脑子里宋明为突然拉她上马的瞬间愈发清晰起来,看着挺冷静一人居然如此莽撞,她还一句责备的话都还没说呢,现在这人到底是凭什么对她大呼小叫的。

想到这顾衡呼出口气站起来,既然话不投机那她就躲远一点,还未站直胳膊就被板凳另一边的人拉住,宋明为用力拽了下,她复又被拉坐在长凳上,顾衡有些紧张地看过去,下一刻这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她还真吃不准。

“你坐好了,”宋明为突然开口,“我有话说。”

顾衡闻言愣了下,扭头看看路边三三两两路过的行人,点点头坐稳。

宋明为叹口气瞥瞥身侧有些呆愣愣的丫头,一个时辰前他以为她出事了,突然冒出来的恐慌撞得他心口钝钝的难受,跟以往她拿冷脸对他的那种难受不一样,更确切的说是疼,现在好不容易不疼了又觉着不甘,凭什么她让自己疼成这样她自己却不知道。

“宋二哥?”

宋明为看了看身侧的罪魁祸首,扭回头看着前方,开口,“我没叫马车。”

顾衡怔住。

宋明为自嘲的轻笑一声,“我没叫马车是因为我想骑马带你回去。”

顾衡愣了片刻,扭头看看身侧的人,不确定这人是不是在跟她表心意。

宋明为半天没听到一点回声,忽地恼羞成怒的站起来,往前走两步,粗声问道,“这事你怎么想?”

顾衡见他站起来,下意识按住板凳中央,一想现在好像不是担心自己安危的时候,抬眼看看面前正拿背对着她的某人,叹口气,“宋二哥,我想乘马车回去。”

宋明为猛地回头看她,“为什么?”

顾衡坦然看他,“我不喜欢骑马,另外你我虽曾同院居住如同兄妹,但终归男女有别还是需要避讳。”

宋明为眯眼,“如同兄妹?”

顾衡点头,“我待宋二哥为兄长,如若宋二哥不嫌弃亦可以拿我当妹妹相待。”

宋明为冷笑,“我不缺妹妹。”

顾衡站起来,“宋二哥如果不想帮我叫车,把钱还给我,我自己找。”

宋明为抬眼看了看眼前人,复又坐到长凳上,“坐下等吧,我方才骗你的,马车差不多就要到了。”

顾衡错愕,这人真是把她当猴耍啊。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有个车把式赶着马车过来,宋明为到底还是骑着马跟在马车后面把她送回了锦里巷。

顾玉珠见他们回来,忙招呼宋明为进小院喝茶,宋明为却说镖局还有事拒绝了,顾衡见状松了一口气,能进亦能退是宋明为的优点。

*******

静溪阁的云糕供应了有半个月,顾衡拿着账本算了一下,光这半个月她们就靠云糕赚了二十四两银子,几乎是他们往日整月的营收了,照这样算很快他们就可以买自己的房子了。

因为刚跟静溪阁结了银子,顾玉珠颇高兴,从铺子里回去的时候特意绕去万禧楼买了俩成品菜,回去自己又张罗几个菜,让几个孩子乐呵乐呵。

饭桌被顾衡摆在了西屋,小雀儿看着桌上的菜好奇,“姐姐,又过年了吗?”

顾玉珠失笑,嗔道,“这丫头,好似我平常多亏待你们似的!”

顾衡给小丫头夹了块肉,“可不能总过年,那样我们小雀儿很快就长大了,姐姐更抱不动了!”

小雀儿把肉塞到嘴里,指着顾栋问道,“那我长大了就可以跟哥哥一样去学堂了吗?”

顾衡笑道,“小雀儿也想读书吗?”

“我想去学堂玩!”

顾玉珠纠正闺女,“你哥哥是去那里读书的又不是去玩的,再说学堂都是男娃去的,哪有女娃去学堂的!”

顾栋笑道,“日后哥哥教小雀儿认字,等会认字了,小雀儿就能自己读书了!”

“嗯,”小雀儿咽下嘴里嚼的肉说道,“哥哥教我认字!姐姐教我画画!”

顾玉珠笑道,“多认识些字是没有坏处,不过女孩子家的嘛,还是找个好婆家最重要。”

顾衡挑挑眉说道,“姑母,您不是还夸那廖大小姐能干嘛,她虽然还没嫁人呢吧,可我看不知道多少姑娘羡慕她呢。”

顾玉珠顿了一下,“那怎么能一样,人家那家大业大的,那么多嫁妆给谁也不愁嫁人啊!”

顾衡牵嘴笑,点点小雀儿的鼻头,“那我们也替小雀儿攒很多很多嫁妆,让小雀儿也不愁寻婆家了,到时候说媒的还不挤破门槛啊,我们得把门槛建的结实些才行!”

顾玉珠失笑,遂放下筷子叹道,“等这丫头能嫁人的时候,衡儿栋儿你们俩都已经成家了,说不准好些孩子落地跑了,那会儿我也都成老婆子了!”

顾衡愣了愣,笑道,“姑母,您才多大啊就说老,就算再过二十年,您也还年轻着呢。”

顾玉珠摇摇头又拿起筷子,“我也不过就随口说说,吃饭吃饭。”

顾衡却愣了神,顾玉珠现在不过才二十来岁,正是人生中最好的年龄,再她看来顾玉珠肯定会遇到真正的幸福的,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来促进这件事,顾玉珠生活圈有限,每天除了铺子就是小院,也很难有机会认识别人,难道要找媒人?或者可以去问问陆氏?顾衡不禁皱眉,认识的人太少也是个问题啊。

“想什么呢。”顾玉珠给她夹菜,“顾栋跟小雀儿都吃完了,你倒成最慢的一个了。”

顾衡回过神来笑笑,算了反正这种事终究是急不来的。

饭后,顾栋去书架上翻书,看能不能找着简单些的教教小雀儿,顾衡陆陆续续的也淘了些游记考录什么的放在书架上,不知不觉书架上竟然累积了几十册书,顾栋走到书架那边抽了一本翻了翻,然后咦了一声看向顾衡,“姐姐,这《四民月令》是陆大哥给你的吗?”

顾衡怔了下,摇头,“不是啊,在书坊买的呀,你为什么这么问?”

顾栋犹豫道,“哦,看这字迹我还以为是陆大哥抄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