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0. 第三十章

平远镇衙门,顾衡看了遍衙役拟好的证词,确认属实后在上面签了字,放下笔后问衙役,“请问我是否可以离开了?”耽误了大半天还没回去,顾玉珠该担心她了。

那衙役把证词拿起来看看,点头示意道,“姑娘可以走了。”

顾衡道谢后遂起身告辞往衙门大门走去。

刚出屋门,就看到张羽带着小秋进来了,小秋看到顾衡一愣。

张羽看到她要走,先出声,“姑娘可是已做完证词了?”

顾衡点头称是。

“我娘...我娘她行骗的姑娘,”小秋有些呆愣却难掩惊讶,“莫不就是顾姑娘?”

“原来你们认识啊,是啊你娘正是想讹这位姑娘的钱呢,”张羽冷哼道,“不过可惜啊被我们陆捕头识破了!”

小秋走近顾衡,抿嘴轻声开口,“顾姑娘,我...我代我娘她跟你致歉..,还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顾衡闻言摇头,“小秋姑娘误会了,不是我跟你娘一般见识,是你娘触犯了大沅律法,衙门要罚她。”

小秋愣了下,“不是,我是说...”

话还未说话,刚刚那妇人就从里屋跑出来,指着小秋骂道,“你个死丫头怎么现在才来!我看你是不想管我的死活吧!还不快拿银子出来...快!”

“老实点!”张羽冲着妇人喝道,“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啊,在这大声嚷嚷!”

那妇人闻言缩了缩脖子,还是拿眼瞥瞥小秋,一副你快点拿银子的神色。

小秋从袖口里拿出个荷包来,还未解开就被她娘一把抢了过去。

“哎,”小秋急了,“我那里可不止三两银子....”

妇人掏出银子数了数,冷哼了声,说道,“我还以为有多少呢,不就多了两百文,你答应了从家里搬出去后每月给我五百文钱的,这个月的你还没交呢,这两百文给我还差上三百文呢!”

“我...”小秋喏喏道,“我才刚找着活计,哪里有这么快就...”抬眼看看顾衡又低声说道,“这三两银子还是我借的...”

“那我可不管,是你自个儿应下的,难不成现在想反悔啊!”小秋娘声音说着又变大了,“反悔也来不及了!”听着边上的张羽咳嗽一声,马上又缩了缩脖子。

顾衡着急回去,朝张羽示意了下就往衙门大门走去。

刚出了衙门口,就看到宋明为正抱臂靠在衙门的外墙上。

宋明为看到她一愣,皱眉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顾衡估摸着他是陪小秋来的,也猜不透他跟小秋还有小秋娘是什么关系,怕他尴尬只说,“巧啊,宋二哥,我来衙门办点事。”

没想到他倒问的直接,“小秋娘骗得人不会就是你吧?”

顾衡苦笑一下也不再隐瞒,“是啊,不过没骗到我。”

靠墙的人站直了,皱眉问道,“你怎么总碰到这么不靠谱的事!”

顾衡知道他在意指上次牛乳的事,毕竟是眼前人帮她解决了难题,遂牵嘴恭维,“好在这世上还是不乏正直明理之人,前次有宋二哥帮忙,这次又多亏陆捕头公正,顾衡心里都记着呢。”

对面的人轻哼一声开口,“看着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也不怪老被人耍弄。”

顾衡怔住,这小子还蹬鼻子上脸了,“我出来太久赶着回去,”指指衙门又添了句,“宋二哥你也忙去吧。”

宋明为闻言顿了顿,见顾衡转身要走,出声道,“等等!”

顾衡又回头看他,“还有事?”

宋明为愣了片刻,说道,“额...小秋现在租住在我们家,所以今日..”

顾衡点点头,对面的人却未再接着说话,她只好没话找话,“对了宋二哥,明月抱给我们的小狗是你捡的?”

宋明为没想到她突然问这个,怔住片刻后略不自在,“不是捡的。”

顾衡点点头,继续问道,“那是买的?”

“也不是买的。”

顾衡诧异,看着宋明为不自然的神情,脱口而出,“那狗不会是你偷的吧?”

对面的人怔了下,遂咬牙切齿,眯着眼望她,“你这丫头可真能气我!”

顾衡愣住片刻忍不住失笑,她心里总把眼前人称作这小子,这小子却叫她这丫头。

“你笑什么?”宋明为皱着眉头,语气不善。

顾衡止住笑摆摆手,“我逗你玩呢,我当然知道那狗不是你偷的。”

“明为哥,”衙门门口,小秋站在那里先朝顾衡笑笑,然后冲着宋明为说道,“陆捕头他听闻你也来了,让我叫你进去。”

“知道了我马上就进来。”宋明为朝小秋点点头,又看向顾衡。

顾衡闻言笑笑,“宋二哥小秋姑娘你们忙去吧,我出来太久也得赶紧回去了。”

宋明为点头,看着顾衡的背影有些发愣,小秋又叫了他一声才回神,遂跟着小秋进了衙门。

*******

寒冬渐远,似有春风拂面,顾衡搬个矮凳坐在小院里晒太阳,小雀儿跟八妞玩的正欢,围着顾衡跑把她绕的头晕,她伸出脚踹了踹,扭转了八妞的方向,俩小家伙终于换了跑道。

顾衡瞅瞅西厢窗边认真看书的顾栋,翰林书院的招学考试在即,这小子最近越发认真起来,她冲窗口喊,“栋儿,陪姐姐下盘五子棋吧!”

家里没有棋盘,五子棋也是她自制的,一张旧木板上划了格子,然后拿花生跟胡豆作棋子,她硬是把顾栋跟顾玉珠俩人都教会了,连小雀儿都知道谁先把五个子连成线就赢了。

“姐姐我正看书呢,”顾栋毫不留情地拒绝,“等这章会背了再跟你下。”

不过是个招学考试而已,顾衡觉得顾栋是不是太看重了些,她不知道顾栋对顾玉珠希望他考科举这事是怎么看的,这孩子从未提出过异议,但也没表达过他是否乐意于此。

“栋儿,”顾衡走到西厢窗前,“你自己想去翰林读书吗?”

顾栋闻言愣了愣,放下手中的书本说道,“想啊。”

顾衡点点头,“姑母和我也想让你去翰林读书,因为翰林书院有好的老师,那里教学严谨,对你学礼求识是有好处的,”思索片刻又接着说,“但读书不仅仅是为了考科举,每个人总有一天都会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如果哪一天你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就告诉我们,我们大家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姐姐希望你做你自己想做的人,明白吗?”

可能是顾衡表情太过严肃,顾栋怔住片刻后,到底点头,“我明白。”

顾衡却不知道他真明白还是假明白,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他俩眼,顾栋终是坐不住了,起身叹道,“姐姐我还是陪你下盘五子棋吧!”

顾衡一愣,敢情这孩子还开解起她来了,她眯起眼下赌注,“谁输了照例在小院里跑十圈!”

结果这孩子看着半天书脑子竟然还挺活络,三局两胜居然赢了她,五圈下来她扶墙喘气,绑了头发接着跑,小院里余下三个生物没想到只有八妞最有义气,屁颠颠的跟着她陪跑,十圈跑完她倍感欣慰的赏了小东西一个肉包子!

顾玉珠回来看到顾衡绑着个辫子垂在胸前,笑道,“绑起来还真利索了许多!”遂盯着顾衡的头发若有所思,第二日便拉了顾衡去了首饰铺子,说要给她买根发钗。

顾衡哭笑不得,“姑母,我平常在厨房里做糕点,哪里用得上发钗啊,再说我也实在不习惯带这个。”

顾玉珠不听她的,拿了好几根发钗在她头顶上试戴,劝道,“你已是将笄之年,应该要有根自己的发钗了。”

顾衡怔了怔,按下顾玉珠的手,“那您让我自己选选看。”

发钗素美,她徒经两世却未曾戴过,仔细端详,再朴素的发钗也让她凭添了几分女儿心,“姑母,我要这个吧?”她拾起一根木制发钗,钗尾镶了一棵暖黄色的玉珠。

顾玉珠皱起眉头,“是不是也太简单了些?”

“我喜欢这样的,”顾衡难得撒娇,“您就给我买这个吧!”

顾玉珠失笑,“好在这颗玉倒不差,那就依你吧。”

买了发簪,顾衡就挽着顾玉珠的胳膊,姑侄俩朝自家糕点铺走去。

“姑娘!”边上有人叫道。

顾衡还未意识到那人是叫她,知道出声的人走到她面前,顾衡扭头看看,确认自己身旁无人,才确认道,“您在叫我?”

“是啊!姑娘不记得我了吗?”面前人指指路边的书坊,“我是这书坊掌柜的呀,你几日前不是来过吗!”

“哦,是掌柜的您啊!”顾衡想起来,不免奇怪道,“您这是?”

“我是想问问那《四民月令》你还要吗?”书房掌柜问道,“我铺子里新得了几册手抄本,你若是还要就进来看看?”

顾衡闻言大喜,“要要要!我这就随您去看看!”她不禁莞尔,劳心劳力的去找的时候找不到,当你快忘了这茬的时候,它又像天降惊喜忽然飞到你的手上,希望不是空欢喜一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