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8. 第二十八章

锦里巷的院子租约签的很顺利,屋主的意愿是至少签半年,顾衡跟顾玉珠商议了一下,跟屋主签了一年整的租约。

院子正房三间坐北朝南,中间那屋摆着八仙桌,照例是吃饭待客的地方,东面那间盘了炕的顾玉珠带着小雀儿住着,西面那间摆的是床,因顾衡说她不怎么喜欢睡炕,所以西厢盘炕的卧房让顾栋住着,顾衡就睡了正房西面那间摆了床的卧房。

东厢北面那间是灶房,南面那间本来就放了几个木架和长桌,刚搬进去就被顾衡改造成了烘焙房,从铁铺那照着以前的样子新打了个烤炉,又提了个碳炉回来,以后也可以在这做糕点了。

而西厢除了北面那间盘了炕的让顾栋住着,南边多出来的这间顾衡也没让它浪费了,这间阳光甚好,顾衡把东厢的木架移了一个过去,摆上些淘来的花草,打算以后再淘些书册放上去闲来翻翻,再把屋里本来就有的矮榻上铺了褥子放上炕桌,这间屋子反倒是最显温馨,特别是小雀儿最喜欢,矮榻上很快就摆上了小丫头的玩偶,眼看就成她的地盘了。

小院子难得的铺了青石板,顾衡在院子里画上格子,这下关上院门就可以撒欢蹦跶了。

居住环境虽变好了,但小院的月租再加上铺子的月租,顾玉珠难免心疼银子,这两日在铺子里总想多做点糕点把多出来的月租赚出来,但小铺子的销售量毕竟有限,顾衡知道等正月过去每日赚的只会变少不会增多,她又开始琢磨赚银子的新法子。

法子还没想出来,先接了个做福包的大单子。

顾玉珠看着单子皱眉,“衡儿,这要的也太急了,明早就要的话我们能做的出来吗?”

“姑母放心吧,”顾衡安慰她,“我们如在铺子里做不完,晚上回去再赶赶工,应该没问题的。”

顾玉珠点点头,“是啊,这廖掌柜家的给了二两银子呢,这一单做下来是能赚不少,不接的话太可惜了。”

“银子给的多是其一,”顾衡笑道,“其二是廖掌柜急着定这福包不是自己吃的,是要用在他生意上的,我们把它做好了,说不准日后能给我们带来更多单子,别说现在我们是能赶得出来,不算多大难事,即便是难事我们也要尽力争一争。”

顾玉珠这才笑道,“你这个小机灵,接个单子脑袋瓜子还转几圈,你既说没问题那我也不担心了,咱抓紧做吧。”

姑侄俩紧赶慢赶的到关铺门的时候还是差了不老少,只好把用得到的牛乳馅料什么的放到框里背回小院,吃完晚饭继续忙活。

差不多都到亥时了依然还没忙活完,姑侄俩都有了倦意,顾衡瞅瞅剩下的也没多少了,就劝顾玉珠,“姑母,您先去睡吧,我把手上的这些做出来出差不多就够了。”

顾玉珠摇摇头,“反正都这会儿了,我还是等都做完了再去睡吧。”

“姑母,您还是先去睡吧,我明早上想晚点起,您早些睡就能早些起,这样就能早点把福包拿到铺子去,万一廖掌柜提早差人来拿呢。”

顾玉珠闻言愣了愣,点点头,“那好吧,我就先去睡了,你等陶盘上的好了拿出来就去睡吧,也别收拾了,我明早起来弄。”

顾衡点点头应下,顾玉珠这才先回了屋。

剩下的不多很快就做好了,顾衡把最后一盘放到烤炉里,又添了点炭火关上炉门,就洗了手坐在边上等着,烤炉边太暖和,她怕自己睡着了忘把福包拿出来,就紧紧领口起身进了院子。

都这个时辰了,院子里却一点也不黑,顾衡抬头看看,月亮还在呢,她牵起嘴角对着月亮讲话,“原来有你在这儿陪着我呢,谢啦!”

话音刚落就有轻风拂面,她把这当作是月亮给她的回应,轻笑,“也祝你做个好梦!”

最后一盘很快出炉,顾衡把做好的糕点整理好,等清理了碳炉后已是困极,洗漱了番摸上了床,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

一夜无梦,熟睡间却被吵醒,迷迷糊糊的顾衡听出来是小雀儿的声音,好像还有明月的,她皱皱眉头努力睁开眼,原来天已经是大亮了,她扭头往旁边看去,小雀儿跟明月俩丫头正趴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她。

“姐姐!”小雀儿看见她睁开眼率先叫道。

“早!”顾衡望着俩人笑了笑,撑着胳膊起身,哈气还没打出口就愣住了,小雀儿跟明月边上又出现了第三只生物,眼睛圆溜溜的,鼻子大大的,浑身毛绒绒的正努力伸出小前蹄趴在床沿上。

顾衡一惊,下意识的往床里面移了移,定睛看了看,床边的不明生物好像是一只狗。

“这是什么?”顾衡把放在床头的袄裙拉过来,边穿边指着床边的狗问明月。

明月把它抱起来,笑着介绍,“这是我抱过来的狗啊,衡姐姐你看,好玩吧?”

顾衡穿好衣下床,疑问道,“你抱过来的?”

“是啊,”明月点头,“你别看他小,这小家伙可重了呢,一路上可累死我了,我本来以为你们都在铺子里呢,我抱过去,顾姨说你们都在家呢,我又抱过来这边,都快把我胳膊累折了!”

顾衡失笑,“你不能找根绳牵过来吗?”

“它还小呢,”明月亲亲手里的狗,“用绳子勒着多可怜啊。”

顾衡点点头,盯着小东西看了两眼,问明月丫头,“这是你新养的狗吗?”

“不是啊,这是我抱来给你们养的!”明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给我们养?”顾衡诧异。

“嗯!是给我们家的狗!”小雀儿在边上美滋滋的拿手摸小狗的头,又咧着嘴跟顾衡强调,“姐姐,小妞妞是我们家的了!”

小妞妞?连名字都有了?顾衡朝小狗的下身瞅瞅,迟疑的看向明月,“这小狗是母的吗?”

明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小妞妞是小雀儿刚刚取的名字。”

顾衡叹口气,问明月,“这狗是哪儿来的啊?”

“我二哥捡的!”明月把狗让给边上的小雀儿抱抱,然后又留恋的伸出手去摸摸。

顾衡闻言疑惑,“捡的?”这宋明为!路上碰到狗就带回家养着,干不干净啊,会不会有狂犬病啊,她又盯着看了看,也看不出这狗是什么品种,该怎么养啊。

顾衡瞅瞅正一脸宠爱的看着小狗的明月,问道,“明月,你既然这么喜欢这狗,为什么不自己留着养啊?”

“我已经有了啊!”明月咧着嘴解释,“我二哥捡了两只,我留了一只还剩下一只,我娘就让我把这只抱过来问问衡姐姐你们要不要。”

顾衡闻言噎了下,嘘出口气走上前去盯着小狗看了看,小家伙毛发橙黄,也看不出有几个月大,正睁着乌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她伸出手摸摸小东西的脸颊,小东西居然很不给面子的扭过头去,她把手缩回来,这狗居然又伸出爪子来够她,切,这个别别扭扭的小家伙。

“衡姐姐你要养着它吗?”明月出声问她,“我娘说它还可以看家护院呢。”

顾衡瞅瞅面前这连两尺长都没有的小家伙,指望它看家护院且需养着些日子呢,不过他们现在住在这院子里,就顾玉珠一个成人,有个狗的确不是坏事,起码晚上有生人靠近小院子的话,有狗叫声起码能吓唬吓唬一般的歹人。

顾衡把小狗抱起来端详了一番,毛色顺滑,身体不大体格却不瘦弱,迟疑了片刻遂点点头,“嗯,你代衡姐姐谢过宋嫂,也谢谢明月你辛苦抱过来,我们养着它。”

“嗯!”明月乐了,“太好了,你们若是不要,我还真舍不得把它送给别人,这下好了,等妞妞长大了,就嫁给我们家的小狼,真好!”

顾衡轻笑,这都哪跟哪啊,两只狗一起抱回来的,肯定是兄弟姐妹吧,那怎么能配对,她抱着狗转过身去仔细看了看,她没养过狗不会辨认公母,把狗翻过来找了一圈没找到什么雄性标志,看起来貌似真的是母狗。

添了个新成员,不止小雀儿,顾栋也很欢喜,兴冲冲的在灶边给小东西做了个窝,没想到小东西还不乐意上去,等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大伙都忘了,它自己玩累了又自个儿跑窝里躺着,顾衡看到骂道,“我看别叫它小妞妞了,叫它小别扭得了!”

没想到小雀儿晚上告诉顾玉珠,“小狗狗叫八妞!小八妞....”

顾玉珠听了奇怪,问小闺女,“为什么叫八妞啊?”

小雀儿指着顾衡,“是姐姐起的,好听!”

顾衡听了失笑,倒也没再更正,八妞就八妞吧,比别扭好听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