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6. 第二十六章

卢家村不大,几十来户人家毗邻而居,顾衡掀开马车帘往前面看去,小村子不大,高高低低的一片房屋被冬雪涂成白色,竟像是童话里的世界,乡下的雪景到底比镇上的好看的多。

顾玉珠也探头问赶车的人,“明为,前面就到了吧?”

“是的顾姨。” 宋明为回头往车上看一眼,复又开口,“顾姨你们把车帘发下吧,风大。”

“你这孩子,自己在风里吹了这么久,还担心我们,”顾玉珠歉意地说道,“赶了这一路车冻坏了吧?”

“没事,我习惯了。”宋明为说着又扬了一鞭加快了车速。

宋明为带着顾玉珠跟顾衡直接去了卢家村的村长家,村长卢有良看起来三四十岁,个子虽不高说话却颇严肃,但顾衡看到他却实在严肃不起来,因为这村长卢有良长得真的好黑啊,她看了两眼就低下了头,她真的觉得这位村长已经黑的像混血儿了,配上那张严肃的脸,她掐着自己的手心才能不笑出来。

村长倒了茶水放在桌上招呼他们喝,顾衡怕手抖没敢去端,顾玉珠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顾衡正了正神色看向卢有良,“卢大叔,为什么卢家村的牛都养在一处呢?”

卢村长咧着嘴回答,“圈在一处养的是母牛,这些牛产了崽需要精心照应着,村里有经验的人不多,就牵到一处,差有经验的人一块照料。”

顾衡点点头,“那您村里现在统共有几头母牛呢?”

卢村长指指不远处的围栏,“这圈里统共有五头母牛,每日喂了小牛多余几罐牛乳还是有的,养起来的小牛里也有母的,往后估计还能多。”

顾衡去看了几头产奶的母牛,毛发柔亮体态健壮,看的出来照应的人很精心,牛棚也打理的很利落,看过环境她也放下心来,遂干脆的示意顾玉珠签了合约,暂时定下来每日送三罐牛乳,日后如需增加再做商议。

卢有良没想到以前大多都浪费掉的牛乳一下能卖出去这么多,乐呵呵的招呼他们几个人留下来吃饭,顾玉珠自是笑着拒绝了,宋明为是赶着镖局的车送她们过来的,呆久了顾玉珠怕耽误人家的事。

卢有良见状又从家里提了一串自家腌制的腊肉出来,非让顾衡她们给带回去,几个人推让一番,顾衡瞅着村长家门口的柿子树,树顶上还挂着好些黄澄澄的灯笼似的柿子,遂笑着看向卢有良,“卢大叔,您家院外的柿子长得可真好,你要是舍得,我摘几个回去尝尝可以吗?”

“哎好好好,”卢有良听了,忙冲里屋喊,“虎子,快出来,去树上摘些冻柿子下来!”

屋里有人答应,“哦知道了,爹。”没多会就见屋里出来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见着顾衡他们几个外人似是有点不自在,还拿手挠挠头。

顾衡见到这卢村长的儿子,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这小子比他爹还要黑!顾玉珠跟宋明为闻声都朝顾衡望过去,顾衡忙憋下笑,她真的觉得这卢有良父子俩祖上怕是有非洲血统啊!

那叫虎子的少年随着笑声看到顾衡,脸更黑了,还黑里带红,慌忙转开眼睛往柿子树那边跑去。

顾衡本来以为他是要拿竹竿敲几个柿子,没想到虎子噌噌噌几下竟是上了树,然后就坐在树杈上摘起柿子来,边摘边递给树下的卢有良。

顾衡眼看他们已经摘了十几个了,忙走过去制止,“够了卢大叔,我要不了这么多的。”

“没事丫头,我给你多摘几个,”卢有良不听她的,“你既爱吃,就多带些回去!”

爱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啊,顾衡又冲树上喊,“呃...虎子哥,你快下来吧,别摘了!”

树上的人闻言愣了下,手一抖,一个柿子就从手里划了下去。

“小心!”顾衡听着谁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一个胳膊一把拽过去,她反应过来回头看过去,树下她刚刚站的地方一个柿子正落在那里。

“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卢有良冲树上训斥了声,又转向顾衡,“丫头你躲远点,这柿子虽小,砸在身上却是不好受的。”

顾衡点点头,那柿子一个有拳头大小呢,若是砸在头上真不是开玩笑的,遂退步想再站远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胳膊还被宋明为抓着呢,她赶忙挣挣自己的胳膊,开口,“多谢宋二哥。”

宋明为怔了下,彻底断定眼前这丫头在避着他,以前对着他虽然也谦和有礼的,但绝不像现在这样跟他说话的时候都不看着他,明明是个容易笑的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也不轻易笑了,不对,是这两天看到他甚至都不主动说话了,跟树上的黑小子说话她都笑脸相迎,凭什么到他这就板着个脸。

“宋二哥?”顾衡看看自己的胳膊示意抓着他的人松开手。

宋明为轻哼一声放开她,冷言说道,“再不去制止,你虎子哥要把树上的柿子都给你摘下来了!”

顾衡愣了下看过去,卢有良不知什么时候从屋里拿了个筐,眼下正抱着筐在接柿子呢!再抬头看看,虎子已经把能够得着的柿子摘光了,正伸着胳膊拽另一个枝头呢,她扶额,皱眉喊道,“卢大叔,您这是要我带到镇上卖吗?”

好说歹说,卢有良还是在他们马车上塞了一小筐柿子,盛情难却,顾衡索性就收下了,实在吃不完的话就做成福包吧,反正水果在她这里倒也浪费不了。

*****

从卢家村回来,宋明为赶车把顾玉珠顾衡姑侄俩送回铺子里,就把马车转了向准备回镖局,顾玉珠忙拾了些柿子递给他,“明为,这些柿子你带过去吃吧。”

宋明为摇摇头,“我不爱吃这个,顾姨你们自己留着吧。”

顾玉珠还是放在马车后面,“你不爱吃就分给镖局的人吃,好不容易带回来的不能糟蹋了。”

宋明为点点头,就坐上马车准备驱车走。

“明为,”顾玉珠又喊住马车上的人,叮嘱道,“这两日你娘不在家,你也别在镖局凑合着吃了,晚上回家来,到西屋来吃,镖局的到底都是大锅饭,哪里如自己做的吃的舒心,听到没?”

宋明为闻言却未说话,愣了愣把目光转向站在顾玉珠边上的顾衡。

顾衡站在铺子门口抱着一筐柿子正听着呢,见宋明为突然望过来,怔住了,刚刚那话又不是她说的,突然看她算怎么什么事,又转头看看顾玉珠,顾玉珠居然也在看她呢!

顾衡咽口唾沫,斟酌着开口,“这牛乳的事,宋二哥帮了我们大忙了,我们即便是好好宴请宋二哥一顿也是应该的,吃几顿家常便饭更是理所应当。”

车上的人闻言牵牵嘴角,看向顾玉珠,“既是这样,这两日就麻烦顾姨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顾玉珠笑道,“你也赶紧回去吧,陪我们跑了这大半晌,别耽误了镖局里的正事!”

宋明为点点头这才扬鞭赶了马车离了铺子。

顾衡抱着柿子进屋,拿出个陶盘打算把柿子洗洗,瞥瞥一旁欲言又止的顾玉珠,叹口气边卷袖子边说道,“姑母,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你这样看着我,我没法专心干活啊....”

顾玉珠拉了顾衡在桌边坐下,自己也在边上坐下来,轻咳了一声说道,“衡儿,你今年也十四岁了,按理来说也不算小了....”说着抬眼看到顾衡正定定的看着自己,反倒失笑,“你这鬼丫头早就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猜到了让你姑母我在这费劲绕弯子!”

顾衡牵牵嘴角叹气,“姑母你想说什么我明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也懂,但我才刚刚十四岁,还没有那么大吧?谈婚论嫁的是不是太早了些,您就让我再容我几年,等我好好挑一个中意的夫婿,好不好?”

“你这丫头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顾玉珠轻拍了她一下,犹豫了下又问道,“我看明为那孩子就挺好,你...”

“姑母你也说他是个孩子,”顾玉珠赶忙说道,“既还是个孩子,说这些就为时尚早!”

“你...”顾玉珠哑口无言,“我说不过你这丫头!”

顾衡忙塞了个柿子给她,“您帮我把这些柿子的蒂摘掉吧,我想用这些做福包看看,说不准适合的很呢。”

顾玉珠叹口气,“罢了,我也不多说了,有没有缘分都是天注定的。”

顾衡闻言愣了愣,她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天注定的缘分,良缘也是需要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如果碰到让她动心的人,她也会努力抓住的,可是宋明为在她看来的确只是个半大孩子,还是个别别扭扭让她琢磨不透的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