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 第十九章

顾记糕点铺子开了几个月,营收也基本上稳定了下来,每月刨去成本能赚二十两银子左右,这几个月糕点铺赚的银子,再加上上回参加翰林书院竟会得的三十两,顾衡他们现在的积蓄已经有九十多两了,顾衡去跟伢人打听过了,铜钱镇上的像宋家这样的小四合院,一般要一百五十两左右就可以买到了,但其实顾衡更想买那种前面是铺子后面能住人的院子,而那样的院子至少也要三百两银子左右。

顾衡叹口气,要赚够买理想的院子的钱,按照现在的月营收,至少还要等一年以上。

顾玉珠正坐在炕边帮小雀儿脱衣睡觉,抬眼看到坐在桌边托腮皱眉的顾衡,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还没算完那,还是账目有问题?”

顾衡一副无奈的口气,“姑母,这赚钱怎么这么慢啊,我们还得等好久才能攒够买房子的钱呢。”

顾玉珠笑着摇摇头,“再能吃的人一口也吃不成个胖子,还不是要慢慢来嘛!”

顾衡点点头收起账本,去逗顾玉珠怀里的丫头,板着脸说道,“小雀儿,今晚睡觉可不准蹬被子哦,再不老实姐姐打你屁屁。”

顾玉珠已经把西屋的炕烧起来,烧得热乎乎的再铺上褥子,暖和的很连小雀儿都觉得舒服,这小丫头也不愿意回里屋的床上睡了,这些日子都是跟着顾衡睡,小丫头睡相不好老是蹬被子,顾衡总是不自觉的醒来瞅瞅。

小雀儿嘻嘻笑,在顾玉珠怀里也不老实,嬉闹着在炕上乱爬,宣告,“我要跟哥哥睡!”

顾玉珠把小丫头按在被窝里训道,“老实点!”随后问顾衡,“栋儿呢,怎么还没进屋啊?”

顾衡往窗外示意了下,“好似还在院子里跟宋二哥学武术呢吧,”看看天色也不早了,遂收起账本起身,“我去看看。”

顾衡推开门进了院子,院子里居然没人,她喊了两声,就听见屋顶上传来顾栋的声音,“姐我在这呢,上面。”

顾衡吓一跳,抬头看过去,顾栋跟宋明为两人正站在东厢屋顶上呢,她大惊,“你们怎么上去的?”难不成这宋明为居然还会什么飞檐走壁的功夫?

“姐,那边。”顾栋手指着墙角处,“拐过去那里有梯子,从那能爬上来。”

顾衡看过去,果然有一个木梯竖在那里,她走过去用手晃了晃,还算结实,遂也顺着梯子爬了上去,屋顶上的瓦片踩上去哗哗响,看着好像不大结实的样子,她站在屋檐边上有点不敢再往上走,抬头问,“这瓦不能被我踩塌了吧?”

顾栋安慰她,“姐,没事的,过来吧,走到上面能看到很远,你快过来看看。”

她点点头继续往上走,还好瓦片比看起来的结实,几步跨到屋顶,顾栋伸出手来拉了她一把,等站上去了终是呼出一口气,抬眼望去,眼前是一片屋顶,“你们俩费了这么多劲上来就为了看屋顶啊?”看的最远的地方也还是屋顶啊。

“我们两上来可不像你这么费劲。”边上宋明为凉凉的开口。

顾衡白了他一眼,望向顾栋,“这上面风大,咱还是下去吧。”

顾栋拉拉她,手往上指,“姐你看那!”

顾衡望过去,怔住,满天星斗如粒粒珍珠镶嵌在墨色的绸缎上,冬夜的天空黑沉,因镶嵌了粒粒宝石愈显干净,她忍不住赞叹,“真美。”

虽美景当前,她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俩跑屋顶上看星星?” 男子汉这么诗情画意的不好吧。

顾栋摇摇头,“不是的,明为哥在叫我练武呢,明为哥说在屋顶上练武能训练平衡力。”

顾衡往下瞅瞅屋顶的高度,看向宋明为,“在院子里站板凳上练不是一样吗,站这么高练武,要是摔下去会受伤吧。”

宋明为冷哼一声,“练武除了技艺更要求胆量,如若这点胆量都没有还练什么武艺。”

顾衡发现这小子最近跟她说话总是阴阳怪气的,忍不住转向宋明为回嘴,“栋儿又不用跟你去走南闯北的跑镖,他要那么大胆量干嘛?”

对面的人闻言未再说话。

顾衡回嘴后就后悔了,人家好心好意教你,不感激就算了还冷嘲热讽的,宋明为不接话她更慌,“对不起啊宋二哥,我说错话了。”

宋明为瞥她一眼,出声,“下去吧。”遂纵身跳了下去,顾衡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伸手拉他,哪知道身子倾斜一下没站稳就趴在屋顶上,顾栋吓坏了一把拉住顾衡的腿,顾衡反应过来,赶忙趴稳了朝院子里望过去,宋明正毫发无损站在院子里往上看呢。

顾衡忍下心头的火,转头招呼顾栋,“拉姐姐一把,咱快下去吧,这上面危险的很。”

等姐弟俩撅着屁股从梯子上爬下来,宋明为已经不见了踪影,宋明为房里有烛光门却已经关上了,顾衡摇摇头揉揉自己被摔的发痛的膝盖,不再想这个让她琢磨不透的家伙,打了水招呼顾栋洗漱。

**************

自从知道半里坡有人养牛,顾衡就一直想去看看,好不容易天气放晴,她就拉了顾玉珠雇了辆马车直奔半里坡,说是半里坡,其实不是坡,就是平远镇远郊的一个小村子,村里不过几十户人家,村子里养牛的有好几家,但养的多的只有一家姓邓,顾衡稍稍打听了一番就找到了邓家的院子。

院子很大,邓家当家的邓老头听闻她们要买牛乳,颇诧异的问,“你们要多少啊?”

顾衡笑着回答,“大爷,我们能先去您家牛棚看看吗,若有现成的牛乳也给我们些尝尝,我们是要用牛乳做糕点的,用的不是一回两回,若是您这的牛乳合适,我们想长期买的。”

邓老头闻言愣了,似是不相信顾衡,转头看向边上的顾玉珠,“你们当真买的多?”

顾玉珠点点头,“邓大叔,我们是开糕点铺的,您带我们去看看吧。”

邓老头这才点了头,引着俩人去了牛棚,邓家的牛棚里共有三头大牛,两头小牛崽子,邓老头指给她们看,“这两头都是母牛,这头刚产了崽,牛乳倒是不少,我也拿到镇上去卖过,除了有家酒楼收些,旁人也没人爱喝这个,上门来买牛乳的你们倒是头一个。”

邓老头说着从屋里端了碗奶白色的牛乳出来,顾衡闻了闻又喝了一口,牛乳未被煮过,略带生味,却不影响本身的鲜甜清香。

“大爷,我们做糕点的最讲究配料新鲜,我们的铺子就在平远镇上,所要用的牛乳必须是当日产的,每日一罐,且需要送上门来,您看您家是否能做到?”

邓老头思索片刻,“我家现成的牛车,送到镇上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倒不是难事,况且我儿子在镇上做活,每日让他带过去就行,不过你既只要当日产的,我却不能保证日日可以供应,这母牛总有断奶的时候。”

顾衡笑道,“这是自然,若您有就给我们送,我们暂时每日只收一罐,若以后用量大了再与您商议。”

邓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你们想怎么个买法呢,能给多少钱一罐?”

顾衡不答反问,“不知道大爷之前卖给酒楼是怎么个卖法?”

“额...”邓老头有点不好意思,“他们也不过才买过一次,给了二十文。”

“我们给您三十文一罐,每次您给我们送到铺子里,我们验了没问题就付现银,您看怎么样?”

“行行行!”邓老头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你们从啥时候开始要,我们啥时候都可以送!”

“那就从明天吧,每日辰时直接送到铺子里!”顾衡告知邓老头铺子地址,想了想又说道,“如若您有现成的,今日先让我们带一罐回去。”

“有的有的。”邓老头忙招呼屋里人,“老婆子,快装一罐今日的牛乳给这姑娘带回去。”

顾衡付了钱心满意足的抱着一罐牛乳坐上马车,顾玉珠似是有些担心,问道,“衡儿,这一罐三十文,一月都快一两银子了,你就这么有把握这银子花的值吗?”

顾衡点点头,“放心吧姑母,我回去就做个加了牛乳的福包给您尝尝,您保准喜欢,加了牛乳的福包才是真正好吃呢。”

顾玉珠不喜欢生牛乳的味道,依旧半信半疑,“我怎么闻这味道膻的慌,这要是放在福包里常人能吃的惯吗?”

顾衡坚定的点头,她是喝惯牛奶的人,也相信牛奶的力量,不仅是牛奶面包,她还想做出奶油,奶茶,奶酥等等奶制品来,即便不能被这个世界的所有人接受,但是这味道肯定可以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她有信心,牛奶绝对是她可以把顾记糕点铺做出名声的一大助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