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4. 第十四章

顾衡回去后并未跟顾玉珠提起郑大再婚之事,顾玉珠不说,她也就当不知道,顾衡明白姑母心中的伤痛与不甘,恐怕也不是她能劝住的,顾玉珠需要的是时间。

顾玉珠伤了手,这些日子被顾衡拦在家里歇着,但没伤的那只手也没闲着,别的干不了,针线活还是可以做的,这几日呆在家里居然已然把顾衡和顾栋的冬衣做了出来,铺了厚厚的一层棉花,看着便觉得暖和的很。

给顾栋挑的颜色是一身靛青,顾栋试穿了下很是合身,靛青色平而不凉,配上宝蓝色的腰带,顾栋虽是小娃,穿上倒是平添了几分率性。顾衡的是丁香色,袄衣虽绵实却带腰身,丁香淡雅,衬得少女面若初雪,顾衡自己也很是喜欢,穿上后在屋里转了好几圈,惹的众人一阵笑。

顾衡依依不舍的脱下棉袄,放在手上端详了一番,针脚细密怕是她一辈子都学不来的额,忍不住说道,“姑母,你手还伤着,干嘛这么赶着做棉袄啊,幸亏没碰着伤口。”

顾玉珠在剪小雀儿的新棉袄,闻言笑道,“眼看就要立冬,天说冷就冷了,这好不容易得空,还不得抓紧做出来,省得挨冻,放心吧我手已经快好了,再说我又没伤到手指,穿针引线的不碍事。”

顾衡点点头,帮顾玉珠穿针,“姑母,这才不过秋天,天就这般冷,等入了冬怕是要遭一番罪呢,咱在外面摆摊实属不易,您说咱要不要打听打听哪里有便宜的铺子出租,如不算贵,咱干脆租下来在铺子里卖糕点,您说呢?”

“租铺子?”顾玉珠闻言一愣,放下手中的针线活,“那可要不少银子呢吧?”

“我这两日略微打听了一番,一间三丈宽的小铺子,只要不是在街口的显眼位置,一月差不多要三到五两银子不等,虽说比起摊车来说要贵上很多,但我想着毕竟有瓦遮头有墙挡风,况且据我们这两月摆摊的收益来看,这租金我们还是能承受的起的,虽说会少赚一些,但等我们有了铺面,就可以想其他法子补赚回来。”顾衡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堆,抬头看看,顾玉珠正笑着看着她,遂不解的问道,“姑母?”

顾玉珠笑道,“姑母对这些并不在行,但你叽里呱啦说这么一通,想必是仔细思量过的,只要你觉得行,你就去做,在做营生这事上,姑母听你的。”

顾衡笑着点点头,“那我明日便找个伢人帮忙寻摸着,就不知道这眼看就要入冬,还能不能来得及看到合适的。”

*****

吕修文如约来宋家小院给顾栋传授考学经验,不过跟他一起来的不是小胖子周瑞,却是陆回。

看到顾衡略带错愕的目光,陆回牵起嘴角,“顾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吕修文一脸惊讶的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顾姑娘住在陆兄姑母家里,还真是巧合啊!”遂望向陆回叹口气说道,“原来你们早就相识,亏我还想着拿顾姑娘的算术吓吓你呢,陆兄果然一如既往地沉得住气的啊!”

顾衡笑着解释,“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也不算相识,两位请进。”

顾玉珠早就在院子里支好桌椅,且摆上好几样点心茶果,听闻吕修文带来的同窗是陆氏的娘家侄子,很是惊喜,“这还真真是巧了,”转而一拍脑袋,“看看我,打听了那么久就是忘了问宋嫂有没有认识什么人在翰林书院读书的,净瞎忙活。”

陆回笑道,“婶婶虽是妇人,却重视孩童礼学,实属难能可贵,既然我等小辈能略尽绵薄之力,全力配合也是理所应当的。”

顾玉珠闻言很是欣喜,“你这孩子可真是会说话,我可是真羡慕宋婶有你这么个知书达理的侄子,对了,不巧宋婶去帮工了,明为那孩子也不在家,只有明月在呢,”转向顾衡吩咐道,“你去堂屋告诉明月一声,她表哥来了,这丫头该高兴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堂屋那边明月的声音,“表哥,你怎么来了?”

顾玉珠笑道,“你表哥他们是来给顾栋讲考学的事来着,来来来,我做了不少点心,你们这些孩子一块热闹热闹。”

陆回笑着看向明月,“你这丫头今日是沾了我们的口福了吧。”

“表哥!”明月跺跺脚,然后瞥眼看看边上的吕修文,轻声说道,“修文哥哥你也来了啊?”

吕修文笑着应了后,顾衡留意到明月小丫头跟平常明显不大一样,拘谨的很,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再傻也看明白了,这吕修文估计就是明月口中那个特别白的人了,她都能看出来,想必明月的表哥也能看出来,那陆回既然看出来了还带吕修文来宋家?难不成是希望撮合他同窗和自己表妹?

顾衡有点纳闷的看向陆回,那人正拿了好几本书册递给边上的顾栋,“这些书册都是我以前看过的,我已在晦涩难懂的地方都加了注解,你有空可以拿来细读,如若有不懂的地方,记下来即可,我下次来再解与你听。”

顾栋听话的点头接下,这书本毕竟是贵重之物,顾玉珠不安的开口,“陆家小公子,这些书怕是贵重的很,我们怎么能白白拿你这么多....”

“婶婶您不用跟我们客气,叫我陆回即可,谁说您白拿了,您不是给我们做这么多点心吗?”陆回望了望顾衡,补充道,“况且顾姑娘还答应参加我们书院的年底竟会,本就是我们占了便宜的。”

顾玉珠越发觉得这陆家小公子甚是懂礼,笑着招呼几人坐下吃点心。

吕修文说道,“我们来的时候已然分配好了,我给顾栋弟弟讲解考学试题,陆兄跟顾姑娘解答算术竞题,事不宜迟,咱们都尽快开始吧。”

“好好好,”顾玉珠忙把点心往边上挪挪,“你们边说边吃,不耽搁。”

顾衡瞅着明月丫头总是看着吕修文一副愣神的样子,忙说道,“我不用,你们给我的那试题册我都看过了,如若竟会术题都类似这些,我没有问题的。麻烦二位还是给我家小弟讲讲考学经验吧,我跟明月妹妹再去灶房煮点茶水给你们端过来。”说完不管顾玉珠错愕的眼神就拉了明月进了西厢。

明月被拉进屋内,一头雾水的问,“衡姐姐,顾姨不是烧了茶水了吗?我看那碳炉上坐着水壶呢!”

顾衡拉着小丫头坐到炕上,问道,“明月,你上次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就是院子里的吕修文吧?”

明月大惊,“衡姐姐你...你怎么知道的?”

“傻丫头,你要是再这样总是偷偷看他,满院子的人都要知道你喜欢他了!”

“我...”明月丫头慌了,“你...你,我看他了吗?对,我看他来着....”

顾衡叹口气,“明月,如若你现在还不想让大家知道,你必须放轻松一点,就把他当成你表哥的同窗,别多想,也别总是偷偷看他,明白吗?”

小丫头点点头,然后呼口气,然后一脸凝重的看着顾衡。

顾衡哭笑不得,还想劝说两句,顾玉珠推门进来,“你俩丫头在在这说什么悄悄话呢?”

明月连忙起身,紧张兮兮的解释,“没没什么啊,我们没说什么....”

顾玉珠掩嘴笑道,“放心吧,顾姨不想知道你们说了什么,小姑娘家的谁还不藏着点小心思。”然后望向顾衡,“衡儿,你还是出去招呼招呼陆家小公子,人家毕竟是给你讲解竟会的试题来了,可不能让人跑一趟却干坐着。”

顾衡闻言点点头,拍了拍明月让她放轻松,就去了院子。

陆回正在翻看那本题册,看到她出来便起了身,说道,“久闻顾姑娘聪慧,却没想到那本题册上百道题面均未难住姑娘,在下实在好奇姑娘的解题方法,不知姑娘可愿意略讲解一二?”

顾衡点点头,“聪慧不敢当,只不过有些小聪明罢了。”遂大概跟他讲了讲自己的解题方法,说到有些题面,她是先预设未知数来假设时,陆回眉头深锁似是不可置信,等拿了两个实例按照她的方法算出结果后,陆回才茅塞顿开,脱口夸道,“姑娘当真...聪慧过人!”

被夸成这样,顾衡内心其实很是不好意思,毕竟这些方法可不是她想出来的,她是占了后人智慧结晶的便宜了,忙谦虚道,“我也就只会这点小聪明,其他的学问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要不然也不会到处找人来教导我小弟了。”

“即便是世间大才也必有所短,如若姑娘样样精通,那可真让我等汗颜了。”

眼前这人说话太过文言文,顾衡实在有点不习惯,忍不住说道,“陆家公子,你们读书人连平常说话都文邹邹的啊。”

对面的人闻言愣了一下,眼带笑意,“读书人不自觉身带酸腐之气,是我错了。”

嗯?这回轮到顾衡愣了,差点脱开而出,你错哪儿了?犹豫了下又咽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