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3. 第十三章

顾玉珠自带着小雀儿出去一趟回来后,连着好几天情绪都不大好,虽极力掩饰,顾衡还是看的出来怕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了,顾衡旁敲侧击的问了两句,顾玉珠只说没什么,但嘴上说着没什么,却总是出神,做针线的时候扎破了手不说,做蛋糕的时候居然愣神烫了手,把大家伙都吓了一大跳,小雀儿更是吓得大哭。

着急忙慌的去了医馆,好在大夫说伤得不重,没什么大碍,上了药包起来修养几日即可,顾衡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去后按着顾玉珠让她什么都不要做,安心修养几日。

顾玉珠很是内疚,一边安慰两个小的,一边还硬要拿受伤的手帮顾衡做生意。

顾衡佯装生气,正起脸来劝道,“姑母,你要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咱即便是少卖些糕点少赚些银钱又怎样,您这样硬撑着做活,很容易再弄伤了自己,你就忍心让我们三个小的再伤心难过一回?”

顾玉珠这才不再硬撑,泪眼涟涟的答应在家歇养几日。接着几日都是顾衡一个人摆摊,她索性也少做一些糕点,每日申时末就收摊回家,她也想开了,这赚银子还是不要急在一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顾玉珠受伤让顾衡越发想知道姑母那日出去碰到什么事了,尽管她连顾玉珠去见了谁都不知道,但却深信这事肯定跟郑家有关系,除了郑家也没什么其他人能让顾玉珠情绪如此起伏了。

想到这个,她犹豫着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去郑家那里看看,探探虚实。

“姑娘?”摊前有人叫她。

她猛地回过神,“啊?”

“我是说,一共多少钱?”摊前的人问道。

“哦,”她拍拍自己脑袋,怎么搞的连自己也开始走神起来,看看手上帮摊前人取好的糕点,歉意地说道,“一共是四十五文,不知道公子您想怎么包起来,每样包在一起吗?”

对面的人点点头,“嗯。”

“稍等。”顾衡拿出油纸,熟练的一边包点心,一边说道,“这白糖糕是蒸的,热的时候最好吃,吃之前最好放炉上底下坐水蒸一会,这蛋糕就不必了蒸了,本就是烘烤而做,不宜触水.....”

“姑娘今日好似心情不好?”对面的人忽然出声。

顾衡一愣,遂警惕的抬头望向对面的人,此人这话说的不仅唐突而且颇奇怪!

对面的人怔了一下,遂低头致歉,“抱歉,是在下唐突了,在下见姑娘屡屡出神似有忧虑,才一时口不择言脱口而出,还请姑娘不要介怀。”

顾衡凝眉打量了对面的人一番,此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无论穿衣打扮还是行为举止都不像轻浮之人,也不再纠结,递上包好的点心,说道,“一共四十五文。”

果然此人接了点心后即道谢离开,并未再作他言。

一日下来生意倒是不差,不过因事先准备的糕点不多,还不到申时糕点就卖完了,顾衡抬头看看天色,思索了片刻,把摊车托付给临摊的葛大娘照看一会,自己却直奔铜钱巷。

还未到郑家门口,顾衡已然明白顾玉珠这两日为什么神思哀切屡屡出神了,郑家大门上刚贴的四方大红纸上,赫然写着“囍”,顾衡内心冷笑,好个郑大,与姑母和离不过才两月,即光明正大毫无顾忌的娶新人进门,那日姑母提出和离的时候,亏他还作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有那么几瞬,顾衡甚至觉得郑大也是个可怜人,但此刻顾衡恨不得冲进郑家,狠狠地敲他一棒子!

这时候郑家小院里传出来一男一女俩人的说笑声,顾衡听出来,那男声就是郑大!女的想也知道大概是新妇了吧,顾衡瞅瞅郑家的院墙其实并不高,她四处打量了一番,郑家东院墙边上的巷子里有一辆旧板车,她估算了一下她踩上去应该就能看到院里的情形,她思索了一番,从巷子里寻摸了个泥块,然后轻手轻脚的爬到旧板车上,朝郑家院子里望过去。

院子里郑大正做着木匠活,边上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正拿着汗巾给郑大擦汗,那郑大居然笑呵呵的把汗巾接下了,顾衡咬咬唇,回头望望板车的高度,她绝对可以跳下去然后沿着这条小巷跑掉,她呼出一口气,扬起手里的泥块猛地向郑大投掷出去。

“哎呀!这是什么呀这是?”郑家小院里的妇人忽然惊叫起来。

顾衡猛地跳下板车,顺利落地后,快速朝着巷子另一头跑,后面传来郑家院门被开的声音,她拼劲全力往前跑,刚到巷口还未转弯,忽然从巷子那一侧伸出一只手来拉住她,顾衡大惊!那人用手捂了她的嘴,然后把她带进另一侧的巷弄里,顾衡被捂着嘴好不容易站稳,那人放开她站到她身前,做了个嘘声。

顾衡抬头,居然是刚刚在摊上买糕点那少年!

另一侧的巷子里传来郑大跟他媳妇的声音,那妇人骂骂咧咧,“谁啊,这是谁家的孩子没人教,朝人家院子里扔泥块啊!看我找出来不折断你胳膊!”

郑大唯唯诺诺的劝道,“算了算了,小娃娃不懂事,闹着玩呢,咱进去吧....”

“相公,!你越是良善越被人欺负!”那妇人一副心疼的语气,“快让我看看头上伤着没....”

郑大俩人在巷子里逗留了半天,顾衡没敢出声,只是瞪着眼前正拿眼神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的少年。

过了一会儿那郑大夫妇终于又进了院子,听见关院门的声音后,顾衡立即退后一步,怒目瞪向眼前少年,“你到底是谁?”

那少年微微倾身,行礼道,“在下陆回,见过顾姑娘。”

“陆回?”顾衡皱起眉头,她记得吕修文给她的试题册,扉页上的落名就是陆回,难道眼前人跟那书的主人是一人?她冷冷问道,“你如何认识我?又为何要跟着我?”

“顾姑娘,你不必害怕,”陆回牵起嘴角,“我不是坏人,长桥巷宋家的当家夫人陆氏是我姑母。”

顾衡愣住了,长桥巷宋家?陆氏?那这是宋婶的侄子?也就是明月的表哥?迟疑片刻,她开口,“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如何认识我的?你又为何跟着我来这铜钱巷?”

“在下日前去过姑母家一次,虽未与姑娘正面碰过,但却远远见过一次,今日在西街买糕点时便认出来了,我在西街采买完后,看到姑娘神色有异一人抛下摊车匆匆走掉了,我看你毕竟年幼又孤身一人,便悄悄跟着你过来了,不想看到....”那人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不想看到姑娘调皮捉弄他人,且险被人捉住,所以忍不住出手相帮,并无恶意,若不慎得罪了姑娘,还请姑娘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顾衡皱眉听他说完,总觉得这少年并未说实话,可是一时从他的话里又挑不出错处来,转头四周看看,现在她孤身一人跟这小子呆在这巷子里实在不妥,遂快速退后两步,等走到巷口才出声道,“多谢你出手相帮,若你真是宋婶的侄儿,必有机会再见,到时顾衡再重谢你。”

陆回朝她笑笑点头,“在下等着。”

顾衡忙转身快速步出巷子,一路疾走,等回到了西街,才复又呼出一口气,刚刚她的确是太冲动了,看见郑大这么快就忘了旧人娶新人,一时火大让她失了冷静,如若刚刚真被郑家抓住了,扭了她找到宋家寻姑母,那她不仅仅是自己丢人,简直是打顾玉珠的脸,说不准郑家那一家子在宋家能闹起来,到时候恐怕连宋婶都遭了连累,她吐出一口气,幸好没被抓住。

还有刚刚那个少年,她居然迟钝到未发觉有人跟踪她,实在大意的很,如果他真是一个有恶意的人,凭她现在的小胳膊小腿,说不准已然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想想实在是后怕。

“丫头,你可回来啦。”顾衡还未走回到她的摊车前,葛大娘就冲她喊道,“这小公子都等你半天了。”

顾衡觉得奇怪,还未出声发问,就看见宋明为从摊车后走出来。

“咦?宋二哥你怎么在这?”顾衡走过去,一脸纳闷的问他。

少年束手抱胸,“我娘说顾姨伤了手,你一个人推摊车不易行走,让我过来帮你把车推回去。”

顾衡笑道,“谢谢宋婶跟宋二哥了,不过这车啊我还是推得动的.....”

“走吧。”顾衡话还未说完,就被宋明为打断,他直接推了摊车往回走,顾衡赶紧快步跟上帮着一起推。

“你刚刚去哪儿了?”身侧的宋明为虽未转头,声音却传过来。

顾衡一愣,片刻才开口,“我去街上逛了逛,买了些....小东西。”

边上的人未再出声。

俩人推着车一路无话的沿街往长桥巷走,顾衡心里还想着刚刚在铜钱巷的事,转头问道,“宋二哥,你是不是有个表兄...或者表弟,叫陆回啊?”

身边的人忽然站定,转头皱眉看向她,“你认识陆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