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0. 第十章

平远镇上除了官学,还有几家大大小小的私塾,顾玉珠打听了一圈,据口碑来说还是官学的翰林书院最好,不少大才都师承于此,况且官学由国子寺直辖,享朝廷贴补,求学者只需象征性的缴些微束脩即可。好虽好但官学却不是容易进的,据顾玉珠打听,翰林书院每年只招学两次,且需通过院考择优录取。

“衡儿,我打算明天去万禧楼找碧云问问去,她有个表亲就在官学读书呢,我央她去打听打听,这院考都考些什么,咱顾栋得提前准备着。”

顾玉珠对兄长家这个唯一的儿子抱了很大期望,顾衡也能理解,可是她很怕姑母会给顾栋太大压力,忍不住劝道,“姑母,我看顾栋也不一定非要上官学,考得上最好,考不上咱就上私塾,私塾也有私塾的好处。”

“啥好处啊?”顾玉珠不解。

“呃....人少,清净。”

顾玉珠不以为然,“他是去读书的,又不是去清修的,要清净做什么,你还小不知道,我听说啊这翰林书院的学生还有当大官的呢,可不能小瞧。”

顾衡瞄了眼正坐在院子里看宋明为练武的顾栋,犹犹豫豫的问,“姑母,您打算让顾栋考科举吗?”

“那咋不行,你爹就是个秀才,顾栋像你爹,我看那读起书来保准不差,”顾玉珠苦口婆心的劝道,“衡儿,这事儿你可得听我的,栋儿读书可是大事,马虎不得。”

顾衡无奈的笑笑,“好啦姑母,反正翰林书院开春才招学呢,栋儿还有好几个月的功夫准备,也不急在这一时啊。”

“嗯,是这个理。”顾玉珠见顾衡被自己说动了,很是欣慰,“咱慢慢想办法。对了衡儿,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收摊了,而且点心一块都没剩啊,今儿个也不是集市啊怎么卖这么快?”

“您没走多久,就来了俩人把点心全包下来了,我收了摊又去粮店买了些白面还去称了十斤鸡蛋,还放在车上呢,我去拿下来。”

顾玉珠张大嘴,“把点心全包下来了是大户人家吧,这么多吃的完吗?”

顾衡摇摇头,“不知道,估计是吧,姑母我去把鸡蛋拿进来,咱今儿个早点把明天要卖的糕点做出来,刚刚明月说东街晚上有花灯看,待会我们带小雀儿跟顾栋去瞅瞅吧,这俩孩子最近憋在小院里估摸着都憋坏了。”

“哎好,姑母听你了,咱抓紧做。”

***

东街的灯市每月总有几晚上悬灯于街,众灯齐亮吸引行人驻足,每每这几天晚上街上特别热闹,看灯的都是拖家带口的带着孩子,有牵着的还有把那三四岁小娃娃架在脖子上的,熙熙攘攘倒也热闹。

顾衡一众几个人饭后就兴致盎然的出来观灯,顾玉珠抱着小雀儿,顾衡牵着顾栋,明月蹦蹦跳跳的走在最前面,慢腾腾走在最后面的是被陆氏推出来的宋明为,时不时的出言训斥下明月让别瞎乱跑。

“小雀儿栋儿,你们想不想吃糖葫芦啊?”明月转身小跑回来,一脸期许的问俩小的。

明月马上雀跃,“我要吃!”

明月乐了,跳到她哥面前伸手,“二哥,我们要吃糖葫芦!”

“干嘛?我可没带钱!”宋明为没好气的说道。

明月叉腰,“没带钱你来干嘛?”

“哎,要不是娘让我盯着你,你以为我想来啊!”

顾衡忙掏钱,走到卖冰糖葫芦的那里,“我带了钱了,我来买,你们过来挑吧,明月你过来看看你要哪一种啊?”

明月朝他二哥做了个鬼脸,忙跑去挑糖葫芦了。小雀儿跟明月一人挑了串糖山药,顾栋老老实实的拿了串糖葫芦,顾玉珠嫌甜不吃,顾衡望向宋明为示意他挑一个。

“我不爱吃甜的。”宋明为摇摇头。

顾衡点点头给自己拿了串糖葫芦,想了想又问道,“明月,宋婶爱吃这个吗?要是喜欢咱带一串回去。”

“喜欢喜欢。”明月连连点点头,“要不给她带串糖山药吧,她指定爱吃。”

“是你自己想吃吧,”宋明为冷冷的说道,然后转向顾衡,“我娘也不爱吃甜的,你不用给她带。”

“哼!”明月丫头瞪了她哥一眼,怒道,“你舍不得给我买还不让衡姐姐买!”

顾衡忙安抚她,“好了明月,吃太多甜的不好,你二哥是为你好。”然后用表情示意宋明为多笑笑,别总冷个脸,宋明为轻咳两声,表情总算柔和一点。

“娘,我要兔兔!”小雀儿忽然抬起胳膊,指着远处叫道。

“兔兔?”顾玉珠一脸怀疑的张望,“哪里有兔子吗?”

明月丫头眼尖,瞄了两眼就手指着不远处一家灯笼铺子门口,“在那儿呢!那里有兔子灯!”话音刚落就小跑了过去,顾玉珠赶忙招呼众人跟上。

白色的兔子灯,竹条为骨,绢纸为衣,耳朵红红的,身体胖胖的,灯里的蜡烛光微微泛黄,暖人心脾,饶是顾衡也看得入迷,忍不住拿了一盏举起来仔细端详。

顾玉珠瞧着自家侄女的模样忍不住牵起嘴角,平常自己这个侄女一副小大人模样,这会儿盯着花灯的样子倒露出了孩子本性。十三岁的少女虽不算大,却也亭亭玉立长发及腰,若是兄嫂还在,亦是该被捧在手心里疼着,思及此,顾玉珠忍不住叹口气。

“衡姐姐,我娘说,把兔子灯放在屋檐上挂上一夜,月亮娘娘看到了,就会把祥瑞带给挂灯笼的人,那这个人就会心想事成吉祥如意的,”明月拿着挑好的兔子灯,不确信的问顾衡,“但我觉得这话都是骗小孩的对吧?我可不相信。”

一旁的宋明为闻言冷笑一声,“不相信你还年年都挂!”

顾衡笑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肯在屋檐上挂灯笼的人都是善良的,善良的人就讨人喜欢,如果月亮娘娘看的到,总归也是会喜欢的。”

明月笑笑点头,“那我还是接着挂!”回头冲宋明为做个鬼脸,添一句,“年年都挂!你管不着!”

宋明为在东街上傻站着半天本就有些不耐烦,被小丫头一呛,怒道,“你个小丫头,我太久没收拾你了是吧,胆子肥了跟我没大没小的!”

明月声大胆小,忙拉了顾衡过来挡在前面,“衡姐姐,你看看我二哥,又凶我了,你快说说他!”

顾衡哭笑不得,“好了好了,咱是来看灯的,别总赌气啦,你看看小雀儿跟栋儿玩的多好啊,你也再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咱好好挑挑。”

明月点点头答应,转身去看灯,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冲她哥吐吐舌头。

宋明为来火,扬起手摆出一副要揍人的模样,明月丫头吓得赶紧小跑了躲到顾玉珠那边,跟俩孩子玩去了。

顾衡好笑的回头,“宋二哥,你干嘛老这么吓唬她啊,明月多可爱啊。”

宋明为哼了一声,“我要不管她,她能上房揭瓦。”

顾衡听着他口气像是爹在谈论孩子,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点点头,“虽严厉了些,我也能看出来你们兄妹感情很好,你还是很疼她的,明月在我面前也夸过好几次说她二哥多么多么厉害。”

宋明为不自在的轻咳两声,说道,“那个,我先回去了,这街道上人虽多,倒也没什么危险,你们酉时结束前回去就行。”

顾衡愣了一下,劝道,“宋二哥,你干嘛这么扫兴啊,既然一起出来的就一起回去吧?”

宋明为怔了下,还是点点头。

顾衡牵起嘴角,“这就对了嘛。”她见宋明为站那一副无聊的样子,跟这热闹的市集实在不相配,遂把自己手上的兔子灯递过去,“宋二哥麻烦你帮我提着这兔子灯,我去换我姑母抱会小雀儿,这丫头越发沉了,抱久了手酸的很。”

宋明为点点头把灯接下。

顾衡笑笑转身,没走两步,被身后的人叫住,“你...你等一下...”

“啊?”顾衡又回身,“怎么了?”

不想那宋明为却转过去拿侧身对着她。

顾衡不解,这小子怎么一副别别扭扭的样子,又问了声,“你刚刚是在叫我吧?”

宋明为依然未转身,以手握拳掩嘴轻咳了一声,“你...你嘴边有山楂...”

嗯?顾衡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低头用手摸摸,果然在嘴边摸到刚刚吃的冰糖葫芦渣,她抬头看看面前宋明为一副不敢拿正眼看她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眼前这小子不过才十四岁,倒也有了男女大防的意识了,此时故作严肃一本正经的站着,偏偏手里还提个憨憨的兔子灯,模样说不出来的....可爱!她强忍住没笑,说道,“谢谢宋二哥了,太久没吃糖葫芦,有点得意忘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