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 第六章

“和离?”陆氏惊讶的转头看向顾衡,“你这丫头小小年纪怎会知道这些?可不能乱说,依我看来你姑母,还没走到那一步吧...”

“姑母,顾衡年幼还不懂什么是夫为妻纲,但自幼见爹爹如何待娘亲,耳濡目染也知道男子既娶了女子为妻,就要尊她护她,但依我今日所见,姑母这些年在郑家的处境已不单单是委屈了,娘说日子再难只要有盼头就不觉得苦,衡儿想问姑母,您在郑家是否觉得还有盼头?”

“我...”顾玉珠闻言泪如雨下,扭头望着卧榻上不时咳嗽的闺女,“我现在只盼着小雀儿....只盼着小雀儿这丫头能平稳长大,我守着她就好,再好的性子也经不住这样磨,郑家已是让我彻底寒了心了...”

陆氏还是劝道,“玉珠妹子,我看哪你也还是看开些,等你们分了家,我是说等你跟郑大分出来单过,日子不就有盼头了吗?”

顾玉珠摇摇头,“相公他不会同意分家的,以前还会拿话搪塞我,那日我从顾家村回来再跟他提起这事,他却说我们膝下无子本就不孝,如若再分家更是伤了家里人的心,让我莫要再提。”

“这...这郑大!看来啊你回去那两天,你家那老太婆又给她那傻儿子灌迷汤了.”陆氏叹口气,“只是你若真想和离,郑家怕是不会答应,那郑大虽不像样,倒也没做出什么落人口舌的事来,你要跟他和离到底还是站不住理啊。”

顾玉珠苦笑一声,“我顾玉珠嫁入郑家这么多年,也看透了这一家子了,现如今我既决意离开,和离书他们若不愿给,休书我也要拿一纸。”

顾衡跟陆氏均一惊,陆氏赶紧说道,“可不许胡说,你要是被休了往后可怎么办呐,还有小雀这丫头,你走了这丫头可怎么办啊?”

“小雀儿我铁定要带走的,他们本就不喜小雀,巴不得我带走呢。”

陆氏摇摇头,“这可不一定,即便你公婆不喜小雀,小雀到底还是郑家的亲孙女,他们若是让你把孩子带走,传出去到底是丢他们郑家的人啊,他们碍于面子怕是也不能让你把孩子带走。”

“这...”顾玉珠闻言愣了,垂泪道,“那怎么办...我不能丢下雀儿的...”

顾衡一时心乱如麻,让姑母母女分离是万万不行的,小雀儿绝不能留在郑家,“姑母,郑家可有什么死穴,我是说他们有什么特别看重的,或者有什么怵怕的,能让咱拿住的地方?”

“看重的...”顾玉珠眉头深锁,“家里的事都是我婆母拿主意,我婆母那人除了银钱,还能看重啥啊,可我哪里还有银子啊,要说怵怕什么的话....”

“看重银钱吗?”顾衡思索片刻,“既是视财如命的人,咱就拿他们的命根子来对付他们。”

陆氏跟顾玉珠闻言愣了,面面相觑。

陆氏不解,“难不成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有什么法子?”

顾衡点点头,指指卧榻上的小雀儿,“他们舍不得银子,我们就逼着他们拿银子出来给小雀儿治病,而且要把小雀的病说的更严重些......”顾衡压低了声音把自己所想告诉顾玉珠和陆氏。

陆氏一拍大腿,“你这个鬼机灵,小小年纪脑子倒是好使,我看这么办准行。”转而又叹口气,说道,“不过玉珠妹子啊,你可得想清楚了,这话说出去可就回不了头了,你当真想好了要跟郑大和离?我估摸这即便是和离了,郑家也不会让你带走什么,你这些年在郑家忙里忙外的可就白瞎了...”

顾玉珠咬咬唇,“宋嫂,我想清楚了,这郑家我是呆不下去了,哪怕是身无分文,只要能让我带着小雀离开,我就愿意。”

************************

秋夜静凉,新做的被子绵软舒适,顾衡躺在床上却辗转难以入眠,她不知道顾玉珠是否能顺利离开郑家,如若郑家为了脸面怎么都不愿意让顾玉珠带走小雀儿,那顾玉珠怕是绝不愿意就此离开郑家的,还是要再想个万无一失的法子才行。.

睡不着顾衡索性坐起来,拽过外衫披在身上。

“姐姐,姐姐你睡了吗?”外间顾栋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显得很是急切。

“怎么了栋儿?”顾衡听得出顾栋的声音好像刻意压低了,警觉的也轻声回应他。

顾衡穿上衣衫下床,还没点烛,就看到顾栋就着些微月光摸黑轻手轻脚的进了里间。

顾栋声音轻微却显得焦急,“姐姐,院里...院里有小偷。”

顾衡大惊,赶紧嘘了一声让顾栋别再说话,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外间,靠着窗仔细听了一下,院子里果真有人,而且这个人明显轻手轻脚地怕惊动人。

顾衡心跳变快,小院里住着四个人,除了宋婶一人是成人,另外三个包括她都只能算孩子,根本没有什么抵抗力,听动静这小偷似乎是一个人,可是顾衡也不能确定,如果是有同伙那就更麻烦了。跟小偷硬碰硬肯定不行,顾衡心急如焚,贴耳在窗上仔细听,动静似是在正房,那小偷似乎是在撬宋婶的房门!

“姐姐...”身后的顾栋拉拉顾衡,小声喊她。

“栋儿,我等下大声跟你说话,你也大声回答我,知道吗?”顾衡小声交代,“但是你要故意压低嗓音,尽量装成大人的声音,明白吗” 她现在只想着能不能弄点动静出来把贼人吓出去,希望这个贼人是个胆小的,听出这屋里有不止一人能及时逃出去。

“姐...我...”顾栋结结巴巴,声音明显颤抖起来。

顾衡走过去轻搂住他,然后故意压低嗓子大声说,“顾栋啊,外面什么声音啊?”然后拉拉顾栋示意他赶紧说话。

“我...什么声音?”顾栋似是明白过来了,也大声说道。

外面的动静果然忽的没了,但是半天也没听见什么逃走的动静。

顾衡又咳嗽了一声,然后走到灶边,从灶底抽出烧火棍,对着炕头的炕柜敲了两下,粗声说道,“你就别起来了,我出去看看!”

话音刚落,姐弟俩这屋的门外忽然嘣的一声什么东西倒了,接着扑通一声像是一个人跌倒的声音,还有一声压低的咒骂声,顾衡心扑通扑通跳,然后堂屋那边传来开门声,“谁啊,谁在那边啊?”陆氏的声音伴着开门声突然传过来。

顾衡暗道不好,这小偷还在院子里呢,陆氏这会儿出来要是碰上,这小偷肯定要狗急跳墙,她再不出去陆氏怕是要吃亏,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快速打开门闩,举起烧火棍就往小偷倒下的方向挥过去,那人似是半蹲着,她使出全部的力气猛地挥棍。那人哎呦一声,蹲着往前扑了一步,顾栋从顾衡身后冲出来,正拿个什么东西往小偷身上砸。

“宋婶有小偷!” 顾衡一边喊,一边连棒挥向那地上的人。

“快住手!别打了!”地上的人大吼一声,“这都谁呀这是!”

“宋明为?”陆氏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后面出过来,“你这大半夜的干什么呢?你这小子找死是不是?”

“娘!”地上的人扶着腰站起来,警觉的往正房那边靠,“家里这都住着些什么人啊?怎么见人就打啊!”

娘?顾衡心下了然,虽然满腹疑问但同时也大大松了一口气,拉过顾栋到身边轻声安慰了几句。

陆氏点了灯拿过来,训道,“你这臭小子干什么深更半夜的回来,鬼鬼祟祟的也没叫门,是不是又翻墙进来的被打也是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三根半夜的回来干啥啊?我..”陆氏瞅瞅顾衡顾栋这边又住了口,拍了下宋明为的头,骂道,“看我不收拾你!”

“我还能干什么呀,我这不是想念娘了吗?舅舅家再好也不是我自己的家不是?我在那睡不好觉就回来了呗,我那是怕扰了您睡觉我翻墙进来的。”宋明为今年不过才十四岁,声音清脆,若有所思的朝顾衡姐弟俩这边瞄了一眼,“哪知道进自己家还被别人当了贼了!”

“什么别人别人的,这是租住在咱家西厢的顾家姐弟俩,”陆氏调亮火烛,又转向顾衡顾栋,“衡儿栋儿,这是宋婶家的二小子,虽比你们大,但是个不懂事的,方才吓着你俩了吧。”

顾栋牵着顾衡的手略微紧了紧,顾衡安抚的望着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担心。

顾衡望向宋明为,“方才是顾衡莽撞了,误打了宋二哥,还请宋二哥不要放在心上。”

宋明为抬头瞅了眼一丈之外正一脸坦然的看着他的少女,不由得心生恼怒遂轻哼了一声,马上又不满的嚷道,“你能不能先把你手里的烧火棍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