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09章 世上只有爸爸好(3)

车里弥漫着皮革的气味,这很正常,哪个车都有。

但是后座释放的冷气就很吓人了。

司机偷偷看后视镜,先生在皱着眉头拿帕子擦脸。

他很惊讶,外界都传闻先生疼爱光少爷和景少爷,不待见夏少爷reads();女皇陛下,还朕龙袍。

没想到夏少爷都喷先生一脸口水了,也没立刻被赶下车。

盛擎的眉头皱的更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心情非常差。

不能哭,千万不要哭。

刚默念完,陈又就是控制不住的眼泪往下流。

他快速打开书包找纸巾,尼玛,书都湿了,垃圾书包,说好的大牌子,根本不防水!

司机看到少年抱着书包哭的厉害,小肩膀一颤一颤的,令人心疼。

后座那位没有发话,他也不敢递个纸巾。

司机有点担心,先生的洁癖挺严重的。

他记得上一个在先生车里哭的是冯家小姐,人刚失恋,哭的很惨,先生直接就很嫌弃的叫他停车,把人丟路边了。

阿嚏——

陈又立刻捂住嘴巴,在手掌心里又打了个一个喷嚏。

怎么办,感觉要被丟下去了,卧槽,蹲好几天才蹲上车的,他还指望跟爸爸彻夜长谈呢。

陈又对系统发出求救,“我要怎么做才能不被丟下车呢?”

系统说,“怎么做都不行。”

陈又想哭,好吧,他正在哭,“为毛?”

系统说,“你粑粑有洁癖,讨厌你喷他口水。”

陈又委屈,“我不是故意的。”

系统说,“而且你还是鼻涕眼泪糊一脸。”

陈又,“……”

他赶紧摸摸脸,没有糊啊,“你帮我想想。”

系统很冷酷很无情,“自己想。”

陈又无理取闹,“我不管,你不帮我想,我就讨厌你。”

系统,“你这句话总共已经说了七千九百九十八次。”

陈又有点懵逼,“哪句?”

他想了想问,“我讨厌你?”

系统说,“七千九百九十九次。”

“我讨厌你。”

陈又满意的说,“好了,八千整。”

系统,“……”

陈又还在噼里啪啦掉水豆子,车外大雨,他的眼皮底下是小雨。

稀里里哗啦啦的,好想骂脏话。

陈又把书包丟到脚边,准备想点事分散注意力,不怕就不哭了reads();菲菲的公主梦。

后座徒然响起一道声音,“下车。”

操,你怎么这样啊,陈又把嘴巴上的手按紧,嗡嗡的说,“爸,我不哭了。”

话是那么说,但他还在哭。

盛擎面沉如水,“停车。”

陈又呜呜呜,魔性的叠音又出来了,“爸爸爸爸爸……我真的不哭了……”

盛擎额角的青筋突显,“去百货大楼。”

陈又的眼皮一跳,不好,那里有回盛宅的公交站台!

怎么办怎么办?

他情急之下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装晕吧。

下一刻,陈又就把脖子一歪,两眼一闭,进入昏迷不醒状态。

司机惊道,“先生,夏少爷好像晕了。”

盛擎后仰一些,慵懒地靠着椅背,“盛夏。”

我晕了,真的晕了,陈又继续装着不动,他听到男人对司机说,“掐他人中。”

“……”

司机伸过来一只手,再一按,陈又的眼皮颤动,卧槽好疼啊,他做出晕晕乎乎醒来的样子。

司机喜道,“夏少爷醒了。”

陈又撇嘴,讨厌哎。

他忽然一愣,咦,好像不哭了。

盛擎似是见多了这类小把戏,波澜不起的说道,“把车停百货大楼,你打车回家。”

陈又往后扭头,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后座的男人,“爸,我不想回去。”

盛擎淡淡问道,“为什么不想回去?”

陈又垂下眼帘,失落的说,“我脑子笨,学习不好,奶奶不喜欢我,佣人们也不喜欢我。”

他扁扁嘴,又想哭了,“爸……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想妈妈……”

司机的脑门冒汗,猝不及防就听到先生的家事,他松松领口,很紧张,生怕自己就被开除了。

车内气氛有些微妙。

陈又故意提到脑子笨,因为目标小时候也是,都是小笨鸟,可以有共鸣啊。

他还提到妈妈,是想让目标想到自己那个死去多年的忠心手下,能唤起一点点良知。

后座久久都没声音。

百货大楼过了,陈又放松下来,后背都湿了。

车子停在一家餐厅,盛擎抬脚下车,“去吃饭reads();残妆天下。”

陈又屁颠屁颠的跟上去,还不忘对司机摆手,“伯伯再见啊。”

司机条件反射的也摆,“再见。”

少年的声音清亮而欢快,带有干净的笑意,没有一丝杂质。

前头的盛擎眸光隐约闪了一下,脚步却没停。

吃饭的点,餐厅一楼座无虚席。

经理看到进来的人,连忙结束跟别人的谈话走上去,恭敬地弯腰,“盛先生。”

盛擎往里边走,“老样子。”

经理应声,“好的。”

他瞧了眼后面的少年,不是之前见过的两位其中之一,面生。

人走了,经理就没再去打量,盛家的八卦,不是谁都有那个命去听的。

尤其是盛擎,此人心狠手辣,残忍狠毒,连亲兄弟都不放过,惹不起。

雅间的设计要更加简单大气。

陈又坐下来后,就从书包外面的小包里摸出发夹夹住刘海,手放在桌上,等着吃饭。

盛擎的眼皮一掀,“那是什么?”

陈又啊了声,“哪个?”

盛擎说,“头上。”

陈又哦道,“爸你说发夹啊,这是我同学的,她说送我了。”

他见男人不说话,就以为是嫌他丑,赶紧说,“我明天放学就去把头发剪了。”

盛擎垂眼刷手机,“留着吧。”

陈又,“……”

我知道了,粑粑你想要一个女儿对不对?

但我是男孩子哎。

陈又捧着受惊的心去问系统是怎么回事。

系统说,“你粑粑觉得你夹粉色发夹很可爱。”

陈又愣了愣。

说起来,自从他把刘海一撩,发夹一戴,这几天班上的女生对他好好,都有人愿意把作业给他抄了。

还有校草,到座位上就把一条手臂撑着不看他,但是明明在偷瞄。

呵呵,他都知道。

菜上来没多久,陈又就烫到了。

他张着嘴巴,伸出一小截粉色的舌头,还不老实的乱动。

盛擎皱眉,“冒冒失失的。”

陈又的眼睛水汪汪一片,“好痛……”

盛擎说,“喝两口水reads();摄政王,借个种。”

陈又就去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好多了。

他重新拿起筷子,“爸,这里的菜好好吃。”

盛擎说,“那就多吃点。”

陈又注意到男人解开衬衣两粒扣子,露出一枚喉结,还滚动了一下。

很性感。

盛擎挑眉,“你在想什么?”

想你||做||爱|时的样子,是不是也这么|禁||欲|冷淡,陈又嘴上说,“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里吃饭。”

盛擎长腿叠在一起,沉默的看着少年。

陈又被看的头皮发麻,“爸?”

盛擎说,“家||教老师给你安排好了。”

陈又,“……”

能不能好了,吃饭的时候说这么沉重的事。

他面上露出高兴的表情,“真的啊,那太好啦!”

其实并不好,我想哭,陈又默默的想,不知道一看书就想睡觉的病症还有没有的医治啊。

哎,他那病,从小学就有了,一病好多年。

盛擎看一眼腕表,“吃完送你回家。”

陈又吃了几口,就听到男人的手机响了,他去起身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眉头微皱。

估计是不小的事。

陈又立马就抛出乖巧的样子,“爸有事就先走吧,我打车回去。”

盛擎拿出皮夹,“别在街上乱逛。”

陈又的眼睛往男人皮夹里瞟,好多卡啊,“知道的。”

盛擎抬眼,见着少年那副目不转睛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怎么?”

陈又回神,“爸爸的手上有个小口子。”

盛擎说,“你看的东西不少。”

陈又从包里找出一个创口贴,“爸,这个是我才买没多久的……”

盛擎出声打断,“不用了。”

用的用的,我把这玩意儿缠你手上,你才能想起我啊爸爸,陈又拿着创口贴,眼泪开始打转,像一只柔软的小动物。

盛擎的神情变成不耐。

陈又吸鼻子,“我知道爸爸不喜欢看我哭,我以后不哭了,爸爸会喜欢我吗?”

盛擎说,“拿来。”

“我给爸爸贴上reads();花语千寻。”

陈又认真的撕开创口贴,捉住男人的那根手指,把那处小口子小心的包上。

他摸摸创口贴,爸爸你一定要想起我,不要把我给忘啦。

盛擎扫了一眼少年,“好了?”

陈又露出小酒窝,“好啦。”

盛擎看看手上的创口贴,下颚线条绷了绷。

片刻后,陈又揣着车钱走出餐厅。

“他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怎么那么小气,就给我一百块钱打车。”

系统说,“从这里出发,只要六十八。”

陈又算算,“那我还能留三十二。”

系统说,“有的留就可以了。”

陈又打小就不是贪心的人,“好吧。”

他从书包里拿出伞撑开,不快不慢的走在街上,“你觉得我这次表现的怎么样?”

系统说,“挺好。”

陈又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可是任务进度一点没变哎。”

系统说,“正常的,你有过十几年任务都没变动。”

陈又想不起来了,“十几年?不会吧,我这么聪明,肯定是你瞎说。”

系统说,“你有个小名。”

陈又好奇,“什么?”

系统说,“陈智障。”

“……”陈又哼哼,“不想跟你说话了。”

街上车多,人更多,大晚上的下着雨,还出来溜达。

陈又无意间瞥到一个身影,那不是校草么,旁边还有个靓妹。

他视而不见,继续等公交。

肖琅苟望着不远处的少年,发现对方装作没看见自己,顿时就是一阵火大。

怎么,还跟他摆谱了?戴个发夹就了不起了是吧?!

靓妹哈哈大笑,“快看,那男生戴的粉色发夹,好逗啊。”

肖琅扯扯嘴角,“逗吗?”

靓妹笑得倒他身上,“逗死了。”

肖琅苟斜她一眼,“那你怎么没死?”

靓妹,“……”

肖琅苟把伞给靓妹,“你自己坐车回去。”

说着,他就把外套脱了搭头上,往小哭包那里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