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25

“这样怎么样?”

“力道重点?轻点?捏一捏?”

“越来越红了啊……唔液体也越来越多,这应该是好现象?”

“……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肿起来了……嗯,确实是比之前肿了些,哎我这样揉真的没事吗?要不我还是先停手,找点药膏过来给你擦……咦?要继续吗?好吧我来,树须松开。”

……

“好了吗?”

“……还没好吗?……嗯?要快点吗?行我知道了,你松手,我在给你治疗呢,你乖乖躺着。”

……

“哦,软了。”

丁言也软了,瘫在沙发里,几十条高高张扬着的树须垂了下来,飘带似的蜿蜒了一地。

温小良松开了那条变成金红色的树须,看着手里的乳白色液体,嗅了嗅,嘀咕:“闻起来不像是炎症导致的脓水……究竟是什么……”

丁言微微一抖,树叶发出簌簌声,引起了温小良的注意:“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疼吗?——哦,给你纸笔。”

金绿色的树静了好一会儿,伸出树须,卷起了那只笔,在纸上慢慢写下——

[好多了]

温小良放了心:“那就好。”想了想,“我觉得你会生病,还是和你今天没吃东西有关。你等等,我去给你拿点复合肥……”

她说着就站起身,丁言顾不得自己手软脚软,赶紧探出两根树须揪住了她,免得她真的端出一碗复合翔逼他吃。他一面拉住她,一面用树须缠着笔在纸上奋笔疾书——

[我会光合作用,不用吃那个]

写好了,把本子举到她面前,温小良扫了一眼,皱起眉:“但你不是嫌灯光太亮吗?”

他顿了顿,[现在觉得有灯挺好的。]

温小良笑了:“好吧,看来我的治疗还挺有效的。”

丁言缠着笔的树须颤了颤,然后才写下:[嗯,谢谢]

温小良一脸欣慰:“仔细一看,你身上的红斑也消了呢,这样我就放心了。其实我刚才还在想,如果治疗没效,我就要劝你把这条树须截肢了,免得感染其他树须。”

哗啦啦啦!

金绿色的树簌簌地抖!

温小良笑起来:“紧张什么,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截肢什么的也用不着了。”

丁言:……

温小良忽然想起一件事,神情一肃:“对了,我得去看看小唯和陆常新,万一他们也病了……”

她立刻就要转身往外走,却发现自己还被树须牢牢缠着,拍了拍树须:“松开。”

金绿色的树静了静,然后它的根须落到了地上,树身也离开了沙发,站起来。

温小良有点诧异:“你起来做什么?病刚好,快躺回去。”

[我陪你去]

“嗯?不用,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

[我陪你]

“……好吧。”

一人一树结伴上路,在屋里找了一圈,找到了在玻璃缸里吐泡泡的绿尾巴人鱼。

温小良:“小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刚被治疗过的某树,在她后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人鱼。

夏唯把脑袋探出水面,脖子以下仍泡在六十度的热水里,两颊透着粉晕:“没有,热水很舒服。”

某树悄无声息地收敛了杀气。

温小良:“那就好。对了,你有看到陆常新吗?”

“晚饭后他就出去了。”

“出去了?真是的,这种时候……别乱跑啊。”

她转身往外走,丁言跟了上去。两人到了门口,温小良拦住了丁言,说外面太乱,他这样弱不禁风的植物一出去,根本羊入虎口。

丁言当然不肯,当场演示了一下用树须洞穿墙壁的技艺,温小良妥协了,但她还有一个要求:他必须紧跟自己。

其实不用她说,丁言也绝不肯离开她的。

防的就是她和陆常新独处!

一人一树出了门,往走走了千来米,忽然前方传来了爆炸轰鸣声,接着一声巨吼响起,紧接着,满月的苍穹下,突然出现了一只二十层楼那么高大的怪物。

温小良一呆,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护住了丁言,眯眼朝那怪物瞧去——

它背对着他们,她看不到它正面长什么样,只见它身上披着深栗色的长毛,四肢发达肌肉贲起,屁股上连着一条成人大腿那么粗的尾巴,乍一看仿佛少儿频道里走出的宇宙怪兽,可她仔细瞧了几眼,就发现了一个关键:好家伙,这根本就是陆巨猿的放大版啊!

“陆常新?是不是你?”

声音在夜色中传出很远,超级巨猿身体往这边转,温小良心下一定,正要将巨猿看个仔细,冷不丁被一簇树叶挡住了视线,她一愣,“丁言?干嘛挡着我?”

她往左边垮了一步,丁言也跟着往左,她又往右边跳了两步,丁言也跟着往右……

温小良不动了:“你干什么?”

丁言发不出声音,只牢牢地挡在她面前,大半枝叶缩成一团,跟一面金绿色墙壁似的,将她的视野遮了个严严实实。

温小良正想说什么,忽然对面的超级巨猿发出大吼,她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听了几秒,皱起眉:“吼声好像有点不对。”

蓦地,大地开始震动!一震一震,非常有节奏感。

温小良很快明白过来:超级巨猿朝这边跑过来了!

没等她反应,丁言忽然一把揽起她就往和巨猿相反的方向跑,边跑还边不忘继续遮住她的视线,温小良又惊奇又无语,捏着它的枝叶:“你干什么!放我下来,那是陆常新!”

丁言不吭声,抱着她一路狂奔。

就是因为是陆常新,才不能让她看到!

陆常新现在身上根本一|丝|不|挂!

巨猿在身后穷追不舍,踏过的地方尘土飞扬,房子车子被它踩扁无数。

温小良被丁言抱着,听着巨猿的吼声,心渐渐沉下去:陆常新现在的精神状态,好像不太正常,有点……极度亢奋的感觉,隐隐疯狂。

怎么回事?……他误食什么东西了?

“丁言你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不然我自己跳下来了!”她抓住扣着她的树须,她真用起力气来,这些树须根本留不住她。

丁言顿了顿,闪身躲进一处屋檐下,然后将她放了下来。

温小良一落地就严肃地看着他:“你无视我意愿的事,回头再找你算账。待着别动,我去和陆常新谈谈。”

她刚转身,丁言就拦住了她,他用树须在泥土地上写道:[你留下,我去找他]

温小良:“不行,他现在的状态有点异常,万一狂暴起来,你不是他对手。”

[我可以,我曾经打败过他]

“那是都是‘人’的时候,你现在是一棵树,你多高他多高?你不被他一脚踩扁就不错了!”

[决定力量的不仅仅是体型,我比你健壮,但你一样可以挣脱我的手。]他顿了顿,[铁链都锁不住你]

温小良:“……”谈正事呢,忽然提这些干什么……

然而苦肉计确实管用,温小良心里一虚,态度也不那么强硬了,两人又拉锯了几句,最终她退了一步:“那给你五分钟,五分钟后你不能搞定,换我上。”

丁言同意了,他正要出去,温小良忽然拉住了他一根树须:“你自己小心点。”

丁言看着她,点点头,枝叶发出温柔的簌簌声。

温小良松开了手,丁言走了出去。她留在屋檐底下,微蹙着眉,倾听外面的动静。

她焦急地等着,感觉每一秒拉得无限长,但外面却始终没响起任何交谈声,巨猿的吼声也停止了,世界仿佛变成了默片。

突然她脑中炸起一个霹雳:丁言不会说话,那他怎么和陆常新谈话呢?他手里又没有纸笔!

……我真是笨蛋!

她立刻就要冲出屋檐,天地间却突然响起了巨猿的吼声,这一声吼比先前任何一声都来得暴烈,仿佛声音的主人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

一瞬间温小良的手有点凉,脑海中闪现金绿色的树被巨猿踩成两截的想象图。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冲出了屋檐,奔到了满目疮痍的街道上。她仰着脸,看到了夜空中的满月,看到了半空里的树人,还看到了一只面目凶狠的巨猿,它扬起货车那么大的手掌,朝空里的树人挥去!

这一巴掌要是打实了,丁言不死也残!

温小良又气又急,气丁言不自量力,急两边距离太远,就算她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极限,也……

嗯?

她刹住了脚,站在巨猿的阴影里,愣愣地看着巨猿那只手掌被树人借力打力地拍飞了出去,连带着巨猿自己也脚底趔趄站立不稳,小山高的身体原地转了两圈,控制不住地往一旁倾倒……直直地往她这边压了下来!

倒抽口气,她转身就跑,刚跑出几步,就感到一阵气浪从身后扑过来,紧接着一个触感特别的庞然大物,重重地贴到了她的背上!

重力瞬间堆积到了极限,她脚下一软,扑倒在了地上。背上无比沉重,她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被挤成了饼干片,喉咙里甚至多了一股甜腥味儿。

“陆常新!”她恶狠狠的叫,但出口的声音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你起来!”

陆常新不动。温小良不知道他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摔了一跤昏过去了。

没奈何,她只好自救,先用手去撑地面,试着将自己拔|出来,可由于角度问题,手根本使不上劲。于是她只好换一种方案,试着抬手去推身上的陆常新。

手下碰触到的是一片软绵绵的肉,夹着着几根卷曲的硬毛,肉上还有些湿滑的液体,滑不溜手。

难道她现在正被他压在咯吱窝下?这些黏黏的液体是汗?

这么一想她觉得有点恶心,手在地上蹭了蹭,蹭完了又觉得自己太矫情,比起个人卫生,当然还是保住小命更重要,于是憋着一股气,重新抬手去推他,可推了两次都没能把他推开,她刚有些气馁,忽然灵机一动,攥住了一根硬毛,用力一拔——

硬毛被她连根拔起,同时她感觉巨猿颤了一颤。

有效!

她抖擞精神,一口气又拔了五根,拔一根陆常新就抖一抖,最后她甚至听到了他的呜咽声……

嗯?呜咽声?

……是她理解错了吧,大概巨猿将醒未醒时,都是这么嘟哝的。

她又揪住了一根硬毛,正准备故技重施,忽然听到了巨猿的低吼,接着发现身上的重压在明显减轻。

温小良先是一愣,然后明白过来:陆常新正在缩小!

原来拔毛能让超级巨猿缩小!早说啊!

自觉发现了真相的温小良,立刻又蓐了好几根毛,希望能让他缩小的速度更快一些。

正在缩小的超级巨猿:“嗷!嗷!嗷!嗷!嗷呜~~!”

一分钟后,巨猿消失了,温小良身上多出了个光屁股栗发青年,尾椎骨上连着的尾巴被人砍掉了——这才是他缩小的原因。

对此一无所知的温小良,看到陆常新不但缩小并且还变回了人形,以为是自己的功劳,正在得意,忽然感觉到一股煞气!

她心里一凛,做好了应敌的准备,抬头望去——

“……丁言?你冲我放杀气干什么?吓我一跳!”

丁言:“……”

温小良:“来得正好,拉我一把,我有点起不来。”

丁言静了几秒,丢掉了陆常新的猴子尾巴,走了过来。树叶哗啦啦的无风自动,月夜里看起来有种阴森森的凉意。

他来到温小良的面前,探出树须,揽住她的腰,准备把她扶起来,温小良则很自觉地伸出了手,打算抓住他的树须,好让自己更稳当些。

然而她刚一松开手掌,几根栗色的卷毛就飘了下来。月光下,这些卷毛显得如此与众不同,那光泽,那硬度,那卷曲的弧度……无不在昭显着一个事实:它们之前生长的地方,非常玄妙。

丁言:“……”

温小良也看到了,脸上露出矜持的骄傲:“我拔了陆常新几根毛,他就缩小了。”

丁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