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9

那天晚上发生在地下广场一号格斗场的决斗,直到多年以后,都被人津津乐道。

在那场决斗之前,没人会相信,一个奥丁星人能在单打独斗中在梭伦星人手下撑过五分钟,而在那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植物系大战肉食系……然后竟然打得不相仲伯这种事。如果不是后来突然冒出了许多莫名其妙的黑衣人,把决斗搅了,这场决斗鹿死谁手真的很难说。

这世道,连植物系的奥丁人都如此凶残了啊~

——“他哪里是植物系!真正的肉食系也没有他能打好吗?变种的奥丁人!奥丁人里的怪物!怪物丁!”

这通人身攻击的发表者是陆常新,他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气呼呼地靠在病床上,左手小臂打着石膏,脸上贴着创可贴。

陆常熙坐在他身旁,削着苹果,揶揄:“阿新,你不能因为你打不过丁言,就诋毁人家的名誉。”

“我有说错吗?他哪里像奥丁人了?”他继续喷毒液,“不,他其实都不算正常人,正常人会把发小打成这样?”

“是你不同意退出和梭伦星人的决斗,他才向你提出单挑。结果你也看到了,他确实比你强,由他去更适合。——好了,吃苹果。”

陆常新不接,斜睨她:“你到底站在谁那边?”

陆常熙笑了,伸手捏了捏弟弟的包子脸:“我是为你好啊,弟弟。”现在搅了丁言的事,将来他不定怎么报复你啊小傻瓜~

陆常新瞪起了眼睛:“为我好……”

“他确实是为你好。”温小良说。她坐在病床的另一边,看着陆常新:“梭伦星人性格凶暴,一对一的战斗里,经常会出现将对手活活打死的情况。他是怕你出事,才替你应战。”

陆常新撇了撇嘴,嘀咕:“那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等等,我也没有弱到那种程度吧!活活打死?你是在嘲讽我吗?”

谁知道呢。温小良想,但她真是低估了,既低估了帕尔的战斗力,也低估了丁言的爆发力。

坦白讲,她原本没想过丁言能做到这个程度。奥丁星全民走的都是科技强国的路子,丁家虽然出了好几个单体战斗力惊人的天才,但那也只是放在奥丁这个大环境下,才显得光辉耀眼,一旦放到整个宇宙,那就完全不够看了,毕竟奥丁民族是由植物进化过来的,无害的植物系,基因就摆在那里,再怎么也不可能扛住战斗民族梭伦。

可丁言,他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你去看过丁言了吗?”陆常熙突然道。

温小良回神,摇头:“还没有。”

陆常熙用“你是不是要搞事”的眼神看她:“为什么不去?”

温小良露出一个为难的笑:“他在自己家里养伤,我一个人去的话,好像不太合适……”

陆常熙:……你真不知道你一个人去他才开心吗?

叹口气,她认命地站起来,“走吧,我带你去。”

温小良笑了,转身去拿包。

“等会儿!你们都走了?”陆常新一脸错愕,“不是来看我这个伤员的吗?这才待了多久?就走了?人性呢!你们就不怕我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想不开,黑化了毁灭这座城市吗!”

温小良微笑着看了他两秒,伸出手,抽出了他枕头下的《黑道jump》,看了封面上的黑博士一眼,然后抬起头:“我以前说什么来着,让你少看点漫画。”人会变蠢。

陆常新:“……放下我战友,有话好好说。”

……

“这里就是了。”

站在巨大的镂花铁门前,陆常熙抱着手臂对温小良说:“你自己进去吧。”

温小良:“谢谢。”

她正要过去按门铃,陆常熙突然说:“阿新那顿打,我本来想记在你头上的。”

温小良停下步子,回过头来看她,神情疑惑:“你说什么?”

“别我没看出来,那个梭伦星人,根本是你故意招惹的,丁言会替阿新去参加决斗,也早在你的计算中。”

温小良睁大了眼,一脸正气:“陆常熙,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行了。”陆常熙一看她这个装傻的样子就头疼,“丁言怎么可能让阿新以你男友的名义去和梭伦星人决斗,就算只是名义上而已,他也不会允许。你明知道这一点,之前就不该把阿新卷进来,让他白挨一顿揍。”

温小良静了静,突然笑了,像狐狸从洞穴了探出半张脸来,有点狡黠,又有点无辜:“可是,他会和陆常新打起来,这确实不是我的本意啊。”

这是真心话。她确实没想过丁言会和陆常新打起来,她原以为他会和陆常新分析利害关系,然后说服他放弃和帕尔的决斗。早知道会害陆常新挨一顿打,她也不好意思让他助攻。

陆常熙哼了一声,“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丁言这个见色忘友的混蛋,他明知道阿新是个笨蛋,什么都看不出来,下手还那么重。”

“……确实,有点过了。”

关于这一点,温小良也觉得诧异,以丁言那天在地下广场表现出来的战斗技巧,应该不至于要卸掉陆常新一条胳膊才能制服他,那么他为什么把陆常新打到不得不去医院打石膏,就很可疑了。

陆常熙斜视她:“你不明白?”

她摇摇头,确实不明白。

陆常熙瞅着她,眼神颇有点看红颜祸水的味道:“因为他看出来了,阿新心里那点想法。”

温小良一愣。

“懂了?我和阿新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陆常熙语气恨恨,眼里却没什么恼意,更多的是无奈。

“以前丁言是个傻白甜,你看着是个傻姑娘,其实里面全是黑的,我常怕他吃亏。现在好了,他也是一肚子坏水,你俩赶紧在一起,别祸害别人了。”

她满脸不爽,温小良也觉得陆常新这次确实遭了无妄之灾,难怪弟控的某人要炸毛。于是她摸了摸鼻子,服软示好:“我以后离陆常新远些,再不把他搅进来了。”

“只是这样?”

她奇道:“那你还要怎样?”

“丁言!你不安抚好他,是想以后再坑我们吗?”

“我这不是正想办法么?你也知道他现在性格和之前差别很大,我要循序渐进啊,总不能直接换上情趣内衣,然后在床上睡服他吧?”

陆常熙眼睛一亮:“对啊还有这个方法!这个可以有,我知道几家店……”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打住。”

陆常熙不出声了,就在温小良以为话题就此结束,大家准备各自解散的时候,她却忽然出声:“但我是认真的。”

温小良一怔,然后笑了起来,“你怎么……”

“筱筱。”

这个称呼成功拦住了温小良本来要出口的玩笑话。

陆常熙此刻的神情,很认真,不是可以用几句笑语打发的。

于是她也端正了态度:“嗯,你说。”

“丁言说,你七年前就出现在北辰星了,怎么回事?”

温小良松了口气。还以为她要问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其实,是这样的……”

她对陆常熙解释了一番,将疑点全推到了过世的丁夫人身上,将自己摘得干净。

陆常熙听完,脸上显出一种微妙的神色。温小良看着她,心底有点忐忑,她自信自己已经将准备工作做足,不论谁去查都差不出纰漏。可对陆常熙的第六感,她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

陆常熙一直不说话,温小良扯了个笑:“怎么了,一直这么看着我?”

“我在想……”她缓缓道,“你这次回来,到底为了什么?你之前甚至连承认自己的身份都不肯,现在却忽然回到这里。我原以为你是想通了,为了丁言而来,但我现在觉得,不是这样。”

陆常熙的脸上,没有笑容。

“你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

“别骗我,你知道我看得穿。”

是,她很清楚这点,所以她才不知该如何开口。

要怎么说?说她目的不纯?说她这次过来,虽然没打算对她弟弟怎样,但确实是又来给丁言添堵的?

怎么说得出口?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事事以组织为中心的小女孩了。当年慕斯礼用刀指着她的胸口,她都敢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错,可后来她懂了,组织虽然大多时候都行得正坐得直,但有时组织做的事,真特么欠揍。

这次也一样,真特么欠揍。

陆常熙还在盯着她,她在等她的解释。

“……你希望,”温小良蹙着眉,“我是为了什么回来的?”

陆常熙看着她,慢慢说:“我说出了我的希望,你就会听吗?”

“……”

会不会听呢。

她其实很清楚陆常熙想要什么,无非是,所有人都好好的,人人都平安喜乐。

可她现在做的,恰与陆常熙的愿望背道而驰。

温小良忽然觉得有点疲倦,明明她已经退役了,欠组织的也早已经还清,她好好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青天白日的,突然就被拖进这趟浑水。

她这些天做的,不也一样,与自己的本心背道而驰吗?

她转头,望着几步外的丁家大门,静默了一会儿,然后转回头,对陆常熙说:“我今天,就不过去了。”

陆常熙一愣:“什么?”

“我不去丁言那儿了。”她说着,将手里的探病礼塞到陆常熙手里,“你替我去看看他吧。”

陆常熙:“……你闹什么脾气?”她皱眉,“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也不是非要今天听到答案。”

“不,和那个没关系。……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我们下次再见吧。”

在陆常熙错愕的目光里,温小良转身朝来时的路走去。

她一面走,一面在脑海中向人工智能发送“请求联结通话”。

请求被受理了,两端通话接通,人工智能的声音欢快地响起——

【亲亲~我看到丁言的黑化值已经降到28000了!真不愧是我们的前金牌女配!爱你么么哒!~】

温小良:【我不干了。】

人工智能:【……诶?】

温小良:【告诉组织,这活儿我不干了。】

人工智能:【……等下,亲你是不是哪里不满?——有人欺负你了?是谁!说出来我帮你消减ta的气运值……等下!不要切断联结!啊!】

【嘟嘟嘟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