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6

帕尔:“你撒什么谎!”

温小良继续垂着眼:“我没说谎,我……没有男友。”

她几次否认,帕尔也有些动摇了。原本,在他的调查中,温小良和慕斯礼就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陆常新却是不自觉地松了口气,他刚才真以为温小良动作这么快,竟然刚到奥丁半个月,就有了男友。

至于丁言,他在温小良反复否认之后,身上那种噬人的黑气反而敛去了,他凉凉地站在那里,好似在说他等着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局面。

温小良真想告诉他,要收拾善后的不是我,而是你啊,要不我干嘛苦心孤诣地把帕尔领到你每日的必经之路来呢?这锅你是想扛也得扛不想扛也得扛。

陆常新一脸不爽:“红毛,拿开你的爪子。”

帕尔把他当空气,继续抓着温小良的手,俯视她:“你没有男友,那你现在就是我的女人了。”

陆常新气歪了鼻子,可他还没来得及爆炸,温小良就自己先摇头:“不,我不同意。”

帕尔皱眉:“你什么意思?”想了想,“你想要钻石做的南瓜车?还是有魔神的银灯?装着纺缍车的城堡?……后妈的话我家没有,但是如果你非要一个的话,我可以去逼我爹再娶一个,不过我和你的婚礼就得拖到明年了。”

……这都什么鬼?他脑子里都装的什么?谁给他灌输这些玩意的?

压下抽搐的嘴角,温小良一脸大义凛然:“我什么都不要!我、我不喜欢你,所以……所以我不能,不能……”

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仿佛忍了诸多辛酸,却无法开口。

陆常新看得心里一抽,有点无措:“喂,你该不会是要哭吧,多大点儿事……”

丁言目光动了动。

帕尔:“啧,唧唧歪歪。”

他忽然用力抓住她的肩膀,俯下|身,两人的鼻尖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温小良心一沉。

糟!不能让他现在亲下来!不然以丁言现在的黑化值,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她立刻想要推开帕尔,却听到他嚣张的声音——

“既然你不同意,那就和我决斗!”

温小良:“……”

陆常新:“……”

已经冲出半步的丁言骤然刹住了脚。

“……那个,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温小良有点虚弱,奇葩梭伦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我好像听到你说要和我(一个弱女子而且还是你的心上人)决斗?”

“没错!”

“……”

满场死寂里,丁言突然笑起来。

“真不愧是梭伦星人。”

陆常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梭伦星人’?”

他转头,重新打量了一下红发男人,视线扫过那身黑底赤纹火焰风衣,顿时也明白了。

“原来如此……”他摸了摸下巴,忽然觉得眼下的状况很有趣,转头看向某女,“嘿,他要和你决斗呢,你怎么办?”

温小良没出声。她这会儿也想起来了,梭伦星确实有这个传统,如果追求的伴侣没有心上人,又不肯乖乖地当自己的伴侣,那梭伦星人会向他/她提出决斗。

简单来说就是,我打赢了你,你跟我回去做压寨夫人,我打赢了你……那另说。

她瞟了丁言一眼。

这是个机会。

“明晚八点,盛京地下广场一号格斗场,我等你。”帕尔说。

“我不会去的。”她说。

“那就算我赢。你嫁给我。”

“你明知道我打不过你!这么恃强凌弱,不觉得可耻吗?”

“啰嗦!我不是给了你选择吗?你可以直接跟我走!”

“……你!不可理喻!”

红发男人得意地笑起来。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闪电般在她额上印上一个吻。

温小良脸色都变了,不看丁言的表情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因为她脑里正嘀嘀嘀地响起一连串提示音——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1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2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3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4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5000】

“反正你明晚就是我的,先收取战利品。”他咧出一口白牙,“我走了。明晚记得来。”

“……混蛋!”

终于回过神的陆常新,脸色铁青地就要冲上去,温小良却猛地抓住了他的手。

“让他走!”她咬了咬唇,“……让他走。”

她的脸色太苍白,陆常新犹豫了,看了看她,再看看已经走远的红发男人,最后重重地哼了一声,“你怎么惹上这种人?”

温小良看了丁言一眼,一脸无奈:“我就好好地走在路上……”

她将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其实都是说给丁言听的,中间美化过滤自然免不了。虽然某人现在功力深厚,她从他脸上什么都没看出来,但黑化提示音没再响起,证明她的解释确实有效。

黑化值350000……这个数字不能再往上升了,不然她怕丁言会直接把她和帕尔分别套麻袋沉进盛京湾。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突然说今晚决斗,你们也看到了。”她最后这么说,眼睛看着丁言,等他反应。

丁言还没出声,陆常新先抢着说:“反正打赢他就行了吧!明晚我去!”

……很好,感谢助攻。

她在心里给陆常新点了个赞,然后迂回了一把:“梭伦星人是战斗民族,你打不过他。”

陆常新像被人踩了尾巴的大狗:“什么叫我打不过他!我打不过那我踩可以吧!我变成巨人踩扁他!”

她继续摇头:“还是我去吧,我力气比较大……”

“力气大有屁用!你会打架吗!会过肩摔吗!懂什么叫格斗技吗!老实待着!”他掰着手指,“嚣张的红毛,少爷明天就教他怎么做人……”

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温小良看了一眼丁言,却见他低头敲着手机键盘,不知是在发送信息还是还查阅讯息。

她转向陆常新:“那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按照梭伦星的规矩,你要替我决斗,只能是以我男友的身份。”

陆常新一呆,接着整个脸热腾腾地红起来,静了几秒,低咳一声,“这个,其实……”

“但是,奥府是不允许本校师生之间发生师生恋的。”她接着说,“我也没有老牛吃嫩草的爱好,所以我想请你戴着面具去格斗场,别人问起来,你就说个假名……对了,就说是‘亚当’吧。”

她望着他:“这样,也可以吗?”

陆常新的心情,瞬间从天堂摔下人间,飞流直下三千尺……啪一声摔了个鼻青脸肿。

“可以吗?”她还追问。

“……有什么大不了的!戴就戴!”

温小良笑起来。

“那就麻烦你了,之后请你吃饭。”

陆常新哼了一声,嘟哝“谁稀罕这个”,她装没听到,最后看了丁言一眼,确定他已经充分了解眼下的情况,于是出声告辞。

她心情舒畅,一路上看什么都顺眼,回到家里,用过饭,睡了个午觉,下午起来,沐浴换衣,然后给陆常熙发了条信息:[丁言的私人电话,麻烦给我一下。]

不久陆常熙的回复就到了:[你又想做什么?]

[不是坏事。拜托了~]

这次那边沉默得有点久,温小良正琢磨她是不是要发段语言过去卖个萌,那边却发过来一串号码,后面跟着一句话——

[自己小心点,别玩崩了。]

她差点笑出声。真是个爱操心的姐姐。

回给陆常新一张笑脸,她又看了一眼那串号码,默记心中,接着拨打过去。

电话响了四声,终于被人接起,接起之后,却没人说话,只有浅浅的呼吸。

温小良放柔了嗓音:“是我。我们见一面吧。”

慢慢地,电话那头传来青年略带低哑的嗓音:“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

“嗯?做什么?”

“我正在看关于你的资料。”他的语气并不刻薄,但说出的话比西风更凉,“温小良,你在北辰很有名啊。”

她轻轻吸口气。早知道他派人调查她,但没想到他会直接在电话里说出来。

来者不善。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稳住。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如果你说的四年前在北辰星发生的那件事,我只能说,既然你找人调查了我,就该知道,能阻止那些人,并不完全是我的功劳,我没那么大的能量。”她话锋一转,“如果你说的是其他事情,抱歉,我真的不明白,你直接告诉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和你说。”

那边沉默了几秒,她怀疑他在那头露出了嘲讽的笑。

“我当然相信你。”他的口吻听起来真是温和,“那么,你告诉我,你之前特意出现在飞梭街的原因?”

她一时真没听明白:“飞梭街?”

“梭伦星人的聚集地。”

经他这么提醒,她终于想起来了。情人节那天,她确实曾经过一条叫“飞梭”的街道,但她当时确实没注意这点。她都走了十七年,哪里还记得这些细枝末节。

……哦,他以为她那天是故意去飞梭街招惹梭伦星人的?那所谓的“在北辰星很有名”,估计指的也是“温小良在北辰星招惹了很多学生”这件事了……

“你误会了!那天我是出去……”她顿住了,仿佛有什么羞以启齿,“……总之我不是故意去那里的。……你不信,我也只能这么说。”

“……”

“……你,”她的声音里多了些忐忑,还有些期待,“你没有其他想问的了吗?”

他似乎在那头笑了笑:“那你说,我该问什么?”

“……比如,为什么我不告诉陆常新你是我男友?”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听到一声低笑。

“呵……这需要问吗?”男人的声音里,终于透出了一丝冷意,“即使在两年前,你也从不肯承认我们的关系,不是吗?”

高攀。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可能会有人找她麻烦。她想过平静的校园生活。他家中情况特殊,如果宣布她是他女友,可能会给他带来困扰……

以上种种,都是是当年陆筱良给丁言的理由,那时丁言尽管遗憾,但还是听了她的。他那时总是听她的。

半个月前,在图书馆门前,他说“继续交往”,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开始交往”,因为他们之前从未交往过,对外她不肯公开他们的关系,对内她也总是对他闪闪躲躲,不肯直白地说一句“你是我男朋友”。

以前丁言觉得这是她的羞怯,但后来出了那样的事,他再想起从前种种,就忍不住笑自己蠢,竟然看不出来,她根本无意于他,就连口头上的名义,也不肯属于他。

他不说话,温小良在这头握着手机,背后微微渗汗,怕脑内又响起一个【警告!】的提示音。好在她等了一会儿,并没等到,刚松口气,接着就听到他说——

“第二个问题。”

她严阵以待:“你问。”

“你离开后,我查了所有交通工具的出境记录,没有你的名字。”他缓缓道,“你是怎么离开奥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