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5

温小良将玫瑰递出去,说:“这个送你。”

红发男人接过它,看了看,认真地说:“你喜欢花?我有一座果山,我可以把树全砍了,换上这个。”

她忍不住笑起来,这也太浪费了。如果真的要种,不如种上蝙蝠树。

红发男人:“你的名字?”

“温小良。”

他将她的名字重复了一遍,眼神炽亮。

“帕尔。”他自我介绍,“你家在哪里?”

难道这就准备见父母提亲?

她骇笑,打量了他几眼,目光在他珊瑚色的瞳仁、火红的卷发,还有白得能看见静脉血管的皮肤停留了一下,最后再看了看他风衣上火焰状的图腾,心里有数了。

“你是梭伦星人?”

“对。”

“听说梭伦星人,追求配偶的时候,都讲究一见钟情。”

他很骄傲地点了点头。

对梭伦星人来说,基因的吸引是第一位的,他们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自己命定的伴侣,而基因的契合又保证了后代能同时继承父母双方的优点。梭伦民族就是这样一代更比一代强,生生不息。

温小良心情有点复杂。帕尔做她攻略丁言的助攻,绰绰有余,他外表出色,气场强大,这样的人,就算家世差一点,也足以令丁言感到威胁。可他却偏偏是梭伦星人……这个民族的人对伴侣的执着几乎到了疯魔的地步,星际闻名。

她悄悄在脑中问人工智能:【‘组织’开发的记忆消除枪,对梭伦星人同样有效吧?】

人工智能顿了顿,随即给予了肯定。

她放心了。既然今后能消除记忆,现在就麻烦你为我助攻一回吧。

扬起脸,她对帕尔露出一个有些伤感的笑:“我很荣幸……但是,抱歉,我已经有男友了。”

对梭伦星人来说,命定伴侣另有所爱,这几乎算不上问题。他们民族最欣赏一句话,没有抢不到的伴侣,只有不努力的梭伦。

帕尔:“他在哪里?”

能别一边掰着手指一边问这句话吗?正常姑娘都不会回答你了好吗?

“他是奥丁高等学府的学生。”←很利索的回答了。

帕尔皱皱眉:“奥府?你也是奥府的?”

奥丁高等学府在整个奥丁高校里都是首屈一指的,未来精英与权贵子弟的聚集地,再嚣张的外校生听到这个名字,也会胆怯三分。

温小良正琢磨着说点别的激发他的好胜心,帕尔却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她愣了愣,看着他笑完了,才疑惑地问:“怎么……啊!”

帕尔忽然揽住了她,将她抱进怀里,举在空中,高高地转了两圈,如同魔王抱着他的公主,那样肆意快活。

“原来你在那里!早知道你在奥府……可恶!”

他嘴里说着可恶,脸上却尽是快意,显然觉得虽然相遇得迟了点,但至少还是遇到了,那就不算太差。

“你……先放我下来!”她用力地推他的肩——只是假装用力,真使劲的话怕他会直接飞出去——表情写满不快和惊慌,“你干什么!”

他停止了转圈,却没放开她,手臂牢牢地锁着她:“温小良。”

她警戒地看着他。

“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我都会把你抢过来。”

“……”一瞬间温小良没忍住,抽了抽嘴角。这话说得……看似很霸气很言情,但仔细一琢磨就让人很恼火……难道女孩子喜欢谁在你眼里根本无关紧要,你就只管自己爽就好了?就这样还想泡妹纸?做梦!

她抿起唇,伸手去推拒他的胸膛,这次他松开了,让她退了两步,双方都能看见彼此的脸。

她理了理衣服,然后抬起头,盯着他,忽然扬手,一个耳光!

帕尔站着没动,甚至脸都没侧一侧——女孩子的力道对他而言比蚊子叮大不了多少,但这一耳光打在他脸上,让他惊愕得像是自己突然被蚊子踢了一脚。

“这一巴掌是打你自说自话,不顾别人感受。”

温小良冷冷地说完,转身走向了人潮。

帕尔一直盯着她。倘若目光能有实质,被他盯着的人一定早就浑身都是筛洞,光一打,透亮。

可温小良半点都不怕。梭伦星人个个都是妻奴,就算现在他还没拿下她,他们其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的基因也不允许他对她粗暴。

回到家,她惬意地洗了个澡,又给心爱的绿植做了一番护理工作,这才舒舒服服地钻进被窝里。

不知道这位帕尔什么时候找到奥府来呢?明天?后天?

她对梭伦星人了解得不多,但她猜……肯定不会超过三天。

……

人世不如意,十有八|九。

温小良觉得帕尔不出三天一定会来找她,结果对方竟然整整五天都没出现。

她不由得怀疑那天其实是帕尔的基因打了瞌睡,他根本没对她一见钟情,挨了她一巴掌,瞌睡醒了,人也明白了,没再来自讨没趣。

又等了两天仍不见人,就在她决定放弃帕尔这条线,转而寻找下一个助攻的时候,他终于找来了。

他不但找来了,而且还带来了给慕斯礼的战帖。她这才知道,原来他消失了一周,是去调查她的身世背景和人际关系,而他得出的答案就是……“温小良的男友,就是慕斯礼。”

这当然是在北辰星得到的答案,而且是个错误的答案,那是她在盖亚广场被迫承认的谎言,现在却被人信以为真。

帕尔面色阴沉:“你骗我他在奥府。”

温小良:“……”

这误会简直了!她是让他过来帮她助攻丁言的,现在战火歪到了十万八千里外的老慕家?

“……我没骗你。”她揉了揉眉角,“慕斯礼他……是我前男友。”

帕尔竖起了眉毛。

她继续:“我的现任男友,确实在奥府。”

帕尔阴着脸:“你一共有几任男友?”

他大概开始怀疑自己的调查数据的真实性了。她很好心地告诉他第一手信息:“就两任。”

“之前为什么分手?”

这是怕自己将来重蹈覆辙所以先问清楚?然而她根本就没分过手,怎么回答?

“这是个人*。”她板着脸,在对方仿佛吃了酸味果的瞪视中,质问,“你派人调查我?”

“这是我的权利。”

他也呛回来,然而逻辑零分,她冷笑:“你的权利?你的什么权利?”

“我作为你未来男友的权利!”

……他还真敢说。

瞥了这个浑身理直气壮的人一眼,温小良忍着笑意,转身作势要走,被他拽住。

“你放手!”

“不放!你先说清楚!”

“……我说了这是个人*!”

“那就说另一个!”他咬着牙,逼近她,“你现在的男人是谁?”

“……你想做什么?”

“和他决斗!”

“……”

她深深地吸口气,一言不发地去掰他的手,他动也不动,指节硬得像石头。

最后她抬起头,瞪着他:“松手。”

他一动不动,眼神执拗。

过了几秒,她终于出声:“告诉你也没用,他不会接受决斗的。”

他扬起了眉毛:“胆小鬼?”

“不是!他只是!他、他……”她的视线突然越过他落在他身后,接着脸上浮现惊慌,“松手!快松手!”

帕尔愣了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转头朝身后看去,一个瘦高的身影映入他眼帘——

两个青年,都穿着奥府的校服,一个栗发栗眼,身形修长,另一个黑发黑眼,面色有点苍白。

他眯起了眼。

第一个是陆家的长子,第二个……他的调查资料里,没有这个人。

“黑头发的那个是谁?”他问温小良。

温小良没出声,他抓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她蹙起了眉,瞪向他。

这个情景,落在某些人眼里,极其刺眼。

陆常新的视线刀子般飚向他们相握的手,皮笑肉不笑:“温老师,这位是?”

温小良看了红发男人一眼,口吻带些不情愿地介绍:“帕尔。”

陆常新:帕尔?叫得这么亲密?!

帕尔:这语气!她就这么不情愿向别人介绍我?——等等难道这个陆什么就是她男人?!

两个人都很愤怒,视线对撞,噼里啪啦激射出火花。

而温小良,她的关注点一直都在丁言身上。她确信自己没有感觉错,丁言刚才分明比陆常新更快地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但现在他站在那里,一脸平静,仿佛她的手攥在谁的手里都和他无关。

仗着帕尔现在无暇注意她,她调动表情,向丁言发送了几条信息。

——我和这个人没关系。

——我最在意的是你。

——但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所以……我不敢告诉别人我们的关系。

以丁言的家世,温小良和他谈恋爱,绝对是高攀,从奥丁星到北辰星那么远的高攀。她想要藏起恋情的反应,合情合理,甚至可以说是为他着想。

丁言望着她,脸上渐渐地,显出一种微妙的神色来,像是想要嘲讽她,又像是想要怒斥她,隐隐的,还透出一丝恼火。

温小良揣摩了一下,觉得那丝恼火大概是因为,他其实,还是挺希望她将他们的关系公开的……

噫,既然你都这么想了——

她别开了眼,一副“我已经明白了我会乖乖地继续保持沉默”的可怜模样。

对面的丁言,眼底的黑气更重了……

“……所以,我是来找那个男人的!”

帕尔突然提高的音量让她回神,她立刻回想刚才陆常新和帕尔的对话,发现在她忙着攻略丁言的时候,这边的剧情已经进行到了一个很高能的阶段——帕尔声称他是来向她在奥丁的男友决斗的。

陆常新一脸古怪地,转过头来盯着她:“你在奥丁有男友?”

感觉到对面的某人正紧紧盯着她,她忍着一肚子的笑,垂着眼,慢慢摇头:“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