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4

奥丁星。

奥丁高等学府,位于奥丁星的首都盛京,百年老校。

距新学期开学还有一天,温小良坐在校图书馆旁的石椅上,握一杯柠檬汁,等着丁言出现。

根据情报,他会在今天上午经过这里。现在是九点四十分,她已经等了一个小时。

十点整,她看到校道尽头远远走来一个人,穿一件白衬衫,袖口细致地扣到了腕处,黑发在日光下折射出浅棕色的光晕。

是他。比起过去高了点,瘦了些,不知为何,嘴唇缺乏血色。容貌和记忆里一般无二,气质却变了许多,以前是阳光下的一块璞玉,现在则是藏在展览馆最深处、用防弹玻璃层层隔绝的奇珍,观者无法触碰,他自己也无意与人为友。

他走在雨后初晴的鹅卵石小径上,手里握着一本书,边走边翻。冬青树从他两侧向远处蜿蜒开去,空气里有日光倾碎在他身上的声音。

温小良默默地看着他,等他走近了,她唤了一声:“丁言。”

他抬起头,朝这边望来。她看到他手里的书掉了下来。

啪。书落在地上,沾上了雨后的湿泥。

他顿了顿,俯下|身,拾起那本书,皱起眉看了看,走到一旁,将它丢进垃圾桶。

她看着他那个利落的动作,足底蹿起一股凉气。

只是弄脏了封面而已,不至于直接丢掉吧?那曾经甩了他的人,难道要大卸八块再丢进盛京湾?

他扔了书,回过身来,望着她。

“好久不见。”

“……你认得出我?”

“常熙给了我你的新照片。”

他的表情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平静得让她有点胃疼。

她站起来,说:“有时间吗?一起喝杯咖啡?”

他望着她,忽然笑了。

“我现在每分钟价值十万。你要请我喝咖啡?”

倘若这句话里有讥讽或轻蔑,都不算稀奇,但他的语气,好像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或者说一个常识。

帝都丁家的唯一继承人,他的时间确实值比黄金。这是常识,因而加倍讥讽,讥讽她的邀请。

够可以的。他真是长进了。

她笑了笑:“每分钟十万是吗?”

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张支票,走向他,将它展示在他面前。

他的瞳孔微微一缩。

“如你所见,这是张一千万的支票。”她说,“现在它是你的了,可以和我喝杯咖啡吗?”

他沉默了两秒,视线终于从那张盖着丁家印鉴的支票上移开,看向她。

“温小良。”

“……听你这么叫我真有点奇怪。嗯,你说。”

“你为什么来奥丁?”

“因为我想见一个人。”

“我不会自大得以为是我。”

“如果我说是呢。”

他静了静,笑起来。这是见面后,他第二次笑。这个笑容太好看了,好看得让她又开始胃疼。

她还是有点不适应这样的丁言。他变成了一个惯于用笑容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人。这比面无表情还糟糕。

这是逼她下猛药的节奏。

他似乎觉得他们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举步向前,就要越过她。

擦肩而过的瞬间,她低声说:“你在邮件里对陆常熙说,如果我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就让她装作不认识我。这句话,是真心的吗?”

他脚步微顿,随即继续向前,越过她,踏上石阶。

她转过身,看着他的背影,大声说:“对不起!”

他终于停下了,停在石阶上。

风拂过校园,她望着他的背影,他的白衬衫在日光下显得冰凉冷郁。

“当年的事,我很抱歉。但当时我真的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她露出苦笑,她知道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一定能听得出来,“我欠你一句‘对不起’。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这句“你能原谅我吗”说出来,温小良自己都觉得如果丁言不发火,那他简直不是个男人。

丁言果然回过身来,立在石阶上,俯视着她。她承接他的目光,不闪不避。

他要说什么?会骂她?冷嘲热讽?都来吧。

只怕你不生气,不生气就找不到突破点。

“温小良。”

被他幽深的语气惊了一下,她稳住面上的诚恳,点头:“是。”

“我知道你这次回来不是为了我。”

“……”

“无所谓。”他忽然一笑,“既然你回来了,那就继续吧。”

“……继续什么?”

“交往。”

“……”她觉得自己现在最合理的反应应该是,“你也要甩我一次?”

“怎么会。”他又笑了,是那种一看就让人寒毛倒竖的笑,“当然是因为我还喜欢你。”

“……”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背景有丧钟配乐的“我喜欢你”……

叹口气,她点头:“好,我答应你。”

丁言的笑容里多出了一股阴影,望了她一会儿,掀了掀唇角,嘲讽似的,抽身走了。

她目送他远去,直到他踏过石桥,消失在校道拐角。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走得干净利落。

若不是他刚见到她的时候,失手将书掉在地上,她真会以为他向她提出交往完全只是为了报复。

她转身朝反方向走,边走边在脑内和组织的人工智能交流。

【我和他见过面了。嗯,很糟糕,但还不算无药可救。不过我现在有点摸不清他的心态,我需要更多的时间。那个想攻略他的客户什么时候来?……一个月?!这么快!】

【你让我努力……但这种心灵受创的类型本来就易守难攻,半年都勉强,你现在只给我一个月?】

【……总之你尽量拖着客户,让她晚点来。——还有,把这两年丁言身上发生的大事全传给我。】

脑内通话告一段落,她找了张椅子坐下,等组织传送信息。

她这次回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降低丁言的黑化指数。

当年,组织接受了一名胡姓客户的委托,为她寻找一个合适的攻略对象。客户的要求有两条,一、攻略对象必须美貌多金,二、攻略对象必须本性纯良,因为受了情伤,产生黑化,才进化为她最钟爱的腹黑款。

组织搜索了多元宇宙,最终判断丁言符合要求:第一他高富帅,第二他命里注定遭逢桃花劫。

为了保证这朵桃花劫不会长歪,组织派出温小良,交代她办好两件事,第一,让丁言喜欢上她扮演的“陆筱良”,第二,让丁言遭受陆筱良的背叛。具体操作,她自己见机行事。

身为组织的金牌女配,温小良对待任务向来一丝不苟。她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然而她做得实在太好了,现在组织发现了新问题:照丁言现在的黑化指数来看,那个胡姓客户只要敢来攻略丁言,她的下场一定是狗带、狗带、和狗带。

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温小良才会出现在这里,为了降低某人的黑化指数,进而保证未来那位“热爱腹黑款”的胡小姐不会死得太难看……不,是必须保证她不会死,绝不能让慕斯礼刀捅洛莲的惨剧重演,当年组织可是赔了一大笔钱,温小良自己也丢了当年的“最佳女配”。

脑里忽然传来一阵嘈音,接着浮现一连串的图像和数据,温小良飞快地浏览着这些信息,越看神情越凝重。

信息传输结束,人工智能的声音再度响起,她凝神倾听,然后问:【他现在的黑化值是多少?……三万?!……我知道了。我请求开通‘提示’功能,黑化值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提醒我。】

人工智能那边响起一阵杂音,然后告诉她的请求已被批准,今后每当丁言的黑化值上下变动超过一千,系统都会进行脑内提示。

两边的联结即将断开,她却突然想起一件事,追问:【等等!你帮我看看,之前在北辰星监视我的人是谁的手下?】

那边静了静,接着给出回答。

她惊讶得睁大了眼,随后忍不住嘲笑自己:“我早该想到……”

丁言,你真是出息了。

她本来还在奇怪,丁言在听说“陆筱良”的消息后,竟然没第一时间赶来北辰,还以为他是放下了,原来真相是他当时正被家族关在某个星球进行封闭式训练,所以才没法赶过来,只派了心腹来北辰监视她。

之前他在邮件里和陆常熙说的那些话,大约也是因为军中通讯并不安全保密,所以他才对她说了那些掩人耳目的话。

他是昨晚回到奥丁的,如果她刚才没出现在他面前,他大概今天就准备动身去北辰了吧?真服了他……一身的伤,特训时受的,还没结痂吧,怪不得他看起来缺乏血色。

没办法……接下来,就交给她吧。

黑化什么的,能黑化,就能白回来。

……

当天下午,温小良主动联系了夏唯和陆家姐弟。既然她未来一段时间都要待在奥丁,提前打个招呼是必要的。

略去夏唯的惊喜不提,她特意提醒陆常新,这学期她会教授“异星植物鉴赏”这门选修课,感兴趣的话可以来听。

到了开课这天,温小良站在阶梯教室的讲台上,快到了上课的点,教室的门被推开,丁言和陆常新走了进来。

她在心里笑了。和她想的一样,陆常新总爱怂恿丁言和他报一样的课。

她一直望着丁言,看他和陆常新低声说着话,越过她面前的讲台,在教室第三排的位置落座。从头到尾,他都没看她一眼。

收回目光,她在上课铃声中,打开教案,开始授课。

奥丁高等学府聘她来当植物学教师,她自己也喜欢这份工作,当然会努力做好。过去数年她在木风大学教的也是植物学,圈内口碑一直不错。

但是今天她刚讲了十分钟,就有人不给面子地起身离开。

这个人自然是丁言。他一走出教室,就再没回来,不仅如此,下节课他只在教室里待六分钟,下下节课是三分钟,到了第四节课,他直接就不来了。可他在其他课上的表现还是那么优秀,老师们都很喜欢这个聪明又温和的学生。

丁言针对温小良的这种“特别待遇”,很快引起了校方的主意。奥丁高等学府最大的股东就是丁家,学校里也从来不缺乏关注丁家继承者的眼睛。

于是很快温小良就被叫去谈心了。校领导说话很讲究艺术,听着让人如沐春风,但也绝不会让你错认他的意思:丁少的身份非比寻常,要么你摆平他,要么我辞退你。你看着办。

特权阶级真好啊,如果有机会重新投胎,我也想当“世界围着我转”的官n代。←_←

温小良心里呵呵笑,脸上笑呵呵,把过来安慰她的陆常新和夏唯全打发了,独自出了门。

今天是奥丁的情人节,街上男女成双,她一个人形单影,跑到花店买了一束刺玫瑰,拿在手里的时候,在花店老板的脸上看到了“哎呀这是准备女追男吗很有勇气嘛”的台词,她笑笑不说话,捧着花走出花店。

这花确实是用来送人的,但不是送给丁言。他现在正对她放置play,她这时给他送花,起不了什么作用,说不定还会降低好感度。

她要用这花钓上一个优质男。他不是对她爱答不理吗?她就让他看看,他爱答不理,但有人会追着她跑,到时他自然会坐不住。

温小良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内心很平静。这是一份工作,她的职责就是将丁言的黑化数值降下来,尽一切手段。如果她放任他对她冷淡,那才是她的失职。

她在街上逡巡了很久,遗憾地发现,今晚似乎不是个狩猎的好日子。她要找的是优质单身男,不优秀不行,激不起丁言的危机感;不是单身也不行,她不撬墙角,哪怕这墙角一撬就倒也不行。

街上飘起了细雨,刺玫瑰的甜香开始黯淡,夜也深了。

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她摸了摸玫瑰的花瓣,准备将它们带回家,却在转身之后,对上了一双炙热的红瞳。

那是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他站在街灯下,穿着外校的校服,披一件黑底赤纹的风衣,卷发火红。他身上有种野性,让他在来往的苍白人潮中,格外惹眼。

他定定地看着他,忽然大跨步走过来,停在她面前。

“我很钟意你。”他的眼里跃动着火光,“做我女人。”

她笑了,将刺玫瑰递给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