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7

整个事件其实是木风大学事先安排好的,一场精心炮制的春令营活动。

“鬼屋探险”,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能刺激人的肾上腺素吧。罕有人至的雪山,突然停电的别墅,消失不见的同伴……一起构成了这场“探险游戏”的要素。

从女教师将学生们领进别墅的那一刻起,探险就开始了。当晚大家聚在一起讲鬼故事,这即是游戏的序章,一个“这屋子有诡异”的氛围正在缓缓形成……直到在所有人心里都种下怀疑的种子,支线剧情正式启动。

今天一早,赶在其他人起床之前,温小良先找到了陆常熙。

陆常熙很聪明,最重要的是,她有“女性直觉”这个超级作弊器。

温小良知道自己很难骗过她,所以她一开始上来就把计划挑明了,然后以GAME MASTER的身份,向陆常熙提出合作。起初遇到了一点障碍,但最后陆常熙还是同意了。

于是,在陆常新满头大汗地将别墅翻个底朝天的时候,陆常熙在隐蔽的地下室里喝着热红茶,啃着曲奇饼,看着摄影杂志……直到手机“叮”的一声响,她才懒洋洋地坐起来,拿起手机一看,讯息的内容是一张笑脸。

——这是她和温小良之间的约定,如果游戏到了该真相大白的时候,温小良就给她发一张笑脸,以示她可以出来了。

“偶尔这样玩一场,也挺不错的嘛。”

丝毫不惧双胞胎弟弟的臭脸,陆常熙将胳膊环上陆常新的肩膀,靠着他,笑嘻嘻:“我都看到了哦,没想到我在阿新心里这么重要,我看到你都差点哭了呢,姐姐好感动~”

陆常新没有抗拒那只热乎乎的胳膊,只是用那双漂亮的黑眼睛气呼呼地瞪她:“这不是废话吗?我只有你一个姐姐!”

陆常熙一怔,随即一脸感动地贴过去:“阿新!姐姐错了,下次姐姐一定带你玩。”

陆常新认真要求:“下次发现什么都要和我说。”

“嗯嗯~”

“如果还有人拉你入伙……”男孩子皮笑肉不笑地瞟向温小良,“你告诉我,我收拾她。”

被急冻眼光攻击了的温小良,毫不在意地笑笑:“姐弟俩感情真好。”

陆常熙贴着弟弟的脸,笑眯眯:“因为从出生后就一直在一起嘛。”

“就是天天在一起,才容易产生摩擦。所以如果兄弟姐妹间始终相处得很好,通常是有人一直在默默容忍退让呢。”温小良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转,露出笑容,“看来两个人里是弟弟比较吃亏呢。陆常新很依赖姐姐吧。”

陆常新皱起眉:“没有‘依赖’,我只是重视阿熙的意见而已!”

(同时)陆常熙:“我们是互相依赖的关系。”

话音双双落地,姐弟俩对视一眼,心里都微妙地“咯噔”一声。

“咦,是吗?”温小良微微睁大了眼,“可是在我看来就是这样啊。比如今天,如果被我请求合作的是陆常新,他第一反应应该是找姐姐商量,而不是立刻拍板同意吧。”

陆常熙一怔,然后气笑了。

这人……真是,怎么能这么面不改色说着挑拨的话呢?

陆常新:“……”转过脸来,严肃地看着姐姐。

陆常熙赶紧提醒:“生气就中了她的计了。”

陆常新点点头:“我知道。”

他抿着唇,静了两秒,把陆常熙环着自己肩膀的胳膊拿下来,站起身。“我去收拾行李。”垂着肩膀走了……

陆常熙:“……”结果还是被挑拨了吗?!

罕见地被人摆了一道,陆常熙郁闷地看向温小良。温小良回以一个“和善”的微笑,转身走到厅里,拍拍手掌,高声催促:“大家快点收拾,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到四号飞艇场。”

陆常熙拿她没辙,收回视线,准备追上去哄弟弟,结果刚站起来就不小心碰翻了水杯,她哀呼一声,手忙脚乱地抢救泡水的相机。

在她忙着这头的时候,温小良静静地上了二楼。

于是当陆常新听到敲门声,前去应门之后,惊讶地发现门外的竟然不是陆常熙,而是害他心情低落的间接凶手。

他心里还有些不爽,倚着门框,双手抱臂:“怎么?”

温小良举起了手里的压缩真空行李袋:“给你这个。”

“谁要……”陆常新顿住了,想起自己还真缺少这么一样东西,随即又有些惊讶,她竟然注意到了,他的行李箱磕坏了。

他瞥了她一眼,接过行李袋,返身往室内走,温小良自然而然地跟了进来。

室内有一张鹿皮沙发,陆常新刚才就坐在这张沙发上发呆,四周乱糟糟的,私人物品东一件西一堆,显然他还没开始收拾行李。

温小良打量着四周,心想这真是大少爷习性,如果让他自己收拾,不知得拖到什么时候。

话虽如此,她现在又不是他那个叫“陆筱良”的同父异母妹妹,没立场替他把活儿全干了。

想了想,温小良决定还是回楼下把被相机缠住的陆常熙解救出来,让她上来帮衬她四体不勤的弟弟。

她正要转身,却突然听到陆常新语气有些古怪的声音:“从我会说话开始,就只有我骗别人的份。”

温小良顿住了动作,转头看他。

陆常新站在窗边,平时总是自信满满的脸上,带着一点不爽,一点迷惑:“你是怎么说服阿熙帮你的?”

他想不通。陆常熙不会毫无理由地站在别人那边,一定有什么原因。

他盯着温小良,思绪像一锅即将沸腾的水,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无数揣测纷纷乱乱地涌过脑海,最后一个答案浮出来——

难道是因为,她……真的是筱筱?所以阿熙才听她的……

温小良光看着他的脸,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想说……

太甜了,少年。

真相正好相反。与其说她是陆筱良而得到陆常熙的配合,倒不如说,正因为她是陆筱良,反而在寻求合作的过程中平白多了好多阻碍。

陆常熙真是难缠啊……有几次温小良都想干脆把她敲晕了藏起来算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察觉了危机,她突然改口同意了。

温小良望着陆常新,开始真话假话掺着说:“称不上‘说服’,我们其实是互利互惠的关系。”

“互利互惠?”

“她说她最近正好缺一组摄影题材。”

陆常新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什么题材?”

“‘患难见真情之姐弟情深’。”

“……”这确实是陆常熙做得出来的事!

所以就因为一张照片,她就把唯一的弟弟给卖了吗!

陆常新觉得自己又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满足了好奇心,就快点收拾吧,时间有点紧。”温小良说着,转身往外走,陆常新却忽然叫住了她:“等一下。”

温小良回过身来,脸上写着“又怎么了”。

陆常新盯着她,觉得百爪挠心。

她究竟是不是陆筱良?

他已经烦透了猜来猜去,他要直球出击。直接问她!

“你——”

【阿新,不要冲动。如果她真的是筱筱,她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一定有什么原因。你贸然逼问,第一你可能会吓着她,第二她十有八|九不会承认。】

脑中突然跳出几日前陆常熙的叮嘱,陆常新还未出口的话在舌尖打了个滚,又咽了回去。

……不要冲动。

可是要怎么做?

他烦恼地抓着头发,打心里觉得这活儿简直不是人干的,他宁愿去背一百首十四行诗,也不想处理这这种麻烦事。因为他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陆常新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其实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他心底并不愿意温小良就是陆筱良,所以自然而然地就看不到二者的相似之处,对于如何试探,也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心里烦闷,一股莫名的烦躁感逼着他速战速决。他捏了捏拳,走向温小良。

他立在她身前,双手插袋,抿着唇。他比她高出一个头,虽然没有做出壁咚的姿势,但在这近乎封闭的空间里,他的气息无处不在,比形体的接触更加强势。

她沉静地看着他,浅棕色瞳仁明亮,不闪不避。这双眼睛宛如夕阳下的长河,他的倒影就映在这片长河里。

她和他以前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呛人的时候超级毒舌,说起谎来眼都不眨,骗了人还要得寸进尺挑拨离间……可是他这么看着她,忽然就有点移不开眼。

他吸口气,强迫自己将视线下移,嘴里说:“你……”

……你鼻梁的弧度很美。

陆常新怔忪着,听到自己在问:“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