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3章

早上八点多,傅明时的车停在了A大动物医院附近。『樂『文『小『说|

“周末见?”甄宝解开安全带,一边推门一边跟傅明时告别。

傅明时看着她,点点头。甄宝大五基本没课了,但各种琐事不少,兼职的同时还要准备考试、论文,傅明时不能占用她太多自由时间。

只是,目送甄宝朝医院走去,傅明时忍不住观察进出医院的其他人员,一直观察到甄宝进门前朝这边看过来,为了不让甄宝“误会”,傅明时才发动车子离开。

未婚夫走了,甄宝神清气爽进了医院。

“甄宝!”同科护士陈佳兴奋地朝她招手,跑过来抱着甄宝胳膊分享晨间八卦:“咱们这来了一位新医生,特别帅特别帅,走,我带你去看,也是咱们A大出来的。”

甄宝偷笑,装作不认识那位新医生一般,跟着陈佳过去了。

程易是海归博士,医院挺重视的,分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门外挤了好几个早到的小护士。甄宝假装看了两眼,脑海里却全是昨晚傅明时吃闷醋的情形,甄宝本以为自己表完心意后傅明时会早点放过她,没想到傅明时反而更兴奋了,变本加厉,害她早上差点起不来。

既然知道傅明时爱吃醋了,甄宝看两眼就去做事了,检查留院宠物的状态,如果有胡乱便便的,她要帮忙清理干净。作为一个实习生,甄宝负责的事情很杂,这个暑假期间才被分配一些技术活儿,有时候帮宠物输液,有时候手术室太忙,她也会去帮忙打下手。

“甄宝,李医生那边需要助理,你过去一下。”

接到任务,甄宝立即去了李医生那边,进门就看到一个穿高跟鞋的卷发女人背对她在跟李医生说着什么,诊疗台上侧卧着一只成年萨摩耶,无精打采地侧躺着,眼角有发脓的眼屎。看到她,萨摩耶晃晃尾巴,半眯的眼睛也睁开了,嘴巴微张,有点笑的感觉。

甄宝立即看向萨摩耶尾巴,果然有一块儿缺毛了。

“大白。”认出熟悉的医院常客,甄宝快步走到诊疗台前,心疼地摸大白脊背,靠近了,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甄宝抬起大白尾巴,发现大白拉稀了,颜色气味都不对。

甄宝在医院兼职实习那么久,看到的病例太多,初步观察,心中顿时一沉。扫眼陌生的女人,甄宝紧张地问李医生:“李医生,大白得了什么病?”

李医生语气寻常:“狗瘟晚期,病得太严重,就算治疗成功率也不大。”

甄宝下意识看向高跟鞋女人。那年高考成绩下来,她报志愿前带黑蛋来医院看病,排号时遇到一对儿养萨摩耶的情侣,大白就是那只萨摩耶,后来甄宝在医院兼职,有时候那对儿情侣带大白过来看病,因为大白很喜欢甄宝,甄宝就与那对儿情侣熟悉了起来,每次偶遇都会聊一会儿。

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半年了,看着这个陌生的高跟鞋女人,甄宝内心有点怀疑。以前大白稍微有点不舒服就会来这边就医,狗瘟这种病,初期症状就很明显了,以那对儿情侣对大白的疼爱,不可能熬到晚期才送过来。

“你是大白的主人?”甄宝尽量平静地问。

高跟鞋女人上下打量甄宝一番,再看看大白,皱眉道:“你认识大白?”

甄宝点头,“以前张科、华芳带大白来看病,我们见过。”

高跟鞋女人听了,撇撇嘴:“他们分手了,我是张科女朋友。”说完不再搭理甄宝,直接对李医生道:“我去三家医院看过了,都说治不好,既然这边也不行,麻烦您给它打安乐针吧,省得活着受罪。”

很多宠物得了治不了的病,拖延治疗只会白白受罪,过段时间还是会死,主人就会选择给宠物安乐死。甄宝见过几次这种案例了,但看看眼睛还在朝她表达喜欢的大白,甄宝忍不住又问道:“你跟张科商量过了?”

“用你管?”高跟鞋女人陡然拔高声音,瞪着甄宝说。

对方看着就不好惹,甄宝只好求助李医生:“李医生,张科才是大白主人,要不要先询问他的意见?”

李医生推推鼻梁上的眼睛,同高跟鞋女人确认:“有的主人明知宠物没治了,也会再坚持抚养一段时间,你先问问你男朋友的意思?”

“他出差了,再过一个月才回来。”高跟鞋女人表现地非常不耐烦,“你们到底打不打针?不打针我去别家。”要不是怕张科事后怪她没找好医院给大白看病,她才不会专门过来,早在别家小诊所打针了。

带大白离开是对方的自由,李医生不想找麻烦,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

甄宝也不想闹纠纷,可狗瘟晚期有治好的案例,因为成功率低,有些主人怕花了钱又治不好,才会选择安乐死,但张科绝不是轻易放弃大白的人。担心这个高跟鞋女人趁张科不在家带大白去别的地方打针,甄宝抿抿唇,看着高跟鞋女人道:“张科很喜欢大白,你还是打电话问问吧,万一……”

“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你再烦我我投诉你。”高跟鞋女人冷冷地说,跟着满脸嫌弃地抱起大白,要放进狗箱。

大白伸着脖子望甄宝,喉头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甄宝几乎能料见大白离开这里后的下场,不由拿出手机,威胁高跟鞋女人:“我跟张科是朋友,你不打,我打。”其实她没有张科的手机号,但为了大白,甄宝豁出去了,往旁边走几步,假装要打电话。

“你这个护士怎么回事,我想在哪看病就在哪看病,还必须听你话是不是?”高跟鞋女人脾气上来了,三两步赶到甄宝旁边,一把抢过甄宝手机,使劲儿往地上一摔,再扬着下巴朝甄宝瞪眼睛,“你打,你打啊,我看你怎么打!”

甄宝看着地上摔碎屏的手机,脸色涨红,浑身都在颤抖。

“有话好好说,你砸人家手机干什么?”李医生连忙充当和事老。

“你先问问她,敢情我不在你们家看病还不行了?”高跟鞋女人拎起狗箱,这就要走了。

门口突然多出一道身影,程易举着手机,面无表情地看着高跟鞋女人:“蓄意破坏私人财产是犯法行为,如果你不马上赔款抱歉,我会报警。”

他一身白大褂,身高腿长,高跟鞋女人气势先是一矮,反应一会儿忽然指向甄宝:“她先妨碍我人身自由,报警就报警,看谁怕谁。”

程易闻言,笑了笑,问甄宝:“我打电话了?”

甄宝脸色稍微恢复了点,瞅瞅大白,点头。她加过张科女朋友华芳的微信,至少等人的时间,她可以通过华芳联系张科。

高跟鞋女人见他们竟然真想报警,态度终于变了,“切”了声,盯着甄宝道:“算了,刚刚我太冲动了,说吧,你手机多少钱,我原价赔你。”她不缺钱,她只是不想张科再养这条破狗,每次张科看狗的眼神,好像都在透过大白看他前女友。

甄宝捡起手机,一边试能否开机一边冷静道:“你先给张科打电话,如果他同意安乐死,我不用你赔手机。”真那样,是她多管闲事,她自己认栽。

高跟鞋女人气得嘴都快歪了,“你的意思是,我不打电话,你就报警?”

手机彻底不能用了,甄宝抬头,直视对方道:“是。”

看着好欺负的女护士竟然这么倔,不哭不闹的却也不怕事,高跟鞋女人怂了,忍了忍,转身给男朋友打电话,第二次打才接通:“张科,大白病了,狗瘟晚期,医生说没治了,要安乐死,你同意吗?”

一口气说完,听到张科连声质问大白怎么会得病,高跟鞋女人刚要挂断电话假装男朋友同意了,手机突然被人抢走,女人回头,就见程易目光防备地盯着她,嘴里却对着手机道:“你的狗有大概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救活,我们医院尊重宠物主人意见,你女朋友不听护士劝告坚持安乐死……”

话没说完,对面传来一句压抑着怒火的回答,通过免提扩散到整间诊疗室:“治,花多少钱我都治,我明天回国,在那之前麻烦你们帮我照顾大白,别让高晓单独见大白。”

“好,明天见。”正事说完,程易将手机还给那个叫高晓的女人。

高晓脸比雪还白,抢过手机就要走。

程易拦住她,问甄宝:“你手机多少钱?”

几千块钱的手机坏了,甄宝心疼死了,毫不客气地报出数字,然后问高晓:“你陪我去修,出修理费就行。”

“我没空。”高晓已经决定跟张科分手了,跟甄宝要转账账号,打完钱再也不见。

甄宝尊重她的意见,看着高晓转完,就放她走了,回头跟李医生道歉,“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你先给大白简单清理清理。”李医生和颜悦色地笑。

甄宝再同程易道谢。

程易笑笑,指着外面道:“我路过,还有事,走了。”

甄宝嗯了声,转身去放大白出来,近距离看着可怜的大白,甄宝眼睛一酸,哭了,有心疼,也有后怕,第一次遇到高晓那种凶巴巴的就诊宠物主人,甄宝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畏。

接下来,甄宝忙着给李医生帮忙,彻底忘了手机的事,然后大概上午十点,外面医务人员忽然喊她:“甄宝,有人找!”

甄宝疑惑地去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道穿黑色西服的高挑身影,俊美挺拔,鹤立鸡群,正是她那位未婚夫。

甄宝满脸困惑,这个时间,傅明时过来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天卡文,5点开始码字,本来想6点写多少发多少的(一千字),后来写着写着来了感觉,就一口气写下来了,不过迟到就是迟到,对不起大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