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8章

傅明时一直将甄宝背到酒店附近,才停在一棵树下,把人叫醒。:乐:文:小说3w.しWxs520.CoM(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他非常愿意直接背甄宝进酒店,但傅明时怕惹起不必要的误会。深更半夜,酒店,喝醉昏睡的女生……全是敏.感的关键字,万一哪个正义人士路见不平过来询问,尴尬的是甄宝,更何况,客房还有一个可能会胡乱猜测的冯月。

傅明时喜欢甄宝,他必须照顾甄宝的名声。

他连续喊她,甄宝醒了,趴在傅明时背上,迷迷糊糊的,茫然地望着他。

傅明时逗她:“认识我吗?”

甄宝盯着他看了会儿,再四处看看,秋风冷,一点一点唤醒了睡着前的记忆,是他在吻她。

“放我下来吧。”尴尬地垂下眼帘,甄宝小声说。

傅明时略微下蹲。

甄宝不太熟练地跳下地,傅明时伸手扶她,担心她站不稳。

他温柔又体贴,甄宝心里暖暖的,“谢谢。”

“你我的关系,不用这么客气。”傅明时弯腰,直视她眼睛说。

他俊脸太近,甄宝又想到了那个过于漫长的吻,先转身走开。

傅明时追上她,牵着她走进了酒店。

“洗完脸就睡觉,别陪人闲聊。”到了顶楼,傅明时低声叮嘱她。

甄宝困倦地点头。

傅明时帮她敲门,大概几十秒后,冯月笑着来开门,神采飞扬。傅明时见了,临时改变主意,低头对甄宝道:“我送你回房。”

甄宝脑袋沉沉的,没有多想。

冯月开傅明时的玩笑:“这么一点路也要送,你是不是离不开我们甄宝了?”

傅明时淡笑,将扭头往后看的甄宝转了回去,“去洗脸。”何必与一个外人浪费时间。

甄宝“哦”了声,乖乖去了主卧。

傅明时站在主卧门前,低头看手机。

用温水洗完脸的甄宝反而更困了,揉着眼睛走到主卧门口,劝傅明时:“明天还要爬山,你也早点睡吧。”

“嗯。”傅明时扶住她肩膀,弯腰吻她额头,“晚安。”

甄宝低头笑。

傅明时退出门外,黑眸蛊惑地看着她,“你先关门,我再走。”

甄宝傻傻地关门。

“锁上。”傅明时头抵门板,声音非常低。

里面传来甄宝锁门的声音。

傅明时拿出手机,打她电话。

甄宝手机还在包包里,打着哈欠掏出手机,见是傅明时的,甄宝忍不住笑,举到耳朵前。

“关灯睡觉,躺好了告诉我。”傅明时转个身,背靠门板,目光淡淡从冯月身上扫过。

甄宝不懂傅明时在做什么,但她还是放下手机,脱了外套爬进被窝,关灯,舒舒服服躺好了再对着手机道:“躺好了。”

“困不困?”傅明时想象她睡觉的样子。

甄宝点头:“困。”

“睡吧,明早一起吃早饭。”傅明时开始往外走。

“嗯,晚安。”甄宝真的很困,结束通话,手机放一旁,睡了。

与此同时,傅明时从外面带上了酒店房门。

客房里再次恢复安静,冯月站在沙发旁,视线在主卧与房门来回转了几遍,有点搞不懂傅明时刚刚演的是哪一出。看着甄宝洗脸、睡觉,难道与传说里的某种恋爱模式一样,傅明时在把甄宝当女儿宠?

至于这么如胶似漆吗?

冯月觉得傅明时有点过了,又不是拍偶像剧,可,如果有个男人肯这么对她……

关掉电视,冯月去敲甄宝房门,甄宝出去快两个小时,她想问问甄宝跟傅明时去哪里逛了,也想问问甄宝与傅明时到底是怎么认识的,顺便讨教一些经验。

“甄宝,甄宝……”

当当当的敲门声不断传来,甄宝皱眉睁开眼睛,看向门口,“怎么了?”

冯月笑道:“刚十点,你起来,咱们说说话。”

甄宝重新躺好,“我困了,明天再聊吧。”

冯月笑容僵硬下来,故意打趣道:“你做什么了,这么困?”

甄宝对某些方面的暗示向来迟钝,并没听出冯月的暗示,困得不想说话,转身继续睡。

她不起来,冯月试着推门,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冯月彻底放弃,关掉电视,回次卧玩手机去了,快12点才睡。

~

傅明时早6点起床,洗漱完毕,打甄宝电话。

甄宝还在睡,铃声低,傅明时第三次打过来,她才听见。

“起床了,去吃早饭。”

似乎不管早上晚上,傅明时的声音永远都低沉清朗。

甄宝应了声,继续赖了一会儿,起床。

有点头疼,洗完脸也没有缓解,甄宝正犹豫要不要叫冯月,傅明时来敲门了。

“准备好了?”傅明时站在门外,没有进来的意思。

“要等冯月吗?”甄宝看着里面问。

傅明时双手插兜,盯着她道:“如果你想坏我胃口,可以。”

这话太损,甄宝却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带上房门,下楼时才给冯月打电话,提醒她别迟到。餐厅在一楼,电梯在四楼停下,梯门打开,外面竟是孟继宁。看到他们,孟继宁也愣了愣,然后笑了,“早。”

甄宝点点头。

孟继宁走到傅明时左边,短暂的安静后,他偏头看傅明时:“昨晚的事,谢谢。”

想通了,之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心怀坦荡,自然可以淡然处之。

傅明时看他一眼,“不客气。”

甄宝困惑地问:“昨晚什么事?”

孟继宁笑着道:“时铭帮了我一个小忙。”

甄宝看看傅明时,没再问,昨晚她睡得早,可能傅明时回客房后与孟继宁联系了吧。

用过早餐,因为爬完山不回这边了,众人先去退房。傅明时带着甄宝一块儿去的,接下来的半天活动,他没给冯月任何接近甄宝的机会。不过冯月一心往孟继宁那边凑,根本没有给他们俩当电灯泡的意思。

秋游结束,傅明时回去工作,甄宝一边读书,一边在a大动物医院找了一份兼职,每天工作两小时,主要负责给住院宠物洗澡、清理房间,月工资一千五。大学生很多做兼职的,a大动物医院就在校区,吸引了不少应聘者,高年级学生也有,甄宝有给宠物洗澡的经验,再抗拒洗澡的宠物到了她手里都特别乖,因此还算轻松地上任了。

兼职后的第一个周五,傅明时给她打电话,“明天出来玩?”

甄宝走到阳台上,“去哪儿?”

天冷了,傅明时想带她去泡温泉,“放心,咱们分开泡。”

他越解释甄宝越容易想歪,沉默一会儿,问:“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在那边过夜,第二天下午回。”傅明时看着屏幕上的日历说。

甄宝抿抿唇,小声道:“那不行,有四门课要小考,我晚上得看书。”

傅明时笑:“你可以把复习资料带过去。”

甄宝靠到墙上,闷声说:“那边没状态。”

傅明时转转桌子上的钢笔,妥协道:“那明天去看电影,等你考完再去泡温泉。”

甄宝偷笑,继续强调:“中午看电影吧,下午早点回来。”

她的工作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到七点半。

傅明时当她一心读书,无奈道:“好,不耽误你复习。”

商量好了,甄宝放心地结束通话。傅明时对她很好,连她省吃俭用都要管,可能不喜欢她去做兼职,与其说出来惹他不高兴,不如一直瞒着,而且……现在她衣食住行用的都是傅明时的钱,甄宝想自己赚钱,然后,送傅明时一份小礼物。

送礼物的时候,再告诉他这件事好了。

不过甄宝确实有几门小考,10月底考完,甄宝四门都拿了班级第一。

“甄宝你行啊,考得这么好,晚上请客吧。”下午第四节课结束,冯月跟甄宝一起出了教室。

甄宝还没说话,旁边贾小鱼开玩笑似的道:“甄宝千万别答应,现在请了,以你的水平,以后期末考试恐怕得年年请,为了你的钱包着想,这个先例必须不能开。”要请也是请她们寝室的,冯月凑什么热闹。

甄宝省吃俭用管了,她还欠傅明时一屁.股债呢,怎么可能大方到因为一次小考请客,便默认了贾小鱼的话。

“算了,饶你一回。”冯月马上转移话题,抱着甄宝胳膊道:“咱们一块去食堂吧。”

甄宝苦笑:“你们去吧,我先去兼职。”

冯月吃惊地瞪大眼睛,“你在做兼职?”

甄宝刚兼职半个月,只有三个舍友知道,但甄宝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可说的,笑着点点头。

“什么兼职?”冯月好奇追问。

甄宝实话实说。

冯月不太明白,“你阿姨家那么有钱,你做兼职干什么?”

甄宝没好意思说她喜欢赚钱,敷衍道:“我觉得那边的工作有意思,反正咱们课余时间挺多的。不说了,我先走了,五点半开始。”时间紧迫,甄宝加快脚步下楼,骑车去医院。

她走了,贾小鱼三人丢下冯月,一起去食堂。

冯月的自行车丢了,还没买新的,一个人慢慢往寝室楼走,快到寝室楼下,突然发现前面有道熟悉的身影!

“时铭!”冯月意外喊道。

傅明时正要给甄宝打电话,今天周三,但他想她了,破例来找她。过来时路上堵车,猜到甄宝多半离开教学楼了,傅明时便想到了寝室这边再联系甄宝,给她一个惊喜。

认出冯月,傅明时面无表情。

“你来找甄宝吧?她去兼职了。”冯月热络地说。

傅明时手指顿在拨号键上,终于递给她一个正眼。

冯月看懂了那个眼神,诧异道:“她没跟你说?”

“我忘了。”傅明时淡淡道,随即调转方向,与冯月擦肩而过。

男人背影清冷,冯月疑惑地眨眨眼睛。

傅明时没管她,电话接通,他直接问:“你在哪儿?”

甄宝刚停好自行车,一边往医院走一边撒谎:“食堂呢,怎么了?”

傅明时冷笑:“没事,你慢慢吃,我在宿舍楼下等你。”

甄宝僵立当场。

这人,不是约好只有双休日才见面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