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3章

甄宝是附近乡邻们公认的村花,也是学校里的班花校花。

甄宝自觉当不起这份荣誉,但她知道自己长得确实不错,小学还好点,读初中、高中时,经常有男生给她写情书。学生们追求手段比较文明,甄宝还遇到过专门诱.骗单纯学生的社会人士,甚至被疑似人贩子的坏人盯上过。

经过的奇葩事情多了,甄宝的警惕心渐渐强了起来,虽然因为没钱辍学了,在老家过得很安逸,但甄宝的防备还在。

傅明时说两人的爷爷是战友,她信,愿意把他当朋友招待,但当傅明时说他爷爷得了肝癌,扯出老旧的娃娃亲,还想哄她跟他结婚,甄宝再信,那她就是傻子。谁知道他是不是另一种高级的人贩子?万一她糊里糊涂跟他扯了证,从此再也摆脱不了他的控制怎么办?

他的西装皮鞋看着挺贵,但也可能是骗子故意装有钱人来了。

心里怀疑,甄宝脸上没有表现出来,确实挺为难地摸了摸脑袋,“这个,你爷爷的病,我挺同情他老人家的,只是娃娃亲是封建糟粕,傅总一看就接受过高等教育……反正,你还是回去吧,好好劝劝你爷爷。”

“我劝过,老人家固执,坚持要完成当年的许诺。”傅明时早就预想过甄宝不会马上答应这个荒唐的要求,那份婚前协议既是为了他自己考虑,也是为了甄宝好,免得她担心被他占便宜,“甄小姐,我可以先付你一笔定金,一千万,希望你帮我一次。”

他诚心跟她谈交易,没想过利用她的愚昧无知,少给钱。

一千万?

甄宝差点笑出来,这人真能拿出一千万,又怎么会跟一个乡下女人结婚?打钱是吧,听说现在诈骗手段越来越高了,好像可以先让你卡里多出钱,后面还能撤回去。

笃定傅明时是骗子,甄宝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扭头往回走,“真的不行,傅总回去吧。”别说他是骗子,就算是真的,她也不会答应,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没必要为了钱嫁一个陌生人。

她拒绝地太干脆,傅明时皱眉,跟在她后面问:“甄小姐怎样才肯答应?”

甄宝背对他叹气,“我不想骗人,也不想跟陌生人假结婚,傅总别为难我行吗?”

自以为抓住了她话里的关键词,傅明时眉头皱的更深,但想到家里得了肝癌的老爷子,傅明时最终选择妥协,看着甄宝高中生似的背影道:“如果甄小姐愿意,我们可以做真夫妻。”

也不算太勉强,当初如果不是甄连长救了老爷子,也不会有现在的他。

甄宝这次真笑了。做真夫妻?他目的就是骗她啊,反正只要她跟他走了,路上他就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譬如卖到更偏远的山区。

“对不起,我真的不愿意。”停下脚步,甄宝转身直视傅明时,第一次特别坚定地拒绝,脸上也没了笑容。

她才二十岁,脸长得还特别嫩,傅明时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自然不会被甄宝冷脸的样子震慑住。他只是头疼,一方面明白自己的要求很荒唐,一方面又要为了老爷子争取。

“协议我留给你,甄小姐先看看,明天我再过来。”傅明时把婚前协议递了过去,目光诚恳地看着甄宝。这次算是摸清她脾气了,晚上他再想对策。

甄宝只想快点赶他走,接了过来。

“明天见。”傅明时淡淡告别,转身走了。

甄宝继续去放鹅,婚前协议丢到地上,刚要坐下去,那边傅明时又转了过来,甄宝顿了顿,觉得现在掩饰也来不及了,干脆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对方一个骗子,她给他面子做什么。

傅明时看眼被她当垫纸压在地上的婚前协议,默默将劝她早点下山的话吞了回去,加快脚步下了山坡。

甄宝知道他生气了,可她挺痛快的。

小黑狗黑蛋跑了回来,钻到主人怀里撒娇。

甄宝抱起黑蛋,再看看竹林里悠闲吃草的七只白鹅,心旷神怡。

~

距离甄宝家五十里外有个小镇,鸿发酒店是镇上唯一一家宾馆,司机上次来就住在这边。傅明时当然要住最好的客房,不过这种小地方,最好的客房也比不上傅明时别墅的卫生间。

司机有过经验,后备箱里特意准备了新床褥被子,殷勤地替他换好,“傅总,您先将就将就。”

傅明时站在窗前,一言不发。

手机响了,老爷子的电话,“见到甄宝了吗?”

傅明时声音冷淡:“她不愿意,我说给她一千万当礼金,她也不愿意。爷,算了吧,你觉得让她嫁进咱们家是照顾她,但她在家乡住久了……”

“少废话,我不信你连一个小丫头都说服不了,你就是嫌人家土!明时我告诉你,带不回甄宝,你也别回来了!”

丢下一句还算平静的威胁,傅老爷子果断结束通话。

傅明时看看屏幕,心头涌起一股无力感。

司机假装没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收拾完房间,他戴上手套安静如鸡地去卫生间消毒,忙完便灰溜溜拎着工具回了隔壁房间。

傅明时锁好门,简单冲洗了下,出来时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四角裤,露出精壮胸膛,八块儿腹肌明显却不夸张,一双大长腿足以令T台上的一众男模失色。司机在椅子上铺了着自带新竹垫,傅明时坐下,打开笔记本查看邮件,作为一个工作狂,傅明时很快就把甄宝抛到了脑后。

第二天傅明时习惯地五点起床。

清晨六点,大众车又开在了路上。

傅明时对着窗外的丘陵出神。金钱诱惑不了甄宝,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影视剧似乎有不少契约婚姻的梗,但通常都是女主先欠下男主什么,不得不答应,甄宝可不欠傅家。

男人皱着眉头,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得清清楚楚,作为一个不想留在这边继续兼任贴身保姆的专职保镖,司机咳了咳,有些没底气地提议:“傅总,我觉得您可以先劝甄小姐随您回去,先培养培养感情再求婚。”

两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甄小姐又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哪能上来就求婚?这种情况下甄小姐如果痛痛快快地答应,要么是看上傅总的钱了,要么就是看上了傅总的色,动机不纯。

傅明时抬眼看他,眼神锐利。

司机憨厚地赔笑:“我随便说说,傅总别当真。”

傅明时却茅塞顿开,眉头舒展开来。

~

甄宝也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吃完早饭刷完锅,正在后院给菜田间苗,忽然听前院传来一阵鹅叫。脑海里浮现昨天那个大骗子道貌岸然的身影,甄宝继续拔了几株苗,这才拍拍手,往前院走。

篱笆墙外,傅明时脸色铁青,篱笆墙内,七只大白鹅齐齐仰着脖子,扎愣着翅膀朝他鸣叫示威。

“你的协议书我看过了,对不起,我还是不同意。”甄宝站在堂屋门口,毫不客气。

她换了一条颜色更淡的牛仔裤,上面搭件黑白横纹短袖,五官秀美,嘴里却出人意料的强硬。傅明时已经意识到错误了,努力忽视那几只大白鹅,他高声道歉:“甄小姐,昨天是我考虑不够周全,过于急切了,这样如何,你先搬到傅家,如果最终你还是无法接受我,我再送你回来。”

老爷子喜欢甄宝,只要甄宝在帝都,老爷子就能安心治疗。

甄宝嗤笑,这人是看她不好骗,故意退后一步吗?

懒得与一个骗子浪费时间,甄宝朝他晃晃手里的老旧款诺基亚手机,冷声警告道:“说了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声音高低能反应一个人的心情,甄宝与村人说话都是柔声细语的,现在这么大声,黑蛋与大白鹅都猜到主人不欢迎这个陌生人,顿时叫的更大声了。

隔壁老太太好奇地走了出来,用土话问甄宝怎么回事。

傅明时不想甄宝说他坏话,抢在甄宝开口前请求道:“甄小姐,看在咱们两家长辈的交情上,你能不能让我进去?”他想心平气和地与她谈谈。

甄宝看看他,扭头跟邻家奶奶撒了个小谎,说傅明时是推销东西的,然后真的朝门口走去。

大白鹅们在主人面前又是一个样,乖乖退到两侧,让出道路。

傅明时以为甄宝想通了,等甄宝走近,他再次道歉,“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甄宝仰头朝他笑,“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就原谅你。”

她笑得明媚,比照片里还甜,傅明时怔了怔才回神,“甄小姐,我……”

他不珍惜她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甄宝耐心耗尽,突然使劲儿推他。傅明时练过功夫,本能地攥住她手,甄宝见他反应这么快,更加肯定他是坏人,一脚踩在他皮鞋上,然后趁傅明时松开手,敏捷地闪到了篱笆里面。

她闪了,里面的大白鹅却争先恐后跑了出来,一起去拧欺负主人的坏人。

“嘎嘎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