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1章

傅明时出差回来,刚下飞机,手机就震动了。

看眼来电显示,傅明时将手机举到耳边,对面已经传来老爷子平淡的声音,“明时下飞机了吧,晚上过来一趟。”

晚上还有生意应酬,傅明时边走边回:“今晚走不开,明天我去看您?”

“我体检报告出来了,肝癌。”

老爷子还是那副淡淡的腔调,平静得让停下来的傅明时有些恍惚,怎么可能……

“回来吧,我有事跟你商量。”傅老爷子又说了一句,便结束了通话。

傅明时依然愣在那里。

“傅总?”助理高川见他神色不对,疑惑地问。

傅明时看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往前走。

而宽阔的接机大厅中,早已围满了记者,全都是奔着傅明时来的。

傅家的盛世集团刚刚成功拿下法国一个重要招标工程,让国内竞争企业羡红了眼睛,但记者们关心的并不是盛世集团的商业成功,而是集团总裁傅明时在巴黎的一桩桃色绯闻。

谁让傅明时不但身家百亿,连五官都俊美到足以让影视圈任何老腊肉小鲜肉失色呢?放眼国内,比他有钱的没他年轻酷帅,某些粉丝心里比他酷帅的,远远没他有钱!光靠一张脸一双大长腿,傅明时这个年仅28岁的企业家就吸引了千万粉丝,尽管他的微博一年也没有几条新动态。

“来了!”

下机的乘客们陆续现出身影,傅明时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简直是鹤立鸡群,一身黑色西服完美地展现了他修长挺拔的身姿,想低调都不行。不知谁最先冲过去的,反正仿佛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记者们就把傅明时团团围住了,惊得不认识傅明时的路人们还以为他是哪个大明星,兴奋地掏出手机开拍。

“傅总,听说夏小姐与您是大学同学,你们曾是恋人关系,这是真的吗?”

“傅总准备何时公开恋情?”

“傅总与夏小姐在巴黎真的是偶遇吗?”

“傅总是不是因为夏小姐才投资的《盛世长安》?”

各种各样的问题,接二连三地抛向傅明时。可傅明时一句都没听见,他脑海里只有老爷子的那句肝癌,甚至连他是怎么坐上车的,傅明时都想不起了。接到主人,黑色迈巴赫不缓不急地驶出机场,傅明时呆坐在后面,许久许久才找回了理智。

他开始搜索肝癌的相关报道。

一个多小时后,迈巴赫停在了傅家老宅前,是座打扫得干干净净、景色清幽的四合院。傅明时下车往里走,对路上遇到的管家、佣人视而不见,直奔傅老爷子的房间,最后在后院的老槐树下找到了人。

傅老爷子正跟他唯一的儿子……傅征下棋,这对最有钱的父子俩,此时却穿着最常见的休闲家装,不看两人的气度,与寻常中老年父子几乎没什么区别。听到脚步声,两人分别看了傅明时一眼,便继续下棋了。

傅明时捞起房檐下摆着的一个小木凳走过去,坐好了,默默观棋。

“这么早回来,吓到了?”一局结束,傅老爷子才调侃地问。

傅明时一点都笑不出来。

傅老爷子倒想得开,笑着拍拍孙子肩膀,“别着急,医生说我是早期,治愈的几率还挺大的。”

得知是早期,傅明时脸色稍微好看了点,看看老爷子,素来话少的他憋了半天,才闷声劝道:“以后别抽烟了,我也会尽量多抽时间陪您。”以前他嫌老爷子催婚催得急,老宅是能不回就不回。

傅老爷子干笑了两声,打发儿子一边去,他要跟孙子下棋。

傅征看看自己出类拔萃的儿子,暗暗叹了口气。

傅明时一心惦记老爷子,没留意父亲的异样,低头摆棋子。

傅老爷子一边摆棋一边幽幽地问:“明时啊,还记得你姑姑是怎么没的吗?”

傅明时动作一顿。

他是有个姑姑,比父亲大三岁的姑姑,小时候母亲跟他讲过,说姑姑出嫁前刚学会开车。婚礼前几日,姑姑跟朋友聚会,喝多了,醉酒驾车,回家路上意外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那时父亲还没认识母亲,他也没有出生。

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姑姑,傅明时谈不上什么深刻的感情。

老爷子现在提起姑姑,是因为得了肝癌,容易缅怀故人了?

没等他有所回应,傅老爷子继续道:“明时信报应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

傅明时不想听老爷子说这些,“现在医术发达,只要您配合治疗……”

傅老爷子笑着摆摆手,抬头看孙子:“你想多了,爷爷我没怕那个,一把年纪了,多活两年少活两年有什么关系,其实……如果不是当年有人冒死救了我,几十年前我就该死在战场了。”

傅明时面露惊诧。

傅老爷子慢慢靠到椅背上,手里把玩一颗棋子,与孙子对视了几秒钟,忽的笑了,视线转向远方湛蓝的天空,眼神渐渐放空,陷入了回忆。

他十九岁娶妻,第二年妻子怀孕了,他也去当兵了,遇到一位姓甄的连长。甄连长只比他大两岁,偏远山村的,没什么文化,但特别勇猛,打鬼子时天不怕地不怕。有一次鬼子在天上扔炮弹,危急时刻甄连长将他扑到地上,他才捡回了一条命。

他受了点轻伤,甄连长却炸伤了要害,没法治,只剩两三天的命了。

傅老爷子感激甄连长的救命之恩,一直在旁边守着,期间两人拜了把子,得知他家里媳妇怀着孩子,甄连长还想跟他定娃娃亲,若傅家生了姑娘,就嫁给甄家两岁的儿子。

傅老爷子家境不错,读过书,作为一个文化人,傅老爷子不太赞同娃娃亲,但甄连长是他的救命恩人,眼看要死了,傅老爷子不忍心拒绝,一口答应了下来。第二天,甄连长牺牲了,他继续打仗,三年后才回家。

妻子居然真生了一个女儿,都虚四岁了,白白净净的,特别好看。得知他定了娃娃亲,男方还是小山沟里的,妻子抱着女儿跟他哭闹,扬言不跟他过了。傅老爷子对妻、女有愧,想想甄连长死了,就选择忘了那桩娃娃亲。

回忆到这里,傅老爷子忽然泪流满面,“明时啊,这就是报应,我半路毁约,有负恩人,老天爷故意选在你姑姑出嫁前让她出事,让我跟你奶奶一辈子活在自责里,现在老天爷想起我来了……”

“爷,这都是巧合,您别想太多。”傅明时不信命也不信报应,起身安慰老爷子道,顺便讲道理,“每年全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于酒后驾驶,姑姑那只是意外,您得肝癌,是抽烟抽太多了……”

“我不管,我说是报应就是报应,我既然答应人家就该做到,活着做不到,死了我也没脸去见甄连长,没脸去见当初一个连的兄弟们!”傅老爷子抹了眼泪,目光坚决地盯着孙子。

傅明时眉头紧锁,“可……”

傅老爷子再次打断他,拉着孙子的手,眼睛发亮,“明时,我查过了,甄连长儿子也没了,但他还有一个孙女,今年二十岁,配你刚刚好。你姑姑的事是爷爷做的不地道,现在他孙女孤零零一个人住在山沟里,你跟她结婚照顾好她,甄连长九泉之下知道了,应该会原谅我。”

让他娶一个山沟里的女人?

傅明时目瞪口呆,这也是他担任盛世集团CEO后,第一次失态。

傅老爷子却想到了孙子在巴黎的绯闻,脸沉了下来,“那个夏颖是怎么回事?”

“记者乱编的,我是跟她读一个大学,可读书时我根本不认识她。”傅明时如实回答,读书时不认识,后来夏颖在影视圈走红,他才有所耳闻,但也只限于听说过夏颖的名字,巴黎酒席上如果不是夏颖自报身份,他哪里知道她是谁。助理提醒他夏颖是集团投资影视剧的女主演,他出于礼貌与夏颖寒暄了两句,没想到被狗仔拍到,还编了一个吸引眼球的荒唐标题。

孙子这么多年都不近女色,一心痴迷工作,傅老爷子信了,马上又把话题转到了甄连长的孙女身上,“那孩子长得特别水灵,打扮打扮不比电视上的女明星差,对了,相片在我桌子上,你等着!”

心急让孙子帮他完成夙愿,傅老爷子步伐矫健的往屋里跑去。

傅明时目送老爷子进屋,满脸无奈,若非父亲也回来了,若非甄连长孙女的出身太低,不符合老头子平时挑选孙媳妇的标准,他真想怀疑老头子的肝癌是假的,目的只是哄骗他结婚。

“找到了,明时你进来!”

屋里老爷子声音洪亮,傅明时揉揉眉心,抬脚进屋。

傅老爷子第一时间把一张明信片大小的照片递了过来,故意反着递,一脸神秘。

傅明时面无表情地转过照片。

照片背景是一条小溪旁,一个年轻姑娘抱着一盆衣服正往回走,底下一条灰裤子,上面一件白衬衣,带着几道褶皱,配着腰间的陈旧木盆,俨然贫困山村需要救助的学生打扮。她左侧还跟着一条黑毛小土狗,右边是……几只鹅。

这样的衣着、环境,人能多好看?

傅明时最后才看向他亲爷爷为他安排的未婚妻的脸。

照片里的女人,梳着一条长长的大辫子,从右肩这边垂下来,明明很土的扮相,可她在笑,笑容纯净,像路边一朵小野花,因为有蝴蝶肯落在她的花瓣上,她便心满意足。

看到这张笑脸,傅明时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很美,美得自然,美得能让人忽视她的土,可最让他惊艳的,却是她……

傅明时无法形容,非要表达的话:

看到她,就像看到了春天,温暖,明媚,生机勃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