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4|1.7

070

第二日顾柔起得很早。

她几乎是没怎么睡着,一闭上眼,就想起国师温暖干燥的手掌,和他那个似有若无的睡前吻,羞得她缩在被窝里不敢吱声,连想法都不敢有——生怕一个没控制好,漏了心声给他听去了。还有一点,是怕他太累,自个不睡,也不想吵着他睡。

顾柔给弟弟顾欢煮了粥蒸好馍,把他沾了灰的书箱重新擦拭了一遍,顾欢也起了,看见姐姐,不由得脸色沉下来,问她:“你昨晚哪儿去了?”

“你起了啊,来吃饭,”顾柔随口搪塞他,“昨个有生意,出去接活儿去了。”

顾欢听见阿姐说谎,脸色更不好了,走到她面前,质问:“生意?那昨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

顾柔心里一惊,怎么给他瞧见了?顾欢看她眼神游移不定,心焦如焚,抓住她手臂摇晃道:“阿姐,你可千万别糊涂,那人留你那么晚回来,一点儿也不替你的名声着想,绝不会是什么好人,你别轻信了人,让人给骗了。”

顾柔不晓得怎么跟他解释,只笑着敷衍:“瞧你说的,你阿姐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么?”

顾欢很严肃地点点头:“是。”上回有个韩丰,不就坑了你好多年。

这时候,国师的心声传来了:【你起身了么。】

顾柔连忙答道:【嗯。】脸上淡淡的红晕浮泛。

【昨夜睡那么晚,不再多休息会?】

【不了,每天都是这个时辰醒。你呢,不趁着休沐日歇会儿吗。】

【是困,不过更想见你。】

【……】顾柔接不上了。

顾欢看姐姐心神恍惚,脸上还犯红,急得真不知该怎么劝说她:“阿姐,你快醒醒吧,那人一看就是出身富贵之家,他怎么肯真心待你;他夜里约你出去,心怀叵测,你千万不能着了他的道,被人说你成了外室,那教别人怎么看待你?咱们家虽然清贫,可是不能折没了这份骨气,否则哪有脸面见九泉之下的爹娘?”

他提到了爹娘,使得顾柔愣了愣神。

顾欢瞧一眼外面的天色,旭日初升,该是时候出门去学堂了,他有些急迫,但又耽搁不得,只好把书箱背起来,临走之前再三告诫顾柔:“阿姐,你千万要仔细想想我说的话,别糊涂了,古话说得好,一失足成千古恨,你是女儿家,千万不能轻身。”他如今长大了,渐渐地也以男子汉自居,遇到事情,就忍不住要管一管姐姐了。

“阿欢,你还没吃朝食……”顾柔追了两步。“不吃了。”顾欢毫无心情,推门出了小院。

顾柔站在门口,心里很有些迷惘,阿欢关心她这个姐姐,虽然他并不了解国师,可是他说的话并不是毫无道理。以自己的身份,想要永远地陪伴在国师身边,只怕连一个妾侍的地位都不够资格。

更何况,她一点儿也不想做他的妾侍……深宅大院,与人共享心爱之人,想想就觉得糟心。

顾柔突然烦闷起来——为什么他偏偏是大宗师?要是他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妖怪该多好。

她正烦恼着,又传来国师的声音:【你吃过了么。】

【没呢,你呢,】顾柔猜想他也刚起,心念一动,问他,【要过来吃么?】

【好。】

他应得自然爽快,反而使得顾柔脸上羞臊,顿时又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来,她做的都是极简单的朝食,哪里是国师这般锦衣玉食的人吃得习惯的。可是话都出口了,也收不回来,急忙地收拾了堂屋,把食物摆上桌。

国师没一会就到了,两家隔得近,几步路的工夫,顾柔看他出现在院门口,不敢抬头直视他,尽量用自然的口吻道:“大宗师早。”

国师落了座,顾柔把阿欢的那份朝食给他拿来了,忐忑地在对面坐下,看他拿碗筷吃东西。他今日束了长发,穿了一套便利行动的常服,精白上衣束着袖口,用腰带扎紧了玄色下裳,显出劲窄的腰身,腰里还挂一古朴长剑,正是象征大道至简的太上忘情。整个人看起来英迈娴雅,风度翩翩。

顾柔一眼望去便为之走了神,呆呆瞧了一阵儿,见他都快吃完了,自个的饭食还未动,连忙低头吃了几口,却又放下来,默了一小会。

国师看见她发呆,伸出两根晶指,轻轻按在她右鬓太阳穴上,这里能感觉出脉搏,他摸了摸,觉得并无大碍,才稍放心,冲她微笑道:“胃口不好也多少进些,稍后还要出门。”

她听了忙乖乖地吃了几口,又想起他说要出门,抬头问他:“大宗师要去哪。”

“唐三儿今日离京,我们去送送他……”国师原本想补充一句“你若是不喜欢,那便不去了”,反正他刚好挺烦唐三儿和小姑娘之间的微妙气氛,唐三儿这家伙心思古灵精怪,国师只怕他打小姑娘的歪主意;可是他一抬眸,注意力就被顾柔红润粉嫩的唇瓣吸引了,后面半句话卡在喉咙里,没上得来。

“啊,唐三哥要走啊?”顾柔很惊讶。她刚喝了一口粥,嘴唇让湿润的粥染得粉润剔透,像是饱含了水分的花瓣。她托起腮,奇怪地咬了咬唇,对于唐三,她接触不多,可是印象倒是很深:“也是哦,他是金飞燕,那么好的功夫和本事,定然是很忙的了。”

看她咬着唇诱惑妩媚之态,国师心头一震,垂落眼睛,轻描淡写道:“梁上君子,偷鸡摸狗之辈,忙也是瞎忙。你若是不喜,我们便不去送行,我带你踏青去。”

“去啊,”顾柔连忙剖白,国师的朋友,她当然会很乐意去,只要国师顺心高兴,她什么都愿意陪同,刀山火海都去,“我也很喜欢唐三哥,我跟您去。”

“……”国师好不爽啊,简直后悔提到唐三,这厮就应该自己消失滚蛋,哪配让人送行,赶紧滚滚滚。

顾柔看国师吃完了,想着他日理万机贵人事忙,不想拖累他时间要他等自己,连忙加快速度喝粥;国师在对面看着,越看越觉她既清纯,又妖娆;看她一口一口吃东西,两片嘴唇上下闭合,自己居然呼吸急促起来。

他心跳加速了。他迷恋她,光是看到她低头的侧影,闻到她身上的气味,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就会产生一种逾矩的念头。

这种感情,早早地在心里萌芽,他压抑着;但是从昨夜开始,他得到了她的心,确认了她的心意,这份感情也滋生了欲念,无可抑制地在心里疯长起来。面对她惹人怜爱的样子,他呼吸急促,血液加速,恨不得把她立刻就地□□,剥光衣裳,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办得她娇喘连连,在她身上烙满他的痕迹。

打住……怎么会有如此亵渎的念头?国师心神戛止,用力扶住额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顾柔放下碗筷,很关切地问:“大宗师,您不舒服吗?”她衣着齐整,目光纯净。

您不舒服吗……她问得这么娇声,害得他的确不舒服,但是现在想要“舒服”,未免太操之过急了点。

国师快要被自己的念头弄疯了,他一度怀疑老钱这头牲口住进了自己的脑袋。

“没事,吃完了么,吃完走罢。”他狂吸一口冷气,站起来,大步流星走了出去,目不斜视,亦不看她一眼——他得去院子里吹一会儿晨风,把热昏了的头脑醒一醒才成。

顾柔站起来,心里忐忑迷茫极了,她不晓得自己哪里做差了,害得大宗师好像不是很高兴。可能这顿饭真当太过简陋之故吧!她想起自己的出身,微微难过,略略自责,把碗筷默默收拾起来,拿着国师使用过的那只瓷碗时,还愣了一阵神——是啊,他是无暇昆玉,自己却是瓦砾一般粗陋,摆在一起高下立见,这怎么好相配呢……

心就微微酸了起来。

他用过的那只碗上,好似还残留他的体温微热,顾柔食指轻轻地掠过,指肚抚过他嘴唇碰触过的碗沿,只觉揪心的甜和酸。

……

国师带顾柔坐进马车,两个人各有心事,话都不多。

“大宗师,唐三哥他是金飞燕,那就是离花宫的人了。”马车里,顾柔忽然开口。

“嗯。”

“小谢也是离花宫的人,您和他们都认识,所以您……”顾柔怯怯地看他一眼。

国师淡淡瞥她。顾柔紧张起来,解释:“我不是想打听您的事,我是想告诉您,我……我以前混过江湖,有个外号……”

“本座已经知道了。”

顾柔眼里浮起一丝难过,低下了头:“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什么,只是实在开不了口……”想了想,自己终归和碧海阁有过往来,怎么也洗不清,只能这样解释:“可是我当真没杀过人,衙门里头挂我的名,那些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我……”

“此事休要再提,”国师忽而正色,凝眸看她,“小柔,本座有句话,你须得听进去。”

“大宗师您说。”

“你若想保全自身安稳,必须同碧海阁撇清干系。本座不管你的过去如何,但将来这一点,你定要牢牢记住,决不能和那边的势力,沾上半点边,你听明白没有?”

顾柔点了点头。

国师亦点头,缓和了语气:“离花宫之事,你无论听得多少,知道多少,也要装作不闻不知,如此方才安全。”

“嗯。”

他说罢,看见她有些苍白的小脸,心想自己方才那番话可能说重了,吓着她了,顿时又有点心疼,把她的纤纤玉手抓起来,放在自己掌心轻轻安抚着,温柔了语气:“本座这般告诫你,只是不想你受到此中牵连,九尾这个名号,以后就让它销声匿迹于江湖罢。你的生活不再需要它,以后的日子有本座养你,你还会缺衣少穿么,你怕甚么?”

顾柔原本还在乖乖点头,听到后面两句,心猛然一抖,手也不听使唤地哆嗦了:

他说……养她?

真的把她当做外室了啊?

……

京郊桃林。

空旷处立了一座新坟,没有碑刻,只插了一片无字的细木条,系着一条白绸在风中飘荡。唐三一袭深蓝劲装,背着千机匣,拈了三炷香立在坟前,口中念念有辞:

“舒老大,所谓祸不妄至,你得这番田地,怪你肚饱眼馋贪心不足,也怪我老金当年一念之差,和众兄弟们一起拥你上位。咱们出来混这一行的,脑袋拴在裤腰上,不知哪天葬身何地,也许再过三两年,就轮到我老金了,这一杯酒我老金敬你,为咱们过去的日子,也为我自己。你喝了,就两眼一闭地去吧,今生恩怨别再惦记。”

他说罢,上过香,拎起酒壶绕着坟头洒了一圈儿,将剩下的一饮而尽。

他矫健颀长的身影在坟前伫立良久,忽听车马声由远及近,回首望去,只见马车停在林子口,国师下了车,搭着顾柔的手扶她下来。

唐三收了惆怅,露出笑意,迎上去。

国师牵着顾柔过来,问他:“这便要走了?还有何需要尽管开口。”言语间还不忘紧紧握着顾柔的手,朝他似有若无的晃荡一下,以示主权。

唐三装作看不见,笑嘻嘻地道:“你要我多留几日也成,有小姑娘招待我,呆多久都不腻。小姑娘,听说你做得一手好菜,不晓得我有没口福尝一尝。”

顾柔听了一呆,望向国师,她也就做菜给国师吃过,想来又是国师告诉他的了?不由得尴尬:“行……”

国师面无表情:“舒明雁新败,离花宫正值动乱之际,还须你回去重整局面,本座也就不多挽留你。”唐三嘿嘿笑道:“是,是。”又问顾柔:“小姑娘,上回同你说跟我回蜀中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你拜我做师父,我收你做好徒弟,教你一般师父不会教你的事情,绝不让你空手而归;以后你混江湖,说出去是我金飞燕的徒弟,面上也增光添彩。”

没等顾柔答话,国师就道:“她现在心有所属,身有所依,不劳你操心。”

顾柔心里感念唐三那日的救命之恩,便道:“唐三哥,你路上多保重,解决了事情,捎个消息报平安回来。”

唐三弯下腰来,啧啧:“小姑娘多谢你,口信儿我就不捎了,你记着,我唐三没有消息就是消息。”顾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唐三又道:“现在我跟你借他一步说话,你许不许啊。”

顾柔仰头看看身边的国师,顿时忸怩了起来:“不需要问过我……”国师低头看着她,以商量的口气,温柔无比:“那我跟他去,你等本座一等。”顾柔受惊,忙不迭地点点头:“嗯您去。”

唐三把国师拉到一边,收敛容色道:“我此去蜀中解决宗族事务,怕是没个三五月回不来,你要有事,便着小谢来唐门寻我,我尽量抽身。”国师道:“你只管去,京城的事情还劳不着你操心。”唐三摇头叹气:“我这会回来的时机不好,舒老大这一下子整垮了自个,也整垮了门派弟兄,碧海阁近日以来在川中一带活跃得紧,我要是不亲自前去,那块儿的生意怕是要完。我是个江湖人,京城的事情看不懂也不想看,钱庄生意你看着办,只是我得提醒你,云南汉中唇齿相依,你要是提前露出丁点儿南下之意,汉中郁荣必反无疑。到时候,你得给我留一条退路。”

这等利害关系,国师焉能不明,他知道唐三在担心什么。

唐三虽然被逐出家门改了个诨名叫金飞燕,但到底还是心里系挂宗族,一旦川中发生动乱,唐家势必危险,他有顾虑。

事关朝政军机,国师不好明示于他,只微微点头,表示听了进去。唐三又道:“好,这事我当你应承了,你搁在心里。如果你敢蒙骗老子,管你是谁,千里万里追杀你,不死不休。”这番张狂之言以他的身份说出,对于国师简直是唐突冒犯至极,可他吊儿郎当浑不在意,国师也只是眉头微皱,不发一言。

话已至此,临到别离,唐三又扯了扯国师的臂膊,压低声儿,悄悄地在他耳边:“你跟那个丫头片子,就这么定了?”

国师淡漠:“什么定了。”

“少给打马虎眼,”唐三朝那头贼溜溜地望去,只见顾柔正仰起头,扶着一支桃花,出神地看着,她脸上淡淡的笑容甚是明媚,“你要跟她私定终身,绝不容易,莫说你家里头还有祖宗供奉,就是国观的那群老杂毛,也不会放过你。”

国师淡然:“本座已准备好了。”

唐三又是惊奇,又是好笑,才认识多久,就这么死心塌地了?他以为国师不过一时的新鲜,头脑发热,这会看来,却又不像。他打量琢磨一阵儿,感慨道:“你完蛋了。”

国师不晓得他又要放什么厥词,清冷的目光斜睨他。

“你完了,你知不知道,你方才看着她的眼神,眼睛涣散,目光迷离,你跟我老金说实话,是不是在想什么禽兽的事情?”

国师大怒:“……滚!”

唐三更惊奇了:“真被我说中了?那你千万要小心,你练的那门子功夫不人道,如果开了色戒就一定要格外小心,如果教国观那群老杂毛捉住了你把柄,传到蓬莱去,慕容停知道消息一定会趁机回来对付你。”

唐三虽然看似放荡不羁,但这几句临别赠言倒是极为通透。国师思忖有顷,忽然问唐三:“关于这件事,你有甚法子么?”

唐三更是诧异:“国观的事你问我?我生平最讨厌杂毛,什么道啊儒啊的,别来……”

“本座是指那件事……”国师清了清嗓子,放低声音,“便是……假使本座看见她,真动了些旁的念头,以你之见,不晓得有何方法遏止?”

唐三眨了眨眼,颀长的睫毛扑棱扑棱,傻了半响,才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来。

唐三讶然:“原来你真的!”“闭嘴,收声!”国师在意地回看一眼,只见顾柔隔得还远,并没有察觉他们两人的对话,心下稍安,又见那绮丽春光洒落她身,不由得心念微动,目光黏在她身,半响挪不开眼。

唐三忍着笑:“有。”

国师看着顾柔出神,听见这话回过头:“速速说来。”

唐三道:“就是赶紧把她办了,大战三百回合,办她个死去活来,一夜九次不眠不休,连你自己都腻到想吐,然后之后的几天,你就会累得腰腿发软,成为真正的贤者……阿弥陀佛,哦不,你是道教,福生无量天尊。”

国师憎他胡言乱语,凤眸里杀机一掠,唐三打了个颤颤,一边赔笑,一边搭住他肩道:“何必去克制?相信我,你喜欢她才会想占有她,此乃男人本色;若你占有她之后还能继续喜欢她,这便是真心相爱了。男人本性如此,何必为善不欲人知,若你既喜欢她又不想占了她,那你应该去当她爹才是。”

“……”国师清雅的眸子闪过一丝迟疑,如水般波动着,“她不似本座。”上一回他替她行功排汗,她已经是竭力挣扎,决绝的样子使他顾忌,她似琉璃般脆弱易碎,他只怕碰伤了她。“如今谈此事为时尚早,本座打算待云南稍定,便回来迎娶她。”

真要攻打云南?唐三心里暗暗吃惊,看向国师,只见他眼神似有暗示,像是跟自己透底。他多少明白了,但没多外露,只点点头道:“成,反正,这世上从没有什么君子,只有足够耐心的流氓,你若是能忍得住,不外乎就是多当一年的圣贤,阿弥陀佛,我先走也。你多保重,山长水远,咱们后会有期。”

话音一落,便双臂展开,面朝国师,整个人似凌空飞起,疾疾向后退去,上了一棵桃树轻轻点足,三两下借力,如一只凫水飞掠的雨燕般消失在桃林深处。

他孑然一身,来得没声没息,走得也毫无预兆,一如他金飞燕名号的洒脱;国师望着那道被他踩过还在摇晃的树枝,不由得长久地追望了一阵。人活在世上,本来就各有各的背负,唐三作为唐门的私生子,自小备受歧视,身世不幸;他靠着自个的打拼,在江湖里杀出一条血路来,这不是从他轻描淡写的笑容里能看得出来的。而国师身处庙堂之高,也不可能手不沾腥,他想见未来之势,仿佛无形之中,山雨欲来,摇摇欲坠,而他掌心的小姑娘,此刻正毫不知情地立在春日的阳光下,一派干净稚嫩。

……

顾柔却不晓得发生了这些,她跟着国师回来的路上,还在想着心事:唐三哥没说一声儿就走了,不晓得是不是离花宫那边有紧要的任务?危不危险,会不会影响到大宗师?要是自个知道那么些内情就好了,她武功虽然不济,但是手脚轻敏,多上帮得上一点忙……胡思乱想之间,马车晃动了一下,她没留神,大宗师顺势把她接在怀里,声音在她耳边低沉:“在想什么。”

她仰起脸对上他眼睛,只见他眸光如两道深邃的井,灼灼望着她。

她一时脑热,竟然脱口而出:“大宗师,我不做您的外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