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3|1.7

069

顾柔一路狂奔。

她跑过人声鼎沸的小巷,跑过灯光璀璨的铜驼大街,人潮如涌,眼前物换景移,全不在心里。

脑海里就响着他那段贴心敷肺的唱段来——愿得天长地久用相共。脑子里闪过大宗师那清冷似月的面庞,真有一瞬间的恍惚,不敢相信这等情话乃是出自他的手笔。

她放慢脚步,轻喘一口气。

唉,天无极地无垠,人若朝生暮死的蜉蝣,放在广袤的天地里,她是再渺小不过的沧海一粟,她从没奢望过能攀附日月的辉煌,她只祈求能得一个白首同心的人相伴,平平凡凡过一生。她哪敢肖想自己会有一日,去攀上雪山的顶端,摘下那天上冰清玉洁的月亮?

这真像是一场梦!

她一路向南,热闹的花灯一条街渐渐远在身后,经过了国子学的槐市、宗正寺、太庙……来到国观门口。

碧瓦粉墙,雕梁画栋,在洛阳城的夜色中显得异常壮观。

大晋国观,原身乃是洛阳城中的一座道宫,前朝的道派领袖葛天师曾修炼于此,甚得皇帝敬重,为他开府修观,于是葛天师便这道观中开设讲坛,传道授业,得弟子百千人,香火渐渐兴旺起来。到了本朝,开国皇帝崇尚黄老之道,更是将此观立为国观,迎其北宗的掌门真人为国师,以黄老之道治国,开辟了政道合一的先例。大晋历代皇帝皆援引此例,在国观中挑选自己的智囊以为军师,于是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国观便在大晋的政治版图中稳稳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国观内外为保持清净,素有明文规定,哪怕节令也不准许商贩摊到这里来,所以此刻也只有一些虔诚香客陆续出入。

为给沐美人祈福,国观破例开放一晚,此刻大殿前的广场中央,巨大的方鼎青铜香炉内青烟袅袅,两侧香架上搭满香烛,火光明亮。

顾柔顺着香客人流,沿路在迷宫似的道宫中找寻,朝北一望,只见一座雄伟绮丽的高台,四围点着明角灯,想必就是紫垣台。中央一座塔楼高耸不见顶端,那塔楼四角挂着风铃,清风吹来,声响缥缈直入云霄。

顾柔心念一动,却被人拉住。好心的香客提醒她道:“女居士,那边是道长真人们功课修行之所,不对外开放。”顾柔一窘,连忙称谢,避了开去。

她绕道紫垣台后面,四角皆有道士把守,不由得暗暗着恼:真是会给她出难题!屏气凝神,轻功提纵,翻身跃了上去。

她轻功卓绝,又有夜色掩护,故而上方也只是一道黑影倏忽闪过,把守的弟子们只当夜间阴云流动,并未发现有异。

国观紫垣台上的千钟塔楼里,供奉着北宗历代列位仙师和长老们的一尺比例金身,每一层塔的四角上皆挂有四个塔铃,每挂上一颗塔铃,便代表着有一位宗师证道成圣,被铭入北宗史册。因北宗道派能人辈出,宛如星裔罗列,于是这千钟塔楼上的铃铛也悬挂得愈来愈多。

顾柔不知这背后的渊源,只觉塔高千丈,借着轻功从外面进入内部,沿楼梯一层层向上攀爬,累得汗流浃背,心里一腔热情渐渐变得烦恼——这该不会又是大宗师耍的什么花招罢?

仔细回想,自打认识他以来,好像一直都被蒙在鼓里,他一会儿说他是东莱人,一会又说他是金飞燕,还说甚要帮自己保媒……对了,他还说过,跟着他比跟着老妖怪强许多!

他害得自己成日胡思乱想;害得自己曾经对他恨之入骨,还刺了他一剑;还害得她以为自己三心二意,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国师!

明明这些全都是他一个人!

她终于气喘吁吁跑上顶楼,只见四扇拱门各自通向塔外走廊,她寻着一扇,急急地转了出去。

沿着走廊跑几步,起初不见人,心尚慌张着,绕塔顶行了半圈,随着视角转移,只见那粉墙的九龙石刻后,一段雪白的衣摆在风里轻轻飘着。

她慌乱的心一瞬间安静下来。

她收慢脚步,轻轻地,一步步绕着走廊过去,每走一步,皆能看见他渐渐展开的一寸背影。

在她一路向上攀爬千钟塔的时候,心里原本一会儿喜悦,一会儿忧愁;翻江倒海五味杂陈,一会儿想着他的种种好想要扑进他怀里,一会儿又想着他处处隐瞒作弄恨不得把他掐死。

可是这会儿,她见着他了,才只一个背影,却已经令她的指尖禁不住微微颤抖。

悄寂无声中,国师转过身,他皮肤白皙,面貌清冷,秋水般的眼眸轻轻掠过,如夜空里最锋利的剑,最明亮的星。

远远地,她对上了他的眼睛。长久的相望,让时间停止了流动。

彼此之间,都满是不敢置信。

这世上真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好光景。

这会儿,顾柔脑子里终于什么也没有想了,天地万物都趋于混沌,冥冥的虚无之中,只觉老妖怪那温柔委婉的声音,终于渐渐重合,跟眼前神清骨秀的国师对应了起来;他的眼眸

满含深情,如同两道深渊紧紧地擒获着她,半刻也挪不开眼。她就沦陷在他这样的眼神里,如受蛊惑,情不自已,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她走到他面前,还有三尺的距离,她停了下来:

【老妖怪。】

饱含着忐忑的和希冀的情丝,她仰起头,望着他。

静止的时间和空间里,传来了他的答案,很清晰,很坚定:

【是的,我在。】

那一瞬间,风吹上了高塔,掀开他霜雪般的白袍,像一片翩然欲飞的流云,露出洁净无暇的胸襟。

时间好似恢复了流动。眼泪夺眶而出,却是喜悦又心酸的泪水,她缓缓走近,脚尖对着他的脚尖,仰起头,怔怔凝望。国师俯下身,轻轻捧着她的脸,为她擦去眼泪:

他道:【傻姑娘,你哭什么。】

她摇了摇头,颤着鼻尖露出笑容,泪水却更汹涌地湿了脸庞。

他道:【你又笑什么。】

她仍是摇头,睁大眼,只想把他的样貌看清楚;这一刻美好得太不真实,如果这是梦,那她情愿永远也不要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地,他拉起她的手,朝四方塔顶的一角走去。翘起的飞檐脚下,挂着一只青铜雕铸的风铃,他取下来,转身交给她。

她拿在手里抚着细看,只见那铃铛的内侧,细小工整地刻着他的道号——

玉衡。

【这是本座。】从见面伊始,他便一直用心声同她对着话,于是两人面对着面,却无须太多语言。

【给我的?】

他点了一下头,轻轻地:【嗯。】

他把代表自己证道的悬铃取下,即代表重归红尘,不再修习独行之道。方才,他在三清殿内一直跪着,跟历代仙师忏悔心内罪过,他自小跟师父修行,洒脱红尘入真境,不恋富贵修善身;到如今他不慕富贵,也不修长生,只想能得她一颗芳心,与她长相厮守。纵然,这其中,或许要背负许多前罪,掀起未来宗派内的一场大波。

顾柔捧着铃,并不知其中渊源,也不晓得他交出来的并不只是一支铃,而是他将来整个的人生背负。她只觉他掌心炽热,被他牵着,自己彷徨已久的感情好像找到了去处,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他的特别之人。她把铃捧在心口,像一颗滚烫的心脏绰烫着心胸。

这时候,远方的烟火亮起来,大朵大朵在夜空绽放。

左卫府的高台正在燃放为沐美人庆生的烟火,皇帝陪着沐美人站在宫城城头,视野辽阔,金宵同看。

千重塔楼上,居高临下,视野更佳。顾柔头一回站得离天空那么近,看着一簇簇璀璨的烟花自下而上,在眼前划出华丽的轨迹,渲染了头顶的天空。身前,他的左手伸过来,轻轻地拉住了她的右手,然后紧紧握住;两人一同侧身望去,只觉韶华美景如梦似幻,能够共度此刻,今生再无所求,柔情满溢了心田。

……

那个晚上,她和他之间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却觉时光飞逝,好似已经过了千年万年。

烟花散尽,灯火阑珊,街道上人流渐渐散去,长夜已至尾声。

国师送顾柔回到家门口,在小院的栅栏门外,他道:“时辰不早,你回去赶紧歇着,别熬坏了身体。”

顾柔低头应了声,又抬起头看他一眼,红了脸:“你也是。”

“嗯。”

她良久不动,他问:“怎么不走?”

她的脸更红了:“你的手……”

国师低头一看,自己还紧紧地握着小姑娘的手,要不是瞧见她四根手指都被捏得发白,他还不晓得自己用了那么大力。“……”

他松开手:“去罢。”仍是咬字举重若轻,语调却极尽温柔,仿佛春风过体。

她已经害羞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两颊都开始滚烫,幸好此刻晨曦未亮,还有一丝夜色帮着遮掩她脸上的红晕。她慌张地低着头,语不着调:“那,我走了。”

“嗯。”

她向后倒退一步:“那,我真走了。”

“嗯。”他点点头。

“那,你也早些睡,过会还要上朝呢。”

“明天休沐日。”

“哦……那,我走了,”她语无伦次,突然撞上他清柔明鉴的目光,臊极了,简直对自己羞恼起来,自己这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呀!“那我……”

她话音未落,国师抢先一步,走到她面前,扳住她两肩,侧着低下头,在她脸颊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她心被掀到喉咙口。

【可以安心去睡了吧。】他离开她一寸的距离,轻轻地在她耳边,声音温柔如蛊惑:“明日午时,本座来接你。”

她全身颤抖,心里,耳朵里,全是他的声音!

真是要命了!她从没这般彻彻底底地被一个人支配着情绪,又甜蜜又恐慌,受惊地向上看他一眼,只见他眸光似坠未坠,殷红的薄唇又似要再次落下来,这样下去,她还怎么走得了?慌得连忙一转身:“我,我去了!”

一溜烟跑进小院,连门都忘了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