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7|1.5

062

顾柔回到家,急忙烧了水洗净身子,自我检查一番,倒真似国师所言那般,除了被点穴痕迹,并无其他损伤。

细细回想那晚情形,似乎他所言不假,自己确实是中毒了,说起来,若非国师出手相救,她说不定命也要搭进去。

又倘若他真心存邪念,其实早就可以将自己……顾柔咬住唇,忽然地后悔起来,她错怪别人了!

她一愣神,忽然地想起自己中毒时候,国师抱着她,声音温柔地安慰,一声一声地唤着她小姑娘,那是何等的耐性和宽容,换作别的任何一个男人,说不定她早就没了清白了。

——想起自己在他手上划开了一道口子,不知疼也不疼?

可事情闹到这番田地,若是让她回去再见国师的面,她是宁死也不肯的了,莫名而来的恐惧感推挤着她。

她脑仁儿疼极了,捂着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妖怪,若是你知晓了,你会怎么想我?】

……

国师这边,正处在京郊十里的一处庄园,这是离花宫设置的一处接头据点,按照和舒明雁的计划,在此地摆上了一出鸿门宴。

以国师的名义向金飞燕发出生意邀请,双方约在云来山庄里见面。

淡月笼纱,山庄蓬门大开,花厅中灯光和屋外月光悄然对峙。

厅内静得没有一丝风,国师在案前独酌,他的右手侧的客位上,也摆着一份同样的酒食。

角落的线香烧到了一半,折断了。

约定的时辰已到。

忽然,烛火摇晃了一下,一条黑影闪进花厅,负责斟酒的小厮目瞪口呆,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发现那客座之上,突然凭空端坐了一个人。

那人戴着斗笠面纱,冲着小厮摇晃了一下空空的酒盅:“来呀,给爷满上。”声音洒脱飞扬,听着却似是个年轻后生。

小厮用力地眨了一下眼睛,确定这是个人,不是个鬼。

外面下那么大的雨,这人一丁点儿也没沾身上,连靴子上也没有,打扮成小厮模样的宝珠奇怪地打量着他,看他倒完了酒,再看他毫无戒心地一口气闷干:“再来!”他身后的地毯也干干净净,没有一个泥巴印子。这家伙倒底怎么进来的?

这真教人难以相信,他就是传闻中的江湖第一杀手,踏雪无痕金飞燕。

国师拂手,宝珠会意,躬身慢慢向后退出花厅。

“大宗师找我,想必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生意,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就不妨开门见山地说吧,这回的人头值多少?”

国师不疾不徐,声音清润优雅:“一文钱都不值。”

金飞燕轻哼一笑:“不值钱的人命那是贱命,既然贱命一条,这样的人就让他且活着去吧。也省得我老金动手了。”

“本座亦有同感,可惜,”国师三根手指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酒杯,忽然停住,把杯子按在桌面上,凤眸微抬,“有人已经跟本座开价,买了你这条贱命。”

说罢,他反手一扣,掷杯于地,地面发出清脆的碎响。

与此同时,梁上、屏风后、窗下八名离花宫刺客同时跃出,包括舒明雁和他的心腹在内,手持各式兵器,电光火石般冲向金飞燕!

这些人均是江湖上一流的杀手,可是金飞燕左拆右挡,在刀光剑影中招架,竟然显得游刃有余。他一边拆招闪避,一边笑嘻嘻道:“我老金的命贱得很,舒老大却这般急着来要,岂非比我老金更贱?”

舒明雁面罩黑巾,却还是被他认出,索性一把扯将下来,露出鹰隼般阴冷的面孔:“金飞燕,一山不容二虎,你不听我的号令,便休怪我无情了!离花宫的主人只能有一个!”

说罢双臂向前一展,一对弯刀脱手而出,乃是他的武器回雁双刀,在空中划出两道走势诡异的弧线,变着方向杀到金飞燕跟前。金飞燕左手右手各自一拨,把弯刀又拨了回来。

他这一拨一档之间,舒明雁同时抽出腰间长剑,一脚踏上木案,蹬高借力,在空中一跃,朝着金飞燕胸前空门刺来!

霎时间,电光火石,兵刃穿刺肉.体的声音在空旷的厅堂中分外清晰。

舒明雁低头看着从左胸穿刺出来的剑尖,不敢置信——谁,是谁背叛了他?

他统领了离花宫这么多年!这是他用心血建立起来的无情帝国!

他痛苦、愤怒、屈辱、不甘;他挣扎挪动脚步,想要回头看看对方是谁,可是剑身猛然回收,从他胸中拔出,霎时间鲜血彤云一般喷溅!

舒明雁紧紧捂胸口,回头一瞬间,露出惊骇的神色。

在他身后,国师掷剑给宝珠接着,仍是白衣无尘的清雅模样,从袖中取出帕子,来回擦了擦手,声音沉静幽雅:“全部拿下。”

舒明雁如遭雷击,咬牙切齿:“慕容情!”

金飞燕在一边发出凉薄调侃的笑声:“舒老大,您说得对,离花宫的主人只能有一个;所以……您得先走一步了。”

舒明雁大惊回头,用剑护着身体,却见金飞燕坐回酒席,没见什么动作,看他的样子,似乎在等国师号令。

舒明雁才知道,自己中了这两个人的奸计,被反将了一军!

他又气又恨,国师方才那一剑突袭,伤口直击要害,几名心腹搀扶他在中间,又回头看着国师,狠狠而道:“慕容情,你以为扶他起来就能掌控离花宫了,别天真了,离花宫没有软蛋,只有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今日就算你选择了金飞燕,终有一日,将会被他反咬一口!”

国师森然伫立,眸中的清光如寒冰流淌,额心的梅花花绣朱红似血,随着他颦眉,微微地一动:

“本座生平,最恨被人威胁。”

他可以容忍舒明雁的贪得无厌,他不缺钱,舒明雁要钱,他就给他钱;但是当舒明雁的野心与日膨胀,想要伸手涉足到朝政和钱庄这一块去的时候,他便再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他选择了金飞燕,作为下一任离花宫的新主人。

舒明雁充满憎意的眼中仍有不解,他不明白国师从未见过金飞燕,怎么会在一起联手合作?

屋外,宝珠引兵出现:“一个都别放跑!”

舒明雁:“跑!”他的七名心腹同伙虽是一流刺客,但双拳难敌四手,面对如此多的府兵形势不妙,只能结队奋力向外冲击,企图逃生。宝珠等人和他们交战起来,一时间乒乒乓乓响彻大厅,嘈杂无比,心腹们掩护着舒明雁向南退去。

金飞燕看着府兵追逐刺客出去,吁了口气,双手一摊:“喂,你以后该不会也这么对付我吧?”

国师眼盯屋外,声音清冷凉润:“如果你足够听话。”

金飞燕感觉头皮一丝发麻,坐下来,喝了一口酒压压惊:“说实话,舒明雁管事的时候待我不差,我还是喜欢过去自由自在的生活,喝喝酒,接接单子,挣点小钱。”

“你不取代他,他便会取代你。”国师望着院中,舒明雁毕竟十年前也做过江湖杀手榜魁首,在众人围追堵截中一夫当关,竟然多人包围他不得近身,国师冷冷而道:“别光顾着喝酒,起来杀人了,唐三儿。”

“噗!”金飞燕的酒喷了出来,“不许叫我唐三儿,是唐三不是唐三儿,没有儿字!”

说着,他捣鼓捣鼓半天,拿出腰间的千机匣,竟然比小谢常常携戴的那把构造更为精致复杂,小谢那把跟他的比起来,顿时就像是过家家的玩具了——“走着,去送咱们舒老大一程!”

他说着,像飞鸟一样掠出窗口,没了影子。

孟章来了,在一旁看得惊诧:“金飞燕,他是唐门的人?”

国师负手不语。

前任尚书令慕容修年少时曾经出仕汉中,曾与蜀中唐门中的一位大小姐有过一段交情,当时那位大小姐遭情郎抛弃,留下一个私生子,慕容修便帮她收养了这个孩子。后来,慕容修官越做越大,调任京师,便将孩子还给唐家大小姐。那孩子在家门中排行老三,所以人称唐三。

唐三长大以后不务正业,幸亏练就一手好功夫,顶着一个金飞燕的化名在江湖上很快立足,他赚钱很快却挥金如土,常常入不敷出,所以干起了江湖人最不屑却又来钱最快的杀手买卖。

这一不小心,就成了专业的梁上君子,鸡鸣狗盗之徒,还被唐家逐出了家门,于是世上再无唐三,只剩下金飞燕。

……

夜色掩着小院,顾柔的窗口没有一丝灯光,黑漆漆地似个无底洞。

顾柔床上躺了整整一天。

这件事,原是一桩意外,亦是一场误会,可是她思前想后,却觉得应当对老妖怪说实话。

自己是个飞贼,也是个通缉犯,她没清白的出身,现在连清白的名声也没了。她想到国师,又是一阵心乱,听见他唤自己小姑娘,竟然生出一股熟悉的感觉……心跳得厉害。

曾几何时,这种心动之感,只会为老妖怪一个人发生。自己这是怎么了?

思绪纷乱,像是陷入了困境,一片迷茫,在这团迷雾之中她抓不住感觉,亦不敢往深处去想,只怕想得越多,陷得越深,挖掘出一些不该触及的阴暗面来。

她惴惴不安,却没个可以商量倾诉的人,这时候便唤起那个心中的他来:

【老妖怪,你在么。】

很快,得到他短促有力的回应:【嗯,何事。】

【我心乱的很,你能陪我说两句话么?】

【你说。】

【我……】她张了张嘴,想把前日发生的遭遇说出来,话儿到了嘴边,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差点儿就和另一个男人肌.肤相亲了,这种事情,怎么说的出口?

可是心里又觉得,应该坦白。

不知不觉地,眼里就有了酸涩的泪,她觉着自己这是犯了罪过了,不光犯了罪过,还拒不坦白,想着隐瞒罪过,简直罪加一等,罪无可赦,真当该死。

【我……我明日不来了。】她憋了半天,竟憋出这样一句话来,像是自我惩罚似的,说出来又伤心又痛快。

对方听到她这么说,显然一窒,但也没追问原因,只是斩钉截铁说:【不行,你一定要来。本座有重要的话同你说。】

听见他这么说,她发狠的心一下子又软了,伤心:【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只怕教你见了,大失所望。】

她身上发生的事情,更怕教他知了,大失所望呢。

此时此刻,国师正同唐三率领人马,在茫茫郊野中搜寻追捕离花宫叛党的踪迹,他骑着快马,唐三轻功提纵,各自飞驰在夜里;听见这话,国师勒住缰绳,放唐三先过去,停下来想了想:自己何尝又是什么好人?一辈子都在算计,算计别人,算计事情,最后把自己也给算计了进去。

【只要你对本座不失所望,那便够了。别再说这些,明天你一定要来,本座会等到你出现为止,把话都同你说清楚。】

他说言罢,缰绳一甩,追着唐三的身影,赶入了夜色。

他的声音短促地消失了,顾柔却久久不能平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