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2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谢何微微抬起眼睛,“你回来了。”

“是的,今天早上回来的。”易泽想起昨夜简子涵说的话,心里有点紧张,谢何……真的还爱他吗?在自己这样伤害过他以后,他还愿意爱他吗?

谢何‘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他掀开被子,试图坐起来,易泽连忙伸手去扶,他的视线落在谢何苍白消瘦的手背上,泛着青筋的皮肤上面密密麻麻都是针眼。

易泽眼神一黯,虽然他每天都能得到谢何事无巨细的消息,但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更具有冲击力,更令人心痛。

易泽撇过眼睛,他将旁边的衣服拿过来,帮谢何穿了上去,声音低柔:“你想出去转转吗?”

谢何温顺的点点头。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落在人的身上暖暖的,但这无法温暖到易泽的心,他扶着谢何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把他搀扶到花园里。

谢何体力不支,没一会儿就走不动了,他坐在花园的长廊上,看易泽替他忙前忙后,忽然开口道:“易哥。”

易泽的心跳都仿佛慢了一拍,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谢何喊他易哥了。自从那天以后,谢何总是沉默的,从来不问从来不说,哪怕是必须称呼的时候,也是喊他易总……没有人知道,他多么希望能再听到这一声易哥。

这让他想起当年那个怯生生站在他面前的少年,一年又一年,在身边的时候似乎没有存在感,其实又无时无刻不在……每一次开心的胆怯的平静的深情的喊他易哥的模样……他竟然都记得。

那些记忆悄无声息的烙印在他的脑海里,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我在。”易泽望着谢何,眼中泛起淡淡的温柔。

谢何抬眼看着他,那双黑眸中似乎有着了然一切的透澈,笑容清浅,他轻声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了。”

这句话顿时让易泽心口一沉,他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为什么。”

谢何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唇角勾了勾,说:“我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许多人说你冷漠无情,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一直认为你其实是个内心很温柔的人。你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公平,对我也一直很好,只要不惹你生气,你也从来不会对我们生气……能跟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过我。你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希望,是我自己贪心想了不该想的东西,和那些人一样,最后失了本分。”

“人如果失了自知之明,奢望不该奢望的东西,结果一定不会很好,这个道理我其实一直都明白的。我要离开你,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我只是不想最后变的更难堪,所以才想要离开,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生气。”

“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谢何睫毛抖动了一下,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颤抖,深深望着易泽,笑容带着一丝苍白和看透一切的无奈悲伤,“但是我说过,请你不要同情可怜我了,更不要再对我好……因为……我会误会的。”

而他,已经不想再拥有希望了。

易泽静静的听着,眼眸幽暗,也没有打断谢何的话,而是在他说完后才在他面前蹲下来,双手捧起谢何的脸,沉声说:“误会什么?”

谢何定定的看着他,苍白的唇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

易泽笑了一下,这一笑,原本冷厉的面容都变的温柔起来,他又问了一遍:“你会误会什么?”

“误会,你也是有一点在乎我的。”谢何闭了闭眼睛,似乎破罐破摔一般道。

因为不想再继续沉溺下去,所以宁可不见不想,易泽对他的好时时刻刻提醒他,他是一个被怜悯的可怜虫,他竭尽全力也没有获得这个人的爱……只能获得同情。

易泽说:“你确实误会了。”

他看着谢何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不是只有一点点在乎你,我是爱你。”

谢何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似乎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能从易泽的口中听到这句话,这个人的口中,竟然也会吐出爱这个字眼。

易泽说完,其实也很紧张,这句我爱你,在他心底酝酿已久,而等他想要说的时候,谢何却没有再给他说出口的机会。

直到今日,他终于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心意,终于能把这份心意表露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说爱,才发觉爱情是个如此令人忐忑的东西。

会不由自主的紧张的想,谢何会是什么反应?会是开心还是惊讶?还是……不屑一顾呢……

爱情,让人变得患得患失。

过了好一会儿,谢何似乎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忽然笑了一下,说:“易哥,谢谢你。”

易泽眼中流露出深深的爱意,情不自禁的想要吻上他深爱的人,然而就在快要碰触到对方的时候,谢何又道:“哪怕你只是在骗我,我也很高兴,所以……真的谢谢你。”

易泽的动作顿时僵在原地,仿佛陡然身处极寒之地,所有的欣喜忐忑都消失无踪,只剩下悲哀无力,他张了张嘴,“我没有……”

然而还没说完,他对上谢何那漆黑的双眸,凝视其中的沉寂悲哀,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大概就是此刻把心掏出来,谢何也只是当做他是在骗他。

没有他所以为的开心失望厌恶惊喜,因为谢何从来没有相信过,他只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谎言’。

当初不相信谢何爱他的那个人是他,而现在谢何不相信他爱他。

这其实再公平不过了。

哪有人会像他一样如此残忍的对待自己深爱的人,这样的过错,怎可能会被得到原谅呢?

他根本不配得到原谅。

易泽沉默片刻,低声笑了一下:“那你就当我在骗你好了,我爱你。”

他捧起谢何的脸,温柔缱眷的吻了上去。

哪怕这是对他的惩罚,也没有关系,这原本就是他应得的。

……………………………………

易泽自从把那句我爱你说出口之后,就真的以谢何的爱人自居了,他其实从没有谈过一场真正的平等的恋爱,所以有时候也会犯一些幼稚的错误,偶尔还会手忙脚乱。

谢何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易泽的行为,到后来也听之任之了。

这种时候,似乎分辨真假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易泽眼看谢何的身体一天天的虚弱,终于明白金钱买不来爱情,也买不来生命,如果能用金钱留住他爱的人,他愿意倾尽一切,只可惜不能够。

这样简单的道理,他却直到今日才发现,终于后悔莫及。

易泽几乎再没有离开过医院,晚上他就躺在谢何的病床上,把这个人抱在怀里,用手掌稍微掂量一下,怀里的人好像每天都更瘦了一些。

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时间,才是最残忍的东西,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这天天气不错,易泽把谢何抱到轮椅上,又推着他去花园里散步。

走到一半的时候,易泽脸上露出些许紧张的表情,忽然转身面对谢何,单膝跪地,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绒布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双手捧到谢何的面前。

盒子里是一对形状简约的男士对戒。

他做完这些,三十几岁的人了,紧张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易泽深深看着谢何的眼睛,说:“我爱你,嫁给我好不好?”

谢何看着易泽许久没有说话,直把易泽看的额头都要冒出冷汗了,才失声一笑:“我是个男的,怎么嫁给你啊。”

易泽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嫁给你也行啊。”

谢何:“……”你难道不是男的吗?

易泽说完脸上顿时露出窘迫的表情,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说出这种话来。算了……只要能有媳妇,还要什么脸面呢?

谢何慢吞吞的说:“可是我娶不起你啊……”

只要谢何没拒绝,对于易泽来说便是天大的好消息,这是个小问题!他正色说:“没关系,我自带嫁妆,你什么都不用准备。”

谢何终于噗嗤一声笑了,眼底也浮现一丝许久不见的光彩:“易哥……你这个样子,就好像真的爱上我了一样。”

易泽眼中痛苦神色一闪而过,“你就当成真的,好吗?”

谢何又忽然沉默下来。

易泽不给谢何反悔的机会,抓住他的手,将戒指给他带了上去,站起来吻了吻他的额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的。”

谢何顿了顿,到底还是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来:“易哥,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说这样的玩笑话?”

易泽说:“我以前也不知道我可以这样爱你。”

可惜发现的太晚,我发现的时候同时就要失去你了,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有限的时间给你我竭尽一切的爱。因为我已经没有时间等待了。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98】

………………………………

第二天早上易泽兴致冲冲的对谢何说:“今天有一场新闻发布会,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参加。”

谢何闻言表情就微微变了,虽然后来易泽出手压下了当初的事情,媒体网站们也都不再炒作,还开始给他洗白,但毕竟人言可畏,背后难免有窃窃私语的人,他的公众形象大不如前,如今这个状况,更没有再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意思。他清楚自己时日无多,何必还计较这种身后事。

谢何顿了顿,说:“我这个样子,怕是不方便吧。”

易泽说:“你是主角,今天可是一定不能缺席的!放心,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来说就行了。”

易泽话说到这个份上,谢何也就不做声了,他对于所谓的新闻发布会,没有任何兴趣,也没有问的打算。

但是易泽显然很有兴趣。

他亲自将订制好的西服给谢何穿上,只可惜谢何瘦了太多,穿起来没有以前好看了,显得有些太过瘦弱空荡,易泽抚摸着谢何的脸颊,又帮他把假发带好。

没有人知道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内心所承受的煎熬,亲眼看着自己爱的人一步步走向衰亡,却只能含笑面对。

这样一打扮,虽然还是看得出病了,却终于恢复了几份往日的风姿,依稀看得出曾经是个风姿卓绝的大明星。

易泽小心翼翼的把谢何抱进车里,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媒体们早就已经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差点让他们进不去,还是易泽的保镖给他们开了路。

谢何低垂着眼睛到底有些不自在,他还记得当初网上那些人是如何辱骂他的,虽然身为明星早已习惯网络暴力,但终归不会让人心情愉快,被动承受只是因为反抗也无济于事罢了,只会让人骂的更狠。

易泽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谢何进入会场,小心的将他安放的沙发上,这是专门为谢何准备的沙发,易泽动作轻柔眼神缱眷,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谢何,下面的媒体顿时炸了窝!

易泽之前只说要在今天公布他的婚讯,身为最著名的钻石王老五,易泽的知名度完全不逊于身为大明星的谢何,而且他的婚讯显然更牵动人心,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女人有本事嫁给易泽!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谁知道易泽没有带着未婚妻出来,却带着臭名远扬的谢何出现了!还表现的那么温柔深情!

媒体们都快炸了,今天这是大新闻大新闻啊!

易泽始终表情平静,他只在面对司明晖的时候才会露出温柔的眼神,看向下方时则立刻恢复一如既往的沉稳冷漠。

他拿起话筒,毫不避讳的露出无名指上的戒指,右手则抓住谢何的手,说:“谢谢大家今天的到来,在这里有件事要对大家说,我和明晖相恋八年,我一直非常爱他,只是因为不愿影响他的事业,而且明晖也反对的原因,所以一直没有对外公布我们的关系。但是近日来网上一些不恰当的言论,严重损害了明晖的形象,抹黑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在此特别声明,那些谣言均为子虚乌有,今日之后如还有类似的诬蔑言论,我会选择走法律途径解决。”

“最后,我和明晖的婚礼就定在一周后,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谢谢。”

从易泽说第一句话开始,谢何就一直震惊的看着他,似乎已经完全傻掉了。

易泽对他笑了笑,然后在无数闪烁的镁光灯中,坦然的吻了吻他的唇,说:“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我不想再做一个地下情人了。”

他的声音不算大也不算小,只是很平静的说着,毫不意外的落入了那些记者的耳中。

记者们再次沸腾了!大新闻大新闻啊!什么金主什么包养都是胡扯!有这样的包养吗?那明明是爱到骨子里了啊,富可敌国的易总在谢何面前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一看在家就是夫纲不振啊!

而且谢何为什么这么虚弱?难道是生病了?会不会是因为他生病了易泽才不忍了?这些都是可以八一八的嘛!

记者们脑子们转的飞快,今天来的太值太劲爆了!

谢何看着易泽,眼眶里渐渐噙了泪,他连忙低下头,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失态。

易泽注意到了,稍微挪动了一步,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那些探究的视线,“我们回去吧。”他又把谢何抱起来,重新回到车里。

一路上谢何都把脸埋在易泽的肩膀上,似乎因为太过激动而轻微的颤抖着。

【谢何:泽泽是个可教之才嘛,爸爸我很欣慰啊,给点紧迫感马上就开窍了。微笑jpg】

【444:哦!所以您是故意得癌症的吗?不只是为了脱离(⊙o⊙)啊!】

【谢何:当然,既可以让感情加速发酵提升刷好感度的速度,顺便把脱离方式搞定了,一举两得的多有效率的事,如果不得癌症,他怎么会这么快就想到这些呢?说不定这会儿还在纠结要不要告白呢,呵呵。】

【444:……】忽然有点同情易总了……_(:3ゝ∠)_

【谢何:现在就差远远了,他最近都没有出现过,是不是被易泽挡住了?】

【444:是的!易泽安排了很多人在医院里,不允许他接近你。】

【谢何:泽泽真是个醋坛子:)】

【444:o(n_n)o~】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谢何:是时候把他的好感度也刷一下了,将泽泽准备婚礼的地点调查出来,给远远匿名发一份,他一定不会错过这最后的机会的。】

易泽将谢何带回医院,等到没有人的时候,才露出忐忑不安的表情,说:“你生气了吗?”

谢何定定的望着他,许久,摇了摇头。

易泽顿时十分开心,忍不住吻上谢何的唇,他吻的很温柔,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爱意,“我们就要结婚了。”

谢何手指轻轻动了动,看着他,“你不必这样的,结婚不是儿戏,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易泽凝视他的眼睛,“我没有儿戏,你就是我想要的人,唯一的那个人。”

谢何的神色忽然僵硬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丝淡漠来。

易泽注意到了,压下心口疼痛的情绪,说:“我是不是演技很好,情话说的不错吧,看来以后破产了去当演员应该也不错。”

谢何扯了扯嘴角。

易泽把谢何放到床上,谢何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今日费了些神,一沾床就很快昏睡过去了。易泽用指尖轻轻碰了碰谢何的脸,只有在谢何看不到的时候,他才能不再压抑自己的痛苦,展露自己的悲伤。

谢何不相信他爱他,他宁愿把这一切当做一场因同情而起的谎言,也不愿意相信他爱他。

因为他已经不愿意再对他抱有任何期望。

………………………………

易泽很快就把婚礼的一切都准备好了,虽然时间紧迫,但一切有条不紊,他也没有请很多人,只请了一些关系相近的朋友,结婚那天简子涵也到场了。

谢何很早就吃了药,恢复了点精神,不过他已经走不动路了,只能坐在轮椅到达礼堂。

谢何看着面前的男人,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他爱的人,也爱着他,他们将彼此的关系昭告天下,获得祝福,最终走入婚姻的殿堂。

主持人神色温和的看着两人,开口道:“易泽先生,是否愿意和司明晖先生结为伴侣?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易泽说:“我愿意。”

主持人又看向谢何,问:“司明晖先生,是否愿意和易泽先生结为伴侣?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谢何凝视着易泽,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怎么可能不愿意,大约是老天看他就要死了,所以让他在美梦中死去吧……他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来,这个笑容没有任何负担,没有任何阴霾,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依然天真无忧无虑的时候,那时候,他坚信自己可以获得幸福,只是后来忘掉了这一点。

谢何微微启唇,吐出一个字:“我——”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清晰响亮的声音打断了!傅远从人群中大步走过来,厉声道:“我反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