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3章 豪言

因着一早打发了董鄂氏,抓周礼很是顺利,弘晖毫不犹豫抓了胤禛摆上去的小印章,前来观礼的宾客道贺声就没断过,说小阿哥必能承天恩祖德子继父业。

胤禛对嫡长子原就疼爱非常,听闻这话越发满意,乌喇那拉氏也欢喜极了,弘晖是她的依靠和指望,甭管府上进多少新人,爷疼谁宠谁,只要弘晖聪明能干,她就不会失了嫡福晋的体面,日子总会越过越好。

看着弘晖乖巧活泼的模样,宝珠就打心底里喜欢,她全身都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只看一眼就觉得幸福。胤禟打定主意要更努力让宝珠也怀上,他宫里有些*屏蔽的关键字*静了,多个儿子也热闹些。

之后的宴席上,胤禟也是频频走神,兄弟们排队劝他节制,福晋疼归疼,别搞到精力不济,如今领了差遣就好好做事,儿女情长不是大丈夫所为。

胤禟很不以为然,能说出这种话,哥哥们保准没娶到合心意的福晋,像宝珠这么好,如何不惦记她?

这话在心里想想便罢,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胤禟就笑眯眯的听着,不臊不恼,等几位兄长教训完了才对胤禛说:“四哥得让我同弘晖侄儿亲近亲近,多沾些喜气,回去使我福晋也生个这么乖巧的,我疼他上天去。”

……

敢情他在琢磨这个!

平素没什么表情的四贝勒胤禛都勾了勾嘴角:“九弟尽可随意。”

直郡王哈哈大笑:“九弟可比咱们大方多了,我还记得,前头八弟大婚之后,额娘劝他别只忙着公务,也趁早生下一子半女,八弟听了这话,那脸就跟猴屁股似的。”

太子也道:“那孤就祝九弟心想事成,别跟大哥似的,连生四个嫡女,头两年才盼来个带把的。”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四朵金花那就是胤褆辉煌人生中的黑历史,亏他福晋能生,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三十一年各得一女,之后调养了几年,又生下了嫡长子弘昱。哪怕到今天,直郡王府后院也只有那么一个阿哥,非但如此,统共四个格格全是嫡福晋生的,伊尔根觉罗氏真是个能耐人。

胤褆巴望着能多几个儿子,像皇阿玛,不算早夭的,成年阿哥就一大摞,太值得羡慕。

不过眼下不是羡慕的时候,太子一巴掌扇他脸上,怎么也得还回去才是,这么想着胤褆便道:“伊尔根觉罗氏好赖给我添了一子四女,二弟可得加把劲,休要宠妾灭妻,你府上庶子已有三人,太子妃连个蛋也没下,怎么也说不过去。”

面对太子的挑衅,胤褆只想一拍桌面:来啊,互相伤害啊reads();末世之储备粮!咱们谁不知道谁!

且不说胤礽身为储君膝下不能没有嫡子,却说他那三个庶子,哪怕再能耐,有啥用呢?嫡长之争自古便有,从来得人心的都是嫡,庶长子要想成就大业难如登天。像他,这些年兢兢业业,做了多少实事,在皇阿玛心中不还是比不上太子?

越是比不得,就越想争口气。

凭什么好事都让老二占尽?他投生在元后腹中,生来便是储君,哪怕打小没了额娘也尽得皇阿玛宠爱,悉心教导,父子情深。

那才是亲儿子,和太子比起来,自个儿就像是捡回来的。

……

直郡王词风也挺犀利,句句戳太子心窝,胤礽满心气愤,哪怕他偏疼侧福晋李佳氏林佳氏,也没轻慢过嫡妻,月月都有六七日歇在瓜尔佳氏房里,自大婚后,这么多年努力耕耘,半点收获也没有。

是他没子孙缘吗?

怎么庶子都出来三个嫡子还没影呢?

胤礽私下请人来给瓜尔佳氏看过,说没问题,可这两年他越发怀疑起这个说法,该不会是太子妃压根就不能生!

皇阿玛煞费苦心为他选择的嫡妻,要真是个不下蛋的鸡,那就乐子大了。

不过,他还存着一丝希望,心想大福晋连生四个赔钱货都能得男,人间还是有真情的,一定不会那么残忍对他。

原是胤禟引的话题,最后竟落到太子和直郡王身上,眼看着气氛越发僵持,老十嘴皮子一碰就说出啼笑皆非的话来:“九哥你也别太心急,等等兄弟我,回头我大婚了就加把劲,咱们兄弟一道怀一道生。”

胤禟没好气瞪他一眼:“要生你自个儿生,也让我开开眼界。”

胤誐愣了愣,回过神来嘿嘿笑道:“反正就是那意思,九哥你明白就成。”

胤禟自信很哼:“我这么能耐儿子说有就有,怎么等?回去睡书房?”

这话听着就是满满的炫耀,关键是,这尼玛是炫耀自个儿弟大物勃还是一夜七次郎呢?咋就那么别扭?

胤祺一贯少言,老半天才插一句嘴,他看了亲弟弟一眼:“我回去就给额娘学一学,只等九弟给哥哥做个示范。”

老三胤祉很不以为然:“九弟真那么厉害哥哥我赶明就去沾你喜气,也让我福晋卯足劲生。”

“依我看,最该上心的还是八弟,大婚三年还没动静,嫡妻不生,侍妾也不生,偌大的府邸空空落落的……八弟前头不是隔三岔五同九弟相聚?怎么还没动静?”这是太子说的,明眼人都听出来了,话里有话。

嫌弃老八就算了,还攀扯自个儿,胤禟表示不服!

“我早先就同福晋说好了,争取一年抱俩五年生一打,回头我府上有好消息,太子二哥千万备上厚礼来,再多我不嫌弃。”

胤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行啊,远了不说,九弟你要真能一年抱俩,还都是富察氏所出,要啥随你开口,孤没有,孤问皇阿玛讨去reads();星际药剂师。”

……

福晋们在里头开了几桌,宝珠正同五福晋说话,因着是亲妯娌,塔喇氏同她聊了不少,也帮着介绍了些人……宝珠毕竟是新媳妇,才嫁给胤禟没多久,有个人提点也是好事。她承了塔喇氏的情,直说如今在宫里不方便,等回头出宫建府经常聚聚才好。

宝珠是个好说话的,但凡你不主动搞事,她总能笑脸迎人,塔喇氏同她聊得很是愉快,哪怕先前有心结也迎刃而解。

太后疼她,额娘疼她,胤禟疼她都没错……富察氏出身极好,却没什么坏毛病,待人亲和,听她说话不疾不徐如沐春风,这样的人,你很难去讨厌她,哪怕董鄂氏让她狠狠打了脸,所有人都觉得那是自找的。

富察宝珠就是命好,她天生就该被人捧在手心里,合该享福。

临走之前,宝珠同弘晖亲昵了好一会儿,两人甚至上演了一出“十八相送”,等她走远了瞧不见人了,弘晖瘪瘪嘴就要掉泪,奶嬷嬷没法,乌喇那拉氏费了好大劲才把人哄好,为了让心肝别闹,甚至答应赶明就带他进宫去见美人九婶。

胤禛听说之后还自说自话教育了弘晖一通,然后就想起胤禟的话,心说富察氏真有阿哥缘,说不准过两个月就有好消息。

陪弘晖玩过之后,胤禛没立刻回书房去,还同福晋说了说话。

“虽说是董鄂氏捅的篓子,九弟妹那头,你多担待。”

乌喇那拉氏为胤禛斟了一碗茶,放下茶壶,点头应是。

“府上也偏劳你,董鄂氏那头还动不得,仔细看好她。”

话里的意思四爷是对董鄂氏很不满了,乌喇那拉氏抿了抿唇,又应下。

四贝勒府夫妻二人在闲话家常,回宫的马车上,胤禟也同宝珠说了他在兄弟们跟前撂下的话,说回去还得加把劲,男子汉大丈夫,岂能食言?

宝珠瞪他一眼,而后别过身去:“赶明宫里都要传遍了,我还怎么见额娘?怎么见妯娌?”

胤禟搂着她好一番哄:“额娘早盼着你给她添金孙,只会高兴,至于旁人说什么,你叫他问我要道理来,我削死他!”

那还是尴尬,一年抱俩,五年一打,这让人听去像什么话!

看她还不顺气,胤禟将宝珠抱进怀里,往她脸颊上亲了亲:“不用担心,我相信你,一定能。”

…………真谢谢你了。

诚如宝珠所想,第二日她去宜妃宫里请安的时候,就得了好一番笑话,宝珠虽然羞窘,翊坤宫这头气氛是极好的,宜妃同她有说有笑,宫人也可劲恭维。

怕什么,回头要是没抱上俩只得一个就让老九自个儿去说,看他怎么圆场。

听了这话,宝珠真想回说:要是一个也没有呢?

隔壁八福晋三年无所出,一年下崽是不是太赶了?

宜妃牵着她的手,拍了拍:“好孩子,你是个有福气的,额娘就等着你给胤禟开枝散叶reads();小农种田日常。”

宝珠是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应了一声。

生就生嘛。

翊坤宫这头热闹得很,永和宫就没那么开心了,德妃听说了老四府上的事,第二天就训了乌喇那拉氏一通,说她身为嫡福晋没尽到责任,连个媵妾都看不好,闹出天大的笑话。

乌喇那拉氏就想说说自个儿的难处,董鄂氏不算什么,可她背后有个董鄂七十,虽说不如富察家势大,也是手握实权的当朝重臣……得罪狠了怕拖累胤禛。

德妃自从有了十四,才不管老四的死活,对乌喇那拉氏的纠结她没法感同身受,只是不耐烦说:“你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索性就别坐这个位置,皇家没这么窝囊的媳妇。你怕得罪董鄂家,你就不怕她惹上富察家连带着让老四受了拖累?马斯喀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前朝的事没听说?”

乌喇那拉氏回答不上,只说回去就管教她,德妃又提到子嗣,说别家阿哥都加把劲儿了,让四贝勒府也赶紧传出好消息,只一个弘晖像什么话,他有个万一连顶事的人都没有。

哪怕没这么直接,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德妃就提到六阿哥胤祚,说小六当初多机敏多聪慧,皇上多疼他,自个儿悉心照料让他平平安安长到六岁,一个晃神就没了,只希望乌喇那拉氏别重蹈覆辙,提前做好准备也成,有个万一不至于悲痛欲绝。

如果这不是胤禛的生母,乌喇那拉氏保准撕烂她的嘴,简直欺人太甚。

她在永和宫憋了一肚子火,回去就把府上几个格格找来训了话。大概是说是个女人都能生儿子,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动静?府上就一个弘晖爷们出去不遭人诟病?赶紧的,都怀上,来年生下十个八个也不嫌多。

李氏、宋氏、武氏等人都惊呆了。

福晋吃错了什么药?

没掐死她们还鼓励多生?

……

因着有董鄂格格这个倒霉闺女,董鄂七十又让马斯喀告了一状。

作为领侍卫内大臣,马斯喀面圣的机会太多了,一不当心就把外头的风言风语传到康熙耳中,说董鄂氏虽然是以格格的身份进府,她简直就是四贝勒府一霸,比谁都张狂,前头弘晖抓周她穿得比嫡福晋还体面,任谁都看不出那是没上玉碟的奴才秧子。

再有,她是一顶小轿抬进府的没错,后来董鄂七十还以各种名义补送了嫁妆,一沓沓的银票,不比九福晋少多少。

马斯喀唠唠叨叨半天,康熙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不耐烦了就没好气喷他:“你就是看老九媳妇受了委屈,找事来的?”

……“皇上英明,就是这样没错。”

康熙真恨不得把手边的奏折糊他脸上:“行了,爱卿你要相信老九,这等小事用不着你这做阿玛的出头。再有,你府上的私事别再报给朕,朕不管,你看着办。”

行吧,这话是皇上你说的,赶明我就让老大带着他那些兄弟把董鄂家年轻小子全揍一顿,让他们知道瞎出头的下场。摊上那么个倒霉闺女就该看她上天,还帮着擦屁股,简直就是助纣为虐,不挨打天理难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