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章 财神

因着是大婚之后第二日,太后也没上赶着做坏人,只留宝珠聊了约摸两刻钟,赏下些东西就放她回去了。宝珠从慈宁宫出来,只见赵百福候在旁边,不见胤禟。

这赵百福是胤禟跟前伺候的大太监,看他垂眉顺目守在那儿宝珠心里就有了成算,遂招招手,让赵百福走近些说话:“爷人呢?”

能成胤禟跟前第一红人,赵百福很有些眼色,他瞧出主子爷对福晋中意极了,故而半点不敢怠慢,躬身上前,应说:“回福晋话,爷随众阿哥谈正事去了,留下奴才给您传话,请您回去歇着,千万别受累,要是身子还爽利去翊坤宫宜妃娘娘跟前坐坐也成。”

真是个混不吝的,竟让太监传这等话,宝珠听着脸都羞红了。

她摆摆手让赵百福忙去,准备领着天冬半夏走走,那太监又腆着脸说:“爷说了,让奴才留下伺候福晋,但凡遇上丁点事也要拿奴才问过失,求福晋体恤。”

宝珠笑着摇摇头,正要说什么,就有人从后头过来,紧接着就是说笑声:“谁那么不长眼敢磕着碰着我们九弟妹,老九也太小心。”

来人是太子妃,边上还跟着四福晋,这就没有太监插嘴的余地了,赵百福端端正正行了礼,退到一边低下头装鹌鹑。三位福晋好一番寒暄,可站在慈宁宫前说话委实不像,太子妃相邀,说去东宫坐坐,请二人吃茶。

四贝勒胤禛立场一贯分明,他明摆着是太子的人,四福晋对太子妃的邀请从不拒绝,与其回府对着乌烟瘴气的后院还不如同妯娌聊天。宝珠初来乍到,自然也不会打太子妃的脸,就笑道:“那咱们就去讨杯茶喝,等太子回去若是找不见那些名贵茶叶了,可千万别找我们爷赔。”

太子妃嗔了宝珠一眼:“却没看出你竟是能说会道的!成,本宫就应了你,哪怕你拿茶水浇花本宫也绝不去找老九看账,就找你,百万嫁妆赔我茶叶正好。”

听得这话,四福晋就乐了,她眼里都是笑意,连声应说:“很该如此!咱们先问太子妃讨杯茶喝,回头只盼九财神置上一桌请妯娌几个聚聚。”

宝珠倒是没所谓,太子妃抢了白:“九财神是没跑,四弟妹你也别打哈哈,这月二十六你们弘晖的抓周宴,咱可都要去观礼的,得办得风风光光。”

太子妃卖了个好,想着人逢喜事胤禟说不准就忘了弘晖生辰,变相提醒了一声,宝珠承她的情:“我竟不知,我给四嫂赔个不是,回头保准给弘晖侄儿备个大礼。”

“什么大礼?”

瞧她俩都看过来了,宝珠咯咯笑道:“我回去就融了金元宝给弘晖阿哥打个摇篮,不然直接搬一匣金子去也成,弘晖喜欢什么四嫂你看着办。”

太子妃好悬没给宝珠跪下:“本宫索性也学九弟妹,弘晖侄儿就等着收金子。”

洗三满月的时候,收礼不是玉佩,就是玉观音,再不然就是金锁银锁,还有什么开光的佛珠手串……真没宝珠这么实在的人。四福晋全不介意,她忍不住想了想自家爷可能有的脸色,险些笑喷:“莫说一匣金,你送个夜壶来我也高高兴兴收下,赶明就让弘晖用着,还得告诉他这是他九婶赏的,。”

宝珠瞪了四福晋一眼:“你就打趣我吧!”

太子妃边走边乐:“咱们九财神哪怕送夜壶,那也是赤金镶宝石的,很配弘晖阿哥的身份。”

宝珠决定不理她们了。

第一天见妯娌就就被取笑成这样,简直过分。

宝珠这头随太子妃去东宫品茶,过去就听说众阿哥也在,宝珠心念一动,隐约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太子怕也同太子妃一样,不说拉拢,至少卖个好给胤禟,找他过来应是说今儿个早朝的事。

回去的路上,她这个猜想果真坐实了。

胤禟牵着宝珠慢慢走,边走边说方才打听到的事。

“怕你多想,我同太子打听了今儿个早朝的事。说是董鄂家气不过,上折*屏蔽的关键字*劾富察家贪污军饷收受贿赂,又有安郡王等人声援,声势很大。没等你阿妈并三位叔父站出来解释,富察氏阖族但凡是在朝为官正四品以上有资格参加朝会的,稀里哗啦站了一群人出来,把安郡王和董鄂七十喷了个狗血淋头。”

这么说还是客气的,站出来那些一点儿也不客气,都抢着说要告就来告我。

我家添了黄金三千两,其中一千两是我老母的嫁妆,一千两是我媳妇儿的嫁妆,一千两是我从公中支取的……要告我家千万别忘了把我额娘和我媳妇儿娘家也算上,谁让她们陪嫁那么多?

这位还没说完,立刻就被拍到一边儿去了,又站出来一个洋洋得意说:你三千两算个屁,我添了足足五千两!全是我额娘我福晋我侧室我通房凑的,我把这事同她们一说,为了讨我高兴他们就乐颠颠捧了私房出来,公中一分钱没拿,要告你得找对人啊。我额娘西林觉罗氏,我福晋戴佳氏,侧福晋瓜尔佳氏,通房孔氏、乌梁海氏、林佳氏、孟佳氏……她们全凑了份子,皇上您记住这些姓,冤有头债有主别找错人了。

还有些人原想和董鄂家撕个痛快,听到这番话,也改了说法,纷纷跟风道:我反正没出钱,给九福晋的添妆是我后院妇人凑的,她们还嫌不够,我试图阻拦过了。你告我干啥?你告我岳父啊,谁让他给我福晋备了那么多嫁妆?正好,他就在朝上。

就是这个道理!我家全是我额娘出的!你问我她为啥有那么多钱,我咋知道,你问我外祖去!

对对对!我家也是,我家添了黄金两千两,但是和我没关系,他都没调查清楚就来诬告朝廷命官,皇上你不打他板子?

富察氏全族有十好几个人参加朝会,这十几个人把额娘福晋侧室通房的娘家全拖下水了,一个不落。

满朝文武半数中枪,四品以下没资格参加朝会的躺得更多,这些中枪的也纷纷站出来,说给闺女的嫁妆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家福晋补贴的,你有看法那去找我岳父咯。

这日的朝会十分热闹,已经大婚领了差遣日日听朝的皇阿哥都开眼界了。

富察家的爷们咋就那么贱?一个个把责任往亲家身上推,推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满朝官员为他们凑了九福晋的百万添妆,要搞事就把大家全捎带上,谁也别想跑。

都到这节骨眼了,马斯喀也不站出来揽责任,他跪在最前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喊冤:

皇上您看啊,那不过是族亲尽的一点儿心意,不是臣讨来的,同臣半点干系也没有,他这是当臣好欺负,怎么就弹劾到臣身上了?人家捧着金票来说无论如何都要收下,不收就是看不起他,索性今日就断亲……那臣还能推拒?要是真断了亲臣的老父不从棺材里头爬出来找臣算账?臣替闺女收金票的时候心里在抹泪啊,都是被逼的,有什么办法呢?弹劾这些上赶着添妆的就算了,弹劾臣是啥意思?是说臣打一开始就不该嫁女?不该给他们添妆的机会?那又不是臣想她出嫁!臣巴不得多留闺女几年,说到底,这事同臣有啥关系?

……

马斯喀可以的,不愧是身着麒麟补服的正一品武官,胆儿肥了。

他甩锅甩得很彻底。

这桩婚事是你赐的,你非要让我嫁闺女,我闺女从来讨人喜欢,族亲非得给她撑脸面让她手里宽裕些这样日子才好过,他们各种威胁非得让我收下,你要让我宁死不屈?我傻啊!

说到底,问题出在谁身上呢?

出在你自己身上。

我都求你撂牌子把人放出宫了,你非得给他赐婚,这么说一切的症结在谁身上呢?不就是董鄂七十那倒霉闺女。

……

马斯喀简直能耐了。

他一口大气没喘就说了那么多,把一大群人吓得跪在地上,康熙都气乐了:依爱卿的意思,责任在朕身上?

马斯喀一脸受伤的表情:皇上您误会臣了,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董鄂家瞎搞事,他们家因着那个蠢货丢了大脸,看咱家风光|气不顺才搞出这事来,这事本来就办得蠢,他还暴露了自己结党营私的事实,拖着那么多人一起来诬告,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关系好。这城府也不知道是咋当上从一品大员的,亏得是犯蠢在臣身上,要是蠢在其他地方还不出大乱子?

康熙真想一巴掌拍死马斯喀,他忍住了:爱卿接着说。

马斯喀摊手:也没啥好说的,臣受点委屈不打紧,臣心胸宽广不和他们计较,皇上您得看到症结所在,好好收拾这些领着俸禄吃着皇粮结党营私的混账。

大概是因为马斯喀胡说八道的时候特别自信,唬得安郡王腿上一软噗通就跪下了,瑟瑟发抖说没有结党营私,就是不敢相信一女出阁陪嫁这么多,往前数几朝都没有过这种事。

马斯喀瞅他一眼:这不就是嫉妒,你倒是早说呢。

其他人真想扶额。

明明是安郡王斥责富察家贪污受贿,说到最后变成了他自认眼红诬告,生怕让马斯喀扣下结党营私的帽子。

事情咋就发展到这地步了呢?

一瞬间,董鄂七十都迷茫了。

今日朝会就扯掰了这么一件事,最后的结果是以董鄂家为首那些弹劾富察家的赔礼道歉,没核查清楚的事不得闹上朝会,又罚他们闭门思过,往后当谨言慎行。

虽然没受什么实质性伤害,高下已分,董鄂七十脸都丢尽了,安郡王气得吐血。

马斯喀还跪在康熙跟前嚷嚷说皇上英明,可算没让老臣蒙冤。

从安郡王站出来,八贝勒胤禩的脸色就不好,闹到最后,他恨不得没来参加朝会。原本还想拉拢老九,就有这么多人抢着拖他后腿,以胤禟的脾气,保准在心里记上一笔,迟早要讨回来。

更有甚者,额娘也要跟着受累,宜妃可不是会忍气吞声的人。

同老八一样尴尬的还有老三,他福晋娘家和董鄂七十是同族,平日里往来颇为密切,这回也跟着丢了脸。

除去他们两人,太子、直郡王等人乐得看戏,多数时候朝会都是沉闷的,难得这么精彩,富察家真不错,势大不说,还贼不要脸,被弹劾竟然甩锅给内宅妇人,上赶着攀扯岳家……从头看下来简直瞎了眼。

就是这些不要脸的,下朝之后屁颠颠就去给气不顺的外祖、岳父等赔不是,轻轻松松就把事情揭过了。

就冲这一点,董鄂家输得不冤。

……

宝珠深知她阿玛是什么德行,会闹成这样她一点儿不意外。再者说,富察家娘们能顶半边天,若是给个机会,她们能亲自同康熙说道:是,没错,就是这样,金票是我们凑的,谁让我们嫁妆多私房多……没亲耳听她们说已经是大幸了。

由着宝珠解释完,胤禟哈哈大笑,笑完让赵百福往翊坤宫去一趟,把这事说给额娘听听,让她高兴高兴。

他是高兴了,胤禩强自绷着脸色,回府之后,表情就坍塌下来。

他面黑如锅底,直接往福晋郭络罗氏的院子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