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章 奉茶

这一夜颠鸾倒凤,完事之后,宝珠只觉困倦,倚着身后温暖的胸膛就睡了。倒是胤禟,对福晋越发喜欢,若不是她累极了,保准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他不是刚开荤的毛头小子,今晚的表现却也没比刚开荤的毛头小子强多少,一进去便紧得难受,恨不得立刻丢盔卸甲把自个儿交代出去,是为了男性尊严才强行撑住,即便如此,第一回也没坚持到半刻种就泄了。虽然很快就重振雄风,胤禟还是尴尬,不敢看宝珠的脸。

宝珠其实想法全无,起初是羞的,羞过了疼,疼过了困,到后面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虽然还在哼哼,其实随时都能睡过去……就这,胤禟还能乐在其中,靠自个儿就玩了个痛快,真是禽兽。

子时过半,胤禟才消停下来,他使唤婆子打了一桶热水,抱着宝珠下水去清理一番,不可避免的又注意到挂在她双乳之间那颗珠子,瞧着有些金属光泽,摸着却似羊脂白玉,既细腻又温润。

胤禟上手把玩了好一会儿,这才给迷迷糊糊又往他怀里蜷的宝珠清理干净,擦了水珠抱回床上。这会儿胤禟终于有闲心好好看看福晋,那张脸自不用说,盛装之下富贵天成,卸了妆容又似天宫仙娥清丽无双,待到意乱情迷时,她两颊绯红,口中吟哦不断,就跟话本子里摄人心魂的妖精无异……不过半晚,胤禟就见过她千般模样,瞧着宝珠是白看不腻,恨不得死在床上才好。

许是他目光太灼人,宝珠恍恍惚惚醒了一回:“爷还不睡?”

胤禟爱死她这般情态,把人搂得越紧,轻啄一口:“睡吧,赶明还要早起去请安。”

虽然又来了感觉,胤禟还是决心忽略热情如火的小兄弟,搂着宝珠沉沉睡去。这夜,他做了个悠长的梦,梦见天地间漆黑一片,盘古出世,一斧开天辟地;而后娲皇降生,她用黄泥造人,化生万物,炼五色石补天救世……胤禟看见娲皇面容,与福晋极为相似,她手持补天神石,腾空而起,那补天石瞧着同宝珠挂在胸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珠子一模一样。

胤禟猛然间转醒,他低头看向怀中,就见宝珠睡得安详,那珠子垂落在床铺之上,衬着龙凤喜烛莹莹发光。

胤禟不敢相信这等玄幻之事,他定睛细看,光芒就没有了。

这一晚的梦境着实震撼了他,哪怕早就知道盘古天开女娲补天的典故,他也没往福晋身上想,如今受了点拨细细想来,还真是每一样都对得上。

宝珠生在三月十五,正是娲皇诞辰;宝珠很会酿酒,娲皇化甘露为酒,赐凡间;宝珠有颗玄之又玄不似当世所出的珠子,同补天石别无二样;最最惊人就是梦境中的那张脸,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

讲道理,换个人来只会觉得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心里想得很,梦见福晋不正常?

胤禟显然不是一般人,他在心里盖了戳,觉得福晋就是娲皇转生,才会那么可人疼。

这会儿丑时刚过,哪怕是平日里,也还能睡上一个时辰。正逢大婚,皇上给他放了几天假,时间大把的有,胤禟却睡不着。他眼里全是新娶的福晋,怜爱不已,中意非常。

卯时一刻,宝珠迷迷糊糊醒来,睁眼就见胤禟盯着自个儿,当下一怔。

“爷这就醒了?”昨晚那么卖力不多睡儿?

胤禟没听出她弦外之音,一手揽着宝珠纤细的腰,一手勾起床铺上的珠子,问说:“昨晚硌得我生疼,怎么睡觉也不见取?”

宝珠往他肩上蹭了蹭,因着还没完全清醒,声调有些低,困倦而慵懒:“额娘说这是我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出生的时候就握在手心里,全赖它我才得名宝珠。额娘生怕我给弄掉了,特地打了个赤金的嵌套挂在脖子上,十数年没取过,硌着爷真是对不起了。”

这道歉全然没有任何诚意,不过没关系,胤禟让前半句吸引了注意,最后就跟没听见差不多。听过宝珠解释,他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测,只觉得自个儿这福气真是大了去了,哪个兄弟都比不上他:“既有这样的来历,它有什么功用?”

“我戴着百病全消,到今天连风寒也没生过,这样算不算功用?”

胤禟早先就有心理准备,倒没受到什么惊吓,只觉得那还真是好物。

百病全消啊。

两人咬了好一会儿耳朵,胤禟提醒她切莫让旁人瞧见,也别让人知道来历……像从前那样瞒好了。

宝珠点头,说了这么多都清醒了,她撑着从胤禟怀里起身,准备换人进屋伺候,却让胤禟从身后揽着亲下来。双唇相抵,灵舌交缠,不多会儿就忘了今夕何夕。

胤禟只觉得福晋好似蜜一般甜,揽着就不想放手,他越亲越兴奋,热腾腾硬邦邦的棍子就抵在宝珠臀上,使人双颊羞红。

宝珠身上软绵绵没什么力气,还是伸手推了推胤禟:“该起了,别闹。”

胤禟低笑出声,凑在宝珠耳边说:“我这样怎么起身?好福晋,帮帮爷。”

……

……

宝珠恨不得咬他一口,她也的确咬了,往胤禟肩上留了个颇深的牙印,同时让这色|胚引着往下头伸手。这么羞人的事宝珠哪干得出,她赶紧把手往背后藏,却让胤禟握住动不得。

他还在耳边色气说:“福晋,好福晋,你再躲爷就把你干死在床上。”

行,你赢了。

宝珠瞪他一眼,这才伸手握住他兄弟,轻轻握紧,前后撸动。

胤禟像是对这力道不满意,就着握住她的手,引着她上上下下,宝珠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又想拖着胤禟一道儿上天,她羞愤至极却还是跟着胡闹了一刻钟,让白浊喷了满手。

释放过后,胤禟靠在她身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又让人打水来,又把丫鬟婆子全轰出去,说要亲自伺候福晋更衣。

胤禟说到做到,抱着宝珠洗了个干干净净,又亲自挑了嫣红肚兜配上同色旗装,还给那双白玉小脚穿上袜子并小巧精致的旗鞋。宝珠也不能干坐着让胤禟伺候,她自个儿收拾妥帖之后就学着胤禟那样为他更衣,穿得整整齐齐才唤天冬进来,梳头上妆。

胤禟就是来搞事的,看两把头梳好了,就说要替宝珠描眉。

九爷和九福晋的闺房之乐,谁也不敢拦,房里伺候的丫鬟只能低头候在一旁,由着他去。胤禟就像是别家福晋花钱请来的救兵,将宝珠好好的柳叶眉描成了柳叶上两条粗黑的毛毛虫,他描完笑得直不起腰,宝珠对镜一照,回头就往胤禟腰间拧了一把。

“天冬你来,给我画精神点。”

看胤禟还杵在边上,宝珠很是妩媚的瞥了他一眼:“劳爷站远些,别吓着我的丫鬟。”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胤禟好似踩在云里,飘回榻上坐好,又觉得干坐着傻,招呼人给他上了碗茶。等宝珠都收拾好了,两人才用了些清粥小菜,看时辰差不多,准备去向皇上请安。

康熙为了给宜妃脸面,昨夜翻了她牌子不说,还让梁九功传话,命老九和他福晋行拜见礼直接去翊坤宫,人在那头。两人果然在翊坤宫见到气色极好正同宜妃说笑的康熙,请安过后,就准备敬茶了。

宜妃原没那个资格同康熙一道儿受新人跪拜,皇帝宠她,愿意给她脸面,旁人倒也不能说什么。

宝珠端端正正跪下,向康熙并宜妃敬茶。

康熙很看重富察家,对宝珠的印象颇好,看她端庄大气更觉得没选错人,没半点刁难就接了茶碗,意思意思喝了一口,赏下如意一柄,东西不是顶顶贵重,胜在寓意好。

宜妃才是不按牌理出牌,直接给宝珠拿了条玉柄的马鞭,给她之前还很怀念的看了几眼:“这是早年本宫不懂事求万岁爷赏的,如今用不着了,给你好好使,但凡遇上没眼力劲儿的奴才只管抽,要是有不服打的让他问本宫要道理来。”

翊坤宫上下都是一个激灵,当初娘娘还没这么大能耐,底下好些奴才阳奉阴违,她就问皇上讨了马鞭,遇上没眼力劲儿的一句废话都懒得说,就上手抽,要么打死要么打服,搞得宫中人人都怕她。那会儿她也是人年轻,见天的胡闹,康熙原就是偏心眼,疼谁就往死里疼,他觉得宜妃好,既活泼又新鲜,敢做敢言,通身气派,满洲姑奶奶就该这样……宠着她都无法无天了。

宜妃那脾气从没改过,鞭子倒有些时候没拿出来,没想到今日竟赐予九福晋了。

康熙看见这条青玉鞭就想起从前的事,更念着宜妃的好,让胤禟领了差遣好生做事。宜妃很是感动,直叫胤禟听皇上的话,既然成了亲就别再斗鸡走狗,干点正事,切莫累得福晋一道遭人白眼。又夸富察氏名门贵女,同老九是佳偶天成,如今进了门就操持好后院,别让爷们分心,争取早日开枝散叶。

胤禟想说他办的都是正事,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瞧他那样宝珠笑得很是好看,不仅向宜妃保证一定尽到嫡福晋的本分,还替老九接了话:“我们爷昨晚还说他从前是混账些,外头说起他就没几句好话,叫我别多想,既然成了亲铁定好好做事,为皇阿玛分忧解难。”

这是报复,直喇喇的报复,胤禟就想起在床上厮混的时候福晋臊红的脸,又想起他画完毛毛虫福晋瞪眼看过来的样子……娶了这么个要人命的妖精,他认了!

胤禟只差向康熙赌咒发誓:“儿子往后再不胡闹,皇阿玛只管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