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章 东宫

宜妃听说了富察家兄弟请胤禟吃酒的事,起先没想明白,听老九一席话才捕捉到重点——那不能说是示威,大概是想展示实力以求妹子出嫁之后得到足够多尊重。

就冲这一家子疼人的程度,就可想见这场婚礼的排场。

福晋受娘家重视对老九而言绝对是好事,大婚之后,宜妃就能对这个不着调的儿子稍稍放心。抱着这样的念头,宜妃过了个和和美美的好年,难得没同其余三妃争风吃醋。

娶媳妇儿的高兴是理所当然,嫁闺女的就纠结了。女儿能穿上大红嫁衣给当朝阿哥做嫡福晋是修来的福气没错,只要想到这么早就要送她出阁,马斯喀并福晋索绰罗氏都难免伤怀,甚至阖族都不舍宝珠出嫁,底下那些个小不点更是语出惊人——

大哥家的小不点逮着宝珠好一顿撒娇:

姑爸爸,你别嫁给九阿哥,等我长大了就娶你做福晋好不好?

隔房侄子挥了挥手里的小木剑:

为什么要姑爸爸嫁过去?让他嫁到咱家来不行吗?咱家有钱,不怕养个白吃干饭的!

……

亏得这些话没让九爷听见,否则真尼玛要遭。

看他们那可怜样,宝珠只觉得好笑,她伸手在侄儿肥嘟嘟的脸上揉了揉:“姑爸爸给九阿哥做了福晋就不能天天见到我们达春了,达春要好好吃饭好好练武,做大清的巴图鲁,给姑爸爸撑腰!”

小娃娃就这么让宝珠带跑了,虎着脸瞪着眼哼哼道:“他要是敢欺负你就回家来,我带阿克敦、额尔金揍他去!”

说着他又想了想说:“我这就去揍他一顿,把他揍服了就不敢欺负姑爸爸了!”

宝珠还没说啥,三个穿着厚重棉衣圆滚滚像粽子样的小侄儿就摇摇晃晃往外去了,宝珠险些笑趴在炕桌上,她赶紧给天冬递了个眼色:“你去看看有人跟着小阿哥没,再给额娘递个话,说达春带阿克敦额尔金找九阿哥去了。”

天冬赶紧出去,正好瞧见三个小阿哥摇摇晃晃出院门,后头跟了三个丫鬟六个奴才,想来不会出什么事。她转头就往福晋院里去了,将宝珠那番话学了学,又理清因果:“……格格让小阿哥好生吃饭好生练武,长大了做巴图鲁替她撑腰,小阿哥就说九阿哥敢欺负格格非揍他不可,之后又临时决定今天先去揍他一顿,把人揍服了再说。”

索绰罗氏险些没回过神来,正好达春他额娘也在这头,听天冬说完满脸崩溃:“那小混蛋!我是管不了他!赶紧的,去个人知会我们爷一声,让他去宫门外领儿子!”

达春比他们想的还要聪明,他暗搓搓去玛法书房转了一圈,把前头康熙赏赐的武功褂子给顺了出去,裹包袱里背好了,手一挥,带着人就往宫门口去。

亏得马斯喀装逼成风,常拿着腰牌指着行职褂子瞎嘚瑟,说自个儿能佩刀面圣,前朝畅行无阻……以至达春这么小就知道皇宫不是随随便便进的,还想到要带个信物。

早先就说了,领侍卫内大臣出门原就要穿黄马褂,马斯喀有一身,后来康熙额外赏的也就休沐日能用上,平时都收在书房里的,达春很顺利就把东西偷了出来,然后领着一大票人往皇宫去了。

要说也是巧,三个小不点过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下朝,几个正一品大员带头,一大帮子穿补服的从里头出来。康熙留下马斯喀商议要事,马齐马武并排着出来就瞅见几个熟悉的肉团子。

带头的是大侄子家的达春吧?

后头那两个圆得走不动的蠢货不就是阿克敦额尔金?

真好,大房二房三房每房出了一人,这是干啥来了?

那头小不点分队也没想到玛法口中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皇宫热闹得跟菜市场似的,这么多人懒懒散散走出来……在人群中,他们一眼就见着自家人,阿克敦一头朝马齐扎去,抱着双腿嘿嘿道:“玛法怎么在这儿?”

马齐把肉团子抱起来,拍拍他的屁股:“我们阿克敦过来做什么?等玛法下朝?”

阿克敦是真耿直:“不,我们来找九阿哥!”

“……”

隐约感觉不太妙,马齐还是好脾气回说:“这里没有九阿哥,来,告诉玛法,找九阿哥做什么?说得好玛法带你去!”

阿克敦就这么卖了队友:“姑爸爸让我们好好练武做大清的巴图鲁,谁欺负她就给她撑腰,达春说咱们先揍他一顿,把他揍服了保准对姑爸爸好!”

三四岁大的小娃娃,说得真清楚,看热闹的大臣全听了个明白,富察家可以的啊!

马齐往他肥嘟嘟的脸上掐了一把:“那是能给你揍的?胡闹!”

阿克敦还没说啥,达春双眼瞪得留言:“他敢欺负姑爸爸我就要揍他!天王老子照揍不误!”

额尔金也想跟着表决心,结果脚下一滑在雪地上打了个滚,仰躺在地上蹬着腿儿像个小青蛙……本来就肥溜,穿得又臃肿,这一摔就起不来了。

董鄂七十打旁边过,冷哼一声说:“贵府真是家学渊源。”

这话里有话,他儿子博敦就是被迫同富察家二三十人“切磋”,结果非常惨烈。

倒是另一头的直郡王胤褆,就喜欢这种自幼练武有大志向的娃娃,比自家一水儿的格格喜庆多了,他蹲在额尔金跟前,把人拎起来,扶着站好了笑道:“你们准备去揍谁啊这是?你玛法不帮忙爷带你们去!”

马齐很想说大阿哥您就别捣乱了,他没敢,这么一怂额尔金就把前因后果解释清楚了。说什么姑爸爸真好看啊,特别好看,天上的鸟看到她都排着队落下来。好看就算了,还特别温柔,阿玛不给吃糕糕姑爸爸给,说他们约定好了长大之后打一架,谁赢了谁就娶姑爸爸当福晋,这样就能每天吃糕糕……呔!一个不注意就让九阿哥捷足先登了!简直欺人太甚!不揍他个屁股开花,他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

……

醉了,真是醉了。

富察家教得好啊。

哪怕有心理准备,大阿哥胤褆还是好悬没给呛着,边上太子也听乐了,一把将气鼓鼓的达春抱起来:“这么说是该揍他,你玛法不带你们去,孤带你们去!孤也可以请你们吃糕糕,是揍他?还是吃糕糕?”

“揍他!”

“先揍他!”

“揍完再吃!吃不完打包带走!”

……

真是有原则的好孩子,太他妈讨人喜欢了,太子恨不得把人抱回东宫去,他的确也这么做了,抱着人往自个儿宫里去不说,还遣小太监去给胤禟递话,让他赶紧走一趟。

马齐马武想拦的,太子一脸笑眯眯让他们放心,回头保准把人平安送回。

那还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

两人只得告退,骑马往回走了没几步就撞上来宫门口截人的。

来得是不慢,可惜已经晚了。

达春让太子抱着,额尔金让直郡王抱着,阿克敦也让后来的五贝勒胤祺抱了个满怀,三人带着一大票奴才往东宫去。胤祺原不爱凑热爱,事关他亲弟弟,这才跟着想听一耳朵,出了状况能抢救一下,看得热闹了还能去给太后给额娘学一学。

他这趟走得值,没想到这三个肉团子还真敢同九弟动手。

胤禟糊里糊涂被请到东宫,听说这茬彻底就懵了,他往亲五哥那儿瞅了一眼,得到肯定的眼神,依然没反应过来。

福晋娘家侄子组团来揍他了?

这是搞啥呢?

当爹的先来听他吃饭,明里寒暄,暗里威胁。

爹走了儿子又来,敢情好,揍他来的。

胤禟一个忍不住就放了狠话:“本阿哥不和你们计较,十个你们加起来也打不过本阿哥!”

说的人特别自信,听的人不敢相信。

都要成亲的人了,还和三五岁大的肉团子对掐,还放狠话?

可以的,真他妈太可以了。

胤祺扶额,不敢相信这是自个儿的嫡亲弟弟。

直郡王哈哈大笑起来:“九弟好志向!不过呢这光说不练嘴把式,不如摆开了比划比划,不用你一个打十个,打他们三个就成!”

然后他们真的找了个空地……打起来了。

胤禟真的很后悔,后悔太轻敌,他可劲儿的放水,人家可劲儿怼他。

三个肉团子就像秤砣砸他身上,一边出招,一边喊话——

“海底捞月!”“嘿!”

“神龙摆尾!”“哈!”

“看我抓鸟龙爪手!!!!!!!”

讲道理,胤禟哪怕干不过胤褆,拳脚功夫还是不错的,今天就吃了大亏。

功夫再高也怕流氓。

阿克敦一个海底捞月,捞起胤禟的左腿,额尔金一个神龙摆尾,撞飞他右腿,胤禟好悬没劈一字马,重心不稳的瞬间,达春把手伸向了他用来尿尿的地方。

就他那身高,也只能抓这种地方。

亏得胤禟反应快,拼着屁股着地也没让他拿住,否则宝珠很有可能还没嫁人就要守活寡了……

不多的几个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富察家可以的!

教得很好嘛!

长大了又是一员猛将!

短暂的懵逼之后,老大太子老五哈哈大笑。

“九弟你太让哥哥失望了!”

“没想到你还真打不过这三个奶娃娃。”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九弟!”

……

胤禟恨不得踹死这几个冷眼看戏还不停说风凉话的人。

他更想把几个小兔崽子摁地上揍一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