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章 赐婚

近日里,宫中出了件大事,引来康熙震怒。

要说这事,得往回推个把月。

又是选秀年,攒了三载的八旗秀女在各旗参领的护送下坐车去往神武门,初选不过是从太监手里走一遭,堪堪半日罢了。这一茬通过颇多,但凡胖瘦均匀颜色凑合身无恶疾家世马虎甚至会做人的都放进去了,在宫里头学了些天的规矩,又试以琴棋书画、女工、执帚等技艺。这回就有多半秀女被撂了牌子,余下的才得以一睹圣颜,命好的甚至能沐圣恩鲤鱼跃龙门。

说起这届秀女,质量是真高,其中半数是冲后宫去的,还有不少瞄准了已经成年的皇阿哥。

也就是三个月前,康熙完成了一次颇大规模的封赏。皇长子胤褆为直郡王,皇三子胤祉为诚郡王,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皇七子胤祐、皇八子胤禩俱为贝勒……从皇九子胤禟起,后头的啥也没捞着,不是皇帝不待见他们,小子还没大婚呢。

成家立业,先成家而后立业。

清朝阿哥十二岁就勉强算作成年,然后可以慢慢相看福晋,十四到十八成亲的最多,成亲之后有的立刻出宫建府,要是康熙忙或者国库空虚支不出钱接着住宫里也成,哪怕没有立刻搬出去,大婚之后也可以领差事了。

老九老十都生在康熙二十二年,年方十五,这届选秀最重要就是替他俩挑嫡福晋,再有康熙还吩咐了惠妃,给养在她跟前的老八挑几个伺候的人,八福晋实在不像话。除此之外就没有明确目标,有合适的往后宫里捞,顺便给儿子并有需求的宗室子弟分分便成。

这年的秀女里头,备受关注的有三位。

首先是董鄂氏,都统董鄂七十之女,这是康熙初步定下的九福晋。

然后是阿巴亥博尔济吉特氏,乌尔锦噶喇普郡王之女,这是他看好的十福晋。

再有一位富察氏,家世比前两个还厚些,只是府上暗戳戳问康熙讨恩赏,请他撂牌子放出宫由家里自行婚配,康熙虽然没明确答复,看神情是默认同意了。

那秀女是领侍卫内大臣马斯喀掌珠——富察氏长房嫡女。

富察家满门重臣,且个个手握实权,谁看了都眼热。她爹是御前走动的领侍卫内大臣,她二叔马齐是兵部尚书,她三叔马武是内务府总管,她小叔李荣保任镶黄旗佐领,兼管牛录。又有同辈兄弟若干,全是康熙看好的潜力股。

马斯喀有三个嫡子,皆已入朝为官,哪怕前途不可限量却没一个得他疼爱的,唯独福晋生的女儿是他掌中宝,不仅他,富察家满门皆一样。

虽然让马斯喀福晋约束着没传开,那富察家的格格真有些门道。

她生在康熙二十三年三月十五,朝阳初升之时,出生那会儿她右手攥得紧紧,马斯喀福晋撑着疲惫之躯亲自哄着松手给看了,那是大拇指尖那么大一颗珠子,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端得是流光璀璨,映着朝阳晶莹透亮,真真是美。

马斯喀福晋赶紧把珠子放回她手里,看小小人儿蜷着手指握紧了,想着等老爷下朝回来就让他赶紧去打个赤金嵌套,把珠子挂女儿脖子上才能安心,又吩咐封口,谁敢外传直接打死,看接生嬷嬷诚惶诚恐这才松了口气。

瞧着刚出生就白嫩嫩的女儿,马斯喀福晋真是欢喜,都没问过早朝未归的当家人,直接就给小格格取名作宝珠,富察宝珠。

宝珠是金尊玉贵娇养大的,马斯喀、马齐、马武、李荣保对那颗珠子都有耳闻,亲眼见过绝非当世之物,又想起宝珠出生那日正好是娲皇生辰,思及娲皇补天典故,四人心里有了成算。

宝珠生得极好,却不似满洲姑奶奶娇蛮霸道,她的模样像极了民间传说的娲皇娘娘,慈和悲悯怜爱苍生,端庄矜持贵气天成。

自从有了这个女儿,富察家事事顺遂,遇险皆能逢凶化吉,随着女儿一天天大了,马斯喀怕她不经世事让人给哄了去,又担心一个没看好将她许给负心汉……别人家当娘的事事操心,富察家是马斯喀带着马齐马武李荣保考察八旗适龄子弟,哪怕旁人口中十全之人,他们也能挑出毛病来,瞧了又瞧,愣是谁也没看上。

还没拿好主意大选就来了,马斯喀赶紧求了康熙,让他体面的撂下闺女的牌子,这样富察家还能接着相看,结果呢,计划不如变化快,宝珠这一进宫,就让大尾巴狼叼走了。

这事怪谁呢?

还得怪董鄂七十那糟心闺女。

那董鄂氏竟是重生来的,她做了一辈子九福晋,盖因胤禟站错队,活得太惨。

说起来,在“一废”之前,太子一家独大,能与之抗衡的唯有大阿哥胤褆,他俩一个占嫡一个占长,你争我夺好些年。也就是废太子那会儿,大阿哥顺便遭了康熙厌弃,底下那些才不由得动了歪心思。

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八贤王,后来十四继承了老八的人脉,骁勇善战成了大将军王,可那又如何,不也没争过?

踩下各路兄弟坐上皇位的竟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雍亲王胤禛,他继位之后,也就十三阿哥和那些没掺和进夺嫡战的讨了好,其他的哪怕没立刻出事,陆陆续续还是遭了秧。

八爷还撑了四五年,九爷是真的惨,不仅让新皇改名做塞思黑,府里的小阿哥全没逃过,都得了讽刺之名。

长子改名为复西浑,二子改名佛楚浑,三子改名乌比雅达,四子改名额依默德,五子改名为海兰、六子改名栋启、七子改名杜希宪、八子改名额依浑。

这些名字是啥意思呢?

是下贱的,行丑事的,可恶的,讨人嫌的,可惜的,懒惰的,糊涂的,愚蠢的。

真难为新皇费心想出这些名。

哪怕多半并非己出,九福晋还是痛不欲生。

胤禟身缚三条铁锁押解回京,得罪名二十八条,幽禁致死。董鄂氏一点儿没比他好,那样惨烈的人生她再不想来第二回。

董鄂氏重生在初选通过进宫以后,这时机不算好,好在还来得及。她当了那么多年皇子福晋,进宫请安千百回,熟门熟路就让自己和如今还是四贝勒的胤禛搅和到一起,还让胤禟亲眼撞见了。

胤禟早先就听宜妃提过一嘴,说老爷子有意把董鄂七十家的格格许给他做嫡福晋,董鄂家是不怎么招太后喜爱,论家世也不错了,他对大位原就没什么想法,娶个福晋只要不丢人便成。

既然都说给他听了,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的事,胤禟已经在琢磨以何种面貌应对董鄂家,谁想就撞见那么无耻的一幕,董鄂氏竟然扑了老四一个满怀,那可是皇阿玛给他相看的嫡福晋!

得,虽然丢脸,这样也好,哪怕有心人早已听到风声,索性没正式指婚。胤禟他额娘位列四妃,他哥是在太后跟前养大的,他小伙伴是温僖贵妃的儿子,他心气高得很,摊上这事绝不能忍,直接就去翊坤宫找了宜妃。

听说这事,宜妃直接黑了脸,她拍拍胤禟的手,让儿子别急,然后摆驾去永和宫,一见着德妃就恭喜她,会咬人的狗不叫啊,那董鄂氏原是康熙定下的九福晋,就这么让老四截了胡,董鄂七十的女儿进他府里做侧室,这外家真够强的……

宜妃从来是有啥说啥,最会讨好也最能得罪人,她几句话下来就让德妃气炸了肺,受了委屈还不敢发作,只能问说是不是有误会。

九福晋和十福晋其实都定下了,这事哪怕没说穿,四妃心里有数,要是真如宜妃所说,老四就捅了大篓子。

德妃对这个儿子本就没什么好脸色,他府上除了福晋全出自汉军旗,上台面的一个没有,若这事成了,董鄂七十家的格格就给老四做了侧福晋,他背后原只有费扬古一家,多出个董鄂七十那还了得?

眼看宜妃奚落够了黑脸走出永和宫,坐上软轿往太后那头去了,德妃赶紧跟上,她还是慢了一步,那头宜妃已经哭上了,说那董鄂氏真不是个东西,在御花园里头同老四扑了个满怀,还让老九老十并一大群人给撞见了。

太后是世祖皇帝的继皇后,世祖皇帝独宠董鄂妃,康熙继位之前太后吃过许多苦头。哪怕董鄂七十与董鄂妃并非一脉相承,那也不打紧,太后对姓董鄂的都没好感,看了就烦。

在细细问过之后,太后雷霆震怒。

她原就没看上董鄂家的,是皇帝说好,正配老九,若不选她别的家世就差了。结果呢?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皇帝保准已经同董鄂七十透过口风,选秀走个过场而已,他闺女还能干出这等龌龊事!

这事要是等康熙来处理,那董鄂氏说不准还能捞个侧福晋,落到太后手上直接成了格格,又让董鄂七十的福晋来把人接出宫去,择个日子一顶小轿抬老四府上。

四妃之中,太后最喜宜妃,爽朗大气,当下承诺说要给老九挑个更好的,提了富察宝珠之名。

宜妃起初还在置气,听太后说起马斯喀嫡女,她立刻就高兴起来。

马斯喀是谁?

他是敏果公米思涵的长子,兄弟四人同朝为官,俱是权臣。

富察家尤其能生儿子,家里格格少,个个都是宝。尤其赶上这年大选的富察宝珠,她是马斯喀仅有的女儿,还是嫡出,颜色好极,放在宫中都是最出挑的。前头太后就问过康熙,得答复说富察家无意送女儿入宫,马斯喀问他求恩典想接富察氏回去自行婚配,他虽然没明着答应,算是默许了。

既然没明着答应,那这事还有转机,太后无论如何都想把宝珠许给胤禟,同康熙说了有两三回,康熙敬重嫡母,哪怕心里有诸多顾虑还是点了头。

那边富察家还在等宝贝女儿回家来,宝珠就已经顶替董鄂氏成了九阿哥胤禟的嫡福晋,圣旨还没下,太后和皇帝都说好了,宜妃那头也得了准话。

好消息啊,天大的好消息。

等圣旨下来,九福晋那就是所有福晋里头一份的。富察氏是满洲八大姓之一,她娘家强到比太子妃也不弱分毫。

哪怕没夺嫡之心,有这么个福晋也是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夜,康熙就翻了宜妃的绿头牌,次日一早又赏赐玉器绸缎若干,这才把人哄高兴了。

宜妃气性颇大,喜则巧笑倩兮,怒则柳眉倒竖凤眼圆睁,颊边两朵红玉,康熙甚爱之。她不是四妃之首,却最得圣宠。

惠宜德荣进宫都早,比不上新晋嫔妃活泼娇艳,每月能分得两三日便已极多,宜妃月月都能承宠五日,康熙出征时还会命人向翊坤宫报平安,并且捎带当地特产,哪怕不能说是独一份,至少她是让皇帝记挂在心里的。

并非没人在康熙跟前上眼药,暗讽宜妃张狂跋扈的不在少数,早年康熙还纳闷,她分明有那能耐把人哄得高兴,已故的太皇太后就很喜欢她,太后自不用说,她怎么就想不开给自己树敌?

康熙纠结了几日,忍不住亲口问她,得回复说:我喜爱她,自然相处得好,说多少吉祥话都成;我与她不过泛泛之交,碰上打个招呼就足够了;若是那些个天生不对盘的,我笑脸赔得越多她越当我是个笑话,那还不如端起架子来,太监宫女谁不是看碟下菜,没得上赶着作践自个儿。

说着她还噌了康熙一眼:我知了,她们迟早得告到您这儿来,您要训我也好罚我也罢,好赖我畅快了,见天给她们赔笑脸还不憋屈,心里分明不痛快,何必勉强逢迎。

宜妃这话说到康熙心坎里了,别看他八岁登基,其实吃过不少的苦。他额娘就是不受宠的,深居后宫度日艰难,也是受的磋磨太多,后来儿子登基她也没享几天福。八岁之前康熙是在夹缝里求生,八岁之后同辅政大臣斡旋,受藩王挟制,皇帝当得万分憋屈。

太皇太后叫他忍,羽翼未丰之时能忍则忍,不能忍也得忍。因为这,祖孙二人没少吵嘴,作为万里山河的主人,他活得比谁都愤闷,当今天子竟要听旁人摆布,何其可笑。

康熙从来桀骜,他在暗地里培养势力,擒鳌拜,平三藩,灭明郑,驱逐沙俄……没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宜妃这样挺好,比那些个事事逢迎虚伪至极的好太多了。

从那之后,康熙更疼她,处处维护,哪怕老九见天瞎胡闹也没训她一句,对宜妃可以说尽足了心意。

有皇太后压阵,总算消除了不利影响,董鄂七十之女进四贝勒府为格格这事,各方反应不一而足。摊上这种事胤禛很不高兴,对董鄂氏的出身他还是满意的,除福晋之外侧福晋并一众侍妾全出自汉军旗,他不满很久了,董鄂氏进府能稍稍缓解尴尬。

至于造成这一切后果的董鄂氏本人,心理落差是不小,她深思熟虑之后又下定决心,在潜龙邸做格格也比跟胤禟强多了。按理说贝勒府上该有两个侧福晋,四贝勒府只有李氏一个,凭她的出身迟早晋位份,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氏出身寒微,其父不过是个四品官,竟在新皇登基后封了妃;宋氏更是卑贱,她是教胤禛房中事的通房丫鬟,膝下连个儿子都没有,也在雍正元年封了懋嫔;耿氏在胤禛登基之前不过是个格格,雍正元年同样翻身成了裕嫔……

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话再对也没有了。

嫁给胤禟做嫡福晋有什么用?

说难听点还不如没名没分跟着新皇。

董鄂氏心愿达成,她痛快了,殊不知有多少人因此事厌恶她。

太后其一,德妃其二,宜妃其三。

宜妃原恨不得撕了她,还是太后补救及时,给胤禟挑了个更好的福晋,这才消了她心头火。胤禟的状态也差不多,能趁早认清董鄂氏同她划开界限是好,丢脸也是不可避免的。出了这事,好些个兄弟都拿他和老四说笑,胤禟是康熙这些儿子里头长得最俊的,还是有人瞎眼瞧不上,宁可做个不上玉牒的格格也不乐意当他嫡福晋。

八卦得差不多,他们还摇头晃脑总结道:人各有志啊,人各有志。

话里头的奚落连傻子也听得出。

要说他们还算好,富察家才真真正正惦记上了董鄂七十,不会教女儿就不要生!这么个祸害你还养大了,早该溺死在尿盆里!

……

不过这是后话,眼前富察家还不知道这茬,同辈兄弟七八人欢欢喜喜等在神武门前,将宝珠接了回去。

富察宝珠瞧着一身仙气儿,实则生性娇憨,这是全家同心协力惯出来的。在富察家,妻妾和睦,手足情深,宝珠是全家的宝贝,没见过什么龌龊事,也不觉得这世道对女人有多苛刻。

但凡她受了丁点委屈,额娘并一众姨娘能把人剥皮拆骨,兄弟们变着法哄她开心,阿玛更是有女万事足,一天没见着宝珠饭吃不香觉睡不着。

宝珠进宫选秀之前,她家人早已经打点好了,加上三叔是内务府总管,她在宫里吃好喝好,没吃一丁点苦。反倒是她阿玛额娘瘦了一圈,兄弟们俨然成了“望妹石”,有事没事就眺望内城,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只盼她早日落选出宫。

宝珠虚岁十五,这么小嫁什么人,富察家只盼留她到十八,再定婚事。

原没多大问题,就遇上董鄂氏这搅屎棍。

说起来,宝珠是知道的,董鄂氏搞出事来之后,太后娘娘曾经召见过她,话没挑明了说,意思传达到了。宝珠同富察家其他人不同,她想着嫁谁不是嫁呢,嫁给皇阿哥做嫡福晋还能少跪一些,至少身份高!也是因此,她高高兴兴出了宫,让闲得发霉的兄弟几个盼了又盼把人盼回了家。

看宝珠这气色,全家都当事情成了,过了大选这一关,他们还能留宝珠三五年,然后再找个好的嫁过去,谁知道第二天就迎来晴天霹雳。

马斯喀在乾清门东阶下接了旨。

襄事大臣宣旨的声音尤其响亮:“今以富察氏女作配与皇九子胤禟为福晋。”

我的祖宗诶!——

马斯喀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襄事大臣给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还是头回遇上这种事,富察家满门重臣,咋这点世面都没见过?这就高兴得晕过去了?

亏得马斯喀直挺挺在地上躺着,没看到对方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啥,否则乾清门外保准酿成血案。

你可以说我没见过世面,老子懒得和你计较,但草他娘的你不能亵渎老子爱女之心!

啥叫高兴得晕过去了?明明是悲痛欲绝如丧考妣!

自家养了十几年水嫩嫩的白菜就这么让猪拱了!

圣人瞎眼!天道不公啊!

马斯喀晕了约摸一刻钟,他恍恍惚惚还梦见自家闺女穿着大红嫁衣出阁的样子,那梦太骇人,马斯喀赶紧醒转过来,迎接他的却是更惨无人道的现实。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看在他是穿戴麒麟补服正一品官的份上,襄事大臣又宣了一回,马斯喀就干笑出声:“你找错人了,这圣旨一定不是给我的,赶紧找我二弟马齐来,他家格格才是正主!”

襄事大臣:…………你逗我?

马斯喀压下满心悲痛,赶紧递牌子求见康熙,一进南书房就噗通跪下。

“皇上!万岁爷!您可要替老臣做主啊!老臣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还想多留几年,特地问您求了恩典!那传旨的瞎了眼竟然找上臣,让臣赶紧接了旨去拟嫁妆!连九福晋他阿玛都能认错,他还不致仕,他还能干啥呢?”

康熙端了茶碗想喝一口,听到这话差点给呛着,忍了半天才说:“就是你家格格,爱卿莫要自欺欺人。”

马斯喀直接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不!臣不相信!皇上您分明答应给臣恩典……”

看他这样康熙都惊呆了,不就是个闺女吗?

重点还不是这个,你家闺女左右都要嫁人,配给胤禟怎么的让你哭成这样?

堂堂一品大员在南书房哭得跟死了妈似的!

这画面太美,瞎了皇帝一双眼。

康熙懒得和他讲道理,面无表情否认说:“爱卿休要自欺欺人,富察氏女正配胤禟,退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