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7章 好梦

宣帝也刚沐浴一番,浑身带着些许水汽,换了一身雪白里衣,正坐于书案前翻阅史家杂记,不时剑眉微蹙。

案旁立有两道三尺长的青铜雁足灯,灯上各有三道灯柱,皆由一层轻透的琉璃片晶覆盖,投出淡淡的朦胧灯光,映照在宣帝如刀刻般的侧脸上,使轮廓稍显柔和。

安德福小心侧在一旁着剪灯芯,使烛火更明亮些,不多时便听到殿外传来动静,似乎在叫着“姑娘”之类的话儿。

粉嫩嫩的小团子迈着短腿飞快从外面扑了进来,熟门熟路地钻到了宣帝书案下,蹲在里面抱住宣帝小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要皇上。”

墨竹几人无奈跟进,先福身告罪,开口道:“皇上,姑娘不愿和奴婢们去偏殿。说是,说是……要和您一起睡。”

安德福拿着小剪子的手顿住,暗暗往书案下瞥了一眼,果然看见他们皇上被小姑娘紧紧扒着。小姑娘还往里面缩了又缩,软软抗拒,“不要,酣宝儿不要。”

约莫是在说不要一个人睡吧,安德福思忖着,又往宣帝脸上看去。

宣帝放下书,面色倒没什么变化,右手往书案下一伸,轻易把小姑娘拎了出来。

墨竹她们给知漪换了一身浅粉色绣着桃花儿式样的小裙子,裙子上窄下宽,被放到书案上时就如同花儿绽放般层层叠叠铺在其上。肉呼呼的小手臂和红扑扑的脸蛋露在外面,使知漪看上去就像被整装包裹好的小团子,让人很想咬一口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馅儿的。

小团子没有自觉,还坐在上面踢踢小腿,眼巴巴看着宣帝,似乎想用水润润的眼神让人答应自己。

良久,安德福和墨竹她们都不禁屏了呼吸,终于听到宣帝淡声开口,“退下吧。”

这……大概就是允许姑娘睡在这儿的意思了?墨竹不大确定地瞟了眼安德福,得到一个微不可见的点头,这才放下心,同墨兰几人缓缓退下,掩好门窗。

知漪先是疑惑地跟着望去,然后开心起来,扑过去蹭进宣帝怀间,大眼睛眨了眨,安心地窝在了宣帝腿上。

安德福瞧着可真是纳闷极了,按理说他们皇上时常冷着脸,又是生得一副不易亲近人的模样,像姑娘这般大的孩子该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呀,怎么这小主子看着竟比对太后娘娘还要亲近呢?

“安德福。”宣帝平静的声音将安德福思绪唤回,忙应了一声。

“你也下去。”

“是。”安德福小心收了案上杯盏,临了道一声,“皇上,太后娘娘说了,您可得早些歇着。”

宣帝没回,反倒是知漪点点脑袋,嗯嗯两声,对他挥了挥手。

安德福一笑,低着头慢慢出殿。

宣帝似乎暂时没有就寝的意思,他将知漪挪到一旁的座椅上,低声问了几句。知漪先前才睡了许久,自然精神得很,摇摇头,一副虽然不睡但会很乖绝不打搅他看书的模样。

宣帝微一弯唇,浅笑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亦如冰雪尽化让他眸中泛起温情。他拿了张宣纸,再挑了根最小的毛笔,沾上一点儿墨水,任知漪自己发挥。

知漪有了东西玩儿就更乖了,一点声响都没弄出。趴在案上歪着头想了想,随后开始唰唰唰动笔,也不知在写些什么,没过多时整张宣纸就被画满了。她小心往旁边一瞧,见宣帝在聚精会神看书,便悄悄从他面前再拿了一张纸来,殊不知这些小动作早被宣帝映入眼帘,只默不作声地看着小姑娘偷偷画了又画。

小半个时辰后,宣帝手指微动,烛火下响起老旧书页被翻动的声音。他略往身侧一扫,知漪果然已经没了精神,正用小手撑着脑袋一点一点地在打盹,两腮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案上横七竖八摆了许多宣纸,上面无一例外画的都是一团团乱糟糟的线条。最上层一张许是着墨时太过用力,至今墨渍未干,知漪双眼一会儿半睁开一会儿闭上,迷迷糊糊的。

宣帝正想起身将小姑娘抱到榻上去,不想起身瞬间知漪就醒了,小手没撑住,然后“呀”一声栽到了宣纸上,那点墨迹正好全印在了小脸上。

知漪当然没发觉,还呼呼着伸手揉了揉被磕疼的小鼻子,把那点墨渍在脸上从一整团晕成了斑驳的黑黑白白,顿时成了一只小花猫。

宣帝才有了笑意,下一瞬小姑娘看见站在身前的他,立马高兴地扑了过去。脸蛋埋在宣帝腰间,刚好把黑糊糊一块蹭在了白色里衣上。

宣帝无奈,将小姑娘抱起,没忍住,还是不轻不重弹了一记她额头。知漪还当他是在和自己玩儿,抱着小脑袋咿呀叫唤,躲闪着埋进宣帝颈间,这下可好,又是黑糊糊一块。

若是安德福在此,指定要扑哧笑出声,然后吩咐宫女给皇上换衣。可此时寝殿内只有这一大一小二人,宣帝只得将知漪放在榻上,揉了揉她的头,转身去换里衣。

龙床自然不同知漪以往独自睡的小榻,其大小堪比寻常人睡榻的三倍之余,为长形,设在寝殿最内侧,外面是由花梨木镂空雕花制的床罩,四面中三面围有香木屏风,以遮挡住外间昏黄烛光和朦胧月色。龙床本身所用紫檀木黑中带紫,略显古朴大气。

榻下铺的软垫内装有厚厚一层灯芯草,因灯芯草为良益药草,性甘微寒,可降火通气,且草质柔软,极有韧性。往往躺在上面不出片刻便会生出睡意,若长久以此为榻,则有养身之效。

是以宣帝方换衣的片刻,转头回来知漪就已经差不多睡着了。因着夏季,天儿不冷,知漪这般大的孩子睡起来又像小火炉般,她便没有钻进被褥,四仰八叉地摊在龙床上,露出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睡姿霸道极了。

本来平日知漪睡起来也是很乖巧的,可是龙床实在又软又大,她欢快地滚来滚去,不自觉睡着时就已成了这般姿势。

宣帝才碰着知漪手指,小姑娘还在睡梦中就同磁石一般贴了上来,四肢并用扒在了宣帝胸前,脸蛋上仍有一点点黑,于昏暗光线下隐约可见。宣帝静静看了片刻,眉目间异常温和,随后用手抹去那点灰黑,上榻安寝。

宸光殿彻底安宁下来,龙榻周围一片暗色,只余远远的角落间燃有一支长烛。烛火偶尔因缝隙间拂进的一丝微风隐隐跳动,滚烫的蜡油自烛边缓缓滴落,含着极淡的药草清香,自殿内如湖面涟漪般渐渐散开,使龙榻间的二人睡得更加沉了。

……

一夜酣眠。

拂晓初始,第一道光芒从宸光殿飞檐翘角间映入,旭日缓缓升起,雀鸟于绿枝间跳跃,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鸣叫,让来往宫人们也不禁含了笑。

安德福神清气爽,心情极好,面上不显,只步伐迈起来更为轻快些。他来到正殿前,轻手轻脚推开了门。

另有宫女跟进,动作轻柔地剪灭长烛,再收拾好书案上的一堆宣纸,安德福已小步到了龙榻前。

按照以往服侍的情形,此时宣帝也该醒了。但不知是昨夜睡晚了还是怀中香软的团子抱起来太舒服,他竟到现在还没睁眼。

安德福微靠近一步,发现先醒的居然是宣帝怀中的小姑娘。

知漪看起来似乎醒了有一段时间,大眼睛滴溜溜好奇地随着宫女们的动作望来望去。眼见安德福走进,她弯眉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在朝安德福招手。

安德福便也下意识回了一个笑,再定睛一看,才发现这小主子是整个儿趴在了皇上胸前,小脑袋靠在颈边,身子被皇上一只手环住,许是怕她掉了下来。

因着这姿势,小姑娘醒了也一直乖乖地没动,将宣帝的衣袖和手当成了玩具般自得其乐了好一阵子。

场景看起来很是融洽温馨,但只要想到其中一个是他们向来冷淡的皇上……便怎么都觉得奇怪。安德福还忍不住嘀咕着,姑娘再小也小不到哪儿去,难道皇上这样被趴了一宿都不觉着胸口闷么?

同时他也犯了难,往日都是皇上自己醒的,几乎没让人叫过。那现在这样,是叫还是不叫呢?

安德福想了想,忽然一笑,对着知漪挤眉弄眼手脚并用地比划,意思大概是让小姑娘将皇上唤醒。

知漪歪着脑袋瞧了好一会儿也没弄懂安德福的意思,轻轻“咿”一声表示疑惑,然后也对着安德福眨眨眼吐吐舌以作回应。

这小主子根本没明白……安德福气馁地垂下肩,忽然灵机一动举起手还要做什么,就听得榻上传来一声,“安德福。”

宣帝睁开眼,目光清醒无比,根本不像久睡之人。安德福讪讪地笑,低声道:“皇上,您…您醒了,可要立刻着人更衣洗漱?”

“嗯。”因着才睡醒,宣帝声音较平日更低沉几分。他低头往怀中看去,小姑娘因为他突然坐起而滑到了被褥里,挣扎了一阵终于露出小脑袋来,纯澈的猫儿眼懵了片刻,转眼见着他又弯成了月牙儿,露出宣帝自清晨醒来后看到的第一抹笑。

“皇上”小姑娘被他拎起,熟络地顺着手臂爬过去,然后“叭~”地又是一个亲亲。

哎唷,安德福下意识低头掩目,半晌过后才反应过来。姑娘不过这么点儿大,他回避个什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