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5章

接下来的日子,霍姝天天去丽妍院和霍妍一起做针线活。`乐`文`小说`

霍妙初时去了两天,接着就不去了。

霍妍见状,有些愤愤然地和霍姝说:“她这是在防着你呢,为了看看你要做什么,厚着脸皮跟过来。等她发现你的女红不咋样,觉得满意了,所以就不来了。九妹妹这人,一向争强好胜,心眼儿又小,一点小事儿就能让她委屈个半天。天知道她是真委屈呢,还是作给人看的,偏偏祖母就吃她这套,也不嫌累得慌。”

霍姝心里赞同她这话,回来这段日子,已经让她足够看出这妹妹的性格。

外祖母曾说过,姑娘家娇气点没什么,可要是对家人都如此小气性儿,那就是大忌,容易招人厌的,在未出阁之前,在家里是娇客,家人能容忍几分,可将来嫁人后依然是如此,就要遭罪了。

不过霍姝发现,上次在懿宁长公主府,霍妙看起来还算正常,礼仪规矩都不差,对着外人也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尽显侯府嫡女风范,霍姝就明白这妹妹其实也是个明白人。

她这脾气只是对着家人,仗着有老夫人疼爱,所以就作了一点,对着外人,该有的礼仪及规矩还是有的。

是个聪明人,让人讨厌的聪明人。

明白这点后,霍姝就将这妹妹丢到一旁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这妹妹不来她这儿自作聪明,她才懒得搭理她。

在霍老夫人的生辰前一天,霍姝和霍妍终于将寿礼准备好。

霍妍的女红和霍姝是半斤八两,水平都差不多,做出来的东西,看着也就是针脚整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彩之处。这次她们给霍老夫人准备的寿礼是鞋袜、汗巾和抹额等小物件,因为没有弄什么复杂的样式,所以做起来也挺简单的。

靖安侯夫人检查两个姑娘的针线,点评道:“不错,针脚整齐细密。”

也只有这个优点了!这是靖安侯夫人没明说的话。

可惜两个姑娘没听出来,得到她的肯定,都十分高兴。特别是霍妍,她原本就不爱做这些针线活,要不是这次有霍姝陪着,姐妹俩个能一边聊天一边动手,方才能坐上半天而没有发脾气丢开不干。

霍姝得到靖安侯夫人的肯定后,将东西收拾好,眼看天色差不多,起身告辞离开。

霍妍在后头道:“七姐姐,明天咱们一起去给祖母请安,别迟了。”

霍姝应了一声。

待霍姝离开,靖安侯夫人带着女儿进屋,让丫鬟沏茶过来,手里拿着女儿这段时间的成品,笑道:“看来你和姝姐儿相处得不错。”

霍妍高兴地说:“家里那么多姐妹,也就七姐姐合我的意,没有像其他姐妹那样,说一句话要绕来绕去,常常言不由衷,听了就累人,我才不耐烦和她们玩。”

靖安侯夫人听了,忍不住失笑,然后又有些无奈。

小女儿不是不聪明,而是她性子急躁,不耐烦应付这种事情,比起大女儿霍婷,小女儿总归是少了一些稳重和克制,这种性子,实在不适合嫁进复杂的家庭,将来给她寻摸亲事,少不得要往那些家中人口简单的寻摸。

看来,卫国公府那边是不行的了。

想到这里,靖安侯夫人失落之余,又松了口气。

她已经有一个女儿嫁入郡王府,已是高嫁,另一个女儿不必再往高门找,可以将这条件放宽一些,届时倒也好找。

***

霍姝刚回到五房,就见父亲霍五老爷从外头回来。

看到长女,霍五老爷看起来有些高兴,含笑问道:“姝姐儿去哪里了?”

“去八妹妹那儿,和她一起做针线。”说着,霍姝想起什么,从樱草捧着的东西中寻出一对白色的男性袜子,上面简单地绣了一片青竹叶,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

“爹,这是给你的。”霍姝递过去,“做得不好,您别嫌弃。”

霍五老爷有些受宠若惊,哪里会嫌弃,只觉得这对袜子上的那枚有些粗陋的青竹叶都无比的秀气可爱。

这可是长女给他做的东西,也是唯一的一件,如何不教他感动。虽然小女儿常为他做的做些小东西,绣工也比这更精湛的东西都有,可却依然让他感动于长女这份心。

霍姝将东西送出去后,见父亲一脸感动地看着自己,没好意思告诉他,这是她用来练手的,没别的意思,见到父亲后,才想起来有这东西,而且也没有比划过合不合脚,可能根本穿不了。

不过这种大实话,还是别说了,省得伤感情。

于是霍姝道:“父亲喜欢就好,以后有空,我再给父亲做。”

“好的,就麻烦姝姐儿了。”女儿孝顺自己,还有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么?霍五老爷看着长女酷似前妻的面容,心里十分熨帖。

父女俩说了会儿话后,方才各自回房。

这事很快就传到五夫人那儿。

五夫人正在女儿院子里和她说明天要献给老夫人的寿礼,听说了那父女情深的事情后,心口一堵,气都有些不顺。

“才刚回来,就想着争宠,我果然没看错她。”五夫人冷嘲热讽,“就她那针线活,也就你爹疼惜她,才会觉得是好的,哪里比得上你。”然后转头对女儿道,“改日妙儿再给你爹做身衣裳,让他高兴高兴。”

“娘,快别这么说。”霍妙劝道,“七姐姐以前一直住在西北,父亲自觉亏欠她,方会觉得姐姐做什么都是好的,我做得再多,也不及姐姐一双袜子。”

五夫人听得心酸,明明养在身边的女儿感情应该深些,怎么她丈夫反倒对一直没见面的女儿好一些。

当下五夫人鼓足了劲,对女儿道:“明日给你祖母献寿礼时,你一定要好好表现,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届时来的各家夫人可不少……”

听出母亲话里的意思,霍妙脸红地嗔了一声:“娘!”

五夫人不以为意,虽然女儿翻年就十三岁,十三岁的姑娘已经不小了,很多公侯府在自家姑娘这个年龄,就开始考虑儿女的亲事,花个几年时间细细寻摸,待及笄时,正好可以将亲事定下来。

***

翌日,天气看着有些阴沉,太阳一直隐在云层中不出来,清冷的秋风一阵阵地刮过枝头上的黄叶,时不时地有叶子落下来。

为此,扫洒的下人们得时刻注意,一天常常要扫上几次也是有的事情。

因为霍老夫人的寿辰,靖安侯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早在几天前,府里的摆设就大变样,换成了一些颇为喜庆的器具,走廊中甚至挂上了红灯笼,一溜看去,一水儿的红灯笼,驱散了几分深秋的阴霾。

靖安侯府一大早就打开门迎客,首先来的是靖安侯府的姻亲。

今日永郡王世子妃霍婷也回娘家,陪同她回来的还有永郡王世子,带着两个儿子一起。

霍婷嫁入永郡王府已有几个年头,刚嫁过去一年,就一举得子,接下来的几年,连续生了三个儿子,现在肚子里又怀了一个,虽不知道这胎是男是女,但她已经有三个儿子傍身,这胎是男是女倒不重要。

这是霍姝第一次见到这位在京城中素有贤名的大姐姐,做人之成功,连懿宁长公主对她都十分满意,以至于给下面的妹妹们也带来诸多好处。

她的脸盘微圆,眉目柔和端丽,气质稳重端庄,是一个合格的大家媳妇。因怀着三个月的身子,身段较为丰润,穿着一件宽大的海棠红芙蓉山茶栀子花暗纹褙子,衬得肤色红润,容色极好,在两个丫鬟的揣扶下款款走来。

霍老夫人看到长孙女及孙女婿,非常高兴,人刚尊下来请安,就已经一把扶起她,嗔怪道:“不是让你在府里好好歇息么?都是有身子的人了,还成天往外跑。”

霍婷顺势站起,坐到老夫人身边,微笑道:“祖母的生辰,作孙女的自然要回来的,况且我已经坐稳胎,不碍事的。”说着,又撒娇道:“难不成祖母不愿意我回来?这可真让人伤心了。”

霍老夫人被她逗得满脸笑容,接着又看向随着霍婷一起来的两个孩子。

大的那个是真哥儿,今年六岁,是霍婷的长子,看着颇为稳重;小的那个四岁,还有一个今年两岁,因为年纪比较小,所以留在家里没带来。

永郡王世子是个身材中等的男人,看起来有些老实憨厚,给霍老夫人和靖安侯夫人等长辈请安后,等几个妻妹给他请了安,就去外院寻找岳父及几个妻舅。

霍婷笑吟吟地看着几个妹妹,目光落到霍姝身上时顿了下,看起来有些惊讶,很快便收敛起那抹惊讶,含笑地看着。

霍姝随着姐妹们过来给这位据说嫁得最好的大姐姐请安时,发现这位素未谋面的大姐姐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了她好一会儿,等她看过去时,对上一双沉稳的黑眸。

霍婷笑着将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递给霍姝,拉着她笑道:“原来咱们家就数七妹妹长得最标志漂亮,看到七妹妹后,我才知道自己以前竟然是个孤陋寡闻的鄙薄之辈。”说着,朝老夫人笑道:“不过再标致,也是祖母的孙女,都是祖母教得好。”

霍老夫人神色一顿,笑道:“就你这嘴皮子,什么话都敢往外秃噜。”

随着越来越多的客人上门,靖安侯府越发的热闹,特别是老夫人的春晖院。

霍姝也终于见到一群数不清的表哥表姐表妹表弟等等,都是随长辈们过府来给老夫人祝寿请安的。靖安侯府在京中经营百来年,姻亲不少,不管是留在京城的,还是特地进京给老夫人祝寿的,今日齐聚一堂,一下子就将春晖堂的正堂塞得满满当当。

霍婉和霍娟带着几个妹妹们在萱雨轩的花厅里招呼今日上门的娇客,都是一些年龄相当的姑娘,姑娘们随长辈去给老夫人请安后,就被引到这边的花厅里玩。

霍姝刚回京不过两个月,见的人不多,对霍家的人更是知之甚少,霍妍少不得要为她介绍。

彼此厮见后,有些性子活泼的姑娘不耐烦待在花厅里,霍妍、霍妙带她们去游园,留了霍婉、霍娟在花厅招待。

霍妍将霍姝拉过去,加入平时玩得好的几个姑娘中。

霍妙和一个模样清秀的姑娘走在最后头。

“那就是五姑父前妻所出的女儿,你姐姐?”那姑娘盯着霍姝,边和霍妙咬耳朵。

霍妙点头。

“她长得真漂亮,比你漂亮多了。”姑娘诚实地道。

“阿彤!”霍妙不高兴地嗔道:“你到底帮谁啊?”

沈彤耸耸肩,依然很诚实地说:“我说的是大实话。”

沈彤是霍老夫人娘家侄孙女,同时也是五夫人的娘家侄女,因为这层关系,霍妙、霍琤姐弟俩与沈家较为亲近。

沈彤是永平侯沈家的嫡女,和霍妙是嫡嫡亲的表姐妹,表姐妹两个素来玩得极好。

这次沈彤来靖安侯府给姑祖母拜寿,就听说了五姑父前妻所出的长女回京的事情,历来这前妻子女和继妻及继妻所出的子女间的关系就很微妙,沈彤过府来时,还打算安慰一下表妹霍妙,看看那前妻之女是什么样的品德,别教她欺负了霍妙。

哪知今日一见,这长得也太漂亮了,霍妙和她一比,就成了个陪衬的。

这让她忍不住叹气,看来霍妙输得真不冤啊。

霍妙被她气得要死,咬了咬唇,转身就走。

沈彤少不得要过去赔罪,方才让她破涕为笑。

直到时间差不多,已到要给老夫人献寿礼的吉时,姑娘们才回去。

***

霍老夫人被靖安侯请至正堂大厅,霍家的子孙们开始献寿礼时,就听下人说,懿宁长公主来了。

在场的人都愣住。

懿宁长公主作为先帝元后所出的嫡公主,和当今皇帝是一母同胞,身份尊贵,在京中历来就是个教人不能忽视的存在。懿宁长公主虽喜欢在自家开各种宴会之类的,却不喜上门给人祝寿作脸,能让懿宁长公主亲自上门祝寿的,无不是身份高贵之人。

老实说,靖安侯府的老夫人的身份还没有达到能让懿宁长公主亲自上门的程度。

霍老夫人有自知之明,所以从未想过今日懿宁长公主会登门给她祝寿,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她也愣住了。

懿宁长公主亲自上门给霍老夫人祝寿这消息,震懵了在场的人。

还是旁边的永平侯夫人反应快,忙对老夫人道:“姑母,还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