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7章

卫国公世子离开后,花厅里的气氛很快又恢复先前的和谐。|

不管先前卫国公世子那一眼看的是谁,因他只是随意扫了一眼,没有多看,并不算失礼,倒也没太放在心上。

懿宁长公主因为儿子给面子地过来了,心情不错,对在场的姑娘们说道:“丹阳和新阳她们在金菊园那边赏菊斗艺,你们也去玩罢。”

说罢,叫了个穿葱黄色比甲的丫鬟给她们带路。

一群姑娘出了花厅后,都忍不住缓缓地松了口气。

霍妍这口气是松得最大的,她松完这口气后,正想转身寻霍姝发表一下自己见到卫国公世子这位美男子的兴奋之情,却不想转头就发现周围那些人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往自己身上飘来。

霍妍不是傻瓜,联想刚才的事情,如何不知道这些人是嫉妒她。

到底记着这里是公主府,霍妍没有发脾气,神色高傲地走过去,挽着霍姝随着公主府的引路的丫鬟往金菊园而去。

一路上,皆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菊花,种在盆栽里,在秋风中舒展着金黄色的花瓣,使整个公主府像是镀上了一层秋日特有的菊色。有些眼睛利的姑娘当即就认出了好几种品相不俗的菊花,心中微震,对公主府的财大气粗有了个大概的理解。

霍姝这外行人看热闹,一路走来,只觉得公主府的环境景致真不错。

穿过一条九曲回廊,又拐过一个月亮门,终于到金菊园。

然则,众女还未来得及欣赏金菊园里的景致,就与一群结伴游园的人遇上了。

这群人中有男有女,女的以丹阳郡主和新阳郡主两位为首,男的为首是一个穿着鸦青色暗纹番西花的刻丝袍子的少年,看着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模样英俊,眉眼间天然一股风流,使之看起来多了一种风流纨绔之气。

众女见到他们,纷纷上前去给两位郡主请安,又与那些公子们见礼。

霍姝刚回京,认不得人,随着府里的姐妹们一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丹阳郡主两人看了她们一眼,随意地点头,突然目光微凝,落到霍姝身上。

事实上,这群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霍姝身上,纵使站在人群中,依然像鹤立鸡群一般明亮灼人的霍姝,实在教人难以忽略。

新阳郡主目光一利,心里多了几分警惕,微抬着下巴,懒洋洋地道:“霍八,那个是谁啊?好像从来没见过呢。”

要是京中贵女有这般漂亮的,没道理一直默默无名。

新阳郡主的疑惑也是在场其他的人疑惑,纷纷忍不住看向人群中的霍姝,明里暗里地打量她。

霍妍被她点名,面色有些不愉,老实地道:“是我七姐姐,以往住在外祖家,最近才回京。”

新阳郡主笑了下,意味不明地道:“原来如此。”

丹阳郡主也好奇地看着霍姝,笑道:“霍八,原来你们家还有这般漂亮的姐妹,比你好看多了。”

霍妍倒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落落大方地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姐妹。”容貌是父母给的,她早就接受霍姝长得比她漂亮的事实,被人点出来倒也没有太在意。

她虽然是炮仗脾气,却没有霍妙的小心眼,不会因为自家姐妹比自己长得好看讨喜,就暗暗地委屈神伤。

这时,那鸦青色暗纹番西花刻丝袍子的少年突然开口道:“你们是过来赏菊斗艺的吧?丹阳表妹,我也有点乐趣,不如一起去瞧瞧罢。”说着,他的目光落在霍姝身上,在对方看过来时,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风流潇洒的微笑。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面色都有些古怪。

丹阳郡主许恬惊讶地看了一眼这位表哥。

他是泰宁长公主的长子高崇,与新阳郡主是一对龙凤胎,生性风流,年纪虽小,却在京城颇有风流名声。

新阳郡主听到兄长的话,心里松了口气,看霍姝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而其他的姑娘眨了下眼睛,看向盯着霍姝不放的高崇,再看一无所知的霍姝,顿时对她多了些同情。

这京城里谁人不知泰宁长公主的长子高崇风流纨绔之名,此子今年不过才十五岁,房里人已经多得塞不下,时常带着一群纨绔在京里欺男霸女,流连青楼楚馆。

他素喜美色,见到模样好看的姑娘就凑上去献殷勤,暗地里防备他的姑娘不少,但因他是泰宁长公主之子,又深得太后宠爱,不管行事如何荒唐,有太后兜着,还真拿他没辙。

而泰宁长公主唯有这么个宝贝儿子,对他自是百依百顺,觉得儿子风流一些没什么,便随着他去了。

此时,他明显是看上靖安侯府的七姑娘了。

也不怪高崇会看上,这么一个难得的大美人,不说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都要失神几分,高崇素喜美色,霍姝今日盛装而来,姝颜丽色,不可方物,高崇会看上眼根本不奇怪。

一群人往金菊园中心而去时,靖安侯府的姑娘们走在中间,霍妍、霍婉眉头紧皱,时不时地用一种担心的目光看着霍姝,而霍妙、霍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至于周围那些姑娘,同情有之、幸灾乐祸有之、事不关已有之,不过见当事人依然一脸平静,一双灵活的大眼睛还饶有兴趣地欣赏周围的环境,也不知道是个草包美人,迟钝地察觉不到高崇的意图,还是有所倚仗,所以没放在心上。

高崇漫不经心地和妹妹、表妹搭话,时不时趁机转头看一眼,见美人儿一脸兴致勃勃赏花的模样,眉眼间的灵动与勃勃生气,非常动人,周围那些以往在他看来还算漂亮的世家贵女,瞬间被比成了地上的黄泥一样。

高崇看得心痒痒的。

这样漂亮的女子,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目光。其实在他看来,霍姝的皮相再漂亮也并非独一无二,能和她的容貌相提并论的女子还是有的。

她的美丽之处在于那漂亮的容颜和身上的独特的朝气神采贴合在一起,一双灵性十足的眼睛里的神采是点睛之笔,只要看到她,就让人觉得生活很美好,世界很精彩,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朝气,难以移目。

终于到了目的地,就见那儿有一排用菊花搭成的花墙,周围还有摆着用菊花搭成的花架及花台,整个世界,就像金菊筑成的海洋,点装了这个金色的秋天。

此时那花墙之前的空地上,放了一张长条桌子,半空中挂着用菊花拼成的花篮,旁边有一个供给女眷休息的凉亭,此时已经有好些人家的女眷在这儿边吃东西边欣赏周围的景色,不时有容貌秀丽的丫鬟端着茶点经过。

凉亭不远处是一面碧湖,岸边垂柳依依,湖里飘浮着巨大的睡莲,时不时能看到湖里颜色艳丽的锦鲤成群结伴而过,消失在停泊在湖上的画舫和小舟中。

看到两位郡主过来,在场的人纷纷起身请安,不过当看到随同她们而来的还有以高崇为首的一些公子时,姑娘们的脸色有些不好,忍耐着互相见礼后,不着痕迹地避开,以免被高崇缠上,到时候不好脱身不说,脸面还要受损。

只是她们很快就发现,高崇今儿压根儿没搭理她们,而是凑到一个被新阳郡主带在身边的姑娘身边献殷勤,当看清楚那姑娘的容貌时,众女心中了然,松了口气之余,又忍不住有些同情她。

新阳郡主和高崇是双生兄妹,如何不知道自家兄长对靖安侯府的七姑娘是上了心的,作妹妹的自然也乐得为他制造机会,算是剔除了一个有力的情敌——这霍七的容貌,实在让女人难以放心。

新阳郡主虽然觉得以霍姝的身份,懿宁长公主不会看上的,心里却有些不安。

是以来到这边后,新阳郡主很热心地将霍姝带在身边,为她介绍在场的勋贵府的姑娘。

众女很给新阳郡主面子,笑盈盈地和霍姝见礼。

霍妍抿着嘴,沉着脸就要去找丹阳郡主时,被霍婉和霍妙拉住了。

“八妹妹,你想干什么?”霍婉低声道,“你别冲动。”

“是啊,八姐姐,两位郡主的脾气可不好。”霍妙也低声劝道,不能让她冲动,省得连累了靖安侯府的姑娘。

要知道,新阳、丹阳两位郡主的眼光奇高,靖安侯府的姑娘们,她们也只看得起长房的大姑娘霍婷和八姑娘霍妍这两个嫡出的,其他房的姑娘不管是嫡的、庶的,她们都没放在眼里,就算是五房的霍妙也是一样。

也因为如此,刚才她们问话的时候,只问霍妍,霍妙等几个,她们连眼角都没给一个过来,要不是霍姝生得实在漂亮,估计也不会得到她们正眼相看。

“可我也总不能看着七姐姐被……”霍妍知道高崇不是良配,哪里能让霍姝被新阳郡主趁机将她和高崇配成对?

“那是郡主,我们能怎么办?”霍妙低声道,眼里有些复杂。

她既羡慕嫉妒霍姝的容貌,又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霍姝这等容貌,不然今天被新阳郡主推去和高崇凑堆的就是她了。

霍妍皱紧眉头,最后果断地道:“行了,你们不用劝了,我去找丹阳郡主说说。”说着,她不理会几个不赞同的姐妹,往丹阳郡主那儿行去。

谁知还没到丹阳郡主那儿,突然听到了扑通的落水声,湖边传来一阵惊呼声。

霍妍下意识地看去,就见新阳郡主和霍姝及几个贵女站在湖边,湖里则有一个人在那里扑腾着,一群人在岸边焦急地叫着什么,有会水的丫鬟婆子忙跳下去救人。

霍妍随着众人跑过去,就见被丫鬟婆子们拖上来的人,赫然是高崇,不禁呆了下。

“哥,你没事吧?”新阳郡主一脸焦色。

虽然那水并不深,但高崇是个旱鸭子,不会泅水,掉进水里时呛了好几口水,整个人狼狈不堪,不过见到站在妹妹身边的美人儿时,故作潇洒地道:“没事没事,就是呛了口水。”

见他确实精神还不错,新阳郡主等人松了口气。

丹阳郡主嗔怪道:“表哥你怎么搞的,竟然掉湖里。”

高崇咧嘴笑道:“我也不知道,脚底打滑,就掉下去了。”

见他浑身湿嗒嗒的,现在秋风还有些凉,丹阳郡主忙叫人带他下去沐浴换身干爽的衣服。高崇嘴里应了,不过眼睛仍黏在霍姝身上。

霍姝朝他笑了下。

高崇马上精神抖擞地下去了。

高崇离开后,那些以高崇为首的公子们自然也不好在这儿久留,去了不远处的地方赏花,不过眼睛却是时刻盯着这边的。男女所在的地方距离并不远,约模百来丈左右,彼此那边有什么动静,都可以看到,这也算是变相地为年轻男女的相会制造条件。

今日的赏菊宴是另类的相亲宴,都是一群年轻男女,并不用特地隔开,懿宁长公主也没想拘着他们,这种宴会,一般是用来给未定亲的男女光明正大地相会认识的,规矩没有平时的严。

高崇他们不在,姑娘们更自在了,一些活泼的,已经开始玩起游戏来。新阳郡主也凑到熟悉的圈子里玩耍,这次倒没有再带着霍姝。

事实上,新阳郡主虽然不怀好意,可她亲自带领霍姝去认人,对于刚回京的霍姝而言,是天大的面子,得在场的人高看一眼,不敢对她使脸色。京城中的贵女们素来心高气傲,瞧不起其他地方进京的姑娘,一般初进京的姑娘想要融入京城这圈子,没有个身份相当的人领着,非常难。

霍妍几个终于能凑到霍姝身边,见她自在地吃点心赏花,忍不住叹气。

“你没事吧?”霍妍问道。

霍姝微笑看她,“我能有什么事?”

霍妍盯着她,半晌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看出新阳郡主兄妹打的主意,还是看出来了,并不在意?她从母亲那儿知道,霍姝虽然不得祖母待见,但她却是有底气的,她的底气就是威远将军府虞家。

霍妙问道:“七姐姐,刚才那高崇为何突然落水?”

霍姝端着茶,侧首看她,一双明亮乌黑的眼眸在周围金菊的点染下,像碎落了金色的星星一般漂亮,眉眼笑意盈盈,容光逼人,“我怎么知道呢?高公子不是说自己脚底打滑么?”

霍妙从她的容色中回过神来,听到这话,面色僵硬了下。

霍婉几个姐妹也看得呆了下,回过神后,听到这话,不禁有些黑线。

瞟了一眼霍妙僵硬的模样,霍娟忍不住用帕子掩唇笑了下。

很快的,换上干净衣物的高崇回来了。

回来后,他仍是想往霍姝身边凑,甚至让妹妹和表妹一起邀请她去游园。

新阳郡主虽然心里急着和表妹打探卫国公世子的消息,但架不住兄长的缠人功夫,只好拖着表妹一起邀请霍姝去游园。

霍姝还未开口,一个穿着淡青色素面妆花禙子的丫鬟走过来,朝众人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郡主,公主让奴婢来叫霍七姑娘,靖安侯夫人有事寻她。”

听说是长辈寻她,霍姝歉意地朝他们道:“抱歉,不能和你们一起游园了。”

丹阳郡主认出这是母亲身边的丫鬟,点点头让她去了,只有高崇耷拉着脸。

霍妍看了一眼那丫鬟,不知道母亲找霍姝有什么事,想要跟过去,那丫鬟却笑道:“霍八姑娘在此就行了,靖安侯夫人只寻霍七姑娘一人,很快就回来的。”

霍姝随着那丫鬟一起走了。

离开金菊园后,这丫鬟带着她东拐西拐的,越走越偏僻,忍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何处?”

先前她在花厅里见过这丫鬟,确实是懿宁长公主身边的丫鬟,所以没有怀疑。只是现在,看着有些不对劲,虽是如此,却没有太过担心,原因是这丫鬟脚步虚浮,看着就是个没功夫的弱女子,最重要的是,她没在她身上感觉到恶意。

丫鬟朝她笑了下,并不说话,又带她走了会儿,来到一处幽静的院子前,朝她福了一礼,笑吟吟地道:“霍七姑娘,请进。”

霍姝看了她一眼,抬脚走进去。

如果说金菊园是满园金菊染,那么这处院子就是满园枫红,在那热闹喧天的枫红中,一个俊美之极的少年站在那里,朝她望来,枫叶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