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9章

虞老夫人刚走到影壁处,就见一名穿着玄色镶边宝蓝撒花缎面圆领锦袍、腰悬锦囊玉印的俊美少年缓缓而来。

饶是她这把年纪,见过的出色儿郎不少,仍为这少年的风姿仪度赞叹,不愧是自幼抱养在皇宫的勋贵弟子,一身清贵之气,却无一丝矜骄,施施然地站在那里,便让人忍不住将视线停在他身上,只剩下赞叹。

对于这位卫国公世子,虞老夫人虽远在平南城,却也听过他的事情。

据闻他出生后不久,当时还是卫国公世子的父亲救驾而亡,母亲懿宁长公主两年后改嫁,皇帝怜他自幼无父、母亲改嫁,便封他为卫国公世子,抱到皇宫中亲自教养,规格甚比皇子,荣宠无双。

本是皇帝的亲外甥,又是皇帝亲自教养长大,在京中的风头甚至压过诸位皇子,只要皇帝在,少不了他的荣华富贵。

三岁被封为卫国公世子,身上还有一个五品官职,简直就羡煞了世人。

“虞老夫人。”聂屹上前行了一个晚辈礼。

虞老夫人是皇帝亲封的二品诰命夫人,又是长辈,聂屹这礼行得恭敬无比。

虞老夫人虽不知道这位怎么会在平南城,又为何上门拜访,不过来者是客,自不会待慢,客气地说了几句,将客人迎至待客的正堂。

留在平南城的虞家几个年长的爷们得了消息,纷纷过来相陪。

丫鬟上了茶后,聂屹不待主人相询,便直接道明来意,“前阵子,屹游历至云州城,却不想在路上遇到流寇,当时多亏府上十三少爷出手相助,方才得以全身而退。今儿路过平南城,便冒然过府来拜访,以感谢府上十三少爷当时援手之恩。”

说着,聂屹招手,身后的随从元武恭敬地奉来一方锦盒。

虞家的人被他的话弄得呆了下,前阵子虞从烈还在边城未归,哪里能援手相助。不过很快地,众人便想到上个月去云州城给霍家姑奶奶贺寿的霍姝,霍姝自幼和虞从烈玩得好,曾有几次她顶替虞从烈的身份在外头玩耍,若是霍姝做的,倒也对得上了。

在场的虞家人心知肚明,但这话却不能说出来,以免坏了霍姝的名声。

要是姑娘家年纪小点,在外如此行事无伤大雅,可如今霍姝已十四岁,明年及笄就要说亲了,倒是不好像小时候那般恣意妄为。

当下虞老夫人含笑道:“聂世子客气了,这是他应该做的,实在不必如此。”

此话,便算是承认了当时的人其实是虞从烈。

聂屹微微垂眸,面上的笑容客气得体,没有一丝不妥,不会让人觉得过份冷淡,却也未过份亲近,如同一个第一次上门拜访致谢的客人。

又说了几句话后,虞老夫人让留在平南城的三儿子和几个年长的孙子陪客人,她回了松涛院。

回到松涛院,虞老夫人就叫人将在南轩斋读书的外孙女叫过来询问这事。

霍姝呆住了,没想到聂屹真的亲自上门致谢,这也太客气了吧?他不是有要事在身么?怎么会真的亲自过来一趟?

一时间,霍姝有点儿不太明白聂屹的行为。

这事彼此心知肚明就行了,况且她已经收了他的谢礼,他实在不必再亲自登门致谢,将之搞得太隆重。

霍姝小心地瞅了外祖母一眼,小声地说:“外祖母,对不起……”

虞老夫人看她一脸愧疚的模样,忍不住好笑,问道:“为何说对不起?你觉得自己做错了?”

霍姝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说道:“您常告诉我,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无愧于天地,虞家的儿郎,铁骨铮铮,路见不平之事,自不能袖手旁观。当时遇到流寇袭击百姓,我自是不能袖手旁观。”顿了下,她又道,“不过我答应过外祖母,要当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姑娘,却说话不算话,自是不对。”

虞老夫人听得好笑又好气,一时间不知道该气那些爷们将她教成这样,还是该笑小姑娘乖巧听话,忍不住将外孙女搂到怀里,拍拍她的背,叹了口气,说道:“外祖母不怪你,这事你做得对。”

若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宁愿外孙女主动迎敌,也不要像个寻常的闺秀一样,缩在车子里害怕尖叫。要是某一天,她遇到这种事情,身边保护的人手不够,无人护她,她还能保护自己。

霍姝一听,一改先前忐忑,笑得灿烂若阳。

虞老夫人终究舍不得训斥她,佯装生气道:“这种事情,卢侍卫竟然未曾告诉我一声,该罚。”

“是我不让他说的。”霍姝马上又蔫了,缩着脑袋认错,“我担心外祖母责怪,所以就不准他告诉您。”想到自己还有事瞒着外祖母,憋了口气,终于还是抵不过内心的愧疚,一并说了。

虞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诧异地看着快要将自己缩成鹌鹑的外孙女,问道:“他已经识破你的身份?”

“是的,姑母生辰那日,他也在,没想到就在葛家见着了。”霍姝有些不好意思地绞着手中的帕子,一不小心,就绞成了两截,顿时呆了呆,下意识地就想要将它塞回袖子里毁尸灭迹,不过那丝帛撕裂之声在室内清晰地响起,想要遮掩已经来不及了。

屋子里伺候的樊嬷嬷双眼直视窗口,只有嘴角抽啊抽的,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倒是虞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霍姝脸红不已。

她自幼力气就比寻常的姑娘家大,后来随表哥表弟们一起练习虞家的枪法,力气更大了,就算这几年被拘着当一个闺阁姑娘,可那力气仍是非比寻常。每次她一紧张,就喜欢绞帕子,多少帕子都不够她撕的。

虞老夫人笑完后,对外孙女道:“聂世子既然已知晓你的身份,过来致谢时却仍是说烈哥儿的名字,可见他是个有心的。”

这世间对女子的要求犹为严格,容不得有一丝越矩出格,特别是年纪大的姑娘,该说亲时,更要慎重。这也是聂屹心知当时出手的是霍姝,过来致谢时,仍是言明是虞家十三郎。

霍姝暗暗点头,聂屹不仅长相不俗,行事更是进退有度,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害她只见了他几面,对他的印象大好,每次只要想到他,心里就高兴。

虞老夫人知晓前因后果,便让外孙女回南轩斋上课。

霍姝离开松涛院,原本是想回南轩斋上课的,却没想到半路上被虞从烈拦截下来了。

“你又在外面用我的名字干坏事了,是不是?”虞从烈将她上下打量,狐疑地看她。

“我哪有干坏事?你没看到外祖母都没罚我么?”霍姝理直气壮地反驳。

虞从烈撇嘴,将刚才听到的事情说了,“现在那位聂世子已经上门来致谢了,我也被拉出去见客,看他一本正经地同我致谢,我臊都臊死了。”

自己没干的事情,却受了别人的谢,无功不受禄,虞从烈受之有愧。可既然聂世子能面不改色地当着他的面说这话,为的就是维护这表姐的名声,虞从烈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

“这有什么,以咱俩的交情,他既然谢你,你就受了。”霍姝一摆手说道。

虞从烈正要反驳她的歪理,突然眼睛微微瞪大,吃惊地看着从回廊那边走来的一行人,眼角余光瞥见霍姝,这会儿两个正主要遇上了,可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