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71、仙侠文中的女配

天有天规, 灵曦上神受到惩罚是不容置疑的。

但如何处置是轻是重,却是经众仙决议的。在见识过丹珠仙子的下场之后,太微殿里的气氛形势迅速逆转了许多。尊上与清阙宫也不全然占理, 而且不说天帝天后的态度,连平日疏懒而清雅的明玦仙君都是有意无意的偏向。

众仙暗叹天界流传的那些八卦果然不虚, 这明玦仙君对灵曦上神还真是一片情意,胳膊肘都直接拐到天族那边了。

随后天帝天后都没说什么话,反倒是明玦仙君与浮玄仙尊争执了起来。

后者执意要求严惩,明玦就又提起浮玄为徒弟承担三十三道天雷之刑的事, 说道浮玄既开了这个前例,也别怪他人也能代灵曦承担此罪。

浮玄沉着脸,若有人相代,灵曦上神怎会知错, 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他心中白汐还是个孩子,单纯无知不懂事才犯下大错, 又修为低微, 体质柔弱,根本不可能挨得过天雷之刑。他既是她的师父, 就理应为她的罪责承担。

而灵曦公主身为上神,却罔顾守护世间的责任, 恃强凌弱心思歹毒。若不重罚,日后岂不是会再犯。

浮玄终究没能争辩得过明玦, 最后经众仙决议,以灵曦公主禁押锁仙塔十年结束了此事。

不少仙人从这一结果隐隐看出了如今天界的形势。若放在过往,浮玄仙尊乃是六界上神至尊,凡是他执意决定的事,连天帝天后都会退让一二。现在却有些变了, 不单是因为灵曦公主晋为上神,而且连明玦仙君如今也隐隐偏向天族了。

这么一算,天族的实力雄厚不同凡响,都能与尊上相争了。

数日后,景阳如期参加完东华帝君寿宴归来,此时天界的这场风波已经结束了,甚至碍于天后私下的禁令,没什么人敢明目张胆地多加议论。

景阳一听灵曦被关入了锁仙塔都惊了,特地求了天帝去探望灵曦。

锁仙塔,

此处对天界众仙来说是个避如蛇蝎的地方,但以阿洛现在的上神修为,锁仙塔不过是个清苦些的地方,所以这个惩罚可以说比较轻了。

阿洛甚至还被安排了单独的一层房间,还挺适合她修行的,顺便还可以研究一下刚得到不久的补天石。

景阳见到阿洛盘坐在塔中,一身白衣,那衣衫之上丝毫纹饰也无,淡然却不显狼狈,甚至面色十分平静,他不禁感叹道,“父帝这次打定主意是要给你个教训的,让你在此十年好好磨练心智。”

连他去求见父帝的时候,显然父帝还是余怒未消。

阿洛神色坦然道,“父帝的谕令,我并没有什么异议。”

天帝是原身的父亲不假,但也是三界之主,当恪守职责,而不是顾念一己私情。她自然不会有什么恼怒失望的。

景阳俊眉蹙起,“这次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惹怒了尊上不止,还逼得父帝将你禁于此十年不得出,连母神都不能为你求情。”

他来得急,只求过父帝来探望锁仙塔的灵曦,还来不及知晓详情。天帝也还在对女儿失望的气头上,只准了景阳的请求,并未多说。

阿洛想了想道,“我将他的徒弟白汐掳来私下囚禁了几日。”

至于捉来做了什么,这个不能告诉他。

“你……”景阳神色一变,又气又无可奈何,“唉,我也是不明白,你怎么就抓着人家小徒弟不放呢。”

在他看来,萤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灵曦这般不仅降低了自己天族公主上神之尊,又深深得罪了浮玄仙尊。

阿洛看了他一眼,“你也别小看了她。”

她虽待在锁仙塔内,但也不是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白汐被夺取补天石印记之后,还是被浮玄用了几近逆天之术救了回来,即便这样,浮玄也需时时为她疗伤。

至于那个丹珠,也已被废修为逐出天界,毕竟她可是意图挑起天族与清阙宫的纷争。阿洛一开始也没打算留她在天界,丹珠此人有野心,对权势地位有**,但却是手段狠辣不计后果踩着他人上位,继续待在清阙宫始终是个祸害。

得了补天石印记后,阿洛的修行也是一日千里,静心领悟补天石中的造化之力。与玄妙晦涩的河图洛书相比,这造化之道显然友好多了。

也不知怎么的,明玦也常常来看她,比景阳来得还勤。

阿洛也劝过他,说自己不需要陪伴,在塔里待着也挺好的,无须他这般费心。虽说坑明玦的时候毫不手软,事后还是会有点小愧疚,心里也是觉得印象中素来如清风朗月的他,与锁仙塔这等禁锢之地并不相配。

明玦仅是轻声笑了一下,“灵曦,我想做什么,你也管不了我。”

他只是想守着她,如此而已。

这锁仙塔明玦也不能进来,每次来就待在外面与阿洛说说话,偶尔还带来琴,为阿洛抚上一首清心曲。

阿洛猜到他的用意,是担心她耐不住这锁仙塔的清苦寂寞,心生浮躁,唯恐生了障念,于修行有碍。

不过他却不懂,阿洛清楚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事,后果也早已料定,也不是真正的原身天生娇贵,不曾吃过这般苦楚。这清心曲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心里还是感谢明玦这一番好意。

这琴音对她无用,反倒是塔下几层因罪被禁锢的仙妖得了不少好处,安宁平和了不少。

这日,明玦在与她聊外界之事时,似是不经意提到,“比起浮玄,你似乎更关注他那个徒弟白汐。”

明玦何其聪敏之人,之前生了误会多半是陷入情爱迷障之中,身在此局看不清,一心以为阿洛是爱慕浮玄,才一而再再而三针对白汐。但是这件事结束后,他就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

在所有人看来,灵曦公主是出于嫉妒恶意掳来白汐,对她动用私刑百般折磨,直到浮玄仙尊赶到才救下奄奄一息的白汐。

包括浮玄和白汐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若阿洛真的对白汐恨之入骨,以她上神之力,根本不可能给她留下一丝活命的机会,想令其魂飞魄散也是轻而易举。另外让明玦在意的是阿洛留下的关于丹珠罪行的证据,足见她并非一味听从丹珠唆使利用,更是早已存了防备之心。

种种行事都存在微妙的矛盾,令明玦深感怀疑,甚至猜测到了,也许白汐身上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

系统都惊呆了,明玦这智商都快猜到一半真相了。

阿洛沉默了一下,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她的神情,却始终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哪怕等不到也没有关系。

“我不喜欢浮玄。”

她的声音忽然响起,却让明玦心底仿佛有什么炸开一般,欢喜无限。

阿洛没有同他提及补天石一事,但种种事情发生以来,她觉得还欠着明玦这一句误会要解释。

对明玦而言,这一句便抵过千言万语,浮玄和白汐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阿洛为何这般做的缘由,他统统不在意了。

锁仙塔外,微风卷起他的衣袂,明玦薄唇微微扬起来,笑起来的时候,亦是风华难喻。

他只在心里默默道了一句,“我等你出来。”

*

数年时光对于神仙来说,不过弹指一瞬间。

阿洛一如往日在塔中修行,直到天地间,忽然地动山摇起来了。

六界生灵皆有感应,尤其是法力修为越高深者,感应越强烈。这种心悸震动,分明是天劫将至,众生危难。

系统也是大惊,按原来的剧情轨迹,离灭世之劫也应该还有百余年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

锁仙塔乃天界关押犯罪的仙妖之所,布下的阵法结界自然灵力刚劲,坚不可摧,

但对于已经修炼至上神中期修为的阿洛,这封印结界也算不得什么,她没有丝毫犹豫,心念一动,手中瞬时幻化出带着冰霜花纹的寒微剑,一剑挥出,以力破万法,不过刹时便打破了屏障后从容出来了。

看守锁仙塔的仙将们见到破塔而出的阿洛,非但没有相阻,甚至为首的银甲仙将还匆匆行礼,语带急切地率先问道,“灵曦上神,这是怎么了?”

也不怪连天界训练有素的精兵悍将都出现这般惶急失措的神色,这种天地震荡的程度绝不是什么渡劫异宝出现,分明……是支撑天地的天柱出现了问题。

“尔等安心,在此尽忠职守,莫要让其他仙妖逃了出去,我前去看看。”

她的话轻描淡写,却在一瞬间安定了所有仙将的心。

没人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出了这等大事,非上神不能解决。况且灵曦上神本来也没犯下什么大罪,再有一段时日便能出去了,不比其他罪孽深重在此关押千万年的仙妖。

若是失了防守,让这些曾经为祸六界的仙妖趁机逃了出去肆虐,那才真是他们的罪过。为首的仙将带着其他天兵守卫恭送灵曦上神化光远去后,又继续加固锁仙塔的阵法看守。.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