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番外 苏格兰的起点(下)

诸伏景光被带到了mafia的医疗室,和太宰一起——

他看着太宰被白色的不明生物拖进治疗室,另外一只不明生物还给藤丸立香递水过来,完全放空了大脑。

龙、黑化的贞德、控制重力的人,有智力的人工生命体……

这里的人似乎也对这样的景象见怪不怪……

一时间进入脑海的信息过多以至于他没法好好思考了,就呆呆地看着人工生命体在医疗部里走来走去。

过了一会儿,长发的医生从治疗室里走了出来,看向了也等在旁边的藤丸立香:“没什么问题了,只是接下来一周都让他留在医疗部……”

“没问题。”藤丸立香无视了诊疗室里传来的太宰的哀嚎,一口答应下来,“麻烦你看着太宰了,帕拉塞尔苏斯先生。”

“嗯,放心。”帕拉塞尔苏斯走到他们身边,看向了幼年体的诸伏景光,眼中露出几分兴趣,“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孩子?”

“是,我想拜托你帮忙检查一下,他变小到底有没有里世界的因素。”藤丸立香拍拍诸伏景光僵硬的肩膀,“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表世界……总让人觉得有点担心。”

“……没有,他身上没有一点魔力反应。”身为caster对魔力非常敏锐的帕拉塞尔苏斯仔细端详了他几眼,又往他身上放了一个检查魔术,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这是完全的表世界药物达成的……真是神奇,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而且是没用时限,彻彻底底的时间倒转……嗯……”

“那种药物我留下了一些,先前的研究资料都在这里。”藤丸立香怎么会看不出帕拉塞尔苏斯的想法,立刻将一个u盘和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表世界那边的研究被我禁止了,现在情况不稳,我暂时不打算动它……”

“我确实很想研究一下,毕竟只要是先进的技术,都值得学习,但是……”帕拉塞尔苏斯欲言又止。

“我明白的,如果由您来研制解药,就会变成里世界的产物吧。”藤丸立香笑笑,“不必担心,我先带他去与谢野医生那里看看,您随意就好。”

“嗯。”帕拉塞尔苏斯点点头,又叮嘱了藤丸立香几句要注意休息之类的话,转身就回了实验室。

一直保持安静的诸伏景光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横滨到底是怎么回事?表世界和里世界又是什么?”

“……确实会有这样的疑问呢,不过不能告诉你。”藤丸立香揉揉他柔软的发顶,温和地说,“总之不会有危险的,这几天你就和我待在一起,什么都别问,OK吗?”

“……好。”

他还是觉得自己被当小孩子哄了。

大概过了三天,整天看着藤丸立香忙来忙去处理文件、签字、制定计划,很多地方都还不懂,需要去请教前辈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一个大学毕业刚刚进入公司实习的女孩那样,让整天都跟着他的诸伏景光感到了无比的违和。

藤丸立香温柔、善良、不喜欢杀人、制定的计划也大多是温和的,与想象中的mafia差异巨大。

太违和了,藤丸立香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站在mafia的首领这种位置上来的呢?到底是如何让那些有着超常实力的人臣服的呢?她这样一个人,又为何要飞速扩张mafia呢?

太奇怪了,搞不明白的事情越来越多,但他注意到一点——

他开始逐渐无法把藤丸立香当作敌人来看待了。

这是很危险的。

其实从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藤丸立香是很难让人产生敌意的那种人,但那时候他还能勉强通过告诫自己“这是那个恐怖的组织首领”来让自己保持警惕。但现在,哪怕是作为首领的藤丸立香,他也已经无法带着敌意去看待了。

有时候他会好奇,藤丸立香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成为首领,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在对抗着什么,又在守护着什么。

但他什么都没问,遵守着初来时的约定。

不妙啊……他心想,他会坚守正义,绝不背叛自己在警校许下的誓言,但是……

倘若一个人能让他在这样的前提下仍然无法当作敌人去看待呢?

第四天,藤丸立香推掉工作,将他带到了一家侦探社。

接待了他们的是侦探社的社长,一头银发的中年男子身着复古的和服,腰间佩着长刀,浑身散发着属于武士的气息。

“……幸会,藤丸立香小姐。”似乎不善言辞的男子开口道。

站在他身边,穿着侦探装的少年哼哼唧唧:“乱步大人早就说过不会有事了!”

“幸会,福泽谕吉社长,久仰大名。还有乱步先生,好久不见。”藤丸立香微笑着打招呼,“能答应我的来访真是太好了。”

“……”福泽谕吉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乱步信任你,与谢野也愿意接下你的委托,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答应。”

“这样啊,真是多谢啦!”藤丸立香眯着眼向那边的乱步点点头,也不介意乱步哼了一声就别过头去,继续问道,“那么,与谢野医生在吗?”

“……我在。”从后面走出来的是一名短发的女子,左耳侧别着金色的蝴蝶发夹,她用无比复杂的眼神看向了藤丸立香。

又是这样的眼神,诸伏景光想,跟着藤丸立香这些天,这样的眼神也见过不少,医疗部的医生,干部尾崎红叶,时常和藤丸立香进行视频通话的不认识的人,他们实常会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藤丸立香,好像在心疼,在惋惜,也混含着敬佩。

“啊,晶子。”藤丸立香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你好像过得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我很好,倒是你……不,算了,这种事情问了也没用吧。”与谢野喃喃了几句,转身往侦探社的医务室走,“来吧,你想让我帮忙治疗那个孩子的话,来医务室吧。”

她做出了背对藤丸立香的姿态,非常的自然,证明她是发自内心信任藤丸立香,认为她不会做出什么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事情,诸伏景光注意到了这一点,福泽谕吉也注意到了,他看着少女带着男孩进了医疗室之后,拉过了乱步:“可以告诉我了吗?”

“……不要!”极其罕见的,乱步拒绝了他的要求,像炸毛的猫一样任性道,“乱步大人才不要去分析那个笨蛋!”

“……乱步。”福泽谕吉无奈地露出了严肃——虽然他本来就一直一脸严肃——的神情,“这很重要,你应该知道的。”

过了一会儿,乱步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无比认真地询问:“社长,如果一个人打算牺牲自己来拯救所有人的话,你会怎么办?”

福泽谕吉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去救他。”

“如果救了他,就无法保证其他人的幸福呢?”乱步继续问道。

“——那就去找方法。”福泽谕吉回答,“找到新的方法,然后去救他。”

乱步停顿了两秒,然后再度露出了微笑:“唉,唉唉,乱步大人竟然没想到这一点!没道理她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对!就是这样!”

福泽谕吉一愣,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乱步心情好起来之后,应该就可以问清楚那个新任mafia首领的情况了吧……

诊疗室内

“被药物变小之后,想试试我的异能能不能帮他变回原状?”与谢野神情复杂,“表世界现在都在研究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个组织的前任boss似乎执着于长生不老,好像还有人做到了的样子。”藤丸立香回想起了那个组织内的干部贝尔摩德,“不过都是概率事件,没有稳定成功的案例。”

“……唉。”与谢野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在遗憾还是在庆幸。

“虽然有拜托帕拉塞尔苏斯医生研究,但你也知道,他是英灵,研究出来的东西都带有里世界的部分,这是无法避免的……”藤丸立香说着也叹了口气,“所以想要他能回归表世界的话,就只能拜托你试试看了,毕竟你的异能不会残留在人体内……”

“你为了一个卧底能正常回归表世界,一个人跑来侦探社找我……虽说这种事情我来说也不合适。”与谢野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但是姑且也注意点吧。”

“我不弱的。”藤丸立香强调,“而且福泽社长是个很好的人,你和乱步先生也不会让别人伤害我的。”

“……能说得这么肯定的也就只有你了吧,算了,我来试试吧。”与谢野看向了坐在旁边安静听她们说话的诸伏景光,“躺到床上去,我不想一会儿又要清理血迹。”

诸伏景光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什么,什么清理血迹?

藤丸立香见他懵逼的样子,好心地拍拍他的肩膀:“一会儿可能有点……不,是非常痛,不过一下就好了,最好不要动,只会痛得更厉害的……”

诸伏景光缓缓打出好几个问号,这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

然后他刚在病床上躺好,就看见与谢野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了——

一把柴刀。

诸伏景光:??????????????

“不要动,很快的。”与谢野像一个普通的白衣天使那样露出了微笑,但配合着她手上柴刀反射的寒光,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恐怖片里的变态杀人狂,“我好歹也是个医生,知道切哪里最快——”

诸伏景光:你,你不要过来啊!!!!!!

片刻之后,诸伏景光木着脸换掉了沾满血的上衣,他刚刚被这位“医生”小姐毫不留情地在脖子上切了一刀,然后在死亡的边缘又突然被捞了回来,一切魔幻得像个无厘头的梦。

“不行啊……”藤丸立香遗憾地叹息,“那就麻烦了……”

“表世界的药物……还真是奇奇怪怪。”与谢野也也跟着叹息。

旁边的诸伏景光:……

最该叹息的不是我吗?我现在世界观都被刷新好多遍了啊!

“那你打算让他暂时留在里世界?”与谢野瞄了一眼换好藤丸立香准备的新衣服的诸伏景光,“留在mafia?”

“他不合适。”藤丸立香挠头,“毕竟是警察先生嘛。”

诸伏景光觉得藤丸立香留在mafia比他留在mafia还不合适,但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他隐隐约约觉得那些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藤丸立香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连那些人都没说,他更不可能指出来了——

说不定藤丸立香自己也知道。

“不让我留在mafia,你就不会不放心吗?”他问。

“为什么不放心,你又不可能跑回去。”藤丸立香歪了歪头,“不如你就待在侦探社吧,很适合你。”

“?哈,等等,侦探社?”与谢野也一脸懵逼,“你认真的?”

“认真的。”藤丸立香点点头,“我又不是让他成为侦探社的一员,只是寄养的话没问题吧,他也不需要上学……还可以帮忙照顾乱步先生!”

“……”最后一条突然就让人很心动了呢,与谢野无语片刻,指了指医疗室外,“这你得和社长谈。”

“我现在就让银把他的身份资料发到侦探社的邮箱,至于福泽先生那边,能拜托你先跟他说说吗?”藤丸立香双手合十对着与谢野卖萌,“我想先和苏格兰君谈一谈。”

“……知道了。”完全无法拒绝做出那副神色的藤丸立香,与谢野只好头疼地收起了自己的柴刀,推门离开。

苏格兰在另一张没染上血的床上坐下,看着藤丸立香:“……你,想让我待在侦探社?”

“对。”藤丸立香也搬着椅子坐到了他面前去,“mafia毕竟是黑暗的地方,你不适合待在我身边,对7岁的你来说太危险了——还有就是,一直跟着我看那些糟糕的事情,你也会很辛苦吧。”

“……”确实会很辛苦,不过在做卧底的时候,他要做的事情比目睹糟糕得多。

“你也发现了吧,侦探社是和mafia完全不同的地方,是救人的一方,弥补警察在某些方面的不足,也提供一些非正规的渠道,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警部管理这座城市的白天,mafia管理这座城市的黑夜,而侦探社管理这座城市的黄昏。”藤丸立香比划着解释道,“感觉和公安差不多吧?”

话说这不太对吧,诸伏景光挠挠头,感觉对话往奇怪的方向去了:“不对,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从这个方向来考虑?对待卧底的态度,不该是这样吧?”

“那应该是什么样?”藤丸立香歪了歪头,“你认为我应该把你关在mafia吗?”

“……”自己说好像有点奇怪,诸伏景光没开口,按以前组织的惯例是直接抹杀,再怎么说也至少得拷问情报,限制自由什么的……藤丸立香好像对情报什么的毫不关心,也完全没打算限制他什么……

日常怀疑这个女孩是怎么坐到mafia首领的位置上来的。

“怎么说呢,感觉没什么必要,我把你带来横滨的目的是不让表世界的人因为返老还童的发生而对神秘性有所察觉,只要你安安全全留在横滨,哪里都无所谓。”藤丸立香耸耸肩,“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在拜托你——”

“拜托我什么?”诸伏景光想了想,从先前的对话上来看,mafia和侦探社并不在同一个立场上,说不定是让他作为情报源?

“拜托帮我照顾一下乱步先生和晶子姐。”藤丸立香却说出了令他十分意外的回答,“乱步先生姑且不提,认识之后你就明白了,不过晶子姐……她曾经是被迫留在mafia,用她的异能为mafia做事的人。我虽然帮她离开了mafia,但总觉得还是放心不下,现在的我作为mafia首领,想要经常见到她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社长同意你留下的话,就拜托你帮忙照顾他们了。对了,有一件事——”

她递给诸伏景光一只手机:“这是特殊的手机,横滨和外界的通讯会有信号隔断,就算接通也会被横滨的军警拦截或者监听,但我们有mafia自己的渠道,这部手机的通信和通话绝对不会被任何人监听或追踪,要和亲友报平安的话,只能使用这个哦!”

诸伏景光接过手机,沉默了一会儿:“你就不怕我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

“那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只会给你告知的对象带来麻烦。”藤丸立香含笑看着他,“就算变成小孩的外表,你也是警察先生呀。”

几天下来,就算没有刻意问过,诸伏景光也从藤丸立香的种种行动中察觉到了不少信息——里世界,也就是拥有着所谓“神秘性”这样超脱他想象的存在的世界,如果干涉到对神秘性几乎没有认知的表世界的话,除了本身的危害,还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具体是什么后果他也不清楚,但可以想见,如果那天的巨龙出现在表世界,会是怎样一番腥风血雨。

百害而无一利,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话都说道这个地步了,我可以问一句吗?”他握着手机,迟疑了片刻,还是说出了口,“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抱歉,这个不能告诉你哦。”藤丸立香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实话,我希望这些事情,卷进来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还想有一天能够正常地回归那边的生活,最好不要深究,不过……看你那副表情,是打算追查到底吧?警察先生?”

“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放任不管,不管是这些真相,还是……”

诸伏景光看着歪头看向自己的藤丸立香,莫名地升起了一丝苦涩的感觉,他看着藤丸立香,仿佛看见了去成为卧底的自己——将自己包裹起来,投入到所谓“糟糕”的黑暗之中,哪怕沾染罪孽也在所不惜,却还要把他人努力地推向光明……

可是她明明只有十八岁,明明只是个孩子,却要背负起某种他不知道也无法想象的东西,反过来保护他这个成年人,以及许许多多的,对她的付出一无所知的人。

他想起自己曾经被人评价说是一个太过温柔的人,自己的温柔总有一天会害了自己。

或许就是这样吧,但无论如何,想让他放弃探寻真相,放弃去了解藤丸立香这个存在,做不到的。

藤丸立香没等到下文,也只是不介意地弯了弯眼睛:“不过不管怎么说,你的决定,我不会干涉。走吧,去和社长谈谈。”

走出医疗部,又跟着社长进了会客室,这次与谢野没有跟过来,乱步也跑到一边去吃零食去了,和一个一脸严肃的武士大叔面对面,加上幼年体带来的体型差距让诸伏景光不自觉地感到了紧张。

“他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公安潜入mafia的卧底……”福泽谕吉审视的目光扫过了年幼的身躯,“如果只是作为‘寄养’的私人委托,侦探社接下了。”

“当然,本来就只是寄养而已,他还可以帮忙照看乱步先生。”藤丸立香眨眨眼,“毕竟我两次遇见乱步先生都是因为他迷路了……”

“咳……我知道了。”被善意地提醒了的福泽谕吉清了清嗓子,这,他也不想的,只是现在侦探社人手不足,没法安排人每天跟着乱步而已……不过如果是原公安的话,至少不会是个坏人,本体成年人的话,生活经验应该也够用,确实……咳咳,挺合适。

“还有就是,寄养的费用也会以我个人名义缴付的,请放心!”藤丸立香微笑,她现在反正是不缺钱的,太宰她都养得起,不差养他一个小孩的钱,“不过,我希望关于他在表世界作为‘诸伏景光’的身份继续封印,作为‘苏格兰’留在侦探社。”

另外两人都听懂了藤丸立香的意思,也就是说,现在的诸伏景光是作为阵营为mafia的人留在侦探社。这一层意思被提到明面上来,也就意味着并非是‘卧底’,而是留下的一条路,一个信号,告诉侦探社就算站在mafia首领的立场上,藤丸立香也仍会优先考虑和侦探社和平共处。

“我明白了。”福泽谕吉点头,“就这么办,这个孩子就交给我吧。”

“嗯,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全新的苏格兰君了哦~”藤丸立香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才把他推到了福泽谕吉那边,“之后有机会我会来看你的~”

“……那个,我……”诸伏景光——苏格兰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了,“我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没必要……”

看着他纠结的模样,本来都收回了手的藤丸立香再次对着他一头柔软的头发揉揉搓搓起来:“但是……嗯,很可爱嘛~~女孩子看见可爱的东西就想去揉一揉摸一摸,不是很正常的表现吗?”

“……”

苏格兰,放弃抵抗。

第二天,收到了藤丸立香的“抚养费+委托费”的福泽谕吉:!

时代变了,养个小孩需要这么多钱的吗!?震撼侦探社一周年!!!!!!

与谢野晶子:……藤丸立香的脑袋终于也被万恶的mafia消费观念给荼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