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番外 苏格兰的起点(中下)

诸伏景光确实没想到自己居然能保留着全部的记忆再次醒过来,组织正在研发的m系列精神类药物他有所耳闻,致死率很低,但记忆清除率高达百分之百,吃完再醒来就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堪称灭口以外的保密第一手段,至于留下的那些诸如健忘、头疼之类的后遗症,虽然有在研究怎么消除但毕竟也不是重点。

但他现在能够保有记忆醒来,而且身上似乎也没什么伤痛……嗯?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怔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这?!”

幼嫩的,甚至连茧子都没有留下的小手。

再感受了一下身体,发现哪里都不对劲,自己的身体倒退回了七八岁的模样,入眼还是组织的实验室,证明诸如重生之类玄幻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他变小了。

玄幻程度不比重生好多少。

但现在首要的事情不是这个,他悄悄跳下床,想要打探一下周围的情况——身上穿着合身的病号服,证明他没有死去或失忆,而且变小这件事已经被知道了,但却没有立刻被换一种方式灭口,组织到底想做什么?继续用变小的他做实验?还是说,仍然没有放弃让他招出公安情报的打算?现在是什么时间,大哥怎么样了,zero有平安无事吗……

他赤着脚还没在地面上走几步,实验室门就被打开了,走进来的赫然是先前见过的首领藤丸立香。

诸伏景光立刻停住了动作,警惕地看着藤丸立香反手锁上门。

藤丸立香倒是没有表现出凶狠的模样,只是神情比在办公室时严肃不少,她走到诸伏景光身边,将他一把拎了起来,放在病床上坐着:“坐,别光着脚在地上走,你现在是小孩子的身体,抵抗力不比成人。”

诸伏景光被她说得有点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藤丸立香伸手揉了一把脑袋,后知后觉地发现藤丸立香好像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小孩在对待了。

这个首领,真的是越看越看不懂。

他没有轻举妄动,从刚刚藤丸立香能轻松把他提起来就可以看出,以他小孩子的身躯,没用任何武器在身上,根本无法反抗,所以他只是沉默地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

“我先说说现在的情况吧。”藤丸立香见他没有要闹腾的模样,就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他对面开口解释道,“我原本是打算,清除你的记忆之后,把你随便丢去哪个警察局的,但是实验员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违抗命令让你吃下了ATPX4550——你知道这是什么吧——而你运气很好,成为了这种药物研发以来第一个没有当场丧命的服用者。”

“……所以,我变小了?”诸伏景光觉得这个说法连说出来都会让人觉得很奇怪。

“目前想不出除了ATPX4550以外其它能够导致你身体幼体化的东西。”藤丸立香保守地回答道,“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总之又成功增加了我的工作量。”

她说的时候仿佛有点怨念,但诸伏景光依旧在她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恶意,仿佛她只是在对着自己抱怨工作辛苦一样。

诸伏景光也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一面,但藤丸立香如果能伪装到如此程度,也是令人不敢小觑,只是……

真的是伪装吗,理性告诉他要时刻保持警惕,感性却告诉他眼前的少女并不虚伪。

“总之,目前为止,违背命令的研究院已经处理过了,其它可能看见过监控的人也都好好地进行了记忆消除,监控和检查记录之类也全部损毁了。”藤丸立香继续说道,“也就是说,你变小的事情在组织里只有你,我、太宰和教授……嗯,就是你们说的教父知道。”

诸伏景光沉默地望着她,不知道她特意对自己强调这点是为了什么,能够推断出的只有首领确实不打算杀他这一点——想来增加了工作量的藤丸立香不会有闲心来一个死人面前交代一大堆。

然后藤丸立香就递给他一部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已经输入号号码的拨号界面。

是哥哥的电话号码,诸伏景光瞳孔一缩,变小的手差点软得拿不动手机。

“我想你应该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反抗或是求助都是没用的。”藤丸立香笑笑,不像是威胁,而是笃定他对情况有所认知,“拨号吧,反正我说了你也不见得相信,自己打电话确认一下如何?”

他犹豫了一下,确认反抗无用之后,拨通了电话,几声响铃后,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了熟悉的嗓音:“摩西摩西,请问哪位?”

自再次醒来开始就一直悬在心里的巨石终于落下,或许是身体幼龄化后不似成年时那么容易控制的原因,诸伏景光不禁红了眼眶,他努力克制住才没让自己漏出哽咽。

对面的诸伏高明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又问了一遍:“请问哪位?您还好吗?”

诸伏景光抬头,就看见藤丸立香含笑着看着他,于是他压着嗓子,用孩童的声音回答:“对不起,我好像记错号码了……”然后挂断了电话,将手机递还给藤丸立香,“……所以,之后呢?要把我作为实验品继续研究吗?”

没有重新清楚记忆或是灭口,甚至还专门让自己确认了兄长的平安,很明显,藤丸立香打算留下自己,毕竟是返老还童这么不科学的事情……不过永葆青春之类的是乌丸集团原首领关注的研究,现任首领则似乎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大抵是因为她还年轻,不需要急着让自己活得更久。只是他想不出其它藤丸立香这样做的理由。

藤丸立香没用立刻回答,接过手机还顺便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继续说:“对于你哥哥的查证,太宰和波本先生去做了,可以确定他对组织的事情不知情,所以我也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波本现在也没问题,我会让教授把握好分寸的。”

诸伏景光一愣,为什么专门对他提一句波本?

“至于你——”然后藤丸立香话锋一转,“和我一起回横滨总部去见见世面。”

诸伏景光:……?

他居然要成为第一个去到mafia大本营的组织成员吗?而且还是卧底?

藤丸立香是直接把他装进一个大号行李箱带上专机的,在机舱内被放出来的时候,本来猜想要到横滨才能离开行李箱的诸伏景光还有几分茫然。

然后他就被藤丸立香抱住用力地揉搓了脑袋。

诸伏景光:……之前就发现了,自己变小之后,首领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怪怪是……

就坐在旁边的太宰更是用一种“我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首领”的目光看向了藤丸立香:“立香酱!你绝对是被森先生带坏了吧!为什么连你也开始喜欢小孩子了啊!”

“我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啊!”藤丸立香反驳,“我又不是森先生那种萝莉控!”

“难道说是正太控吗!?”太宰不甘心地捶桌,“可恶,输了啊!”

“不论是小女孩还是小男孩我都很喜欢好吗!”藤丸立香收拢了手臂控制住忍不住想要脱离她怀抱的诸伏景光,“而且这也不能算是我的错,你看,森先生是萝莉控,取向在十二岁以下,教授也是萝莉控,无法招架叫自己爸爸的小女孩,说不定这是犯罪首脑的通病呢?我还没有病入膏肓到那种程度吧!”

被藤丸立香抱着浑身僵硬地坐在豪华专机宽大柔软沙发上的诸伏景光:……我现在自杀保节还来得及吗?

而且总觉得气氛非常的奇怪!怎么说自己也是暴露了身份的公安卧底,就算身体变成了小孩子也是需要警惕的存在吧?他觉得藤丸立香不对劲!

藤丸立香注意到他的僵硬,安抚道:“别那么紧张,我和太宰开玩笑的,我不是正太控,你可以放松一点……”

不,完全放松不下来好吗!他内里可是个25岁的成年男性,这样被18岁的女孩抱着怎么可能放松得了啊!

不对,不是这个,诸伏景光觉得自己的思路被带偏了:“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说出来感觉更奇怪了啊……

“我不是说了吗?见识一下世面,刷新一下三观。”藤丸立香自然地回答道,“目前不能确定你变小到底有没有里世界的侵蚀,所以带你回横滨确认一下——返老还童这种事情在表世界如果被曝光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你也得待在横滨躲一躲。”

诸伏景光一脸懵逼,什么表世界里世界,为什么谈话逐渐玄幻了起来?

“没事,你马上就能知道了。”太宰笑眯眯地看着懵逼的小孩,那笑容让诸伏景光忍不住一抖,总觉得这家伙似乎在密谋如何顺理成章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除掉。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东京到横滨这么近的距离我要选择乘坐飞机?”藤丸立香把下巴搁在诸伏景光的脑袋上。

“……”身体七岁的诸伏景光无法反抗只能老实配合,“为什么?”

“为了吸引一直在觊觎mafia首领的人对飞机出手啊——”

爆炸声震耳欲聋地炸开,飞机晃晃悠悠了几下,开始极速下坠。

诸伏景光:……???????

他被藤丸立香护在怀里往下掉,旁边的太宰也在往下掉,两个人都很淡定的表情,让他觉得差点被吓出个好歹的自己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个。

“抓稳啊,苏格兰君~”藤丸立香改为一只手抱住他,另一只手伸向了太宰:“太宰。”

“这样掉下去的话一定可以自杀成功吧!”太宰拉住了藤丸立香的手,“哎呀,要是没有这家伙的话,我可就成功和立香酱殉情了欸!”

“……”诸伏景光无语,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在这里啊!

“啊,中也过来了啊……”藤丸立香看到了远处向这边冲过来的红黑色身影,“可是你要怎么办呢?”

“是小矮子啊,我才不要被他救呢!”太宰立刻撇下嘴角,“就让我一个人掉下去吧!”

“倒也不是不行。”藤丸立香想了想,对诸伏景光说,“能帮我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吗?”

“?咳咳,什?”诸伏景光觉得这两个人都很迷惑,还有远处飞过来的那个人怎么回事,他是在飞吧是在飞吧,真的刷新三观了啊!

“算了,不用电话也可以,我拜托帕拉塞尔苏斯医生在落点接你一下——咦?”

骤然出现在半空中的双足飞龙一抓抓住一个,把两人都逮住了。

“啊——贞德alter小姐!”藤丸立香把苏格兰往怀里护了点,避免他被锋利的龙爪抓伤,然后仰头对着站在龙身上,一头暗金色长发,身着漆黑铠甲的女子打招呼。

“啧,真是个不令人省心的master啊,你。”被称作贞德alter的人哼了一声,语气里却尽是雀跃之意,“果然还是得我来救你吧?”

“真是多亏你了!”藤丸立香从善如流,完全不反驳,然后再向那边已经靠近了的中原中也挥挥手,“中也,没事啦没事!”

“爆炸比预想的提前!还有这个家伙,说好的会自带降落伞呢?!”红发的少年隔空对着这边吼道,披肩的风衣和帽子无视风和重力稳稳地在他身上挂着,“我又救不了他,他是想掉下去变成肉泥吗!?”

“那是你太没用了!”贞德alter反刺了他一句,咕哝道,“要不是master说这个家伙不能死,早就让他掉下去了。”

“唉,真遗憾~~偷偷丢掉降落伞还是没能自杀成功~~”太宰毫无劫后余生的喜悦,但很快又挂上了一脸微笑,“不过立香酱这么不想我死啊,是喜欢我吗唔噗——”

捏着他的龙爪突然发力,硬生生把他捏出一口老血,龙背上的贞德alter怒吼:“你在说什么?!开什么玩笑!?”

“好啦好啦,alter亲别生气,他说的话半句都不要听,当梅林对待就行了。”已经被接到龙身上的藤丸立香熟练地安抚,顺便把诸伏景光推出去吸引注意力,“顺便介绍一下,这个是苏格兰,可爱吗?”

贞德alter迟疑了一下:“……你哪捡来的小孩?”

“说起来比较复杂,就当是随便捡到的吧。”藤丸立香拍拍发愣的苏格兰,“这位是贞德alter小姐,那边那位红发的是中原中也先生,认识一下哦!”

诸伏景光:……

他看了看身下的巨龙,看了看贞德,看了看在空中悬浮的中原中也,双眼放空:“我知道你说的见世面是什么意思了……”

真的是,见世面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