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4. 第四章 前奏

关于芥川龙之介的身份,藤丸立香其实是知道一些的,但了解的不算全面,只知道这是太宰四年前为未来埋下的伏笔,不过那时候她刚刚坐上mafia首领的位置,整个组织飞速向外扩张,就算有教授和其它几位英灵帮忙,要处理的事情也比现在多得多,所以她就没多过问,由着太宰去了。

现在到了伏笔揭露的时候,她直接就把太宰喊来对线了——虽然昨天在酒吧提起的时候太宰一副不清楚不知道的模样,但人是织田作捡回去的,十有八九就是太宰的手笔,肯定是太宰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的原因。

至于为什么昨天不说?

毕竟坂口安吾这个已经身份暴露回去异能特务科的超级情报人员在场,不方便多说,藤丸立香也不喜欢在休闲时间谈工作,既然是太宰的安排,那她过问也就是为了知道个底儿,不需要太过干涉。

被喊道办公室的太宰自然也知道藤丸立香要找他问什么,把银支出去之后,就坦白了自己布置的内容:“我原本是想把他引来mafia,让他和敦君打一架来着,他们两个是未来守护横滨的重要战斗力,所以得提前让他们在战斗中彼此认识、彼此了解才行。”

“战斗中彼此理解没问题,但你是让他们到mafia里来打?打算把所有战斗人员全部都赶出大楼吗?”藤丸立香翻了个白眼,“要不然他连二楼都不一定上得来。”

“哎呀,都说了是本来啦!”太宰撅了撅嘴,“按照那时候的计划,我才应该是首领嘛。”

“……我知道了。”藤丸立香懂了,这就是之前太宰计划的终点了,“不过现在我是首领,所以不行。”

“我知道我知道~”太宰摆了摆手,“我和立香酱有约定,所以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但是,按照你的计划还是得让他和敦君打一架吧?”藤丸立香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修改计划?”

“换个地方,我亲自去引他出来——话又说回来,你打算押敦君赢还是芥川赢?”太宰拐跑了话题。

“我对芥川又不了解,你押谁我就押谁。”藤丸立香才不上他的当,“别顾左右而言他,计划交代清楚,不然就把你关在医疗部和人工生命体相亲相爱。”

“过分!”太宰鼓起腮帮子抗议了一句,然后还是老实说了,“先把小银会被处死的假消息放出给芥川,让他来闯mafia,然后算计一下镜花,让侦探社拿她当人质,然后芥川大概会以此为威胁要求敦君带他来找银——或者说,找我。”

“你还要算计小镜花?红叶姐会杀了你的。”藤丸立香觉得太宰是真的花式作死,不愧于他自杀狂魔的称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太宰无奈,“能被算计得到,还能威胁到敦君的就只有镜花了,难道你打算亲自上?”

“……我被抓到侦探社去的话……”藤丸立香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先不提苏格兰君他们会是什么反应,中也会把侦探社夷为平地吧。”

“所以就只有镜花了。”太宰得出结论。

“好吧,他去找你……然后呢?”藤丸立香叹了口气,“最后的结果是让敦和他打一架,这点到底要怎么做到?”

“这个你放心,中途制造机会让他们俩分开,派银去刺激一下芥川的神经,我们则告诉敦镜花的危机已经解除了,然后他们俩再见面三两句就会打起来。”太宰说得很肯定。

藤丸立香:“……这么说也行,那你呢?”

“等他们俩打完,我才去和他们谈话的,放心。”太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问题。

藤丸立香还是有点不放心:“如果敦君输了的话……不行,我放心不了,让中也跟着去吧?”

“我不要!绝对不要!不要和小矮子一起行动!”几乎是瞬间,太宰就炸了,“我跟人工生命体一起都不要和黏糊糊的蛞蝓一起行动!”

“……红叶姐会把敢那镜花当人质的人杀掉所以也不行,然后就剩下……”藤丸立香扳着手指算了算,“果然你就和帕拉塞尔苏斯医生一起去吧。”

“不过还得把小矮子支走——他留在mafia的话,芥川确实连二楼都上不了。”太宰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不是首领果然还是不太好办,中原中也根本不听他的话,这种事情就只能拜托藤丸立香去下命令。

——好想看中也明明很想杀了自己却还不得不听自己命令的样子啊!

藤丸立香倒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这个简单,下周我要去表世界参加一个宴会,你把时间调整好,到时候把处理权都交给你——不要搞得太过了,知道吗?”

太宰顿时如愿以偿了。

横滨武装侦探社

芥川来到侦探社已经一周了,先前一直在跟着热爱田园生活的宫泽贤治一起种田,帮织田作照顾小孩,依照国木田的目标工作处理文件,还有就是……

躲与谢野医生。

旁观了一切的苏格兰:……

就算是像琴酒一样凶狠的芥川龙之介也受不了反复被与谢野医生折腾四十次啊,他暗暗咂舌,居然把这个人都吓到桌子下面去躲起来了,不愧是与谢野医生。

“你在这里啊,苏格兰。”正好,与谢野从医疗室走出来,看见了坐在旁边的男孩,“来帮我个忙。”

“哦,好。”苏格兰点点头就进去了,与谢野的医疗室能有谁帮得上忙,那肯定是想和他单独说话。

关好门之后,与谢野果然开口了:“立香……最近过得怎么样?”

“首领很好,就是看上去很忙。”苏格兰在病床上坐下,“昨天遇见的时候,她让我代她向你问好。”

“这样吗,那就好。”与谢野松了口气,然后就进入了正题,“关于芥川的事情……你知道些什么吗?”

苏格兰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些事情就算是与谢野自己去问藤丸立香,或是向乱步打听都能得到答案,本身也不是什么特别秘密的内容,索性就说了:“我只知道是太宰先生四年以前的安排,首领是知情人。”

“原来如此,既然是她知道的事情,我就放心了。”与谢野点点头,“难怪昨天乱步先生告诉我,我的试炼要暂且搁置一下不给他通过,看来他也基本上摸清楚原委了。”

“乱步先生不会放任有损侦探社的事情,所以应该没问题。”藤丸立香也不会放任太宰做有损侦探社的事情,所以也没问题,双重保障,简直不要太放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来侦探社竟然已经四年了啊……”与谢野看着他,忍不住就回想起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的事情,“如果你是正式社员的话,就连国木田都得叫你一声前辈吧?”

“国木田先生的话,就算我是这副模样,他也会一板一眼地喊我前辈吧。”想起了那个过于刻板的社员,苏格兰也忍俊不禁,“不过可惜,我是不可能加入侦探社的。”

“不可能……吗?”与谢野重复了一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说是四年前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有可能的,但越是了解了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越是知道了她究竟在为了什么而努力,就越是觉得放心不下。”苏格兰扭过头,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和摇曳的绿色树影,“这种话由我这个被她救了,还一直被照顾着的人来说很奇怪吧,但我确实放心不下。”

“这也是难免的吧。”与谢野苦笑,“说实话,我也经常感到放心不下,刚刚认识的时候那孩子才只有十七岁而已,却敢握住我的手说‘绝对会救你离开mafia’这种话,而且还真的做到了,真是让我这个大人惭愧啊……”

不仅如此,她救出了与谢野晶子,让曾经的死亡天使脱离这无边的苦海之中后,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就成为了mafia的首领,为了守护更多的人,自愿将自己沉沦于黑暗。

“对啊,所以我能做的就只有留在她那边,然后期待着有一天乱步先生或者别人能找到,比让藤丸立香来当mafia首领更优的选项。”苏格兰淡淡一笑,“而且说实话,留在她身边的话,比以前在东京组织里卧底的时候轻松多了。”

“我已经离开mafia了,注定不能再站在她身边,好在她带来的那个医生似乎也很优秀……”与谢野揉了揉眉心,“你总有一天要离开侦探社回到她那边,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嗯。”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暂时不让他能通过试炼的方式就是要求他配合你四十次?万一他真的做到了呢?”

“我会让他做不到的。”

“……”

与谢野,真可怕啊……

与此同时,东京的某处。

“工藤新一?还有那个叛逃的雪莉?”

“有意思,那么低的概率居然一次性出现了两个——不过那种药剂我记得当时立香是要求停止研发了吧,居然一直都在暗地里研究啊,看来有些人对于组织被mafia吞并这件事情一直心怀不甘呢……哎呀,居然还勾结上了外来势力,惹来了FBI呀……不知道我们的首领酱领地意识特别强吗~”

光线昏暗的办公室内,穿着一身漆黑西装的犯罪顾问拿着手中的文件,脸上挂起了笑意:“虽然由我来处理也很容易啦,但是借这个理由让立香来东京好像对我来说更有利一些呢~”

说着,他像是打定了注意一样站起身,心情颇好地哼着歌绕开办公桌,将文件往空中一抛,纷纷扬扬散开的纸张就被蝴蝶般的蓝色火焰吞噬,没有剩下一丝灰烬。

“哎呀,下周还有一场宴会,立香酱肯定要替那位中华的皇帝出席,那么我也换个身份去玩玩好啦~说不定还能遇见有趣的小朋友~哼~~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